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万里山河图 现代 番外一(下)

Work Text:

“七周年快乐,亲爱的。”

毕勋替密清拨开额前的碎发,吻上他微微潮湿的额头。

刚刚经历过这场激烈性事的密清虽然已经疲惫到睁不开眼睛,但是心里却像是充满了氢气的氢气球,轻飘飘的,一点就炸开。嘴角也慢慢绽出微笑。

还好,他没忘记。

“走,清宝,去洗个澡。”

毕勋将密清搂在怀里,汗涔涔的身体带着微微凉意,贴在一起黏糊糊的。

“嗯……”密清抱着毕勋,皱着眉头翻过身背对着他,“不想洗了,我腿都软了。”

“不去不行,到明天会不舒服的。”毕勋起身下床,低身将密清拦腰抱起,“走,我抱你去洗。”

…………

密清坐在浴池里看着升腾的热气,背后还有个恬不知耻的人将他抱在怀里还用自己的下身有意无意的蹭着自己,羞耻到他真的想一头扎进水里溺死自己。

“你不是说洗澡吗?为什么要泡澡?”密清面带微笑轻咬着牙说道。

“你不是说腿软了站不住吗?所以我们坐着洗多好。”毕勋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我还说不想洗呢,你怎么不听我的啊。”密清看毕勋没正形的样子也干脆丢去脸上勉强的笑容,就差把生气二字写在脸上。

“那今天都……”毕勋意味深长的说,扳着密清的肩膀,拇指还细细摩挲着他细腻光滑的肌肤,将他拉到自己面前,伸过头噙住密清可爱的耳垂,用低沉的声音说,“射在里面了。不洗干净的话会肚子疼,乖”

这话出口密清立马就涨红了脸,还皱着眉头轻轻推了毕勋一下,“还不是因为你。”

毕勋知道眼前人是恼羞成怒的表现,轻声哄道:“是是是,不过清宝太迷人了也有一部分责任。”

密清看毕勋服了软,便也不打算继续胡闹下去,索性靠在毕勋的身上,闭上眼睛享受片刻的安静。

但是毕勋却不想给他安静的机会,像水蛇似的手缠上密清的腰肢和腹背。

“别闹”,密清按住毕勋作乱的双手,长叹一口气,“我真的受不了了。”

“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想帮你洗洗。”毕勋笑着说,“真的,不碰你。”

说罢就规规矩矩的帮密清打湿头发抹上洗发香波,用指腹轻揉头发。

然后是光滑的脊背,密清少年时的脊背,瘦弱白皙,脆弱的仿佛一碰就碎的瓷器。现在经过时间的沉淀,那少年的脊背白皙依旧,却不似从前那样瘦弱,若隐若现的肩胛骨线下蕴含着力量,这笔直的脊梁也能承载重担,纹理走向清晰的背部肌肉说道着他的魅力。

毕勋吞了下口水,喉结随着唾液发生的滚动,宣告着他正在萌发的欲望。

不知不觉间他的手就伸到了刚刚受到疼爱的后穴。密清睁开了眼睛,猛地转头握住了他的手,说道:“你干嘛?”

“帮你清理啊,”毕勋看向自己被阻拦的手,一脸无辜相的说,“要不你自己来?”

自己给自己清理,还要当着毕勋的面,把手伸进去……他密清就算是再想爱情保鲜,使点儿小情趣,也做不到这种地步。

“那还是你来吧。”

