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分手车

Work Text:

“其实我心里……”小枫的声音很轻,“心里一直都有你。”

李承鄞尚未反应过来,小枫已用指尖托起他的下颌,吻了上去。她的动作青涩,轻柔压住他的唇片刻,复而微张了唇,覆在他的唇瓣上缓慢地摩挲,没有半分撩拨的意味,倒像是离别前的抚慰。可即便是如此轻描淡写的一个吻,也让李承鄞感到欣喜如狂。以往的猜忌与不甘统统被抛之脑后,他的心脏热切地跳动着,整个人亦控制不住地迎了上去,想要她更多。

小枫却在这个时候移开了脑袋,站直了看着他:“李承鄞,放我走吧。”

李承鄞在心底嘲笑自己,他抬眼去看小枫,故意忽视她眼角晶莹的泪光,微微摇了摇头:“不,你现在是我的太子妃,以后便是我的皇后,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一辈子。”

“李承鄞,你明知留不住我。你我……”话音未落,小枫便落入李承鄞的怀抱,未完的话语也因此哽在了喉间。小枫试图推开他,他却抱得她越来越紧,下巴死死抵住她的颈窝,仿佛不这样她就会人间蒸发一样。小枫任他抱着,既挣脱不开,也无力回应,明知这样的温存对彼此都如砒霜,便强压下想要回抱住他的心思。

李承鄞感受着怀里软软小小的她,恨不能时间能在此刻定格,以往的爱恨都烟消云散,他也不敢卑微奢求情深意长的未来,只好渴求当下能与她在一起,不光是能拥抱她,还要狠狠地亲吻她,想看她眼神迷离面泛红晕的模样,想与她亲密无间地欢爱,享鱼水之欢。

他这样想着,便循着自己的心意觅到她的唇,张口含住了她饱满欲滴的红唇,在齿间研磨着,偏又不舍得用力咬下去,只得以舌头代替牙齿,感知着她的美好气息。小枫先是身子一僵,下一瞬便想着抽离,然而李承鄞早已料到她的举动,先发制人地握住一双皓腕,压在她腰后,逼得她又靠近他几分,几乎整个人都倚在了他的怀里。

小枫何尝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想着此去西洲若是顺利,此生与他都再难相见,今宵又如此短暂,她不是圣人,她也会有放手一切全然不顾的念头,便于此刻抛弃了那些家仇国恨,牙关微启,默许了他孟浪的行为。李承鄞惊喜地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再顾不得唇齿间的你进我退步步紧逼,干脆弯腰将小枫一把抱起,阔步走向他的寝殿。小枫乖乖地一路任他抱着,头枕在他的胸膛上,声音小得只有彼此能听见:“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

李承鄞脚步未停,亦轻声回应她:“我甘之如饴。”

被放在床上的时候,小枫还似云里雾里,望着床侧脱靴的李承鄞,大脑却一片空白,不明白待会会发生什么。李承鄞转身看到她这副傻样子,忍不住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与她耳鬓厮磨:“帮我脱衣。”小枫也不忸怩,坐过来伸手帮他宽衣解带,只不过手艺实在是太不熟练,上衣尚未脱光,人已被李承鄞压在床上。

他的吻像是一场春雨落下,密密麻麻的雨点落在额间还有她微卷的睫毛上,雨云下移,唇上便下了一场暴雨。雨水渐成倾盆之势,顺着她好看的锁骨蜿蜒而下,遇山峦遮挡,便汇聚成山谷间的小溪,催生了岸边的朵朵红花。出山后溪流汇聚成江河,在平原上奔涌,呼啸着要百川归海,涛涛之势盘踞在狭窄的入海口处蓄势待发。

小枫承受不了如此的雨泽,伸手抵住李承鄞的胸口,语气中带着几分急切喊他:“李承鄞!”

“我在。”李承鄞伸手撩起几缕黏在她鬓边的发拢至耳后,心中暗笑,他的小枫怎么出了这么多汗,也不知是热的还是急的,想到此便低声哄她:“小枫乖,忍一忍,我和你待会都会很舒服的。”

说罢便扶着自己耸动腰肢往内挤,小枫搂紧了他的脖子,咬着唇埋首在他胸膛,但他撞到最深处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忍住,唇齿间溢出了一丝呜咽。李承鄞听得此声,像得了什么天大的宝贝一样,愈发热情,嘴巴也不干不净地说起荤话来。小枫觉得这些话实在烫耳朵,便一边承受着身下他的进攻,一边努力地拱起身子,想要堵住他的嘴。

她的小举动被李承鄞看得明明白白,等她凑上来的时候,李承鄞故意偏开了头,贴在她耳边说:“小枫,叫出来,我喜欢你那些声音。”小枫被他弄得痒痒,又不好发作,只得攥起粉拳捶他的背,又忍不住求他轻点再慢点,叽叽咕咕重复了好几遍也没见李承鄞听话,她的哀求声渐渐转为了低声的啜泣,和压抑着的呻吟。

临了李承鄞堵住小枫的唇,将她的声音和着彼此的喘息一并吞下,身下亦狠狠动作着。小枫觉得自己像是暴风雨中的一叶苇草,被弯折蜷曲折腾成各种姿势,想攀附却又无枝可依,只能在狂风中颤巍巍地抖动着,祈求着云收雨歇,安抚她受累的筋骨。但李承鄞显然精力充沛,小枫刚从上一波欲仙欲死的潮涌中缓过神来,下一瞬又被他提着腰肢坐在大腿上,撩拨着她自己坐上去。

小枫深知此时此刻和李承鄞作对没有任何好处,她如果敢拒绝,换来的一定是更加疾风骤雨的侵略,不如痛快一点,左右不过一场欢爱,她还能吃亏不成!自我劝慰一番后,小枫一咬牙,扶着李承鄞的肩,缓缓地坐了下去。

李承鄞死死盯着身上徐徐动作的她,额角青筋暴起,暗自感慨她居然如此会撩,原先掐着她的腰的双手情不自禁地往下,随着她的动作愈发挑逗着她。

在这一场角力中他们互相角逐着,又难免取悦着对方,几个回合下来两人都软了筋骨,小枫还跨坐在李承鄞身上,李承鄞哄着她去洗洗,她却不管不顾地搂着他的脖子不放。李承鄞没辙,在欢爱里他有的是办法哄她磨她叫她言听计从,可是寻常相处里他却总是拿她没办法,小枫明明不是娇气的小姑娘,却被他三番五次地伤了心。

李承鄞猜得到小枫在想什么,却不敢开口证实,小枫整个身子都在颤抖,除却了所有衣服的她也像是卸下了所有防备,抱在怀里软乎乎一团,李承鄞想抽自己一个嘴巴,自己平时究竟是如何无能,才没有保护好她。

那壁厢小枫在唤他,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哭腔,“李承鄞”“李承鄞”一声声地唤,到了后来就变成了“承鄞”。李承鄞慌了,以手抚背轻拍着她,她一声声地喊,他就一声声地答,她最后哭得几乎背过气去,埋在他肩膀上喊了一声“夫君”。

窗外已破晓,一切情绪在黑暗里藏得住,在日光里又现出了原形。

而那轮初生的红日终究又会落山,无论它曾经给予过多少人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