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利易/莲易】争

Work Text:

正文
——————————

这事说来话长,那我们也就长或短说。

事到如今闹到了这个局面最惨的还是我们的小可怜阿易,本来就总是处处作对的崇利明和莲二最近不知怎么的就跟都吃了火药似的,一见面那剑拔弩张的气势能吓得周围一片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也就唯独咱少根筋的阿易在边上还争当好兄弟一样来努力劝架。可这不劝倒也还好,只要一劝啊,就更惹得两人火冒三丈起来,这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争吵的对象就是这个毫无知觉还搁着傻乎乎劝架的小男孩,再加上两人个条又相对高大,他们俩一低头看向阿易,那眼神都能把人生吞活剥了似的。

可这有争来争去的有什么用呢,阿易根本都没这意识,论崇利明和莲二再怎么看阿易,这小家伙眼里就从来没个人,就只有烧饼。

于是,争了这么长时间的两人现在在上林仙馆的雅间坐着,竟难得得达成了一次共识:

“妈的,真气死老子了。”
“就是,我崇利明长这么大到现在就没受过这种气!”
“呵,我从小倒是受过气,可这阿易......”
“嗯?”
“确实太气人了......”

“哎...”
“哎......”

两人觉着争来争去也不是个办法,说到底还不都是为了能吃上口热乎的腱子肉。这阿易平时虽都乖乖巧巧地接受着两人的示好,人也听话,但只要稍微更进一步地碰一下摸一下就开始哼哼唧唧皱眉头,下一秒就能给人跑个没影,还半天找不着。小男孩看着好骗,但一到被吃豆腐的时候就突然跟开窍了似的,机灵得很,一点油水都揩不到,急的两大老爷们团团转。合着整一大美人天天在自己面前转悠还不给碰不给摸的,这搁谁谁都受不了吧,更何况还是两个年轻力盛的健壮男青年呐,崇利明都不知道为这事冲过多少次凉水澡了,哎,想想就来气。

莲二把酒杯往雕花红木桌上一放,一拍脑袋喊住了在边上来回踱了几百趟步的小贝勒,
“得!再争他个最后一次,咱俩铁定都能吃上!”
“哈?你什么意思,说清楚啊。” 这回轮到他崇利明搞不懂了。
“阿易不是喜欢劝架嘛,咱就在床上争吧,他有本事到床上劝架来 ~ ”
“!”
“怎么样~”
“我看行!”

于是讨论了一下午,两人走出上林仙馆的时候,都露出了计划通√的微笑。
只是,
周围的人看着就知道准没好事。

——————————————

“阿易,你最喜欢吃的奶油蛋糕。”
“吃吧~”
崇利明看着阿易眼睛从他端着蛋糕进房间开始就压根没离开过,笑嘻嘻地观察着小孩狼吞虎咽的吃相,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
“我今天晚上和莲二约好在上林仙馆要决一死战,你千万别来劝架,知道了吗?”

阿易也没懂崇利明和莲二突然又闹什么幺蛾子,抬起头就愣愣地回了一句,
“不行。”

“爷没跟你商量,这事就这样了,这架你也劝不了。”

说完这句话崇利明也没给小家伙再发言的机会,直接快步带上门就走了,留阿易一人端着个奶油蛋糕懵懵地坐在原位,还在努力理解刚刚崇利明到底什么意思,但索性也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来,就只知道一点,反正不能让他们打架。

 

————————————————

转眼就到了崇利明信誓旦旦跟阿易说的什么决一死战的时候了,阿易也很“听话”地已经站在了上林仙馆的门口,就差一个步子迈进去了。

“哎哎哎!这不是阿易吗,你快上去劝劝吧!这贝勒爷和莲二爷都快把我屋给拆了!”芳儿姑娘提这个手绢晃晃悠悠提走出来,不知怎么的看到阿易就立刻慌慌张张的样子领着小孩子就往自己的屋里塞,好在这阿易也乖乖听话,一路顺顺利利地就把人送进了房间。芳儿在外面把门一锁才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还暗自嘀咕着,