算了,破罐子破摔吧。

毕勋得到准许之后变得放肆起来。没有润滑的后穴,在水的冲洗下变得出奇的涩,手指伸入那紧致的地方也变得不顺利起来。

伸进去后的手指,在湿热软肉的包裹下搅弄抠搜将那淫靡的白浊给带出来,流出的精液融入水里慢慢变淡,在泡泡的遮掩下匿去踪迹。

本就经历了一场激烈疼爱的敏感百倍的后穴,哪里经得起这般逗弄,很快就分泌出湿滑的液体打湿穴内肆意的手指,紧紧挤压着他,好像在欢迎它的到来。

毕勋感受到了这变化,又多加了一根手指在那迷人的穴内肆意玩耍。两根灵巧的手指将密清的后穴撩的淫水连连,酸胀感带着过电的酥麻感向他袭来,前面的欲望又有挺立的感觉。

因为刚刚做过一次的缘故,这次没有突然进入的疼痛感。

纯粹的快感压的密清开始呼吸变得急促,手不自觉的抓住浴池的边沿。

身后的毕勋此时增加到三根手指,三根手指的抽插不断加快频率,抽出来时甚至可以感觉到带出来的淫丝,所有的攻击都汇聚在毕勋熟悉的敏感点。

那疯狂的快感像是暴风雨下的雨点狠狠的打在密清的身上,让他躲不及,逃不掉。

“啊哈……啊哈……”密清皱着眉头,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蒸腾的热气,微荡的水面。感受着后方的折磨,心要炸开了,“进来……”

毕勋将密清的腰臀托高,让他整个人背坐在自己的身上,这个姿势恰巧顶在了密清的敏感点上,而且还让他无处可逃。

毕勋九浅一深的挺动着下身,欲望的插入带上温热的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啊哈……水……水……”

“什么水?”毕勋拖着密清的腰身说,“水不挺多的吗?”
“我……啊哈……水进来了……”

水被性器带入穴内,随着侵入的动作在紧致的甬道里肆虐,竟生出一丝奇妙的快感。那本应该令人耳红心跳的噗嗤噗嗤的抽插声,在这水的压制下,转化成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肉体拍打的声音也被压低了一成。

水波随着动作荡漾的声音混着娇喘声,喘息声,竟也别有一番风味。

毕勋扳过密清的下巴,强制让他看向自己。不知道是快感还是热汽,让密清的眼睛像是蕴了一眼泉水,潮红的脸颊,微张的嘴唇,都让这个浴室沦为欲望的地界。

密清强忍着身下的快感睁开眼睛看向毕勋。他伸出一只手颤抖的抚摸上毕勋的脸。先是深邃的双眼,这眼睛里一直都有自己在。

我不知道你眼睛里还能有我多久,但是让我许愿的话,我希望能是永远。

高挺的鼻梁,密清伸过头去用鼻尖和毕勋的鼻尖相互蹭了蹭,这清纯亲昵的动作,惹得毕勋身下的东西更加胀大了一圈。

那紧致炽热的甬道感受到了毕勋的兴奋,便收缩的更加卖力。

“嘶……清宝,放松点儿,你不想老公那么快就缴械吧。”毕勋一只手顺着密清的脊背来回抚弄,像是给一只高贵的大白猫顺毛儿,充满了安抚意味。

密清长呼了口气,放松些自己的括约肌。手指却顺着鼻梁,划到了毕勋的嘴唇。

棱角分明的唇峰,淡淡的唇色,薄薄的嘴唇,在他看来一点儿也不显得薄情。从那张口中吐出来的情话,也是那么动听,他在耳边喊自己的名字,发出性感的喘息,都无一不让自己动情。

密清迷离的张开自己的嘴巴,伸出小舌向毕勋索吻。

毕勋毫不吝啬的与密清的唇舌共舞,甜唾相换。

那心中无限的柔情蜜意,都化作一个温柔的亲吻。

相交,相缠,不相离。

毕勋将自己的欲望从那带给他致命快感的甬道中退出,发出了“啵”的一声响。移动到密清的面前。

装修的时候强烈要求装一个超大浴缸的毕勋觉得当初自己无比有远见。

毕勋紧盯着那张妩媚而不自知的脸,手在坚挺的欲望上上下撸动着,柱头渗出的液体在浴室的灯光折射下显得与水珠无异,却又有不同。

突然失去慰籍的后穴变得空虚起来,流出了更多的淫液,穴口一开一合诉说着自己的不快,这难耐折磨的密清发出阵阵低吟。

把密清两条修长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腰间,将密清从水中抱起来,像是考拉抱在树干上一样的姿势。毕勋双手托住丰满雪白的臀瓣,将欲望挺入到那温热的沼泽,从浴缸里跨出,性器随着毕勋跨步的动作在那穴口里胡乱的顶弄一气,惹得密清忍不住在毕勋的背后留下几道令人遐想连篇的红痕。

