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梦吟

Work Text:

“女孩儿们,吃饭啦。”张导游朝女孩们招招手,语调一如既往的温柔。
祖儿和蒙蒙立刻跑来,看着餐桌上丰盛的美食,立刻开心的“哇~”个不停,“你们好厉害啊,还有烤肉”,“等一下祖儿,那个烫”右宁哥趁祖儿碰到烤肉之前赶紧把盘子端走,用刀将肉切成小块。后面的娜扎和江江也凑前看向餐桌,两人相视一笑大声齐喊“哥——哥——们辛苦了~”,柏林哥顿觉脑仁一炸,“你们真的超猛的。”小井笑的直拍手,哈哈声不绝于耳。

小张看着一个个洋溢着笑容的面孔,作为导游心里无比满足。自己带的第一个团就如此顺利,虽然过程是有些累,但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只是明天这段旅程就结束了,思及此,心中又有些不舍。“大家听我说一下,都坐下,坐下”众人听到小导游有话要说,都乖乖坐回椅子上看向小张。小张被大家的配合和注视的目光弄的有点羞赫,骨子里的内向还是没有被完全克服,他快速镇定下来,
缓缓张口:“今天这顿饭是我们在南非的最后一顿晚餐,明天大家就要结束旅行回家了。这次旅行是我第一次出团,真的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信任和配合,才能共同度过这么愉快的时光。在此我要敬大家一杯。”小张举起酒杯刚要一饮而尽,坐在旁边的小井赶忙拦住,“小张,你做导游真的很棒,我们每个人都被你照顾的很周到,我们应该敬你才对”“我们干脆一起举杯吧”,江江说完众人表示十分赞同,八只酒杯同时碰撞在一起,透明的酒液随之摇晃,甚至滴落在暗红的桌布上,又消失不见。
“今晚我们一醉方休!”
吃了晚饭,做了游戏,大家没少喝酒,互相搀扶着回自己的住处,张导游为了照顾大家,控制自己不喝个烂醉,但也有些晕眩,强忍着困意将桌上残局收拾妥当,便也回了住处。因为条件有限,四个男生都住在一个大型帐篷里,两张双人床拼接在一起,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住宿的日子。因四人之间日渐熟稔,少不了嘻哈疯闹,现下许是酒足饭饱,一个个都睡得鼾声四起。小张赶紧洗了个澡,爬上床挨着小井躺下。闭上眼才发现,自己真的累乏了,多日来不断地安排大家活动,尽可能的考虑周全,可谓费心尽力,小井多次提到自己夜里总是哼唧,可能就是思虑过重导致,今天总算能好好睡一觉了,希望自己别再……影响……他们。刚想到这,就慢慢失去意识,进入梦乡。
“嗯…”
熟悉的梦吟声响起,小井睁开了双眼。连续多日,这个小导游每天晚上睡着后都会发出这种哼唧声,软糯的声音时而绵长时而婉转,勾人的很,偏偏白天又一副正经的样子。那两人到睡得沉,只有自己备受折磨。本来就很久没有解决过生理问题了,还夜夜被这近乎呻吟的声音勾引,这会儿身下又硬的难受。故意没有多喝,就是为了这一刻,该给他点教训了。
适应好了黑暗后,小井起身,从枕下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麻绳,这是他们救援长颈鹿后自己偷偷剪下的一小段,不过足够用了。轻轻接近小张,小张侧躺的姿势正好方便将他的双手捆于背后,为了不提前惊动睡梦中的人,捆绑的整个过程漫长又紧张,只在最后一下用力一系,小张的哼唧声停止了。看来是人要醒了,小井抓起小张枕边的发带揉成一团,一只手捏住人两腮,另一只手快速将发带塞进小张口中。