‘哎呦我的好弟弟啊,你这可别怪姐姐了,要怪就怪屋里那俩出馊主意的大尾巴狼去吧。’

——————————————

阿易进了房间才从刚刚芳儿姐略显拙劣的演技里缓过神儿来,皱着眉头叉着腰看着一边一个坐在桌边心平气和喝着小茶的两位,这据说要“决一死战”、拆屋掀瓦的两位爷此时可是从来没见过的和谐氛围,再加上这屋里有些馥郁的熏香味道,不知情的怕不会还以为是这两人在闺房私会什么的。

“什么情况?!” 阿易是实在受不了这俩人看自己的眼神了,揉了揉鼻子转身就要走,可这刚刚碰上门板就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平时这门不应该是一推就开的吗?

是我打开方式不对吗?

接着阿易又使劲推了两下算是彻底意识到大事不妙了,一,这门确实是从外面锁起来了没错;二,自己好像连推门的劲都没了是怎么回事......

“阿易,你不会是要来劝架吧~”
“啧,爷不是说了让你不要来吗?”
“可毕竟来都来了......”
“这也就不怨我们了啊~”

“喂...喂!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
“干你!”

————————

“唔嗯...放我下去!”

得,当阿易被崇利明从背后一个拦腰直接扛起来摔到这软乎乎的大床上时,他才算是被彻底摔明白了,原来崇利明和莲二根本不是什么决一死战,分明就是合起伙来算计他,可是,现在才分析出来又有什么用呢,他已经一股脑地钻进这个大坑里了。

莲二见阿易还不服输似的企图逃跑,就顺势抓住小孩白细的手腕往朝着自己的方向拖,何况阿易的身子骨又轻得很,没怎么费力就将他两手反剪环抱着固定在自己怀里,加上现在的人因为药效开始渐渐卸了力气,脸红着喘着粗气乖乖巧巧地任人摆弄,莲二就光看着这模样,下半身的小兄弟就精神抖擞地抬起了头。

崇利明也算着药效发挥的时间到了,一股邪笑没忍住地攀上嘴角,勾人的桃花眼直溜溜地盯着阿易,单膝跪在床上,正面一步步地向阿易爬来,活脱脱一个大野狼开荤的景象吓得阿易一个哆嗦往后直退,可无奈背后又被莲二堵的死,躲也没处躲去。

见小孩又气又怕的傻样子倒是给崇利明逗笑了,哼,平时天天冷着个脸动不动就把自己往死里怼啊,现在终于栽在自己手上了吧。从来雷厉风行的贝勒爷也没再拖沓,一把脱了自己笨重繁琐的外套往床边一扔进入了正题,第一个当先想要一亲芳泽。

好在莲二在这时候也算是有眼力见的,事前两人就说了清楚会好好合作,亲手推着阿易往前送了送,崇利明也就心满意足地开始发挥了他完美的床上技术。阿易被崇利明带着些报复心理的深吻掠夺得有些头昏脑涨,被反剪的双手没了束缚推着身上人的肩膀却搬不动丝毫,最终只会被扣着后颈,任由崇利明攻城掠地,自己也越陷越深。

一吻结束,阿易颤着身子才缓缓发现身后的莲二竟一点没闲着,衣裤不知什么时候被剥了个干净,就仅剩一件丝质的里衣被接了口子不像样地挂在身上,还因为过大的领口和刚刚沉溺在吻中的挣动堪堪露出半个香肩,带点骨干的肩头还透着肉欲的嫩粉色,这叫谁抵挡得住这般诱惑。莲二从后边环上小孩的细腰,朝着阿易的颈窝里埋头深深吸了口少年独特的香气,一股干净香甜的气味涌上心头,和小孩给人的一样,舒服但又冷清,想要完全搂在怀里谁也不给。

“呵,果然。”

“嗯?怎么了。” 莲二看着崇利明抬手擦着被咬破皮的嘴角,不知为什么对方突然笑出声来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疑惑得很。

“我们阿易,果然比那刚出炉的面包还香~”

“... ...”

“你 你滚!”

“阿易,不行,我也要尝一口~”

“喂!唔......”

