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吃醋

Work Text:

  “当时情况十分危急,你们也知道爷我魅力无敌,但我是真的没想到他就那么直接冲进来了我……”

  “你们干什么呢?”语初格格原本是来找阿易的,小家伙今天居然没有主动去找她,这实在有些奇怪,接连去了羊肉馆,包子铺,甚至莲二那都没找到阿易,最后语初格格只好来了神机营,然而,一进门就只看了崇利明、可颜辛几个人,就是没有阿易的身影。

  “姐,你今天怎么来了?”司三小狗似的跑到语初格格身边,“今天没有任务啊。”

  语初格格没理他,直直的朝崇利明走去,崇利明自然也看到她那犀利的眼神了,忙一抱胸,“唉,格格,我可是有家室的男人了,你想对我做什么啊?”

  语初格格一翻白眼,“家室?你能有什么家室?而且你在想什么呢你,阿易呢?他今天怎么没来找我?”

  “哦,原来是找阿易啊嘿嘿嘿。”

  “阿易啊哈哈哈哈哈。”

  “嘿嘿嘿,那可就要问咱爷了,是吧?”

  可颜辛瘟狗等人笑的鸡贼,眼中都是不怀好意,活像几个强抢了民女的土匪恶霸似的,把语初格格笑的有些心里发毛,再看可颜辛一个劲的用手肘顶崇利明,崇利明也笑的跟朵花儿似的,语初格格一张脸就冷了下来,心想果然是崇利明在搞鬼。

  “别笑了你们,崇利明你快告诉我阿易呢?他怎么了?他可是我弟弟,要是他出什么事了我要你好看!”

  崇利明连忙讨饶,“没有没有,他就是在我那儿睡觉呢。”

  “你那儿?他为什么会在你那儿睡觉?”

  可颜辛搭上语初格格的肩膀,把她按到了沙发上,“语初格格既然也好奇,那就来一起听爷讲故事吧。”

  “讲故事?”

  “来听爷讲讲昨天是怎么套路到阿易的啊。”
  

  阿易每个星期都会抽一天出来上街补充自己的粮仓,并不是会在神机营里饿到,而是天性使然,自从他知道自己也有工资之后,他就决定要吃遍京城的美食。

  阿易直接来崇利明的会客室找他,之前每次都是崇利明开车带他去的,“崇利明,我想出门去买……”

  不等阿易说完,本就站在门口的崇利明已经打断了他:“今天你自己去吧,我有点事。”

  阿易微微一愣,心想过来的时候看崇利明站在门口还以为是在等他,毕竟崇利明陪他出门已经成为了阿易的习惯,即使是阿易认作姐姐的语初格格也不曾被他邀请过。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自己出门去找美食时,还没走出大门,这人就用他那街头小混混似的步伐晃到自己旁边,倚着墙把他的路一挡。

  “哟,去哪儿啊?”崇利明一身华丽的洋装贵气十足,行为却轻佻不庄重,但并不惹人生厌,所以阿易也只是疑惑而乖巧的停在原地,歪着头说要出去逛逛,有什么事吗?

  崇利明却意味不明的闭着眼睛揉了揉胸口,阿易更加迷茫,自己只是想出去逛逛买点吃的回来而已,有这么令人苦恼吗?

  “你要是不想让我出去那我就……”

  “爷陪你去。”崇利明站直身体拍拍胸口。

  “……什么?”

  崇利明干脆绕到阿易身旁,一把搂着他的肩膀往前走,“爷说爷陪你去!”

  阿易皱眉,倒没有不悦,只是有些奇怪,边被带着坐上了那辆洋车,边问,“你很闲吗?”

  崇利明脸一僵,不满的回头看他,“爷只是想和你培……陪你一起逛逛,万一你迷路了呢?”

  “我哪有那么蠢,我也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好不好。”阿易看着窗外惊慌失措四散逃开的人群,忍不住就叫崇利明开慢点。

  “好,都听你的。”

  莫名的,阿易就被这句话取悦了,之后到达了崇利明推荐的小吃街时,阿易吃了一个豌豆黄觉得不错,心情颇佳的他插了一个对着崇利明扬了扬,本意是让崇利明拿过去吃的,结果就被握着手腕送进了他的嘴里。

  “你干嘛?”脸上有些发烧,阿易第一次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不受自己控制,大概显得很傻乎乎的吧?

  崇利明一脸满足的嚼着口里入口即化,味道香甜的小糕点,末了还探出一点舌尖舔舔嘴角。

  “你不是给我吃的吗?”

  “你自己没长手啊?”

  “上次面包你就不喂我,爷可记得呢。”

  “废话,你又不是小孩子!”

