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打工失败

Work Text:

"可恶...!!"到了睡觉的点爆豪胜己却还开着台灯、看着一周以来挣得零零碎碎的钞票,"还不到夜视镜的五分之一啊啊啊啊"爆豪无能狂怒地捶桌、震得几个钢镚差点找不着影,爆豪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在作业本背面「刷刷刷」得算起来
"能打的工几乎都打了...如果这样兼职下去的话...."爆豪睁大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纸上的数字"那我他妈得忙活整整两个月!!!"爆豪泄愤般狠狠地关掉台灯,自我坠落式倒在床上双眼无神的冥想
「那就只能...」
于是爆豪还是认命地给画室老板打了电话"喂...嗯、我是爆豪胜己,那个你前两天给我推荐的模特兼职...我可以做、啊!但是我要求穿裤子!对啊!什么裤子都行反正我要穿裤子...好的我周末去报道"记下地址后十分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一边不想把自己的身体露给别人看一边又不得不向高额工资折服,周五晚上刚回宿舍就开始编排起明天的计划「上午去给那个小屁孩做家教....中午、中午去刷盘子,整整一下午都要待在那个破画室吗!?要不是老子现在要钱这种工作我一辈子都不会碰的、嘁!!」于是计划着计划着就开始自己跟自己发起脾气,愤恨地踹远了自己的拖鞋,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捡回来了。

同一天半夜三点多,几乎整栋宿舍楼里的人都睡得正香,只有绿谷出久的房间亮着灯,绿谷皱着眉盯着电脑上一篇篇文章一套套图片,「轰爆の性福生活」「吸血鬼总裁恋上狼人!?」「胜己与轰鸡的短暂恋爱♡」等等数不胜数的轰爆黄文以及色情本,他已经上了将近六个小时的网了,绿谷明明是想打开电脑搜点出胜粮满足一下私欲,没想到刚打上「爆豪胜己」四个字后就弹出了一大排轰爆词条、一个劲地向下滑居然才找到一本出胜!本来抱着挖到宝藏的心态点进去、结果被作者烂到不行的人体连连劝退,最终在评论区用小号留下一句"加油..."就极其不舍地点了右上角。
"为啥都是轰爆啊!??轰君到底是有什么魔力啊啊啊啊啊"绿谷一头磕在键盘上打出奇奇怪怪的字符,手拽着头发拼命思考缘由「是太帅了吧」豁然开朗了呢、因此开了水闸的泪腺淹没了脑袋下的键盘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先天差距啊!怎么比得过人家啊啊啊啊啊」绿谷又愤恨地在键盘上滚了几下,脸上压出了键盘印子。
"那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绿谷给自己加油打气,拿出铅笔橡皮板板正正的摆在一张光滑无折痕的A4纸旁,十分有仪式感地开始搜索资料学习分镜以及人体,知识储备充足后自信满满地拿起笔,没过两分钟就画满了整个纸面,但总得一看就是"比刚刚那位作者画的还烂上一百倍",绿谷看着纸上自己尽力画出来却依然扭曲得吓人的小人,流下了不争气的眼泪,于是还是乖乖预约了画室打算让画室老师指导指导人体
"你好!请问是xx画室吗!"
"啊...是的"绿谷听到对面半梦半醒地回答后想到自己不应该大半夜给人家打电话,但奈何他迫不及待为自己和咔酱的美好cp画画只能硬着头皮打扰别人,又考虑到自己这么晚都没睡估计明天最早也要下午才能醒了,于是开口说道:
"哈哈哈抱歉...我能预约一下明天下午的画室吗?最好是有老师那种!!喔噢十分感谢!"预约完后心里一阵阵舒爽,感觉亲手产出的黄色漫画近在咫尺,本打算幸福的埋进被窝里做个好梦,没成想自己却越想越精神,甚至已经开始构想起本子的内容,导致最后十分合理的在闷热的被窝里撸了一发....

