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把绿茶情敌娶回家第75章

Work Text:

  【废话】:我一开始没打算开车来着,所以也没考虑顾上将有没有第二套性器官,就当没有来写的,然后为了写这章,所以顾上将又有那个了,虽然我希望她没有,也想写没有的车,但想来想去,好像ABO文里还是应该有的,所以这章后半截是有结版本的车,前半截没有。
  
  正文:
  不用顾忌腺体,顾朝阑唇一贴上来,施聆音就张开了口,勾住了顾朝阑探进来的舌尖。
  顾朝阑的信息素味道瞬间入侵进来。
  微凉,又灼热,顺着血管与心跳,灌进大脑里。施聆音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软软地哼了一声,身体无力地直往下倒。
  大股液体瞬间淌了出来,施聆音感到自己底裤湿透,那些滑凉的液体甚至打湿了她的股沟。
  顾朝阑咬着施聆音的唇,含着施聆音的舌尖挑弄。甜美的Omega气味源源不断散发出来,空气里,顾朝阑的口里。
  施聆音忍不住支起腿,宽松的裙摆滑下去,露出她白皙的长腿,她踢掉了鞋子,光脚踩在沙发上,挺起湿透的下身,极其放荡的用最柔软而空虚的地方去蹭顾朝阑的腰腹。
  “摸我。”施聆音喘气着道。
  顾朝阑手贴着施聆音大腿,顶开那柔软的裙子,贴着软腻的大腿肌肤,碰到中间那湿透的柔软之地。
  一落上去,指尖立马被染湿了。
  湿透了。
  顾朝阑顿了一下,直起身想看,施聆音夹住她不让退。
  “插进来。”施聆音抱紧了顾朝阑的肩膀,脸贴在她锁骨里,喘息难耐,“你直接插进来好不好。”
  施聆音直接伸手触摸着顾朝阑的性器。
  那里已经鼓胀起来了,热烫地灼着施聆音的手心。
  顾朝阑闷哼了一声,唇贴着施聆音的耳畔,呼吸湿热,清晰而热烫的顺着施聆音的耳道,一路串进心里,小腹里。
  难耐的酥麻沿着热度流窜的痕迹爆发,施聆音蜷起脚趾,腿间淫液汩汩得往外淌,沙发都打湿了。空气里,情动的Omega气味浓烈地如水一般。
  顾朝阑挑开湿透的底裤,指尖贴着肉缝一滑,在滑腻的水生,找到了那个因为情动而挺立起来的阴蒂。
  她按了两下,施聆音就难耐地扭起了腰。
  她没力气抱顾朝阑的腰,瘫软着躺在沙发上,腿夹着顾朝阑的腰催促地使劲蹭。
  “不要摸,你插进来。”
  屋子里灯光是亮堂的,施聆音绯红的脸,以及那双含着水的,春情荡漾的眼眸,被灯光照得十分清晰生动。
  顾朝阑吸了口气。
  她并了两指,顺着缝隙下滑,刺进穴肉里。
  里面那层层的嫩肉也湿透了,饥渴缠绵地裹紧顾朝阑的手指,还不够似的用力往里吸。
  施聆音绷紧了腰腹,踩在沙发上的脚趾用力撑着,催促顾朝阑。
  “你动动。”她哑着嗓音呻吟,“朝阑,你动一动。”
  顾朝阑指尖勾着软肉,往里伸了一下,再往外拔出。软肉吞噬一般的紧裹着顾朝阑的手指,挽留着不让它们离开,于是顾朝阑又将手指送了进去。
  施聆音尖叫着啊了一声,仰起了下巴。脸颊上那绯红染得愈发浓郁,连着施聆音的眼角都烧红了,她侧着脸,头发凌乱的散在沙发上,横在她白里透红的脸上。
  顾朝阑抠插着她的小穴,眼睛盯着施聆音神情散乱而绯红的脸。
  施聆音衣服没脱,好好的穿在她身上。没露肉,没做放荡的动作,可顾朝阑还是觉得,此刻的她,骚透了。