  “可是爷觉得你喂得更甜。”

  “……”
  

  “阿易?阿易?”模糊了的视线渐渐清明,看到崇利明近在眼前的脸,阿易猛吸一口气往后退了两步,才发现自己走神有一会儿了。

  “额。”

  “你怎么了?”崇利明一手扶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他一圈,勾着嘴角笑道“难道是没有我陪着不开心了?”

  “我才没有!”

  阿易反驳完就不敢再看崇利明了,咬着下唇被过身离开,只留下一句我自己去了。

  崇利明挑着唇笑着,屋子里从一旁探出一个人,正是可颜辛,可颜辛整理了一下因为下蹲而有些褶皱的衣服。

  “爷,那我就去追阿易了,你可别漏泄了。”

  崇利明一皱眉,抬起一脚就踹在往外走的可颜辛背上,“哪儿那么多话呢?快点的,要是没完成任务就把你丢海里喂鱼。”

  “不是吧爷……”
  

  阿易原本都已经走到了羊肉馆,他完全是无意识的在走,之前每次都是和崇利明商量好去哪儿,再由他开车带自己去的,突然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阿易还真有点不知道去哪儿,抬头看了看羊肉馆的招牌,脚都已经向着那里迈进了。

  “阿易!”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阿易茫然的回过头,内心还有一些期待,然后可颜辛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可颜辛眼睁睁看着阿易的眼睛从微微发亮到暗淡下去的全过程,只觉得心碎成了一片片的。

  但是爷交代的任务还是要做下去的。

  “阿易啊,这么巧你也出来玩啊?”

  “嗯。”

  “那个,你又来吃羊肉馆?总是吃多腻啊?不如跟我去别的地方吃点没尝试过的新鲜玩意儿?”

  “嗯。”

  干,小孩已经开始情绪低落无差别防御包裹住自己了,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啊,不过愿意跟自己走就已经算完成任务了,剩下的还是就交给爷了。

  “可颜辛,这是哪儿?”阿易对于可颜辛还是比较相信的,所以一路低着头胡思乱想着也不在意往哪儿走,只偶尔理会一下可颜辛的搭话,他知道可颜辛就是个话痨,不理他他也会逼着你回复的,等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跟着他到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地方。

  这门庭若市的繁华街道,比他所去过的街道都热闹许多,人也更多,若不是被一个小孩撞了一下,他还没回神呢。

  可颜辛原本还在着急阿易怎么一直在发呆,一路上他费尽心思都没法引起阿易的主意,若是一会儿错过机会了他可就惨了,还好总算是清醒了。

  “这里是百顺胡同,我们京城有名的八大胡同之一呢,比你去过的地方都热闹多了吧?”

  “嗯,为什么我之前不知道?崇利明也没带我来过。”

  “这个嘛,总之你先跟我过来吧。”

  可颜辛走在前面带路,阿易在后面边走边观察四周,发现旁边的亭台高楼都有许多美貌的姑娘,或坐或站,还有弹琵琶弹古筝表演的,怎么感觉是个类似上林仙馆的风雅之地?

  “可颜辛,你带我去哪儿啊?”阿易追上去几步拉住可颜辛,可颜辛只是回头笑笑,叫他别紧张,就拉开面前的帘子带着阿易走进去了。

  阿易看清里面的全貌反而愣了一瞬,里面并没有什么堆着一脸笑容拉客的老鸨,也没有衣着暴露的小姐贴在客人身上撒娇,更没有上林仙馆里那样的用来给姑娘表演选客人的台子,而是像个小茶馆似的,每个圆桌上虽然都有一位女子,但也没和客人做什么暧昧的事情,而是面前摆着茶壶茶杯,一起聊天喝茶,甚至能听到些吟诗唱曲的声音。

  “这里……”阿易一时有些傻眼,揪住可颜辛的衣角小声说,“这里是茶馆?”

  “算是,也不全是。”

  可颜辛显然是这里的常客,都不需要伙计来带路就自觉地找了个位置坐,张口就点了个姑娘的名字。

  “来,莺儿,这位是我同事,叫他阿易就行。”可颜辛边给那名叫莺儿的姑娘倒茶边介绍阿易。

  “真是个利索的名字呢,叫你易公子好吗?”莺儿捂着嘴笑笑,那眉目流转顾盼生兮的模样让从未和这般温柔女子接触过的阿易红了脸。

  阿易点点头没说话,心里却在想,和语初姐姐好不一样,有种……母亲的感觉?

  若是莺儿知道了阿易心中的想法,怕是脸上的笑容都要消失了。

  而可颜辛也暗叫不好,若是阿易真的和这莺儿互生情愫……不行不行不行,爷还不把我和莺儿打包扔海里喂鱼啊?

