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炙热

Work Text:

※视频play/乳夹/震动棒/自渎

“炙热在浪尖喷涌而出。”

————

“你,你到底还要,还要几天才回来……”正对着电脑,床上的那人跪着褪去了所有的衣服,露出了精壮的小腹和挺翘的臀部,他红着脸微喘着气,表情是难以诉说的难耐与煎熬,仿佛正经历着什么身体上的变故。他细细捻弄着胸口那两点殷红,微肿的小点像是两颗熟透的樱桃,手指蹭过乳尖都会引起身上一阵战栗的快感。

“几天?就这一两天吧。”电脑的视频电话里,赵锦辛笑意盈盈的用手撑着下巴,眼中的欲望被他很好的掩藏在了温存的眼神之下。他用食指点了点桌面,不紧不慢道:”黎叔叔是想我还是更想我的大宝贝?好好想清楚哦,不然答错可是有惩罚的。”

黎朔勾唇一笑,他俯下身,那张充满情欲的脸瞬间放大在了赵锦辛的面前。赵锦辛一愣,还未反应过来黎朔要做什么,便看到黎朔那性感的喉结在他脖颈上滚动了一下,被情欲压抑的沙哑声线随着那张薄唇缓缓逸出了口:“I love everything about you.”

我爱你的一切。

赵锦辛眼神一暗,方才还颇为闲情逸致的神情逐渐被一种不知名的渴望所侵染上了眼眸。他看着黎朔潮红的脸离开电脑,直立勃起的下身已然成了泛滥之地,那流淌着透明淫水的龟头正一颤一颤的在空中发着抖,似乎在渴求主人的触碰,在下一滴挤压出的精液融入柔软的床单之时,赵锦辛恢复了神色,那双动人桃花眼轻轻一眨,双唇拉长了语调,悠哉似旁人的下了指示:“黎叔叔,你应该没忘记和我的约定吧?今天你可不能碰自己的前面,再难受也不准碰。”

所谓约定是黎朔和赵锦辛打的一个小赌,赌的是昨夜华尔街日报开盘的道琼斯指数,看看谁报的指数和华尔街日报最为接近,谁就可以给对方提出一个要求。赵锦辛因为出差远在他国他乡,赌赢了后提的要求倒是在合情合理的范围之内——他要黎朔晚上自渎给他看,并且不能碰到自己前端的性器分毫。

黎朔忍着前端无人触碰的性器,寄快感于自己胸口那可怜红肿的肉球。在一波又一波如潮水般快感袭击进他的脑海时,他听见赵锦辛温柔的语调再起,这次似乎比方才的声线更加低沉了许多:“黎叔叔,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碰自己的宝贝吗?”

黎朔难受的夹紧了臀缝,双腿不自觉的扭动了两下,却抵不住那难捱的煎熬逐渐在身上扩散开来。他轻阖着双眼,支撑腿部的膝盖也变得摇摇欲坠起来,所有感官能力仿佛都集中在了一个点上,然而这个点缺了时机,也少了平日里能抚摸它的大手,变得十分亟不可待。

“为什么?”黎朔勉强从紧咬的唇缝中挤出几个字。

“因为……因为那是我回去最想吃下的东西了,我可不想把它浪费掉。”赵锦辛的眼角逐渐沾染上了红晕,他看着黎朔下身约涨越大的性器,舔了舔嘴角,舌尖慢条斯理的扫过上唇,摆出一副仔细品尝的美食家模样:“当我含住你的龟头时,你会习惯性的抓住我的头发,但你又不舍得让我深喉,总是和我僵持着不动。这时我会用舌尖将你马眼上流出的精液舔掉,当你的宝贝被我含的差不多时,我会用手揉你身下的睾丸,你就会忍受不了刺激,把宝贝往我嘴里再塞一分;如果我在玩弄睾丸的过程中不小心扯到了黎叔叔的耻毛,黎叔叔可就会抬臀把整根宝贝捅进我喉咙里。在我含住以后,你便会一直呻吟不止,宝贝上的水就会流的更欢,直到射进我的嘴里,都不会停下……”

“锦辛你……”黎朔清清楚楚的听完了这段情色的描述,身体似乎比平日更加敏感的感受到了那温热的口腔带给自己的刺激,还有那灵活的舌头常常会缠上他的柱身,发出色气的“滋滋”水声。黎朔控制不住自己的幻想,一滩湿润在马眼处迫不及待的被龟头的嫩肉给挤压出,逐渐流向了大腿根。

“黎叔叔,放过可怜的乳头吧,你胸口本来就不是敏感带,再怎么折腾也不会让你射出来的。”
此时这场景,说是言语诱奸也不为过。到底赵锦辛舍不得黎朔这样苦苦忍着欲望不得发泄,他缓缓启唇道:“黎叔叔,你打开我们的床头柜的,看看里面,可是有让你会舒服的东西。”

黎朔难受的顾及不了赵锦辛的视野,他一步步的跪爬到床边,忍着燥热的身体,有些费力的打开了床头柜。

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一些极为露骨的情趣用品!