密清不想让淫乱的叫声溢出于口,便紧紧的搂住毕勋的脖颈与他拥吻。

毕勋打开了淋浴的开关,温热的水倾泻而下。浇湿了两具性感的躯体,刚刚洗发洗出的泡沫顺着水珠滑落到他们两个的脸上,让他们睁不开自己的眼睛,仅凭着感觉相互啃噬,吮吸。

水珠,泪水和津液都汇聚在一起,流到地上慢慢消失。
浴室的热气让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一层水雾,包括正在纠缠的两个人。

毕勋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密清的两个眼圈红红的,像极了被欺负哭的小兔子,脸上挂的晶莹也分不清是泪还是水。

不知怎的,就想再狠狠地欺负他,把他弄的更湿些,更可怜些。

你瞧,我就是这样的坏蛋。

毕勋将密清抱到洗手台边,放他下来后翻过他的身体,让他用手撑在洗手池上。毕勋坏心的伸手将洗手台前镜子上的水雾随意抹掉大片,使里面的景象可以显现的更清楚些。

“清宝,看看你自己。”

密清闻言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被水淋湿的发丝一绺绺的凌乱贴住自己的额头,眼神迷离失焦,眼圈红肿,滚烫的热汽蒸红的脸颊还是被情欲染红的不言而喻,微张的嘴唇边还残留着刚刚接吻留下的银丝,脖子,锁骨,胸部,腹部大片的红痕都在宣告着自己的归属……

“看见了吗?清宝就是这样迷人而不自知。”

密清听到羞赧的低下头,嗔道:“还做不做?”

毕勋也不气,用一只手强行抬起密清的下巴,逼迫他去看镜子里放荡的自己。密清受制于他无法抵抗,只能紧闭自己的双眼。

可是……又好想看看……

“清宝,睁开眼睛,”毕勋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好美。”

毕勋诱惑密清睁开眼睛的同时,也不忘挺动自己的腰胯。

密清将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看到镜子里那个被欲望支配的自己,看着身后那个从见第一面就魂牵梦萦的人,也在动情的看着自己,喊自己“清宝”。

一边承受下身的快感,一边承受视觉的冲击,密清水葱般细长的手指随着欲望的潮起潮落紧紧的抓扣洗手台,黑色大理石的台面衬得那指节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毕勋在肆意揉捏密清的臀瓣,突然“啪”的一声——
一巴掌打在了密清的臀上。

清脆的声响伴随着臀上疼痛带来的羞耻,直接让密清释放了出来。

“呜嗯……”密清措不及防的高潮后短暂的失神哭了出来,眼泪夺眶而出,像断线珠子似的争先恐后的从眼眶跳出。

看到密清哭了出来,毕勋也慌了神,连忙抱着哄道:“清宝别哭,是我错了,我不打你了好不好,是不是打疼了?”

“呜呜……你还说……”密清羞恼的用牙齿咬着毕勋的肩膀,留下两排整齐的牙印。

“那……还做吗?”毕勋有些犹豫的说道,还伸出手指拭去密清的泪水。

“你都这样了……”密清低头看向毕勋的下身,抱住他说,“不做不行啊……”

“那我还能再打你的屁股吗?我保证这次轻点儿。”

这种羞耻至极的问题为什么毕勋还能一本正经问的出口?!

“你变态!”密清嗔怒道,随后索性埋头在毕勋的耳边说,“轻……轻点儿……”

再度被点燃的欲火更为猛烈的燃烧在毕勋的心头,他猩红了眼,不管不顾的插入密清可怜的后穴,臀上刚刚留下的掌印不断刺激着这具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身体,肾上腺素不断彪高,下身的挺动愈发疯狂。

再次的侵入狂野顶弄,带着巴掌的痛感不断刺激着密清的神经,他如搁浅的鲸发出沉重的悲鸣。

“啊哈……慢……慢点儿……”

巴掌还在一下下的落在饱满挺翘的臀瓣上惹得两坨粉肉团轻颤,羞耻的拍打声一声声钻进两人的耳朵里刺激各自的听觉神经。

“啊哈……啊哈……别……别打了,求你了。”