  看阿易已经和莺儿聊起来了,可颜辛暗道真是失策了,原本以为阿易会安静如鸡的腼腆到底,结果居然成长了不少?也能和姑娘聊上两句嘛,但是你为什么要成长在这种地方啊阿易!

  阿易可不懂可颜辛那奇怪的眼神和心里无声的呐喊,而莺儿也显然被这个说三句话就能逗到脸红的男孩吸引了,第一次遇到这么小羔羊类型的公子来这里找姑娘。

  没错,虽然表面只是个普通茶馆,但是若是能征得姑娘的同意,再付出一些钱财,也是可以和美人去楼上共度春宵的。

  正在可颜辛着急上火之际,他总算看到了救星,可颜辛急忙打断阿易和莺儿的聊天,指指门口。

  “唉,阿易,你看门口,是不是爷?”

  阿易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僵住了,缓缓回过头去,果然是那个人,那人脸上还挂着他熟悉的笑容,正自如的和迎接他的姑娘说话,被簇拥着去上座,阿易一颗心如同落入了冰窖,心想,这就是他的事?就是为了来这里拒绝了自己?阿易再没有和莺儿聊天的心情了。

  莺儿和他聊了不少,包括他们这个茶馆也是可以卖身的,阿易自然没有想法,但是偏偏在这里看到了崇利明,偏偏在阿易已经知道了自己对崇利明的心情时……

  “莺儿姑娘,你能带我上楼吗?”

  莺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甚至不确定这个连头都没有回过来的少年是在和自己说话,“啊?”

  阿易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莺儿的眼睛,“我说,你可以带我上楼吗?”

  “可,可以啊。”

  而可颜辛已经石化了,他怎么会不知道上楼是什么意思?阿易也太可怕了,为什么这和他计划好的不一样啊?不应该是阿易吃醋到冲上去和崇利明表白吗?难道爷搞错了?阿易对他没那个意思?但是阿易邀请这个姑娘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刺激过头了?

  可颜辛看阿易都站起来牵着莺儿准备和莺儿走了,急的连计划也不顾了,直接大声喊道,“爷,这么巧你也在这儿啊?”

  崇利明还有些奇怪,计划不是这样的啊,但是既然可颜辛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就一甩头露出一张阳光灿烂的脸,然后在看到和姑娘牵着手的阿易时,瞬间瓦解。

  抛下簇拥着他的三个姑娘颠颠的走到了阿易面前,眼睛紧紧盯着那牵在一起的两只手上,眼神更是炽热的仿佛要在那上面烧一个洞一样。

  “阿易,你怎么在这儿?”崇利明第一次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这么难挤出来。

  “你管得着吗?”

  崇利明发现阿易的态度也恢复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生硬冷漠,小家伙甚至连个眼神都不给自己。

  可颜辛咽了一下口水,他已经可以看到爷和阿易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了。

  “阿易,听话,跟我回去。”崇利明越看那交握的手越不顺眼,伸手就想把阿易拉到自己身边来。

  阿易却冷着脸往后一躲,不理会他,甚至想拉着莺儿越过他往楼上走。

  崇利明冷笑一声,那张混血俊美的脸竟出现一丝狠厉,他抬手打了个响指,一位穿戴华丽,手持摇扇的女子缓缓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贝勒爷吗?有段日子没来我们这儿了啊。”那女子轻摇着扇子就拍了一下崇利明的肩膀,娇柔妩媚十分动人,但是显然此刻的三个男人都没有心思去欣赏这等美色。

  崇利明稍稍平复了心中的怒火,和那女子调笑了两句,才道:“爷看上你们这儿的姑娘了,想直接带她上楼没问题吧?”

  “哟,那肯定没问题啊,爷看上谁了,跟我说。”

  阿易心里瞬间涌上不好的预感,果然,就见崇利明直直的指向他旁边的莺儿。

  “你!”

  崇利明轻蔑一笑,而阿易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莺儿被看上去是老板娘的人叫过去陪崇利明上了楼。

  可颜辛拍了拍阿易的肩膀,小孩儿拳头攥的都泛红了,低着头沉默不语的样子也吓人的紧。

  可颜辛还想说点什么安慰他,毕竟他看出来爷也是真的生气了。

  而阿易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猛地抬头就往楼上跑去,还从怀里掏出了什么。

  “阿易!”

  根本来不及阻止,阿易已经要碰到房门了,老板娘也吓到了,怕那贝勒爷在她这儿出了什么事,抬手就要叫人去报官。

  可颜辛连忙拉住她的手,“等等,不用报官,他……是爷的朋友。”

  老板娘倒是没在叫人,但还是迟疑的说,“我看到他掏了个类似匕首的东西哎。”

  可颜辛一咬牙,“……没事。”

  而再看上了楼的崇利明,其实他把莺儿带上来后就坐在桌边倒水喝,在莺儿眼里就像举着个杯子装忧郁,而只有他知道,他是真忧郁啊,怎么就搞成这个局面了呢?