“锦辛……你什么时候买的?”黎朔瞠目结舌的将里面放着的东西拿出来,一想到这些家伙齐上阵,黎朔就有些头皮发麻。但他忍受着空虚,特别是前端无法触碰的情况下,他就特别想让空虚的后穴得到填补,一想到平时都是赵锦辛替自己安抚性器,加快后面的抽送。鬼使神差的,黎朔的喉结在喉间滚动了一下,朝那根粗壮的震动棒缓缓伸出了双手。

“黎叔叔别急啊,我来教你怎么用。”身后电脑中,赵锦辛的声音传了出来,他的裤子上鼓起了一块,却偏偏只给黎朔看自己的上半身,情欲蒙上了言语,让这一切都变得目不能视:“首先,看见那两个带着铃铛的乳夹了吗?”

“看,看见了……”黎朔将所有东西拿到了电脑之前。

“先把他们夹在自己的乳头上。”清脆的铃铛声“咣当咣当”的渐起,赵锦辛看着黎朔胸口那点缀的殷红的乳头被夹上了两个铃铛,被黎朔自己玩弄的通红胸口一晃动,那铃铛就跟着“叮叮当当”的响起。顿时血脉充张,所有感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小腹下方。他咳了两声,伸手隔着窸窣的布料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性器接着道:“然后抹点润滑在自己的后穴,记得多抹一点,因为我一有几天没上你,你那边就很难进去了。”

“居然在这种地方等着我吗?”黎朔无奈的笑了笑,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那根表面带着软软凸起物的震动棒,手指尖缓缓划过那震动棒的仿真龟头,哑着声道:“小坏蛋,还选了这么长的尺寸,不怕你黎叔叔第二天起不来吗?”

“黎叔叔承受的起。”赵锦辛暧昧的笑了起来,连带着那双桃花眼也充满了别具的情欲:“那根尺寸比我的还短一点,也细一点,黎叔叔肯定能对它欲罢不能的。”

“不可能。”黎朔伸手将润滑油倒在手上,背对着赵锦辛在床上跪趴了下来,将润滑液均匀的抹在了自己的股缝里,甚至还细细的在穴口打了几个小小的圈,看的赵锦辛的欲火一下子被撩了起来。

这种手法,他在床上经常对黎朔使用。

“为什么不可能?”赵锦辛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问道。

“因为……”他听见黎朔似乎是低声笑了一下,被情欲沾染的尾音轻轻拐了个弯,显得色情又放荡。赵锦辛的心像是被轻轻挠了一下,他看着黎朔的手捅进自己的穴口,缓缓地抽插了一下,才接着道:“因为……只有你才会让我……欲罢不能。”

“嗯……”那穴口的液体因为一根手指的插入,被纷纷挤压了出来,在不断抽插的过程中,小穴口一张一缩的蠕动着自己,像是要把主人的手指吸着不准抽出。黎朔轻喘着气,有些费力的抽出自己的食指,穴口却像是没有阻碍了一样,透明的淫水从后穴口缓缓流出,顺着黎朔的大腿根流淌到了床上,在床上留下了一块深深的印记。

“黎叔叔你真会说……”赵锦辛缓慢撸动着自己的性器,看着视频里那挺翘的臀部线条正随着那不大不小的屏幕晃动着,在两瓣遮掩的穴口之下正欢快的流淌着自己的淫液,他撸动自己的性器的手加快了些速度。

黎朔又挤了一点润滑液,一鼓作气的抹在自己的股间。他加入一根手指,再次的捅进了自己柔软的穴口里。

“呃啊……”

“对,黎叔叔,有摸到那块凸起的小点吗?”赵锦辛眯着眼,压低声音诱惑道:“摸到了吗?那是你的敏感点,多抚摸它几下,你前面的宝贝就会开始不断的流水,不仅会流水,青筋也会跟着跳;抽出你的手指时,你的后穴会紧缩着不让你走……”

“啊……锦辛……”黎朔语无伦次的喃喃着加快了后穴的抽插,胸口的铃铛一阵乱响,却意外的跟着黎朔抽插的节奏合上了拍。他紧闭着双眼仰起头,另一只手缓缓伸向了床上的最后一样东西。

不够,这些不够……

他好难受,他要更长更大的东西来填满他,来贯穿他……

“黎叔叔,你可真是……我的宝藏啊……”身后的叹息般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黎朔就按开了震动棒,握着震动棒的端头缓缓塞入了自己的体内。

“啊啊……锦辛……好快……啊……”

密密麻麻的凸起物在那狭窄的穴道酥痒的刮擦,仿真龟头的顶端附着着极其微小的弹跳球,在逐渐推进的过程中也时不时的会触碰到凸起的前列腺。黎朔紧咬着牙,终于像是忍不住般的呻吟出声,连叫着赵锦辛的名字也带上了不明的颤声。他在床上时欢愉时难捱的缩成一团,被子的褶皱都随着他卷成了一个圈。

漫长的时间像是跃动的音符在他们身上尽情跳动着,赵锦辛红着眼抚弄着自己的龟头,看着视频中不断痉挛呻吟的男人,全身的感受都汇聚在了一个点上,终于要叫嚣着喷涌而出。

“咣当咣当”悦耳的铃铛声在此时成了一个致命的哨声。

两人相隔千里,却同时在一个时间点上低吼了出声。

炙热在浪尖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