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灯下街

Work Text:

从新疆到北京,我努力工作,拼了命的想扎根在这座城市。

尽管它不欢迎不速之客的到来,我仍然靠老天爷赏的饭赚下一套房子,那时我没有别的想法,只要接我妈来这样的大城市生活,给我一个能安居的家。

网上骂我饰演的雪儿生硬呆板,尴尬且跳戏,事实上轩辕剑拍摄时我还没上大学,表演课从未接触过,不过是因为漂亮和舞蹈被选,又没有与生俱来的天分,虽有经纪公司的保驾护航,演技仍然一塌糊涂。

今日的拍摄结束,司机驱车送我回家。开门时她正坐在电视机前吃水果看电视剧,听见扣门声摁下暂停键,一骨碌爬起来,踏着软沙发,仗着自己腿长的优势直接跨过沙发背,稳稳落地,“回来了。”

“嗯。”我把包放下,一边脱外套往挂钩上挂一边后仰着身子去瞧客厅,“在看什么?”

她大大方方的让开,走两步,像只树袋熊一样从后面搭住我,懒洋洋的眯了眯眼,“轩辕剑。在看你尴尬的演技,啧。”她指着暂停的电视机屏幕,“雪儿这眼睛瞪的像要吃我,好怕怕哦。”

摇摇晃晃的走到沙发,把她一起带摔倒在软沙发上,我毫不客气的压到她身上,翻个大白眼送她,“你够了啊。”桌上塑料圆盒里装的水果已经见底,我拿起她放在旁边的牙签,插了一块哈密瓜放嘴里,“小日子过的挺悠闲嘛。”

“那可不是。”

这次拍摄结束,我俩各空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她要准备进组,正好交叠。

窝在沙发上,我倚着她抱着狗头抱枕,她把我当抱枕搂着看了会电视剧,顺便相互折损几句。当时拍的内容我记得已经有点模糊了,不知道剧情推进到哪个部分,眼睛睁着睁着就迷迷糊糊的往下垂了。

她晃一晃我,“喂,困了回去睡,洗澡水给你烧好了。”

又给摇出了三分清醒,我踢着拖鞋不情不愿的去接水泡澡,手臂撑着浴缸等水时又想睡,小鸡啄米差点啄进一缸子水里。

“江江——”泡进浴缸中,热乎乎的水温和蒸腾的热气太适合打盹,我拖长了音调喊她,等她哒哒跑过来时昂起尖下巴摇一摇,似是小猫撒娇,“帮我卸妆护肤嘛。”

她走进来,哼了一声说想得美,身体却很诚实,从洗漱台上拿了卸妆水过来。

她一边给我卸妆,一边慢慢的问我的近况。她手法娴熟到享受的境地,我眯着眼睛,瞌睡像小虫子的啮齿,撕咬着神经细胞。

说什么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我凭着本能反应,嗫嚅着回答了两个问题,虽然意识还在坚强的感应外界,却也彻底关了静音。

“……不省心。”

女明星对待自己的脸通常都很粗暴,对待别人则更甚。她最后给我盖了条新压缩毛巾,从浴缸捞起来勉强配合的穿上浴袍之后,照着我的脸以及被水浸湿的几处发丝一顿猛搓,把睡梦中的我搅得十分不耐,模模糊糊的嗯哼了一声作为抗议。

“你再哼就别想上床。”

我立刻安静了。

我还是很想上她的床的。

我们俩窝在同一床被子中,一觉睡到一点半门铃响。我和她大眼瞪小眼了半响,她才抓抓睡成鸡窝的头发,如梦初醒,“我的我的,我叫的外卖。”说罢踢着拖鞋去拿。

她提着一盒女明星常见的沙拉,还有一份禁忌炸鸡回来,怏怏的往桌上一摆,重新钻回被窝里,伸着手臂要搂我,“再陪我睡一会。”

我刚对着手机整理完头型,当然不可能再躺下去破坏,把被子往她脸上一捂,“你自己好好睡吧,我就不陪你了,我饿了,先开饭。”

洗手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她可不想个会为了吃饭早起定外卖的人,“你什么时候定的外卖?”

“昨晚上,你没回来之前,还当个闹钟使……”她脑袋蒙在被子里,口齿不清,我还没来得及完全分辨出说了什么,她就如同触电般的弹起身来,刚刚的困劲一扫而空,“对了,我不知道你回来,没给你定,你别吃我的!”

已经晚了,在她弹起来那刻,我就知道后面要说什么,飞快的塞了两个无骨炸鸡在嘴中。像只囤货的仓鼠。

我眨眨眼睛,一脸不关我事的无孤瞧她,腮帮子一鼓一鼓。她非常浮夸的,拿出了演少女偶像剧的不成熟演技,趴在床上抱着一团被子,深情款款的假嚎。

“你再不来吃炸鸡就没了。”我好笑的看着她艰难和缠人的被子作斗争,不忘补充,“记得饭前洗手。”

进组前她为了能多呆一会,偷瞒着我定了凌晨的机票。

虽然是深夜,外面却不知道有没有人,为了避免麻烦,我在窗帘紧拉的房间里给她一个送别吻,她在我脖颈间盖上一个属于她的印章,“走了。”

我点点头,“一路小心。到酒店太晚了,赶紧补个觉,别给我发消息了。”

小区是不能进车的,她兼顾着两个拉杆行李箱,慢慢往外走。我拉开一点窗帘,透过玻璃看她的背影,在昏黄的灯光下,渐渐淡出一轮光晕。

灯影泼洒于浅灰色的水泥石路,夜色沉静,无端有些萧瑟。夏夜的风从来温热又黏腻,今晚的夜风中,却微微裹挟上了少见的寒意。

灯影一步步拉长,她忽然转回头。目光恍惚在空气中交汇,我朝她挥了挥手。

屋内没有开灯,我不清楚她有没有瞧到我在送别她,但我觉得是有的,因为她分明穿过冷冽的黑暗,对我温和又嫌弃的笑了一下。即使我没戴眼镜,看的并不真切,可我感受到了。

 

从前我有问过她,我什么时候才能在这里扎下根来。一年,两年,还是五年?女明星没有那么多青春年华能耗。

她想了想,换了个姿势,揽着我的腰,头枕的很是舒服。她有点打趣的说,“没关系,一步一步走,不用担心。扎不下根来,你也漂不走的,有我一直拉着你的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