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IStory宇宙中秋慶文

Work Text: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趙立安也不遑多讓。比方說,他心中最愛的節日是中秋節,因為那天他奶奶都會弄很多好吃好玩好聽的給他;但同時,趙立安心中最不喜歡的也是中秋節,因為他最愛的奶奶是在本應人月兩圓的那天歿的。

所以,趙立安每逢中秋這個大部分人都想休個假的節日裡都是把自己埋首在工作裡。他害怕⋯⋯害怕自己一抬首,見到那輪銀盤,就會想到那逝去的慈顏。這個秘密他守得很好,偵三隊裡的同僚都沒有人知道,就連跟他親近得能穿同一條褲子睡同一張床的孟少飛也不知道,就是瞞不過方秉亮。

其實方秉亮會知道這個秘密並不出奇,趙立安本就是一個老實人,對上這個在傭兵圈裡打滾數十載依然活得有滋有味的老狐狸面前只有被套話的份,再加上一點酒,趙立安可謂幾乎把自己的老底都招了。此招極有效,但附帶作用也很大,所以自此之後方秉亮決定不再讓自家小兔子沾烈酒,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說回趙立安,他現在心中倒是有種說不出的苦澀。中秋又快到了,本來跟方秉亮在一起後,這個令他感到份外孤寂的節日也變得不那麼難熬了。誰知前幾天他家那個紅毛狼給他發了個短訊,說中秋那幾天他有事脫不開身,應該趕不及回來。他本想又如以往一樣把自己埋首工作中,不想偵三隊隊長,也就是他的親親好哥們孟少飛今早突然宣佈,一星期後的中秋節那兩天,他們倆都放假!

「學長,我——」

「不行!」

隊長辦公室裡,正在文件堆裡拼搏着的孟少飛頭也不抬的否決了趙立安的請求。

「可是——」

「沒有可是!你給我數數,這幾個月你加班了多少天?!你家那位只是出差一個月而已,你就把自己變成了個工作狂,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在虐待你!你那兩天必須給我好好放鬆一下!沒有商量!」

趙立安嘆了一口氣,孟少飛的脾氣他是知道的,認準了一件事就不會改變,跟他爭論只會浪費時間而已。

「對着一間只有四面牆壁的空房發呆算哪門子放鬆呢?還不如對着一堆文件有意思,至少心思不會亂飄亂想⋯⋯」趙立安忍不住嘀咕道。

「又嘀咕甚麼啊?」總算在下班前整理好文件鬆一口氣的孟少飛扔下筆,起身走到趙立安身邊,胳膊一把甩到對方肩上。

「還有,中秋節那幾天別約人,唐毅帶我們去墾丁玩。」

說罷還不管趙立安滿腔話語,拉着人便下班去了。


到了中秋當日,還在睡夢中大吃特吃的趙立安被孟少飛獨有的大嗓門硬是吵醒了。

「趙——立——安——」孟少飛衝進他臥室,把自己裹得像隻蠶寶寶的趙立安抓起來。「這都幾點了?!我們要乘八點的高鐵!八點!你居然還在呼呼大睡?!」

「知道了,知道了。」趙立安揉着眼走進廁所梳洗,孟少飛則駕輕就熟的在房間東翻西找,把換洗的衣服和日用品都塞到背包裡,再急匆匆的抓過換好衣服的趙子就飛奔出門。

「話說唐毅怎麼突然想叫我們去墾丁玩?」坐上高鐵的趙立安抱着一個香滷肉排便當問道。

「帶上你就算了,把我這個電燈泡也帶上是幾個意思?」趙立安吃了一塊肉排,忍不住皺了皺眉,心想自己的胃和舌果然被那個紅毛養刁了,本可令他垂涎三尺的便當如今索然無味。

「誰說只有我們仨?」坐在他身邊的孟少飛抱着一瓶可樂咕嘟咕嘟喝着。

「全部人都會來。唐毅說今年要搞個私人派對,就在他墾丁的別墅。」

「欸?」趙立安聽罷有點摸不着頭腦。

原來往常唐毅搞派對一般都是在暑假和聖誕新年這兩個長假期辦,像中秋節這種只有一兩天假期的節日,唐毅多數都是請他、孟少飛、方秉亮、道一紅葉夫婦、安紹虞(注1夫夫和江勁堂吃個茶烤個肉而已。至於孟少飛說的全部人則是包括江勁堂的堂弟江勁揚和他的排球隊隊友們,以及是江勁堂愛人江兆鵬的同僚是奕杰的愛人非盛哲和戲劇社的一眾成員,當中包括紅遍兩岸四地的明星程清。