刚才手腕处的不适感还没有让人完全清醒,这下嘴里的异物感是彻底让小张苏醒过来了。小张茫然的睁开眼睛,奈何刚睡醒眼前一片黑暗,耳边突然一股热风,引得自己一抖,接着故意压低的笑声传来,“这么敏感,导游你应该还是个雏儿吧”小张听到熟悉的声音惊讶不已,可是这明显调戏的话语又显得那么陌生。不懂为什么小井要这么做,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小井将人侧躺的身体放正,翻身压到人身上,边解身下人睡衣扣子边低声道“张导游,你不是说我们有什么需要你都会满足我们吗?解决游客的生理需求也是你的义务之一啊”小井看着身下人不可置信的表情,似乎生理需求这四个字让人难以消化,水汪汪的眸子看着楚楚可怜,更是觉得下腹起了火一般。俯身舔咬小张细嫩脖颈,立刻引来身下人剧烈挣扎和哼叫,小井皱起眉,凑近耳边说“你要是把他们都吵醒,丢人的是你。”这句话似乎起到了震慑作用,身下人老实了许多。便将人上衣褪至臂弯,露出平日里藏的严实的乳肉,怪不得游泳的时候都不肯脱衣服,这人看着纤瘦,一脸纯情,胸前竟这么有料,粉色的乳首因突然暴露在空气中而微微挺立,隆起的胸肉如少女刚刚发育的酥胸般诱人,伸手握上那可观的软肉,竟比想象中的手感还要好,时而握紧,时而松开,时而手指在乳晕周围画圈,时而捏起一粒红樱拉长再放开。身下人羞耻的闭紧了双眼,拼命忍住不发出任何声音,他不想让另外两人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尤其是,柏林哥。
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消失在枕边。
小井摆弄够了两团胸肉,只觉想要更多,便麻利扯下了小导游的睡裤和内裤。两条又细又直的长腿瞬时裸露在眼前,私密处稀疏的草丛中蛰伏着安静的小兽,看颜色便知这物一定不常使用,自己竟不觉得恶心甚至觉得有些可爱。
小井看的呆愣,冷不防被一脚踹至胸口,若不是这人受酒精影响并无多少力气,自己岂不是一头栽下去?
小井气愤捉住身下人细瘦脚踝,本想温柔一点,可惜这人不知好歹。大力分开小张的双腿,刚刚那一脚已经耗尽了他所有力气,再无力反抗。密穴就这样大开门户,因着外人的灼热目光而紧张的翕动。脱了裤子,阴茎对准小穴,便挺身进入。“唔”未经人使用过的小穴紧的不行,不加任何润滑又使甬道干涩的寸步难行,堪堪挤进一点,还被夹的难受,身下人更是痛苦的直冒冷汗,到底还是不能硬闯。小井无奈退出,握住那睡得安宁的小兽,开始揉弄撸动。小张经验不多,哪里受得了这富有技巧的撩拨,身下立刻不争气的抬起头,逐渐硬挺,前头也冒出点点清液,小井轻笑,加快了撸动的力道和速度,小导游胸前起伏越来越大,突然整个头向后仰去,细嫩的脖颈拉成优美的弧度,“嗯~” 一股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溅在了小井手间和他柔软的小腹上。没有管这人正处在高潮的余韵里,小井沾着精水,将一根手指缓缓深入穴口。有了液体的润滑,手指很快全根没入,柔软的壁肉渐渐适应了异物入侵,趁此加入第二根手指,撑起壁肉,来回搅弄,第三根手指也进去了。模拟性交的动作快速抽插,隐隐发出咕咕水声。应该可以了。小井双手掐住人白嫩柔软的腿根,挺身进入,灼热的肠道异常欢迎硬物的到访, 软肉不断贴紧吸附,让人爽的差点缴械投降。开始缓缓抽动,身下人下垂的眼角已泛红,屈辱的表情让人只想狠狠欺负他。小井加大力度顶弄,终于在顶到一处时引得小导游一颤,找到了。瞄准那一点,狠狠顶弄,肉刃完全抽出再完全没入,穴肉随着肉刃的进出而翻动,猛烈的快感直冲大脑,小张逐渐失控,沉沦在欲海,喉咙里发出甜腻的吟叫,小井更加快速的进出,大开大合的肏干,抽插百余下,闷哼一声,一股精液直射入甬道最里端,灼热的液体悉数打在敏感点上,直接使小张用后穴达到了高潮。