本来已经释放过的欲望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再这么下去,今天非死在这里不可。

“清宝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啊,”毕勋装作不知情的在密清耳旁说道,一只手握住密清半硬状态的性器,“这里又起来了”。

说着又向臀瓣上打了一巴掌,明显感受到后穴的绞紧和前身欲望挺立更加明显。

“嗯啊……”被紧紧包裹住的毕勋忍不住发出低声喘息,“还说不喜欢?咬的都紧了。”

“啊哈……别说了……”密清低下头,脸红的如滴血一般。他也感受到臀部清晰的痛楚带给他的身体上心理上的快感。

毕勋觉察到密清这一隐藏的开关,下身疯狂的顶弄他的敏感点,手上还不停的打那两团粉肉。

“啊哈……不行……我……快停……”

密清浑身颤抖,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说些什么。

“停下来做什么,不舒服吗?”

“不是……啊哈……我想……我想小便。”

“我把你,来。”毕勋又将密清如小儿把尿一般的姿势抱起,走到马桶前随意的说,“尿吧。”

话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实际行动并不能如此。

“啊哈……你……看着我……我……出不来……啊嗯……”

毕勋并不回答,只是更加发狠用力的操弄着他。

“啊哈……你快出……啊啊啊……”

淡黄的尿柱射入了马桶中,溅出面红耳赤的声音。那膀胱酸胀的感觉一下子清空的快感让密清双目发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大脑一片空白,连脚趾都舒服蜷缩起来。

后穴前所未有的紧致也逼的毕勋濒临欲望的顶点,他将狰狞的性器从密清体内抽出,便直直的射在了穴口周围,那些白浊顺着腿部的曲线,流到了密清修长的双腿上。

最后毕勋抱着密清真正的进行简单的清理,替他吹干了头发,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的睡袍,还换了一套床单。

“你说话不算数,说好不碰我的。”当密清像是提线木偶一般被安置在床上的时候,他对毕勋这样说。

“男人说的话都是鬼话,尤其在床上。”

“那你就是色鬼。”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毕勋没正形的说道,“我是风流鬼,你是牡丹花。”

咕噜——

一声尴尬的声音打破了幼稚的斗嘴。

“哈。”毕勋听到声音没忍住轻轻的笑了,“没吃饭?”

密清脸上虽然觉得有点挂不住,但是嘴上还是不肯放过那个“风流鬼”。

“我做了一桌子的菜,备了醒酒汤,等没良心的回来替我庆祝杀青呢。”密清若有所指的说道,“结果菜都浪费了。”

毕勋微微笑了下,替密清盖好被子,转身出去了。
不多久进来时,手上多了一碗白粥。

“来不及做点儿好的,先吃点粥。”毕勋抱歉的说,“再加上,喝点儿容易消化的,明天也不会难受。“

“为什么会有人会可以这么把难堪的话说的如此一本正经?!”密清边喝着毕勋喂的粥,心里一边纳闷。

等毕勋把粥喂完时,他就把碗随手放在了一边,替密清擦了擦嘴角,就像裹春卷儿似的把密清用被子卷起来。

“跟我去个地方,”毕勋神神秘秘的对密清说,“考虑到你腿软我就抱你去。”

“你把我裹得跟个蚕宝宝似的要去哪啊?”密清莫名其妙的说。

“我带我的清宝宝去看看惊喜。”

毕勋抱着“一大坨”密清下楼,东转西转的走到了花园。
“这不是花园吗,荒在后院这么久了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密清觉得奇怪。

“已经不叫花园了,现在它有名字了叫度园。”

毕勋告诉密清,并且把他小心的放在度园前的大竹藤躺椅上。

十月末的天气微微转凉,毕勋却让荒废已久的花园变得温暖无比。

毕勋走过去,收起花园上遮盖的布,满眼的耐冬花在这温室里安静的绽放着。

可是这些耐冬花,又与从前所见的不同。寻常耐冬花,叶浓绿,花盛红,娇艳欲滴。而这些耐冬花,白皙的云斑衬着绛红,状如牡丹,竟催生出一种纯欲交错的美感。

密清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内心已是波澜万起。

“这是耐冬的珍稀品种,超级南天武士。”毕勋耐心的向密清解释它的名字,特点,生长环境。

因为耐冬,是密清最喜欢的花。毕勋觉得这花也跟人很像,气傲霜雪。

随后毕勋回到密清身边,严肃而认真的说对他说:“我亲手种的,七周年纪念日礼物。喜欢吗?”