第二天、爆豪在饭店刷了将近一中午的盘子,尽管隔着塑胶手套但手仍然冻得不轻,把钱数了数草草揣进兜里后搓着手去打算去买个面包凑活凑活午饭,却被饭店老板请了碗荞麦面,饿着肚子的爆豪想也没想就开始吸溜起来,老板冲着爆豪「咔哧咔哧」照了两张相,笑着说"啊啊,我女儿超级喜欢你来着"爆豪随后低头继续吃了...看起来像是允许老板继续照的样子....
绿谷这边刚刚起床不久,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瞎翻一通,却看到热搜第一「爆豪胜己吃荞麦面」,绿谷瞬间就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点进热搜一看果然是轰爆姐姐の狂欢盛宴,一位博主发布了爆豪胜己在自家爸爸的餐馆吃荞麦面的图片,甚至还是九宫格!?评论区里的大家都是如出一辙的"磕到了,我真的磕到了,轰爆是真的"绿谷睡意全无,跳下床一件换装冲到一楼火速整理仪容带好钱包就冲到马路边打车,而在一楼大厅目睹了一切的丽日下巴差点惊到飞出银河系:"出久君这是...很急的样子啊....."
"我现在就练好人体用本子亲手把出胜的热度炒起来..."绿谷坐在计程车上散发着低气压攥紧了拳头碎碎念,到了画室楼下后,绿谷交了钱站在门口伸展双臂朝天怒喊"加油啊——!绿谷出久你一定...行........?"绿谷与刚赶到这里的爆豪撞了个正着,"废久?!"爆豪恨不得扭头就走但奈何自己有工作在身,「不会这么巧吧...小胜画画明明超厉害、哪里用得着来练习...」绿谷捏着下巴冷静思考着,
满心疑问的绿谷刚准备开口:"小胜...你"
但爆豪却早就头一扭自顾自地进了大门,心里推测着「这家伙看上去不像是来打工的...大概是来画画的吧,反正我看着楼房间这么多、我打工的话肯定不会被他碰到,除非我撞了鬼了」爆豪疯狂给自己做心里建设
爆豪废了不少力气才找到老板办公室。
"你管这个叫裤子!?"爆豪捏着老板递过来的小三角裤
"反正该遮住的地方都遮住了嘛哈哈哈"老板心虚地解释道
最后爆豪还是十分不情愿地穿上短小的三角裤坐在石膏上被迫摆出油腻又尴尬的姿势时,学生们一涌而入,爆豪一眼就看到了拎着新画具的绿谷
「真他妈撞了鬼了」
绿谷眼球都快掉出来了,这么长时间一直盯着爆豪挪不开眼,一笔也没动,爆豪似乎也在怒气值100%的盯着绿谷
「啊啊啊啊啊本来出来就是要学习画小胜的肉体、没想到会碰到真的小胜啊啊啊啊啊」绿谷十分不争气的胯下一紧,禁闭着双眼热泪盈眶「简直——幸运女神降临了啊!!」
爆豪看着这边情绪异常的绿谷自己也愈发控制不住愤怒,眼角上翘到一个惊为天人的度数,因此也终于有学生认出了爆豪,开始在下面嘀嘀咕咕地唠起嗑来:
"诶!??模特好像那个爆豪啊!!"
"啊啊!我说怎么这么眼熟"
"不过不可能是爆豪本人吧ww"
"但是简直一模一样诶!是本尊了吧!"
爆豪眼看有人要认出自己,身为英雄预备役却在这种小画室穿着条穿了也没啥用的小内裤当人体模特未免也太折损名声了吧!?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转过身朝向那帮讨论他的学生说"啊...其实我是爆豪胜己的远房表弟、我叫爆豪胜你"爆豪说完就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中,这种狗屎理由谁会信啊??!!
"不愧是爆豪家...长的真的很像呢!"
"喔噢...原来是认错啦,对不起呀胜你君..."
