Actions

Work Header

【叶喻】舞台之下(R)

Work Text:

  “安可!安可!”

  台下的粉丝挥舞着荧光棒,沸腾的呼喊几乎响彻云霄,带起成片激荡的情绪。

  “很感谢大家对Blue rain的支持!那么,下面就是最后一首歌了……”

  喻文州温和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通过现场的音响传递到场地四方,立刻又掀起一阵更大的声浪。

  台下的vip席位里,坐着一个不似周围人群那般激动的身影,但他却比其他人更加全神贯注,修长的手指在膝盖上随着节奏轻轻叩动着。

  当粉丝们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场之后,这个人影熟门熟路地迈步走向了后台。

  喻文州正在化妆间,卸去舞台妆之后的脸在暖黄的灯光下隐隐泛着光晕,使得他多了几分神秘感。

  他在等人。

  “叩叩——”短暂的敲门声后,他抬起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来。

  “演出效果很不错。”叶修坐到了喻文州的旁边,夸赞道。

  “那就多谢夸奖了。你一直在台下?”

  “门票不是你给我的吗?”叶修笑。

  “你最近这么忙,我还以为你会鸽了我。”喻文州开了个玩笑,“挥荧光棒了没有?”

  “那倒没有,我是来检查我的学生唱功如何的,可不得认真点么。”

  “看来检查结果很令你满意。”喻文州拉近了椅子的距离,“有什么奖励?”

  “这个么——”叶修故作沉思,随后将喻文州拉到自己身前,给了他一个深切的吻。

  喻文州的唇舌里还残留着淡淡的薄荷糖味道,顺着体温揉散在两人身周,无形中添上了一丝甜蜜。

  “唔……”

  温热的体感随着直接相触的皮肤传递到两端,带来莫大的满足感,微微缺氧的感觉反倒成了最好的助兴剂,不断用力地吮吸着对方口腔中丝丝缕缕的甜意。

  当他们终于分开时,唇角还牵起了一缕银丝,在暧昧的气氛里留连,像导火索一般。

  喻文州坐到了叶修的腿上,一双狐狸似的眼睛氤氲上了一层薄雾,他却还尤嫌不足似的,凑近叶修的耳畔,气声道:“还不够……老师能再多给一点吗?”

  寂静的后台噼啪一声炸出情欲的火花,瞬间点燃了粘稠而甜蜜的空气。

  叶修顺势搂住喻文州的腰,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那得看你收不收得住了。”

  唇舌再次相交,这次的吻像是在战场上彼此争夺,带上了几分热切与浓烈灼烧的呼吸,令人难以自持。

  鸦羽般的长睫微微颤动着,喻文州的脸上随着激烈的亲吻逐渐晕染上酡红,像一只熟透的水蜜桃一般诱人采撷。

  他俯下身,更加竭力地吮吸着对方的唇瓣,像是干涸的沙漠在渴求初至的雨露。

  叶修的回应是拉下了喻文州的裤子。

  光裸的肌肤直接摩擦在牛仔裤的布料上,刚一与冰凉的空气接触就激起一片密密的小疙瘩,而后逐渐被两人交缠的体温融散,重新露出白腻的颜色。

  喻文州的喉结被衔住,这不由得让他的脊背微微紧绷了起来,像一只扬颈的天鹅,他眯着眼,放任自己坠向欲海深处。

  “嘶——你轻点……”铃口被指甲轻轻扫过,不由得激出喻文州一声轻叹似的抱怨,但他的身体却尤为诚实地展现出了最原始的反应,连小腹都微微绷紧了起来。

  “这么快就受不住了?”叶修发出一声轻笑,把玩着手中精神焕发的小鱼苗儿,不时挑逗着敏感的沟回,毫不意外地又听到了喻文州压抑不住的喘息。

  原本喻文州占据着主动的位置,此刻却完全陷入了被动的节奏里——他微仰起头,舌尖微微探出口腔,难耐地摆动着身体,手指却不安分地划过对方的胸膛,使得叶修的眼神一暗,捉住他的指尖,轻轻咬了一口。

  “嗯……”

  这一下像是点燃了什么引线,仿佛在说点到即止的游戏到此为止,叶修的动作一瞬间变得直接起来。

  指尖划过脊背的感觉一片酥麻,而后顺着尾椎骨一路向下。当身体被修长的手指探入的时候,喻文州的上半身正紧紧贴着叶修的肩,呼吸近距离地打在彼此的耳廓上,一切的一切都在催促着他们更进一步。

  “乖,叫声老师来听听。”

  叶修声音低沉,手上仍然不间断地扩张着,指腹故意擦过敏感的腺点,惹出腿上跨坐着的那人一声惊喘。喻文州身体不安分地动了动,旋即被一只巴掌不轻不重地拍在了屁股上。

  “嗯……平时还没听够么……还是说这次……叶神想玩新的情趣?”喻文州发出黏腻的哼喘,手上也没停着,细细地照顾着叶修的笔挺,偏偏嘴上还故作轻松地笑着。

  于是他又挨了一下。“明知故问。”

  “作为学生……好问不是优秀的表现么……唔!”