密清紧张的嘴唇轻轻颤抖,反问道:“这就是你手时常蹭伤的原因吗?你总是不愿意告诉我。”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那时候你还在片场对着一片鲜红的花发呆。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便用手机拍了下来,回去之后搜索了才知道,那不过就是普通的山茶花。”毕勋仿佛陷入了深深地回忆。

“后来知道山茶又称耐冬,陪你一生耐冬的好寓意。我想着你既然喜欢,便搜罗到了最珍稀的品种看到的这些花的时候也会可爱的发呆,蹭伤也感觉不到疼痛。”毕勋温柔的笑着回答,“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它?”

“喜欢,好喜欢。”密清一个劲儿的点头,“不过,为什么取名度园呢?”

“因为跟你在一起叫度过冬天,而不是耐滚冬天。干脆取名为度过的度。”

“我自以为是的献身跟你的这份惊喜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密清觉得有些愧疚。

“我非常喜欢,”毕勋伸手轻轻捏了下密清的脸,“往日你太禁欲了,我不敢怎么碰你,生怕惹你难受。像今天这样,我就喜欢的不得了。”

“别说了,羞死人了。”密清想当刚刚在浴室被做到失禁的狼狈模样,就想立刻停止这个对话。

天上的星星时隐时现,云层遮住半轮皎洁的月,度园的暖意,耐冬花旁微亮的灯光,还有寓意爱的耐冬花。

毕勋充满爱意的看着密清亮晶晶的双眼,情不自禁的低身俯首在他眼睛上印下一个吻。

你的眼里映着星星,我吻你的双眼是不是等于吻了这温柔的星河。

密清闭上眼睛,全心全意的投入在毕勋停留在嘴唇上的亲吻中。

男人在床上的话是鬼话,可我爱你不是。

当晚,密清睡得很好。

还梦到了从前,梦里是14年前初见毕勋的那一次,就再也不曾忘记。

密清再醒来已经是翌日的晌午,是被楼下的饭菜香味给硬生生的唤醒的。

他觉得浑身像是被卡车碾过一样要散架了。

“你睡醒啦。”毕勋端着一小盘饭菜来到了床前,无奈的笑着说,“快起来洗漱然后吃饭,你都睡到了日上三竿了。”

“胳膊疼,腰疼,腿疼,屁股疼,哪哪都疼。”密清在床上耍赖道。

“那我给你揉揉就不疼了。”毕勋说着便坐在床边替密清按摩身上酸痛的地方。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密清奇怪的问道。

平日里即便是周末,两个人也难得同时在家里。

“七周年加庆祝杀青,特准自己休假两天。”

“哎哟!”密清突然叫一声,示意自己被揉疼了,“那公司的事情怎么办?”

“交给助理和倒霉小舅子打理了。”

“你又欺负密正。”

“什么欺负?我那叫历练他,”毕勋义正言辞的说道,“与其说欺负他,倒不如说我欺负了你。”

毕勋又低下头认真的给密清揉着腰背。

“都是我不够克制,”毕勋抱歉的说,“给你做了你喜欢的饭菜作为补偿。”

他随后体贴的伺候密清洗漱,喂他吃饭,将密清像个宝宝般小心翼翼对待。

密清也被他的举动逗笑了,说:“也不用这么……体贴吧。”

原来对待爱人撒撒娇的感觉真的挺好。

“都像被卡车撵了一样了,那可要好好伺候着,”毕勋调笑的说,“养、精、蓄、锐。”

还特意加重了某个字。

密清涨红了脸看着毕勋收拾了碗筷走出门,又重新躺回床上,摸起了手机。

好不容易杀青后没有接新剧,难得的假期,要在家里好好休息才行。

他打开知乎,给“不正歪”答主表达了谢意。他的建议真的很有用!而且,他的祝福密清也很受用。

这时候密正在挠头工作的时候,收到了昨天回答问题题主的感谢。

但他并没有空闲时间回复,只是摇摇头继续埋头苦干了。

因为倒霉“嫂子”给的工作实在是多,还美其名曰为——培养夫夫感情必备假期。

密清看对方也没有回消息,就又等来了一条弹窗——

“爆!功勋总裁深情告白……”