居然真他妈信了?!爆豪压抑着成千上万句吐槽,摆回原来的姿势继续工作,而画室一角的绿谷捂着嘴想笑不敢笑,「爆豪胜你到底是什么啊www」绿谷由于憋笑太过失败,身边一圈的学生已经开始注意他了
"诶...同学你也很眼熟啊..."
"是雄英的那个绿....!!"
绿谷瞬间就笑不出来了,冷汗「唰」的打湿后背一小片布料,脑子里嗡嗡作响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群人,只好不过脑子地说出:"啊!?、其实...其实我是跟绿谷出久长得恰巧特别像的绿谷入久!"绿谷话音刚落就听到从教室前面传来爆豪绷不住笑地猛咳声
"啊...果然是误会呢!我就说嘛,怎么会轻而易举碰到名人!?"
"是啊...不过今天居然能恰巧碰到两位神似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人!也很幸运啊!"其中一位同学说着把手搭上绿谷的肩膀拍了两下,眼神中充满感谢意味地回到自己座位上继续画起了画
所以说费劲千辛万苦终于隐藏起了身份,尽管表面上平静如水,实则绿谷已经硬的发疼了,想找个理由去厕所稍微解决一下但又不想错过一秒差不多是光溜溜的爆豪胜己,边纠结边拿着铅笔一通乱画,老师路过看到绿谷画纸上扭曲的奇行种,不禁打了个寒颤,心想爆豪的动作对于绿谷这样的新手实在是过于困难了,于是走上台子扶了扶爆豪的肩,弯下腰小声说"爆豪先生、介意换个动作吗?"爆豪点了点头没有开口破坏此时静谧的环境,老师让爆豪站起来,自己背对着台下捏着下巴构思,爆豪因为坐久了四肢都有些麻,站起来后原地跳了跳稍微缓解一下,绿谷看到爆豪随着跳跃的动作而颤抖的胸部和屁股,下体差点激动到顶开裤门,这回可更难熬了....
"是啊...不过今天居然能恰巧碰到两位神似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人!也很幸运啊!"其中一位同学说着把手搭上绿谷的肩膀拍了两下,眼神中充满感谢意味地回到自己座位上继续画起了画
所以说费劲千辛万苦终于隐藏起了身份,尽管表面上平静如水,实则绿谷已经硬的发疼了,想找个理由去厕所稍微解决一下但又不想错过一秒差不多是光溜溜的爆豪胜己,边纠结边拿着铅笔一通乱画,老师路过看到绿谷画纸上扭曲的奇行种,不禁打了个寒颤,心想爆豪的动作对于绿谷这样的新手实在是过于困难了,于是走上台子扶了扶爆豪的肩,弯下腰小声说"爆豪先生、介意换个动作吗?"爆豪点了点头没有开口破坏此时静谧的环境,老师让爆豪站起来,自己背对着台下捏着下巴构思,爆豪因为坐久了四肢都有些麻,站起来后原地跳了跳稍微缓解一下,绿谷看到爆豪随着跳跃的动作而颤抖的胸部和屁股,下体差点激动到顶开裤门,这回可更难熬了....

终于忍过了自己花大价钱买的一节时间超长的美术课,心痛着完全没学到什么,看着爆豪穿上鞋披上外套打算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厕所换衣服,自己随意装了装画具,以全覆盖20%的力量火速绕远路冲到厕所随便挑了个隔间打算一饱眼福,等坐在马桶盖上时又良心发现「是不是有点变态...」于是还是打算先把一直上膛的小小久撸出来再拍拍屁股走人吧...