  叶修已经托着他的腿根长驱直入,微翘的性器甚至没给喻文州丝毫准备的时间,直直向着更深处而去,使得他整个人都颤了颤。

  偏偏叶修进去之后就不动了,故意把欲望半上不下地吊着,不顾被破开的腔道一吮一吮的催促,好像分毫不急:“那么作为优秀的表现,自己主动一点怎么样,文州?”

  喻文州倒也配合,在缓过神来之后就慢吞吞地动起了腰,穴口一张一翕地吞咽着硬物,不时露出一点粉红色的内里,在化妆镜的折射下显得格外诱人。

  身体熟稔地契合着,黏腻的拍打声不时响起。慢悠悠的动作让两人都有些不甚满足,喻文州舔了舔唇,有些迫不及待,于是用微哑的声音问道:“现在老师可以给我奖励了吗……?”

  “还不到时候呢……你看,你这动作不到位啊。”叶修用手指在喻文州的尾椎骨处轻轻的画着圈,每一下都带得他轻轻战栗。

  “那……不如就由老师亲自指导一下?”

  喻文州的腰已经酥软下来,索性直接伏在叶修的肩上,在对方的耳垂上啮咬着,就像是最直白的挑逗。

  叶修笑:“那么喻文州同学,做好准备了吗?”

  明知道这是来自心上人的激将,他还是心甘情愿地跟了上去。勃发的阳物破开柔嫩内里快速动作起来,生生逼出了喻文州的一声泣音,像猫爪子在心上挠似的。

  汗水顺着两人交错的发丝向下滑落,又在皮制的椅面上留下一痕水迹,刻画着两人入骨的情愫与激烈的动作。

  快感几乎将喻文州整个淹没,他配合着叶修的动作,腿根却开始不住地发软。

  “慢……慢点……”为了方便演奏乐器而修剪得很短的指甲嵌入叶修的后背,在皮肤上留下一道道淡红色的印记。

  叶修却还在不依不饶地往上顶,使得喻文州感觉自己几乎化成了一滩水,被牢牢把着后腰往下按,几乎要彻底失控。

  “哈嗯——!”浊白的液体溅落在两人相贴的小腹上,喻文州眼前几乎漫起了白光,在高潮的刺激下微微颤抖着。

  等他缓过神来,自己已经被叶修按在了化妆台上,直对着镜子,镜中映出他因情欲而晕红的脸,连眼角未干的泪水都清晰可见。

  像是被玩坏了似的。

  叶修的动作却没有因此而停下来,相反进的更深了。“啪啪”的闷响在两人耳边徘徊,这个姿势方便了他的发力,使得他的动作更加凶猛,几乎要把囊袋一起撞进去。

  喻文州的小腹上印出了不甚明显的器物形状,他哽咽着,想要逃开,又想要更多。

  “叶修……叶老师……唔……再……”他双腿都在打着颤,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

  “再什么?再深一点?”

  “嗯……”

  动作变得更加直接,喻文州感觉自己几乎都被操开了,他的喉咙里滚出一声猫儿似的呜咽,眼睛里扑簌簌地落下生理性的泪水,有些迷离地看着镜子里那个沉溺欲海的自己。

  “啪——”有什么化妆品的盒子被撞到了地上,撒开一地的流光溢彩,见证着这场激烈而亲密的性事。

  叶修俯下身,轻咬着喻文州的耳廓。

  喻文州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勉强支撑着自己的上半身,一条腿被抬起抱住,使得他的重心几乎全都压在了另一条颤抖着的腿上,身体嵌在叶修与化妆台之间的缝隙里,随着身后那人的操弄一次又一次被抛向高潮。

  体内的硬物仍旧在穴腔里毫不留力地撞击着,让喻文州有种自己被身后人牢牢钉住的错觉。

  有点点星火伴随着动作在脑内炸开,随即蔓延成滔天的火海,灼烧着他为数不多的理智——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叶修抵在他身体深处释放出来。

  身体深处被浇灌的感觉使得喻文州软倒在叶修怀里,急促地喘息着,许久才堪堪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

  “回家继续?”他用微哑的声音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