“功勋总裁?谁啊?不就是自家男人?!深情告白,对谁??”密清表示昨晚之后自己的脑子就非常迟钝。

但是身体还是要灵敏许多——他已经点开那条热搜了。
两句话,一段视频。

第一句:我与爱人的两个七年。

第二句:小号防走丢@从一开始就是清宝。

什么?

小号……

毕勋的微博小号……

古早粉……

太具有爆炸性了,我的古早粉成为我男人的真是故事真实存在的吗?

我还以为只有在cp小说里才能看见……

点开视频,就是毕勋身着正装站在那里,仿佛在领奖。
接下来的话,才真正让密清失了神。

“亲爱的密清先生,今天距离我们结婚正式开始七年之痒还有12个小时。我猜,当你看到这个视频时,一定是我们结婚的七年后的第12个小时。那个夜晚,你一定睡得很香甜,因为有我会给你编织一个美梦,保护你永远不会让你醒来。虽然是与你相守的第七年,但是却是我爱你的第二个七年。十四年前的中午12点54分,天气微微凉,你痴痴的站在路边盯着寻常的山茶花,我就呆呆的站在远处看着你。当时觉得好美,却还傻傻的以为是花美,现在想来才发觉,原来是人美。

我知道,结婚的七年来,我们一直相敬如宾,这距离带给我的却是最舒适又最危险的感觉。我从第一个七年的一厢情愿,到第二个七年强制换来两情相悦。我着手为你准备了度园七年作为这次的礼物,也许你会笑话我准备了那么久,但是我发誓,从开垦荒地,播种种子,翻土壤,施肥料,洒水,都是我亲手亲为,一点也没有交给管家他们做。就看在我用心良苦的份上,密清先生能不能给我换一个往后无数个七年的两厢厮守?”

短短两分钟的视频,为什么好像看了两个小时?为什么看着看着鼻子酸了,画面还模糊起来了?

密清吸了吸鼻子,手颤抖的按了转发并且发文字说——
“毕太太说,你第一个七年不是一厢情愿,往后的无数七年也要长相厮守。”

转发成功。

一系列操作使这条微博直冲热搜第一位,成功由热到沸,由沸到爆。

点赞转发评论无数,沉寂已久的毕密的cp粉高举秘密的大旗。

“我就说结了婚的正主一定会有惊天的糖,谁在说他俩形婚,我就按着那瞎子的头把这段视频和我清的评论看7777777遍!!”

“姐妹们是真的吗?!我们毕密有cp名了,还真的不用扣扣搜搜造糖了?!”

“楼上的姐妹是真的,密清还转发评论啦啊啊啊啊!”

“各位集美们!活得久就是好啊,什么都能等到!这是我们秘密cp粉希望的曙光啊!”

“秘密不撒花,我上房揭瓦!”

“什么七年制的神仙绝美爱情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

当毕密公开秘密后,毕密就成了大家的秘密了。

这时毕勋从门口出现,激动地看着密清,不可置信的说:“是真的吗?”

密清温柔的注视着他,一字一句的回答毕勋,“是。那个看我的男生,我也在偷看他。”

原来我们都以为自己是一厢情愿,原来我们都是傻子。
“我真是个胆小鬼,早知道就早些追求你,哪怕强迫你,都要把你锁在身边。”

密清伸出双臂抱住毕勋,在他耳边清晰的说:“我永远爱胆小鬼。”

“胆小鬼也永远爱你,我的毕太太。”

深爱的人深吻着,爱他们的却为之“落泪”。

“各位保密人们,不苟言笑大总裁和清清改情侣id啦啊啊啊啊!!磕死我了磕死我了!!”

“看到啦姐妹!七年制造者和七年体验官!TAT”

“awslawslawsl,小说剧情出现了!艺术源于生活,而生活高于艺术啊。”

“今天也是为秘密绝美爱情落泪的一天……”

番外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