绿谷刚拉开裤门,就听见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他妈的....这都能碰上废久!真他妈见鬼"然后十分精准地进入了自己隔壁的隔间「碰」得一声关上门,"反正快点、出去的时候别让那家伙碰到...."绿谷断定爆豪嘴里的那家伙就是自己,爆豪绝对想不到的是自己拼了老命躲的人居然在自己隔壁露着鸟偷听,"靠!穿反了、裤子去死..."绿谷听着隔壁传来的声音接受着信息,「原来小胜着急的时候也会碎碎念////」于是实在忍不住地打开手机用日记记录下来...正着急的爆豪听到从隔壁传来的打字声,整个人一震颤、低头看发出声音的隔间下并没有脚,所以凌乱的提上裤子「别不是有鬼吧...」爆豪犹豫了半天也没敢继续穿,生怕引得隔壁的「鬼」再有什么动作,绿谷也意识到隔壁的异常了,捂着嘴把脚缩得更想上「糟糕...忘记关声音了...绝对被发现了吧!要死了要死了」
爆豪心想着就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况且他可是要成为no.1英雄的男人,怎么会怕区区野鬼!?于是爆豪踮着脚打开自己的门,挪到隔壁门前,紧闭着眼猛得踹开,门轴因为被反向强开而「吱呀吱呀」得乱动着,绿谷看着赤裸上半身的爆豪闭着眼定定的站在原地丝毫不动,着实也有些懵逼,但大脑终于起作用似的反应过来了,在爆豪睁眼前夕火速拽着爆豪的手腕把人拉进自己怀里紧紧扣住腰,腾出一只手把开了180度的门拽回来锁上。
爆豪被刚刚的操作吓得半死,等他睁开眼后涨红了脸像泥鳅一样要挣脱绿谷的怀抱,但刚刚明显是用力过猛的腿又疼又麻,把手压在绿谷头上威胁
"废久你要干什么?!不松开就炸死你!"
"小胜知道校外禁止使用个性吧..."
"根本不是这码事!我说你把我松开!!汗津津的臭死了"
"小胜还没注意到吗!?我……"没等绿谷把「喜欢你」说完,怀里一直在乱动的爆豪却不知道为什么定住了,绿谷顺着爆豪的眼神向下看,看着自己露在外面坚挺无比的小兄弟....
"不是?!不是让小胜注意这个!我是说!!"
"你他妈放手啊啊啊啊"爆豪用刚剪没几天的指甲扣绿谷环在腰上的手但显然没什么效果,绿谷见爆豪眼里快要溢出来的嫌弃,「被误会成对小胜起色心的变态了...」心想着如果小胜回去了也一定会讨厌我的,要不然就借此机会最后爽一把
"既然小胜都这样认为了..."绿谷用另外一只手缓缓滑进爆豪刚穿上的外裤,没系腰带导致一直向下滑,滑倒了屁股最丰满的地方被卡住了,绿谷惊喜地摸到爆豪居然还穿着刚刚的短小三角裤,应该是刚刚被吓到直接套了个裤子吧。于是绿谷捏紧三角裤的边缘向上提,细腻的布料勒紧了蛋蛋、不断擦过肛口,明明是小小的瘙痒却让爆豪的脸又热了一整个度,手上的力气也多多少少减弱了些。
绿谷大力揉捏着两瓣臀肉分开又闭合,本来布料就少的内裤干脆陷在股沟里、刺激的爆豪抖出一圈虚线,绿谷趁虚而入地伸舌头与爆豪来了场深吻,在自己完全不会的情况下在对方口腔里一顿胡搅,搞得爆豪连下牙咬对方舌头的时机也没有,只能尽力用鼻子维持呼吸,温热的鼻息打在绿谷脸上,绿谷随意舔了两口自己的手指确保足够湿润后,伸到爆豪后面在穴口打转,爆豪此时脑子还是一片空白,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也没反应过来绿谷把手放在那里到底要干什么,只感觉自己挣扎的力气愈发的小,反而一股奇怪的感觉渐渐升腾起来。
绿谷把手指缓缓插进去,爆豪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被插了!?性知识严重缺失的爆豪活了十来年了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能被手指插,后面夹着异物的感觉着实是不大好,爆豪脚踩着地要站起来让绿谷的手指退出去"你他妈干什么?!好恶心!!",但绿谷像是预料般一样用脚轻轻勾两下爆豪的小腿、爆豪就十分不争气得坐回到绿谷腿上,手指也进入得更深触碰到了一个硬硬的凸起,「啊、!」爆豪不可思议得瞪大眼睛,手下意识扣住了对方的手臂,疼的绿谷差点也叫出声。
"小胜的前列腺好浅哦...."绿谷自顾自得念叨起什么,脸上写满了认真,脑子里想着可以回家记录下来。
"啊...哈!这什么啊——!"