  莺儿显然不能明白他的忧郁,还在为刚才失去了一个年轻的血液而不满,没好气的问,“爷,您不过来吗?您不会是不行吧?”

  崇利明哪里听得了这种话,当即就走到床边坐在了莺儿身边,上身探过去把莺儿压在床上,“爷今天没心情,不是不行!”

  不等莺儿在说些什么,崇利明就听到门被用力的踹开,破风的声音呼啸而过,一把眼熟的匕首从他的脸侧划过,崇利明的动作一滞,就见阿易一步一步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仅剩的一把匕首。

  崇利明缓缓坐起身,而莺儿也一脸欣喜的看着走进来的阿易,莺儿没想到自己这辈子居然也能有这种被英雄救美的感觉。

  在两人的视线下,阿易站定了,轻轻的开口,“莺儿姑娘,你先出去。”

  莺儿露出一个不敢相信的表情,“什么?”

  崇利明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也冷声道,“你先出去吧。”

  莺儿不情愿的站起来,一跺脚,出去的时候还被崇利明叫回来关门,她气鼓鼓的留下一句重重的哼声。

  空气突然间焦灼沉默起来,阿易看着白墙,崇利明看着阿易,他也有点不明白阿易在想什么了,就在他要开口的时候,阿易终于动了。

  一步,两步,已经离崇利明很近了,阿易对着崇利明弯下腰,崇利明惊喜的想揽住他的身子,就看到阿易伸手过去拿他刚刚飞过来的匕首,匕首上还有一点血迹,是刚刚碰到的崇利明脸上的血。

  阿易把匕首放在眼前,也在崇利明的眼前,因为过近的距离,崇利明可以清楚的看到阿易是什么伸出那勾人而鲜红的小舌头舔掉匕首上的血迹的,勾的他下腹一紧,但是他还不肯就这样对阿易出手,他非得要阿易先说出口。

  而阿易做完这个让崇利明着迷的动作后,反手就把匕首压在崇利明脖子前。

  “把衣服脱了。”

  “什么?”

  “我叫你把衣服脱了。”阿易的声音冷静有力,“与其让你和别人上床,不如我把你上了。”

  崇利明笑的浑身发抖,抛出一个他期待已久的问题,“凭什么啊?”

  “……”

  “你说啊。”

  “凭……我喜欢你。”

  崇利明的动作快的让阿易吃惊,好像才一个眨眼的速度,自己就已经被崇利明一个翻身压在床上,握着匕首的两只手都被紧紧的按着手腕压在头顶。

  “你放开我!”阿易挣扎。

  “切,不可能。”

  崇利明压下来的动作很慢,慢到阿易能看到他是怎么闭上眼睛,怎么在一呼一吸之间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怎么,吻到了自己。

  崇利明的吻技实在高超,未经人事的阿易根本招架不住,从一开始温柔的吮吸唇瓣,到后来伸出舌尖探进他放松的齿关,直到被亲的迷迷糊糊连匕首都握不住了的时候,阿易也感觉到崇利明在解他的衣服了,那人一边在他脖颈锁骨处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一边拉扯着他的腰带。

  突然的清醒让阿易又害羞的挣扎起来,绵软无力的声音还带着些喘息,“别……别脱我衣服。”

  崇利明当真停下了动作,两只手撑在阿易的两侧,眼神温柔的看着他。

  “阿易,你真的不要嘛?”低沉蛊惑的声音如恶魔的低语,“我都听你的,你真的要停下嘛?”

  阿易脸已经红的可以滴出血来,连带着脖子,手臂,或许身上都泛起了粉红色,仅仅是亲吻都让他这么沉迷,何况是崇利明这样诱惑般的请求?

  阿易的回复消失在两人相贴的唇瓣间。

  ……

 

  “然后呢然后呢!”司三眼神放光的问道。

  崇利明一拍他的脑袋,“然后?然后就是少儿不宜的事了呗,你还想听啊?找死啊!”

  司三委屈的揉着脑袋,缩了回去,不敢再说话。

  语初格格点点头,“哦,所以……意思就是你把我弟弟给吃了?”

  崇利明仰头笑的灿烂,“嗯,这个说法不错,爷很喜欢。”

  “哼,喜欢是吧?我现在就吃了你!”

  眼看着语初从腰间就掏出了精致的小手枪,崇利明吓得边求饶边劝说,“是阿易自愿的,你可别迁怒我了!”

  “要不是你勾引他,他能被你骗上床?不许跑!居然敢搞我弟弟,我今天就替天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