起初趙立安很困惑這兩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團體是怎麼混到一起去的。後來才知道,原來江勁堂的堂弟江勁騰、他的愛人邵逸辰、他的幾個發小:蕭哲剛、雷重鈞、蔡依君和麥英雄都是跟非盛哲念同一所大學,並在學生會任職;邵逸辰和發小李慕白,還有麥英雄的男友古思任都是戲劇社的幹事;排球隊的前任經理何小小跟程清的好友傅夢夢是好姊妹,新星夏宇豪跟非盛哲曾是鄰居,又是安紹虞的得意門生。這錯綜複雜的關係幾乎把他的腦子搞成一團漿糊,只能弱弱的說了句:

「世界真小啊⋯⋯」

台北到墾丁的路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兩人在高鐵上說說閒話、補補眠便過去了。到了高雄新左營站,唐毅早已在停車場等着他們。看着那名曾名震黑白二界的青年梳着清爽的大背頭,載着無框黑超運動太陽鏡,嘴角帶笑的坐在一輛低調卻不失奢華的開蓬跑車裡,一隻玉雕般的手臂垂於車門外,慵懶中帶着一抹痞氣,那身半開的黑白花紋沙灘衣更是添上了幾分致命的吸引力。

「真是的!這傢伙又在亂放荷爾蒙!」孟少飛見到自家愛人那性感的打扮,又看四周或明目張膽的視奸,或暗地裡偷看的眾多男女,又是醋海翻波。

趙立安看着氣噗噗的學長快步走到那跑車旁,心中暗數:

三、二、一

果不其然,孟少飛話癆模式開啟了不夠兩分鐘,倚坐在司機位的前黑道少主就一個伸手抓住對方衣領,用自己的熱唇封住了對方綿長的話語。孟少飛愣了一瞬,隨即激烈的回應起來。趙立安默默的戴起鈦合金墨鏡,彷彿聽到了四周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唐毅的別墅位於墾丁風吹砂以北,是一幢由三座小別墅打通而成的大宅,面向公路,背靠一望無際的太平洋。除了有屬於自己的私人沙灘和園林外,還有一個無邊際室外池,從池邊看過去,泳池似乎能延伸到海中;每個臥室裡都有一個泳池,跟床舖只有一線之隔。純白的牆壁家俱和裝飾配上碧藍的池水,造就出希臘聖托里尼的風情,大片的落地玻璃則把視野拉廣,從室內延伸至室外,泳池、大海和天空連成一體,天水同色令人心曠神怡。(注2)

放下行李的趙立安換過一身衣服,上穿夏威夷風情的短袖襯衣,下邊只穿一條黑色四角泳褲,走遍別墅又不見飛唐二人身影,便料是出門接人去了。身處空蕩蕩的別墅,又想起不知在哪個城市或叢林裡廝殺的人,心中突然冒出一股悶氣,索性把自己扔到床上,一個翻身睡過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趙立安悠悠轉醒,緩緩從床上坐了起來,卻見日漸西斜,泳池中伏着一個人影。肩似含負天之力,背如蝴蝶張翼,一雙彷若刀裁的猿臂橫曲於池邊。

「我一定是睡昏頭了⋯⋯」趙立安揉揉眼睛咕噥道。「不然怎麼會出現幻覺?」

不想那背影聽罷便笑了,緩緩轉過身來。鼻若懸膽,顎如山陵,立於那夕光下似有跟日月爭暉之意。那人漸漸游近他,一頭紅於晚霞的短髮沾了水,有幾縷軟垂於額前,劍眉下的雙瞳裡是滿滿的溫柔。