“你们在干嘛”
突然出现的声音使两人吓了一跳。
“右宁哥”
杨右宁走到床前,目光直直锁定在张导游身上,由上至下,最后停留在两人交媾的地方,小井适时将性器抽离穴口,白浊立刻从红肿的小穴里流出,场面淫乱不堪。小井注意到右宁哥的身下已经顶起了帐篷,了然于心,便起身让出了位置。
张导游看右宁哥正盯着自己身下,羞耻感又翻涌上来。大腿欲合拢,一直没有动作的杨右宁突然上手将人双腿牢牢按住,小张心下开始慌乱,拼命摇头。
小井明白,这事既然被右宁哥撞见,就必须拉他下水,不然对自己太过不利。
小井将小导游扶起,双腿岔开坐在人身后,将人后背靠在自己怀里,伸手抬起人双腿,眼神示意杨右宁,我帮你制住,你快上。
杨右宁也不客气,煮熟的鸭子都送到嘴边哪有不吃的道理。
退了裤子,胯下巨物傲然挺立,不加犹豫,一个挺身全根肏了进去。小张呼吸一滞,刚高潮完敏感的不行。肉穴之内还有小井留下的精水,不过是更加润滑,畅通无阻。
杨右宁常年健身,体力惊人,性欲自然也比常人旺盛。虽然有女友,但床上对女人总要温柔克制些。而眼前之人,不似女人那么娇弱,却腰肢柔软,眉目清秀,该瘦的地方不堪一握,该长肉的地方饱满丰腴。用来发泄欲望再合适不过。
杨右宁握住细腰埋头猛干,肉刃在肠道里大肆进出,水声四起,全然不顾身下人感受如何。大力的冲撞使小张犹如呼啸海浪间的一叶孤舟,若不是身后有小井,早都让人肏到床头了。
痛。
小井看了右宁哥这势头,相比之下自己可太温柔了。小导游今夜注定不会好过,但一切因自己而起,心下终有些不忍。
松开固定人大腿的手,转而游走在人胸前,玩弄起两颗乳珠,张口含住人敏感的耳垂,厮磨啃咬,一松开便见泛着水光的耳垂染上了红晕。伸出舌头轻轻沿着耳廓舔弄,进而深入耳洞,进出的频率配合着杨右宁的频率。
小张被这上下合攻搞的快要疯了,竟渐渐品尝出快感,下身也有抬头之势,粉嫩玉茎不断拍打在小腹,留下湿润痕迹。
小井作弄够耳部,顺着脖颈向下舔吻,沐浴过的身体,好香。圆润肩头,精巧锁骨,处处都是红痕。
嘴唇,会不会是甜的?小井取出小导游口中发带,塞了许久,上面满是唾液。得了自由的唇齿还来不及相触,下巴被人拧过,四唇相碰,灵巧的舌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全面入侵,双舌纠缠,无处闪躲。果然是甜的,想索取的更多,从舌根掠过上颚,每一颗牙齿都遭到了侵犯,氧气逐渐流失,身下承受着猛烈撞击,要,要窒息了。
大脑的缺氧加上狠狠地肏弄,双重刺激下,玉茎竟然喷出了淡黄色的液体。
小井这才离开那饱满的双唇,看着这人失控的喷出尿液,不觉感叹这身体真是敏感,竟然被吻到射尿。
忙看看这人表情,却见那双美目已然闭紧,精巧的小脸满是泪水,长长的睫毛被打湿,正如蝴蝶飞舞扑闪着,鼻头哭红,上面一颗小痣似乎溢着光。
被人欺负到喷出了尿液,这实在超过了小张的底线,泪水不断地涌出,不再压抑。
杨右宁也觉玩过头了,草草抽插几下便泄了出来。
小井见这人哭声越来越大,顿觉不妙,柏林哥和小导游走的最近,要是他也醒了,不一定会由着自己和右宁哥胡来。
捂住小导游的嘴,想要声音降到最低。
陈柏林在睡梦中听到哭声,这哭声好凄惨,主人得多伤心,等等,为何这声音这么熟悉,就像是小张的声音,小张,小张?
意识汇拢,陈柏林睁开双眼,转头看向小张的方向。
???
