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易崇]讨欢

Work Text:

*ABO
*我在胡说八道

即便空气里炸出一抹陌生的信香,迟钝如崇利明也还是没察觉出不对来。
他试图去搭阿易的肩膀,还没成功,半道上就被人拍下了手。崇利明也不恼,饶有兴味道:“没想到阿易你还是个乾元,不错不……诶!”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攥住了手腕。
想他堂堂贝勒爷,说话还没有被除了爹以外的人打断过。崇利明深觉扫了自己面子,又意欲挣脱钳制未果,一挑眉,跟阿易对上了眼。

从初见起,他就觉得这人好玩。一个小马贼跑到京城来,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那点初来乍到的惶然自卑藏得极深,眉眼里簇着少年意气。
最重要的,长得还不赖。
他这个人纨绔惯了,看见长得好看的就想去撩一撩逗一逗。如同今日,艳势番教起乾元坤泽,崇利明赶巧被杨语初压着旁听,实在无聊,难免要寻人乐子。
他身边坐着的阿易首当其冲。
骚扰了人家一节课,下课后崇利明还是堵着人不让走,执着地想要一个答案:“阿易你到底是乾元还是坤泽?啊我知道了,不会是中庸吧……”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偶然,自个的信香悄无声息地窜了出来。
即便是杨语初,也得承认崇利明这人长得的确像样。那双狐狸一样的桃花眼多情俊俏,长了勾子一般摄人心魄,在这京城子弟里是数一数二的好模样,也是数一数二的难伺候。虽然是坤泽,倒也没人敢拿这个来看低,还得供起来当大爷。

也就这个人,敢明目张胆地挤兑他。
崇利明觉得自己不太对劲。他被阿易眼里的热切灼得浑身发烫,信香也混了甜腻味道。阿易抱着他发软的腰,吻落在他额前乱发上印到鬓角。空气似乎凝滞了,崇利明好像看得见他们的信香正在交融转合。
而他已然起了反应,身后难以启齿的地方吞吐着分泌液体,急切地想要被填满。
不妙啊。崇利明想。
他的雨露期提前了。

崇利明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本想着逗这小子一逗,怎料把自己给赔了个底儿掉。
这个点他们该进行射击训练,宿舍里空无一人。崇利明被按在床上,连闷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小混蛋咬住了嘴唇。
阿易的亲吻毫无章法,又粗鲁地让崇利明有种异样的快感。与其说是亲不如说是啃,临了俩人分开,崇利明一舔嘴唇,得,血腥味。
贝勒爷有点得意:看着,爷来教你怎么亲人。说完就掐着人的下巴给了示范。
他瞧着阿易的表情不算好,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嘴上仍然道:“怎么,被爷的吻技倾倒了对吧?”
下一秒就被人亲了回去。

阿易的手不安分,进门的时候就扒了他的风衣,现在又脱了衬衫。崇利明头有点晕,随着他的动作动了动胳膊。阿易奖励一样亲亲他的脸颊,手指顺着腰线往下滑,毫不怜惜地捅进后穴里。
崇利明觉得自己要被人摸出一身鸡皮疙瘩,又被手指刺激的惊叫出声。他皮肤白,滑腻得好像上上等的羊乳,浑身上下都透着养尊处优。阿易的另一只手揉着他的乳首,舌头卷过另一颗,那粗砺的快感搞得他就要缴械投降。

崇利明表面上浪荡不羁,实际上也是初尝人事。他被压着进入,腿搭在人肩膀上,被填的满满当当,那股子酸胀感逼出了贝勒爷的眼泪,阿易的喟叹声也让崇利明脸红到了脖子根,手还在人胸前欲拒还迎:“你给我……唔啊……哈……慢……慢点……”
阿易俯下身,轻轻去吻他的眼睛。

崇利明又想逗他:“怎么这么温柔啊。”
阿易看着他一本正经:“你对我好。”
崇利明一噎,赶紧背过身去。躺了一会儿觉得好些了,嘴又开始闲不住:“阿易,爷这次可算是栽了,说吧,打算怎么补偿?”
过了好久,阿易的声音才在静默中闷闷地响起来:“请你吃糖葫芦。”
崇利明好想笑,他拖长了声音应:“行——”还没说完,就被亲了回去。

想讨你,不止一点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