趙立安痴迷的看着的那人如維納斯般完美的體態從水中步出,直走到他面前,不得不抬頭仰望對方。

「難不成⋯⋯這是一個夢?」趙立安低聲疑惑道。

那人嘴角笑意更甚。

「是一個美夢⋯⋯」那人輕輕地卻深情地吻上去。熟悉的溫度和感觸,讓還有些迷糊的趙立安瞬間清醒了。

「你⋯⋯你回來了?」趙立安稍微拉開彼此的距離,心中又驚又喜。

「是啊,我的小個子。」方秉亮笑了,把心上人推回床上,自己也爬了上去。

「不會再走了?」趙立安伸手摸上那張令他朝思暮想的俊臉,視線漸濛。

「不會再走了。」方秉亮堅如金剛石的聲音回道,拿過正在自己臉上輕撫的手,柔柔的吻着。

「真的?」

「真的。」

兩人互相凝視着,世間一切彷彿盡褪,一波又一波的海潮聲就是對方的心跳,那輕柔的海風就是彼此的呼吸。

「可是還有個問題⋯⋯」

「啊?」趙立安聞言,腦子立即運轉起來,猜想是不是方秉亮會從此被仇家追殺?若是如此,他大可以把他先藏在家裡,再找安紹虞那個擅長易容的男友幫他弄個面具甚麼的;再不然,他們倆去南太平洋上找個無人居住的小島,隱姓埋名的渡過餘生也未為不可。

「問題就是:我失業了。」眼見自家的小個子又開始胡思亂想了,方秉亮笑着點了對方光滑的額頭。

「所以從今開始,我的生活,就要由你來負責了。」

趙立安杏目一轉,然後雙臂一伸的圈住了方秉亮的脖子笑道。

「可以,不過⋯⋯你可要負責餵飽我啊。」

方秉亮笑意更濃。

「好!那就先讓你驗驗貨,看你滿意不滿意。」

說罷便覆上那片他渴望已久的軟唇,寂靜多時的情感如泛濫的潮水般傾瀉而出。方秉亮貝齒輕咬,引來趙立安一聲輕呼,宛如遊龍般靈活的舌頭隨即竄進對方的陣地,兩舌相觸,迅即飛旋漫舞起來,直吻得喘不過氣來,才不捨的分開。

方秉亮本欲克制一下,卻見眼前之人一臉桃花,秋波如水,朱唇微啟,更有半縷銀絲懸垂,心中愈發翻湧起來,麒麟玉臂一緊,就把對方環抱起來,把那雙長腿盤纏於腰間,又攻城略池起來,當真是一對烈火乾柴,哪裡還拆得開。

兩人激吻得忘形,一個不留神便晃到池邊,重心一偏便倒進池中。只聽得一聲噗通,碧水泛起千重峰。可摔進池中的一雙人,依舊是黏在一起,如膠似漆。未幾,趙立安睜開眼睛,見方秉亮的一頭紅髮凌亂的搭在額上,忍不住笑了,又脫掉濕透的外衣,方重投愛人懷抱。

正耳鬢廝磨着,忽聽門外一陣人語。

「喲!真是小別勝新婚呢!鴛鴦戲水,好不浪漫啊。」只見孟少飛交叉着雙臂倚在門邊笑道,在他身後又站着一群人,卻是一身夏裝的紅葉和道一,還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安紹虞。

「哼!你別五十步笑百步。」趙立安不甘示弱,整個人盤在方秉亮身上反擊道。

「當年唐毅提早出獄,結果怎麼着?你可是當着全部人面前擁吻,鬧得哄動,弄得公共關係科的工作量暴增,同僚們幾乎都想掐死你。更別說接下來整整一星期的假了,回來時走路一拐一拐的,嗓子是啞的,眼圈紅彤彤的,滿頸滿身都是齒印和吻——」

「閉嘴!」

被揭短的孟少飛漲紅了臉,氣噗噗的就要衝過來打,被一邊看好戲笑得快直不起腰的安紹虞和左紅葉一左一右的攔住了。

「好了,好了。」最後打圓場的還是穩重的古道一。「難得大家共聚一堂,不好好聚舊,反倒嚷起來。都去玩去,我幫老闆準備晚飯。」

眾人這方散去,趙立安與方秉亮再廝磨了一會才去更衣。待整理好,房中又是空無一人了。

「Jack?」趙立安喊道。

「在這!」

清朗的聲音從牆後傳來,卻見牆後原來有一個小廚房,灶台上堆滿了不同材料。一件浴袍罩身的方秉亮正往一個大碗裡加糖液,另一旁的玻璃碗中則盛了數十個鹹蛋黃,泡在一汪清液裡。