三个赤裸的男人在一张床上,右右跪在床尾,小井坐在床头,夹在中间的人双腿大开,两手捆于身后,正被小井捂着嘴,不时泄出几声抽泣。那个人,是小张!
陈柏林脑中轰然作响,立刻爬起来冲了过去,把杨右宁一把推开,小井瞬时松开了手,抽噎声被放了出来,陈柏林看着小张可怜的样子,怒火中烧,“混蛋”一拳打的小井嘴角流血,整个人歪倒在床边。杨右宁上前拦住还要再打的陈柏林,“别打了别打了”陈柏林看向杨右宁,“你也一样,你们两个给我出去,”
“大半夜的你让我们去哪”
“滚!”
看着两人穿上衣服离开屋子,陈柏林才去看躺在床上哭的人。
解开缚着双手的绳子,手腕已经勒出了一道红痕,身上也是红痕遍布,小腹上分不清是精水还是尿液,被过度使用的小穴无法完全合拢,留有一指大小的空隙,白色的液体正从里缓缓流出。
陈柏林想起与这人第一次见面时,对方就略带羞涩的说自己是他的偶像,想起这人每次见了自己都会带着甜甜的笑容叫一声“柏林哥”,想起这人为了喝酒对自己撒娇,那娇憨之态恐怕让自己做什么都愿意;这样可爱的人却受到如此伤害,心中突觉疼痛。
“没事了,他们走了”
紧闭的双眼终于睁开,睫毛上沾着泪珠。
“柏林哥”
看见陈柏林,小张更加委屈,双手环住人脖颈,把头埋在了柏林哥肩上,抽噎不止。
陈柏林轻抚着小张后背,“我带你洗干净好不好”
埋在肩上的人传来闷闷的一声嗯,陈柏林打横将人拦腰抱起,走进浴室。
轻轻把人放进浴缸,打开花洒调到适当温度,沿着脖颈一路向下冲洗。
“把腿张开”
小张有些犹豫,“我”
“相信我”
看着柏林哥真诚的眼神,小张缓缓打开了双腿。
调小水流,温热的液体冲入穴口,小张浑身一颤,“放轻松”,听话得闭上了眼睛。感受到一根手指缓慢的进入小口,轻轻抠挖着,将精液悉数引出。 “嗯哼……”一声呻吟泄了出来,小张羞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柏林哥只觉这人真是可爱,便轻笑出声。
小张急了,“不许笑我”,柏林哥无奈柔声道“我没有”,“你明明就笑了”“我真的没……”话没说完,便被柔软的唇瓣堵住,刚回过神这人就离开了,四目相对,空气仿佛静止,陈柏林看着面前人紧张的样子,一手箍住这人后脑,倾身吻了上去。
唇舌交融,难舍难分。
小张这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接吻,柏林哥好温柔,温柔的让人想哭。
感受到脸上湿哒哒的,陈柏林放开小张,发现这人又哭了,心下一慌,忙擦去这人眼泪。
“怎么了?对不起,我吓到你了”
“嗯~不是,你,嗝~太温柔,嗝~”
“傻瓜,你怎么这么可爱。不哭了,我们睡觉。”揉了揉小张头顶,给人擦干身体。
“你硬了,嗝~”
擦拭的动作一僵,陈柏林有些尴尬,“我没事
”擦好了身子,将人从浴缸里捞出来,抱回床上,自然是自己的床。
“你睡床,我打地铺好了”
起身去拿被褥,衣角却被人拽住。
“我怕”
双眼哭到红肿,嘴巴也被亲肿,可怜巴巴的望着你,这怎么拒绝嘛。
陈柏林投降了,硬着就硬着吧。
上床躺在这人身边,温热的身体便钻进了怀里,侧过身将人搂住,又控制下身保持距离。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怀里人嗯了一声。
“刚刚他们那么做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叫醒我”
“我……我怕你看到,嫌弃我,觉得我恶心”
这人宁可自己遭罪也不想破坏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吗?
“你干嘛这么傻,我怎么可能嫌弃你”
“柏林哥”
“嗯?”
“我喜欢你”
“我知道”
“那你呢?”小张抬起头盯着柏林哥,看的认真。
“唉,真是个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