随着爆豪有被爽到,肠道也渐渐湿润起来,变成了两根手指在里面动,抽插带动的水声刺激着此时依然搞不懂因为所以的爆豪,"唔嗯——!好、哈,别——♡♡"他只觉得羞耻,于是别着头不看绿谷的眼睛。微弱的快感也在慢慢积累,每次擦过那个神奇的地方就会比上次更爽,绿谷举了好久铁的手臂终于在打架之余派上用场,抽动了将近十来分钟也没见减速,反而愈发的快,甚至还变成了三根手指,手指在小穴里张开并拢弯曲抽插,"哈...嗯、操…!"爆豪逐渐感觉不对劲,自己的裤裆也变得鼓鼓囊囊的,小胜己滑出三角内裤高高挺立在两人之间,自己粉白粉白的正常型号鸡鸡与绿谷大到吓人的深色性器抵在一起行程强大的视觉差,绿谷也察觉爆豪盯着自己的下面,眼神扫了一遍浑身高热的爆豪,又看到爆豪噗噗冒水的可爱鸡鸡,简直压抑不住!本来还不想插进去呢....这下要完全让小胜讨厌我了....
绿谷这样想着、却十分利索得抽出手指,托起爆豪的屁股摸着穴口对准自己的性器一股作气放了进去,"哈啊——!!♡♡♡♡"细腻照顾的手指变成了狰狞巨大的肉棒,一下子被顶到深处的爆豪全身颤抖得控制不住嘴巴,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滴滴答答的打在瓷砖上,「莫名其妙被插了...」爆豪爽到说不出话只能心里默默念,绿谷小心翼翼得观察着爆豪的表情发现爆豪并没有像自己脑海里构想的那样痛得要命,庆幸自己能够继续抽插,但又想到爆豪这么轻易就适应下来了一定不是处女了,顺着这个想法而来的愤怒源源不断
"小胜这么舒服吗……?"
"嗯、哈!好深……不要动!!!♡♡"绿谷把着爆豪的腰就开始向上顶,又开拓了一点深度
"小胜是不是和别人做过?"
"啊——!!不要、嗯!!♡"爆豪的大脑感觉被肛门的快感所支配了,完全听不进性器主人的话,自然也做不出回应
"是轰吗……?"绿谷起身把爆豪反压在马桶上,找了个更适合出力的姿势,俯下腰伸手按住了爆豪丰满的胸部揉捏,爆豪被唐突袭胸爽到没边,绿谷才没捏两下就咬着下唇射在了马桶盖上,爆豪浑身抽搐着十分费力得用手支在墙壁上保持中心,绿谷却因为没等到自己最期待的结果而怒发冲冠,报复性地没等爆豪缓过神来就更加强力的冲撞
"呜啊啊、废久——!!!♡♡♡♡不要、再插!了嗯嗯♡♡♡♡"爆豪用指甲扣着墙面,腿抖到快要站不住,身后的人却依然跟永动机一样辛勤耕作,爆豪额前碎发被汗液紧紧贴合在脑门上,眼睛也只能维持眯着的状态、因为生理盐水在不停的分泌,完全压制不住喘息和娇吟、爆豪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要被撞麻了
通过刚刚被袭胸所带来灭顶的快感,自己也腾出只手悄悄抚上胸膛,试探性地略过了乳头把自己爽的直激灵,绿谷顺势把手放到爆豪胸部捏着两个乳头乱扯着、又快速拨弄,"哈啊——!别、碰!!♡♡♡"身上舒服的点都被伺候着唯独鸡鸡还可怜兮兮得随着身后绿谷的动作晃着喷黏糊糊的液体,爆豪想用手把自己撸出来,但绿谷却与爆豪十指相扣,现在自己已经被操得浑身酸软无力压根无法挣脱比自己大了一圈的手掌,闭着眼皱着眉,用力摇头、把额头上的汗珠都甩了出去
"哈...让我、摸摸"
"摸摸什么啊?"