「你這是幹甚麼?」趙立安伏到方秉亮身旁,好奇問道。

「月餅啊,雙黃白蓮蓉月餅。」方秉亮拿過攪勺,把混到一起的糖漿、鹼水、芝蔴油和筋麪粉攪拌成糰,用保鮮紙包好再放到一旁。

「你說過,你奶奶是廣東人,每逢中秋都會弄月餅和應節蔬果。(注3)」方秉亮抬頭笑道。「台灣這邊基本上不吃月餅,那廠子裡做出來的也不知有多少防腐劑添加劑。我閒來無事,上網搜了做月餅的方子,每常有空便試試手,希望在今天能做個你喜歡的月餅,當是個驚喜。」

趙立安聽罷,又是感動,又是懷緬,一時說不出話,就是鑽到對方懷裡,口中咕噥着一些感謝話語,眼裡不由得又滾下淚來。

「好了,別哭了。來,幫忙一起弄月餅。」方秉亮抹去那淚痕溫柔道。

說罷便拿過那盤蛋黃,卻見裡邊泡着的原是玫瑰露。方秉亮把蛋黃逐一撈出,抹乾後用刀分成兩半,個個橘紅如夕,油潤如玉。趙立安則按着記憶中奶奶教過的方法,撈出約掌心大的蓮蓉,把那紅珊瑚般的蛋黃放於中心,一一包好,再放到已壓平的麪糰上再裹好。方秉亮則把早已擦上多用途麪粉的模具往麪糰一壓成形。看着一個個狀若蓮花,面上刻着『人月皆圓』四個字的月餅擦上蛋汁,在烤箱中漸漸成熟,不由得笑起來。

「在笑甚麼啊?」方秉亮把烤得金黃的月餅拿出來,放到罩子下冷卻。轉頭就見自家小個子笑得美美的,便放下烤箱手套,把下巴枕在對方肩上。

「沒甚麼。就是在懷緬過去,展望將來而已。」趙立安握了握環在自己腰上的麒麟臂,笑得一臉滿足。過了一會,才牽着對方步出房間,只見大廳和後園都是亮起了燈,都是歡話笑語。


客廳中,紅葉、葉子、依君、小小和夢夢五個美人圍着一張圓桌,笑談着閨蜜間的話題;生性好動的賀承恩、林大可、龔萬祥、周紹安則立於那過百吋的液晶懸牆電視前玩着最新版本的《舞力全開》;另一處較安靜的角落裡,喜玩藝術的江勁揚正迎立於窗前,看着漸暗的天色和園子中邊蕩秋千邊接吻的王振文和王振武,像是思索着如何把此等美景收於畫布中,他的兩個男友:陳家均和李俊喆走上前,一個擁肩一個攬腰的把人圍圈起來,無視他們身後,偎在江兆鵬懷中的江勁堂咬牙切齒的目光;摟着人的江兆鵬好笑的看着自家愛人的反應,趁其不察,把人撈進懷裡熱吻一番,直至年輕的院長嬌喘細細方休,一旁的是奕杰好笑的看着同樣在愛情海中滅頂的好友,溫柔的視線卻不忘飄向在開放式廚房中忙碌着的愛人。

非盛哲正跟夏宇豪有說有笑的蒸螃蟹,數十隻六両重的鮮活螃蟹蟹肚朝天的放進加有紫蘇葉的沸水中蒸煮,墨綠的蟹殻慢慢染紅,金黃可口的蟹黃從腹中溢出,正是螯封嫩玉雙雙滿,殻凸紅脂塊塊香;兩人身邊的邵逸辰則在跟安紹虞準備驅寒的薑茶和花雕酒,也不時跟夏非兩人談笑,冷不防江勁騰從後一把熊抱,又是一陣上摸下抓,驚得正在切薑的邵逸辰差點切到手,滿臉通紅的把吃豆腐吃得有滋有味的江勁騰趕到院子裡。

後園裡,麥英雄、古思任、蕭哲剛和邱子軒正把不同造型的燈籠和各色各彩的夜光棒往竹子和樹上掛,更添節日氣氛;近海灘的大草坪裡早已搭起數張桃花心木長桌,四周被LED燈照得通明,桌上點着蠟燭,程清和豐河正有條不紊的擺放餐具和蟹八件;唐毅和古道一則在院子近屋子處架起了燒烤架,炭火燒得通紅;古道一負責蔬菜,唐毅負責肉類,除了台灣香腸外還有各樣扒類、串燒、海鮮等,雷重鈞在一邊幫忙串串燒,一邊跟江勁騰拌嘴,更不忘佔一佔身邊切水果的李慕白便宜。整幢房子充滿了生氣和光亮,有說有笑,好不熱鬧。