  顾朝阑低头去吻她,同时分拇指去摁碾那充血挺立的阴蒂。
  施聆音抓紧了顾朝阑的衣服,一边发抖,一边断续着说:“我要……要你进来……”
  顾朝阑咬着她唇瓣,低声道:“自己脱衣服,脱光。”
  施聆音抖着手指,捉住圆滑的纽扣,艰难地一颗颗的解。
  偏偏这个时候顾朝阑突然加快了手指抽插的动作。
  施聆音小声尖叫起来,穴里的淫水飞溅着涌出来,在顾朝阑激烈地动作里哗啦啦的作响。
  快感无比汹涌,随着顾朝阑的快速的动作,迅速累积,转眼间就将施聆音推上了高峰。施聆音夹紧了双腿,穴肉不住收缩痉挛,水声响得令人羞耻。
  施聆音偏开头,想躲起来,又被顾朝阑抓着下巴掰回来。
  顾朝阑俯着目光,眉眼冷静又克制,就那么盯着施聆音,字词沉稳道:“你还没脱完。”
  施聆音伸手去抱她,湿着眼睛道:“你亲亲我。”
  顾朝阑低头去吻她,同时把手指从还在痉挛缩紧地穴肉里拔出来,然后就这样去解施聆音的上衣纽扣。
  施聆音喘过气,也去脱顾朝阑的衣服。两人比快似的,又拉又扯,很快脱光。
  (以下有大根和极其不合理情节,不喜勿入。)
  屋子里光很亮,施聆音迟来的有些羞耻,她蜷起双腿,想把自己缩起了。
  顾朝阑抓住了她的脚踝。
  她垂着视线,目光从施聆音的睫毛轻颤的眼睛,一路下滑。
  微红的脸颊,纤细的侧颈,锁骨,以及那对被手臂轻轻挡住的丰满胸部。
  灯光明亮,施聆音肌肤细白莹润,暗红的发丝散在她肩头和胸前,落在她蜷缩的手臂上。
  顾朝阑呼吸渐乱,她拉住施聆音手腕,扯开,抚摸被施聆音藏起来的饱满酥胸。乳尖已经挺了起来,硬硬的,被顾朝阑包在掌心里。
  那又硬又软的一点顶着顾朝阑的掌心,又被顾朝阑的掌心刻意压住,揉磨。
  施聆音轻声呻吟,顾朝阑用力抓住了施聆音柔软的右胸。她跪上沙发,靠近,施聆音顿了一下,还是大着胆子,分开双腿,把顾朝阑勾进去。
  alpha的性器已经完整的挺了起来。
  施聆音略微坐起身来,握住了顾朝阑的东西。说起来,这还是施聆音第一次完整的见到顾朝阑勃起来的性器。
  顾朝阑总是克制的。从不失控。
  施聆音还在低头观察,顾朝阑就先扶着施聆音的下巴,抬起她脸,低头吻住。
  施聆音顺势躺下,分开腿把顾朝阑的腰紧紧勾住
  顾朝阑又亲了亲施聆音的鼻尖,同时性器抵住了施聆音湿淋淋的穴口。
  施聆音抓紧了顾朝阑的肩膀,紧张地屏住呼吸。
  顾朝阑又亲了亲施聆音的脸:“放松。”
  施聆音刚想回句话,顾朝阑突然整个顶了进来,灼热的性器破开那湿透了的软肉,一直顶到深处去。被撑开的痛感与胀满的愉悦混合成一种难以言喻的强烈快感。
  施聆音低叫出声,热汗不知道什么漫了出来,她不仅下面湿漉漉的,脸颊,睫毛,还有那双眼睛,也是湿的。发丝凌乱的粘在她脸上,狼狈又色情。
  顾朝阑低眸看着施聆音,眸色暗沉,里面是毫不掩藏的欲望和灼热。
  施聆音终于在她沉默的眼底里看到了占有欲,她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顾朝阑的侧脸。顾朝阑顺势亲了口她的手掌,而后捞起施聆音一条纤细的腿,挂在手臂上,缓缓地抽出性器。
  摩擦缓慢又深刻,快感忽然之间变得清晰起来,施聆音用力吸气,压着声音呻吟,而这时顾朝阑忽然大力撞进去,剧烈的摩擦带来强烈的快感。