"别废话……哈啊!摸摸唧唧、嗯——♡♡"绿谷坏心眼得往深了顶,爆豪如他所料地被插到胡说话,然后绿谷就攥着爆豪的手缓缓向爆豪的鸡鸡靠近,结果指头尖刚碰到龟头没两秒,爆豪就被发狠了摩擦前列腺的绿谷给操射了,"啊——!!!♡♡♡♡♡"爆豪弓着腰射在了地瓷砖上,绿谷又动了两下也十分争气得射了许多在爆豪的深处...
随后逐渐软踏踏的性器被「啵!」得一声从爆豪后穴中拔出,这边绿谷倒是神清气爽得赞叹「绝对是遇到幸运女神了!居然抱了小胜!」,那边爆豪像是刚被捞上来一样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裤子也被踩在地上变成脏兮兮一团烂布,屁股还往外冒着一股股精液,爆豪差点化成水瘫软在马桶上,好在绿谷及时把住爆豪
"内个...小胜...."
"哈....哈...别说话...."
"哦..."于是绿谷开始后怕爆豪会不会因此跟他决裂,边害怕边老老实实地给爆豪穿着衣服"抱歉啊小胜...中出了,那个、我会负责的,因为我一直.....很...喜欢...小胜……"绿谷的声音越来越小,看着被自己穿戴完好的爆豪坐在马桶上,随后爆豪开口说:
"愣着干什么!?抱老子"爆豪伸出手装作很无奈的样子,绿谷凭借对自己幼驯染的了解程度基本断定为小胜默认了。

最后二人打车前往离这里最近的酒店进行了清理,一起泡在浴缸里享受着沐浴露的香气和细密的泡泡,绿谷抱着一堆橡皮鸭正被蒸汽蒸得昏昏欲睡之时,爆豪毫无征兆得说了一句"才不是阴阳脸混蛋....",爆豪以为绿谷已经睡着了,说完又凑近了一点"老子的第一次是你的。"
绿谷听完这句话,于是下体又十分不知廉耻地抬起头,于是俩人又在浴缸里来了一发。

——————————————
"操啊!!!我这样还怎么打工!?"第二天浑身酸痛的像是散了架一样的爆豪无能狂怒,绿谷安抚性地揉了揉爆豪的手肘
"那、那我帮小胜打...!小胜就先多休息会儿吧!!话说小胜昨晚有没有告诉光己阿姨呢?阿姨会不会担心?!那为什么小胜打工呢??小胜不要再打那些危险的工了,如果不是我的话小胜不知道就要被谁抱了、所以还真是幸运啊,还好碰到的是我...."
"废久别说了、过来"爆豪勾着手指示意绿谷脸凑过来,于是绿谷满脸期待得凑了过去
"是临走之前的吻吗!!不愧是小胜!好浪m————"没等绿谷把最后一个字说完,爆豪就抬手冲着绿谷太阳穴炸了一发,绿谷感觉自己的脑浆都快糊了
"知道要替我打工那还不快点去!别问那些有的没的!!!!"爆豪说完就缩进被子里翻身一秒入眠。随后绿谷小心翼翼地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刚刚装睡的爆豪面红耳赤地回想起昨晚的事,默默将矛头指向远在学校补作业的切岛

"闲的没事买什么夜视镜...回去一定要杀了狗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