不出一時,各味佳肴已成,放於長桌上多而不亂,既是嗅味二覺上的享受,視覺上更是一景。眾人滿意的看着一桌子的美食,先餵飽手機,才享受那精心炮製的盛宴。唐毅還特地打開連接到園子的音響設備,整個後園和海灘都響起醉人的音樂。

「唐毅還真懂享受人生呢,這幢房子的設計,這個景色,這些美食,還有這些音樂,全都是品味呢。」趙立安躺在方秉亮腿上,聽着古曲《漁舟唱晚》中柔宛深沉的古箏,一臉沉醉。對方只是笑而不語,熟練的用蟹剪把蟹腿和蟹螯剪去,又用蟹鉗破開鮮紅的硬殻,露出內裡白嫩的肉,最後蘸上佐有老薑泥、檸檬汁、白糖和黃酒的陳醋,送到趙立安嘴邊。對方張嘴便吃,粉玉般的小舌還不知有意或無心的掃過他的手指,方秉亮只覺一陣顫動從指尖傳至百骸,眸色漸深。

「俗語有云: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們既然能聚在一起交心,自然也有相似的地方了。」另一邊挽着古道一手臂,枕在他肩膀上的左紅葉加入道。

「阿毅和少飛善唱歌,阿河會演奏樂器。去年暑假,我們都在園子裡玩,忽然降下一陣大雨,我們都跑到海邊亭避雨,卻見阿河倚在亭邊彈柳琴,程清坐在他對面喝茶,逸辰和小白目則在下圍棋,多麼的詩情畫意。小揚還把這景繪成畫,用阿河彈的那首曲子名《雨後庭院》為題,最後還得獎了呢。」

趙立安構想了當時的情景,的確是堪稱一絕。方秉亮則把蟹蓋掰開,用蟹針挑去至寒的內臟,再用小巧的蟹勺挖出鮮美極致的蟹黃,送到趙立安嘴邊。

「別只顧着餵我,你也吃點。」被餵了一口又一口的的趙立安忍不住輕輕推開送到嘴邊的勺子。

「我只要看着你吃就飽了。」方秉亮笑道,放下小勺揉了揉趙子那柔軟如綿卻依舊擁有六塊腹肌的小肚子。

「又開始滿嘴胡話了。」趙立安沒好氣的起身回道,拿過一杯花雕酒啜了一口,只覺一陣芳香迎面襲來,又覺滿口醇香甘洌爽口,好不滋味。

「那要不⋯⋯」方秉亮扯出一抹痞笑。「你今天晚上⋯⋯餵飽我?」

趙立安噎了一下,卻很快恢復過來。只見他把身子倚到桌上,將那完美曲線展現開來。因喝過暖酒泛紅的俏臉如春曉之花,微醺的雙眼中似有星河電光流轉其中。如此絕色,看得方秉亮不覺呆了。

「我⋯⋯餵飽你?」趙立安嘴角咧出一抹性感的微笑,慢慢靠近方秉亮的臉。「到底是⋯⋯今晚是你餵飽我⋯⋯還是我搾乾你?唔?」

說罷還不忘刮了刮對方的下巴。方秉亮只覺腦中有條弦瞬間繃緊,心中不可置信的想道:

他這是⋯⋯被撩了?!這小崽子!果然會咬人的狗不會叫。以為是隻小兔子,誰知在那純良無害的皮毛下也是藏着一副尖牙利舌呢!好!很好!Challenge accepted!今晚不把你操到翌日中午我就跟你姓!

與此同時,坐對面的安紹虞表示:『幹⋯⋯我應該在車底,要瞎了⋯⋯』

安紹虞身旁的孟少飛一臉痛心疾首:『趙子你變了你!紅毛方!你這愛拱人家白菜的死豬!臭色狼!你還我那單純可愛的小綿羊趙子!』

盛宴過後,眾人又井然有序的收拾碗碟,換上柚子、葡萄、龍眼、楊桃、石榴、芋頭、水晶梨、桂花糕等蔬果甜點。趙立安也拿出冷卻好的月餅,先收起四個,剩下的再分予每人作禮物。背景樂也由古意盎然,滿腸春意的《春江花月夜》轉為較為歡快的現代江南絲竹《望月聽風》。