——————————————————

现在的局面可是阿易这一辈子都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他性子本就与人疏远,关于情爱就几乎属于一窍不通的程度。现在倒好,就崇利明和莲二这两位情场老手,能把各种情事都拿捏的如鱼得水的主儿,现在来对付一个白纸一样的小家伙还不是绰绰有余。

阿易已经被开扩了一轮,见处子过分的紧致终于因为情动而悄悄松了口,崇利明在下面作弄了半天的手指便拔了出来,就着手上还沾着点小家伙自己分泌的汁水从准备好的香膏里挖了一小块融化在掌心,将自己的物什抹了个均匀,润滑到位,提着枪就上了阵。

因为还是第一次,莲二也希望阿易能少受点苦,便将怀里的人转了身子,面朝着自己,让崇利明就着后入的姿势进去。望见小孩一双蕴了水汽的眼眸,慢慢抬着下颚吻上去,转移了注意的同时又极尽温柔,恐怕莲二自己都想不到他心里凝固了一辈子的尖刀利刃,只要阿易的眼睛一瞧,就分分钟都能化成春水。

“唔...嗯!不 不要!”

“没事的阿易,你乖一点,放松。”

“嗯啊...疼 不行!好疼...”

“别哭,别哭啊,爷慢一点就是了。”

“呜... ... ”

要是回头看就知道,这崇利明可并不好受,才进了一半这小家伙就开始叫了,虽说也不是不能来硬的,但要是真把人欺负狠了,这肉可能就一辈子只能吃一次了。就现在这滋味儿,啧,他崇利明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勾人还不自知的,他现在可真庆幸自己之前不知疲倦三番五次地来救这愣头青儿样的小孩,他这他妈是捡了个宝啊。

随着莲二的一顿哄骗再加上崇利明九浅一深的温柔技巧,阿易终于堪堪受住了这超乎常人型号的东西,染着哭腔有一搭没一搭地窝在莲二怀里直抽,把莲二整的觉着自个干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了一样。安抚性地摸着小孩的后颈轻轻捏着,边吻边悄悄腾出空来掏出自己的小兄弟抵上那被身后人欺负得直滴水的小阿易,大手一裹将柱体并起来上下套弄,这不碰倒还好,一碰这小家伙哭的更凶了,还咬着下唇好像受尽委屈似的,声音从嗓子眼里发出来,哼哼唧唧地直嘀咕,凑近听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就好像是在骂人吧反正... ...

崇利明在后面好不容易操熟了点,刚刚被受刺激的小孩这么一夹差点当场缴械,冒着冷汗倒吸了一口凉气,妈的,他贝勒爷的名号差点就交代在这小家伙手上了,哦不,是屁股上。

不过好在还是受住了精关,崇利明也不再满足于之前温柔体贴的动作了,在情事上他可真不是这样的人,反正有莲二在前面哄着小孩温存呢,崇利明就开始稳操胜券地大开大合起来。

“额啊...我 我不要了,松手啊...”

“没事的,阿易。”

“不...啊...我不行了。”

“放松宝贝,我们一起~”

一道白浊就这么直接射在了莲二的小腹上,一看就知道这小孩是真的一张白纸,估摸着连自渎都没有过,浓稠的精液衬着莲二在腰腹上更大一片的莲花纹身都带了点情色的意味,本应该是清净的象征此刻却更显出一点背德的快感来。

崇利明附在阿易身上呼着粗气,见阿易还没缓过劲来也不着急,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再偷偷占点便宜,倒是这被夹在两人中间的阿易先不乐意起来了。

“能不能...放开我了...压着难受。”

莲二笑眯眯地看着小孩努力从自己怀里企图爬起来的样子觉着可爱,有力的手臂从腿弯处一抄直接将人从正面提了起来,崇利明也难得好脾气地为阿易做了个人肉靠垫,两人面对面相互交换了个眼神,

“阿易,这可才刚刚开始呢~”
“宝贝儿,爷只是热了个身呢~”

————————————

至于次日两人的结局到底怎么样了咱们也不好说,只是,这阿易躺在床上气哄哄地发誓,
他以后再也不劝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