  施聆音腰肢一挺,哭似的叫了一声。
  顾朝阑又含糊的亲了口施聆音下巴,随即含住那晃动的乳尖,用力的吸住。
  “胀……”施聆音抵住顾朝阑肩,受不了的想推开,又舍不得。
  顾朝阑咬了咬施聆音乳尖,又咬住她的唇。手指揉了把施聆音丰满的胸,而后顺着纤细的腰线,滑到施聆音软腻的臀肉上。
  施聆音流太多水了,整个臀尖都打湿了。
  顾朝阑含着施聆音的舌尖,含糊着低声说:“你好多水。”
  施聆音摇摇头,缩在顾朝阑肩膀,藏起来。
  顾朝阑一手从施聆音纤薄的后背穿过,扣住了那单薄的肩膀,而后动作加大,一把撞向最深处,那个紧紧闭合着的宫口。
  那里敏感极了,顾朝阑一下子撞上来,又酥又痛又爽,施聆音脑子一空,穴里液体哗哗涌出,把两人身体相连的地方都打湿了。
  两人还在沙发上,基地里劣质地沙发经不住这样剧烈的折腾,晃得咯吱咯吱的直响。施聆音几乎被撞出沙发外,又被顾朝阑扣着肩,掐着腰,强势地继续往里顶,直到那敏感闭合着的地方顶开一道缝隙。
  剧烈的快感与疼痛一起袭来,施聆音尖叫着挣扎,感觉自己快要被顾朝阑入侵透了。
  “不行。”施聆音开始挣扎,“顾朝阑,不要了……”
  顾朝阑手指却按住了施聆音的后颈,指腹用力压着那柔软的腺体,同时顶开了那闭合的宫口。
  施聆音脑中白光一闪,快感与痛感汹涌袭来,她目光一散,想缩起身体,又毫无力气,只是浑身痉挛般的发起抖。
  顾朝阑动作缓了缓,先亲了口施聆音喘息着的唇,而后将施聆音翻了身,让她趴在沙发上,从背后重新顶进去。
  施聆音抓紧沙发,撑了撑身,想跑,但顾朝阑摁住了她的肩,让她无力抵抗。
  从后而入,顾朝阑进得尤其深。
  缓慢,深刻,摩擦着湿淋的软肉,一点一点插进去,直到顶住那微微分开缝隙的宫口。
  施聆音敏感极了,浑身绷紧,穴肉缩紧,死死咬住顾朝阑入侵进来的东西。
  顾朝阑安抚的亲吻着施聆音的肩膀。
  “让我标记你,好吗?”顾朝阑又吻了吻施聆音的发红的耳垂,“聆音,我要标记你。”
  施聆音意识混乱,张口却只能吐出破碎的喘息和呻吟。
  顾朝阑开始抽插,顶入最深处,再抽出来。淫水大股大股被带出来。
  施聆音抓紧了沙发,跟着顾朝阑的动作不住的发抖。
  顾朝阑撩开了施聆音后背上的乱发,俯身,滚烫的唇贴在那微凉的腺体上,同时alpha的性器深深地顶入了宫里。
  施聆音脑子里嗡的一声,快感汹涌似潮水,瞬间淹没了她,她张大口,还未开始喘息,腺体跟着一疼。
  顾朝阑咬破了那块薄软的肌肤,大量信息素灌了进来,入侵施聆音身体的每一根血管和每一块肌肤。她浑身滚烫,颤抖,崩溃着哭出了声。
  顶入了身体深处的东西忽然开始膨胀成结,牢牢卡住狭小的宫口,射出大股的液体。
  施聆音眼前发花,快感强烈如潮,瞬息里仿佛把灵魂都冲上了天空。意识里一片空白,却又奇异的,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了顾朝阑的存在。
  在她的身体里,以及灵魂里。
  她们真正的交融了,紧密的,深刻的,再也无法分开的。
  顾朝阑握住了施聆音紧抓着沙发的手,十指相扣。她贴在施聆音耳边说了三个字。
  可施聆音意识空白,耳朵里嗡嗡乱响,又疲惫不堪,竟完全没有听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