又見寶鏡斜掛東海之上,柔光點亮太空,照於那或似煙紗或如棉絮的雲霞上,彷似身處蓬萊,灑在海上,又如萬千飛螢隨浪起舞。眾人見此紛紛拿起身邊的夜光棒和燈籠,跑到海灘上追月逐浪去。原本平靜的海灘一時間熱鬧起來,銀沙飛轉,快語笑歡,伴以不斷的海潮,又對與天上的皎皎明月,一動一靜,相映成趣。


趙立安和方秉亮笑看眼前美景,卻沒有跟隨眾人,而是轉回房間。回房後趙立安也沒開燈,而是在挪到窗前的茶几上點上數個茶燭,再把剩餘的四個月餅堆成塔狀,跟柚子和葡萄分列於桌上。然後雙手合十,向那孤月拜了三拜,再徐徐唸道(注4)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唸畢又是三拜。方秉亮站在他身後,看着如水月華照在他的小個子身上,好像下一秒就會奔向廣寒。過了一會,趙子緩緩道。

「以前,奶奶每年中秋都會拜月,盤子上放滿了月餅、蔬果、鴨肉等祭品。她還會播放一些很好聽的音樂,對着月亮唸詩。」

「奶奶說,那曲子叫《二泉映月》,是我們華人的命運交響曲。不過小時候的我,注意力還是全放在那些月餅和水果上,希望奶奶快點拜祭完我能吃個夠。」

方秉亮想像一下四肢短短的趙子趴在沙發上,雙眼閃閃發光的盯着月餅蔬果流口水的情景,不禁失笑。

「後來長大了點,開始明白奶奶對月唸詩,是寄月思人。她中秋祭月,也不只是純粹拜嫦娥,還有緬懷親人、祈望團圓之意。」趙立安仰望着那高掛的玉輪感慨道。

「我父母走後,有年中秋祭月,奶奶唸的就是(注5)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

綠蓑江上秋聞笛,紅袖樓頭夜倚欄。

博得嫦娥應借問,緣何不使永團圓。

那時奶奶唸着唸着,就淚流不止,我當時還不太懂。直至奶奶也走了,我才知道當年她唸這詩時的心境是如何痛苦⋯⋯」

方秉亮聽罷,又是憐又是愛,連忙把人摟進懷中,在趙子柔軟的頭毛上吻了一下又一下。

「幸好,我遇到你。」趙立安緊緊的回抱着。「謝謝!謝謝你!謝謝你讓我的中秋重現往日的色彩!」

「我也謝謝你,小個子。」方秉亮也軟聲回道,又捧起對方的臉深情道。「謝謝你,讓我擁有一個家。」

不知是誰開始那個吻,總之兩人很快又像磁石般黏住了,身上衣裳漸退。趙立安慢慢後退,直到膝窩碰到床邊,驚呼一聲,便倒在柔軟的床褥上。方秉亮痞笑,一個飛撲便把他的小個子罩在身下。

「現在,是時候驗貨了。」方秉亮伏下身子,在趙立安耳邊輕語道。「到底是誰會先投降,臣服於對方?」

趙立安也攀上愛人的肩膀,雙眸閃爍如北斗笑道。

「來吧,佔有我吧⋯⋯」

「小崽子,就讓我好好疼愛你!」方秉亮啞聲道。

一陣清風拂過,燭火輕搖兩下便熄滅了,只有那依舊懸於銀漢之上的玉輪,繼續用那柔和的光輝照耀着互相深愛的靈魂,繪成天下最美的彩雲追月,直至永遠⋯⋯


注:1、就是Andy了,這個名字的來自Lofter大神 @我的脑子还剩辣么一扣扣 ,各位看官必須去讀讀她的《圈套》同人,非常好看,引人入勝。

2、別墅外型和臥室設計分別參考自墾丁的+樂水民宿碧海晴天民宿,私人沙灘參考自同樣位於墾丁的夏都沙灘酒店,室外泳池則是來自花蓮的斯圖亞特海洋莊園民宿,至於園林就是我自己的杜撰了。*掩面*

3、我的一點私設,希望不會顯得太穿鑿附會⋯⋯*繼續掩面*

4、《望月懷遠/望月懷古》,出自 張九齡(唐) 

5、《香菱詠月.其三》,出自 曹雪芹(清) 《紅樓夢》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各位看官請記得R&R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