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该如何处置一个叛徒

Work Text:

伦敦,肯辛顿宫花园大街。

这片平均房价达到了1900万英镑的街区盛名在外,参天的梧桐树遮挡了商业区的往来的喧闹,也隔绝了无数好奇的民众窥探的目光。

拉古萨家族在此也持有一套房产。

这栋总占地约2500平方米的四层别墅已经两年未有人入住,而就在今天,它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拉古萨家族的第三子,亚历山德拉·拉古萨。

是夜,连绵的阴雨笼罩了整座伦敦城。这栋富丽的别墅灯火零落,只有三层的主卧与西角的玫瑰花房还亮着。

“刷——”

叶起身绕过书桌,拉上了落地窗前的窗帘。他难得穿着如此正式,不光执事的衬衫马甲西服,连白手套也老老实实戴着。

叶侧身回头看向坐在壁炉旁的葛叶,眉头微皱。

“就这样一个人都没有带,不管不顾的拉着我跑到这边来了,嗯?除了逃避我想不出别的解释。”

葛叶头都没抬,就那样懒洋洋的靠在单人沙发上。他瞥了一眼自己气呼呼的执事,反手从小茶几拿了本书挡在脸上。

“啊,没错,我就是逃避啦。”

声音从书底下传来,有些含糊不清,颇有些破罐破摔的味道。

“也不知道这边有没有什么好玩的...算了,叶,我们明天一起打宝○梦吧。”

回答他的是一片安静。

葛叶有点疑惑,想要起身看看,却突然被人一掌掀掉了脸上的书。

书页像某种鳞翅目生物般,扑动翅膀从头顶略过,光暗交界时葛叶抬起头,对上的是叶那双灰蓝的眼睛。

像透光却蒙灰的玻璃。

葛叶这样想着。

这样真好看,可是让我看不透。

叶一条腿用膝盖插进葛叶的两腿之间压在沙发上,双手撑在两侧扶手,整个人罩在葛叶上方。

“你在躲着我。”他语气笃定,“葛叶,你有事瞒着我。”

窗外的阴雨淅沥,伴随着梧桐叶被风吹动的摩挲声。装饰性的壁炉里碳火噼啪作响,它们作用寥寥,房间依旧只有潮湿水汽。

就算是在这样的气氛里,葛叶还是不合时宜地意识到,原来叶这张脸就算是表情严肃,依旧看起来很温柔啊。

葛叶想要伸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沓文件——他刚才就应拿起它们,而不是那本书。但他依旧没有动作,只注视着叶的眼睛。

我有点害怕,葛叶在心里为自己剖析。

我当然会害怕,因为我知道我可能会失去什么。但我依旧要这么做,我也该这么做。

我该好好问问他,拿出下任家主的尊严,或是拿出“葛叶”的真心——我该把那层蒙灰抹去。

他觉得自己口舌发木,但张口,话语却自觉地从嘴里跑了出来。

“跪下。”

叶愣了一下。

一瞬间,葛叶看到疑惑,惊诧和受伤的神情在叶脸上飞快的浮现又消失不见。葛叶似乎能看到叶那颗远超常人的大脑飞速转动思考。

几乎是命令发出的下一秒,叶就收敛了表情,默默地跪了下去。

葛叶突然对眼前这一幕产生了既视感,十多年前也是这样。叶就跪在他身边,因为他犯的错而受罚。

小小的葛叶只能哭着旁观,这个长大的葛叶依旧茫然不知所措。也许他该道歉并拉起爱人亲吻他,也许他该把那份文件砸到叶的脸上并骂他叛徒。

最后葛叶依旧没能决断,他只好取了个折中方案——他把文件递给叶,并说到:“给我个解释吧,叶。”

叶接过文件低头默默读着。

他仔细看了几页,接着越翻越快,纸张被他翻得哗啦啦做响。最后,他把文件随手丢到一边。

那沓纸页翻飞着掉在羊绒地毯上,并未发出什么声响。

“比尔斯?还是莱特?唔...不管是哪一个,想必他们还对您说,我实际的罪行比这份报告上的还要多,是不是?”

“我向您道歉,少爷。都怪我把他们那些可笑又低级的宣战完全抛在脑后了。”

叶跪在地上,再次以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坦然轻轻笑了笑。

“现在可有些困难了。该如何向您证明我的清白呢?”

叶膝行向前,手套都没摘,就这样隔着西裤慢慢揉搓葛叶的下体。

男人就是如此。就算刚刚还完全没有这个心思,葛叶依旧难以拒绝爱人这样的服务。叶现在就跪坐在他胯间,极为修身的西服因为他下跪的动作出现了些褶皱。禁欲又淫荡,让人想拽着领带把他拖过来,在他皱眉时逼问他是不是为了服侍家主什么都能干。

“现在我该怎么称呼您才更好呢?”

叶手里的动作还在继续,丝制手套与西裤磨蹭的声音让人心痒。

“Boss?少爷?”

叶探身向前,双唇隔着西裤印在已经勃起的阴茎上。

只是一个简单的轻吻。

偏偏又状似不经意地用舌尖濡湿了一小块西裤的面料。

他保持着俯身的姿势,只带着温柔的笑意抬眼看向葛叶。

“还是...主人?”

“诶——不错嘛。”葛叶咧开嘴笑了。也许那些人说的对,他就是被叶的诡计迷得死死的。无论如何,现在不管是性欲,侵犯欲还是征服欲,他都被挑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