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同族的一次惡作劇

Work Text:

—背景是繼之前的2020春天
—沙雕向,一切都是Carlos的一次惡作劇

這天中午,剛起床準備去再來兩盤索拉卡上單的Wunder看到了一臉嚴肅的快步走向Pr0lly房間的Jankos,想制止他去送死但是看著Jankos難得嚴肅的很不Jankos的樣子,想了想又住嘴了。

其實事情要回到二十分鐘前,從房裡起床的”Jankos”錯愕的環視周圍,然後冷靜地拿起放在床邊的手機,打開攝像頭的瞬間臉就黑了一半⋯⋯是的,這個“Jankos”內芯換了個人、正是多年的教練Pr0lly。

Pr0lly想都不想直接朝自己的房間去了,也不擔心,畢竟這時候他的身體裡要嘛是Jankos要嘛是來路不明的孤魂野鬼,如果是前者自然不會有什麼危險、如果是後者,死靈法師的能力是跟隨在靈魂上的,就算換了個身體要讓來路不明的孤魂野鬼魂飛魄散也是兩下子的事。

剛踏進房間,沒有給房裡人一點反應的空間,Pr0lly手裡飛出幾道光束就把自己的身體固定在牆壁上。

「Pr0lly????」隨著這句話外加自己的身體露出的驚慌失措的ooc表情,以及靈魂標記的反應,Pr0lly很快確定自己的身體裡的靈魂就是Jankos。

彈指把人放了下來,Pr0lly看著一臉茫然無辜的“自己”不滿的哼了兩聲,抬手對“自己”放出了一個光球。

「你昨天碰過什麼?」Pr0lly皺起眉頭看著“Jankos”,

「昨天Carlos帶我們去吃飯的時候我吃了一顆他給的糖⋯⋯」明顯也想到哪裡不對的Jankos乖乖地說,

「那個混蛋的惡作劇法術,下在你的靈魂上的所以我不能暴力破解⋯⋯看這術力至少要個三天,」Jankos看著Pr0lly用自己的身體咬牙切齒的模樣不禁打了個冷顫。

「那怎麼辦⋯⋯?」Jankos小心翼翼的看著Pr0lly。

「瞞著吧,他想看笑話我就偏不想讓他看⋯⋯」Pr0lly隨口說道,

「⋯⋯可是今天都星期四了,你去比賽真的沒問題嗎?我記得你是中單?」Jankos擺出100%的誠懇以示自己真的不是懷疑無所不能的教練大人,只是表示擔心而已。

「⋯⋯閉嘴。」明顯忘記這件事的Pr0lly惡狠狠的瞪了Jankos一眼。

迫不得已,今天的集合時間裡Pr0lly打算宣布這件事,然後看著按耐不住笑意的Luka,一目瞭然的這件事又是個父子合謀的惡作劇。

最終的決議是Weird pick以遮掩Pr0lly在打野上的不足,直白的說就是掩蓋Pr0lly不會打野這件事。

很快的其他人就發現,這場交換身體倒楣的是要練打野的Pr0lly,Jankos反倒過足了教練的癮,要不是staff們以Jankos演的不像Pr0lly為由阻止,加上不想形象被迫害的Pr0lly的威脅,Jankos都想頂著Pr0lly的殼上台BP。

「Luka別送了,Wunder你也是~」Jankos頂著教練的殼在後頭晃來晃去,然後看著總算是上手了的Pr0lly,靈機一動的走到外頭剝了顆糖再回來,輕輕塞進自己身體嘴裡,一如當年在H2K那樣,然後帶著忽然變成左位的愉快繼續在後面晃來晃去的看隊友打遊戲,反而是Pr0lly被Jankos用自己身體的這舉動驚呆了,並且這只魅魔的身體還不爭氣習慣性臉紅了一下,目睹了一切的Wunder跟著閃現遷了個墳。

這週裡,訓練賽的隊伍體會到了G2要花起來能夠多花,除了“Jankos”忽然穩的讓人疑惑以外,各種五人搖擺各種只有你想不到的上單以外甚至還有“Jankos”搖去上路玩卡牌玩炸彈人。

很快的,比賽日就到了,然而這次對面MSF上來了兩個教練,Jankos意外的獲得了上台的機會。

「你敢敗壞我的形象你就死定了。」伴隨Pr0lly的警告,Jankos撇了撇嘴,被Pr0lly拿了鼠標墊敲在頭上,

「被自己打的感覺真是奇怪⋯⋯」Jankos小聲吐槽,然後又被敲了一下,

「給我留點教練威嚴嘛⋯⋯」

「大家都知道了你要什麼要?」

在嘴砲裡終於輪到G2上場調設備,Jankos帶好了耳機以後就乖乖的站在上野背後,擺出Pr0lly以前BP時候的表情,一點浮誇的表情都不敢做,廢話也不敢多說,因為如果真的把Pr0lly的形象給崩了,Jankos都不敢想像那是什麼下場。

最終為了教練的晚節(?)選出來的陣容是把Jankos殼的Pr0lly搖去中單,Perkz搖去上單,Wunder去打野。

「我覺得reddit肯定要說G2還沒到最後又開始了。」Jankos終於開了口小聲地說,然後被Pr0lly放出的殺氣嚇得又閉嘴了,最終這場比賽還是穩穩當當的贏了下來。

下場的時候是S04跟FNC在候場,跟在FORG1VEN身邊的龍崽Innaxe好奇的問說為什麼今天Jankos的感覺有點怪怪的,有點像恐怖的死靈法師的味道,瞎說大實話的下場就是被FORG1VEN一掌拍閉嘴了,順便躲過了剛好聽到的披著Jankos殼的Pr0lly送來的殺氣。

而Pr0lly看到了FORG1VEN也忽然想起了這個鍊金術師可能會對這該死的惡作劇有點辦法,於是拉著全隊等S04打完比賽。

「你去把他叫來。」S04差不多結束以後,後台的角落裡Pr0lly看向Jankos說到,Jankos想起跟FORG1VEN的恩恩怨怨反射性地搖頭,堅決不肯。

「你覺得我現在可以頂著你的外表去找他嗎?」Pr0lly露出看笨蛋的眼神,Jankos不甘不願的往S04那裡去了,不久之後就把一臉也察覺到哪裡不對的FORG1VEN帶過來了,當然,兩人都沒料到聽完之後FORG1VEN給的答案。

「這很簡單啊,想在術力消耗完之前變回來,就做愛一次就好了。」FORG1VEN冷漠地說道,順手把趴在自己後頸衣領來看戲的小龍崽抓到手上。

Pr0lly用見了鬼的眼神看著FORG1VEN,Jankos更是見了鬼似的往後一跳,

「不管你們誰操誰,總之只要做愛就可以提前恢復,呵。」FORG1VEN補了一句明顯在看戲的話。

「唧~」小龍崽在FORG1VEN手裏看起來也在偷笑,然後感覺到Pr0lly的殺氣就掙開了FORG1VEN的手拍著翅膀飛向走廊盡頭那只熟悉的獨角獸尋求庇護了。

「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比如殺了Ocelote那傢伙?」Pr0lly鐵青著一張臉,

「別說那些想也知道不可能的話,愛做不做隨便你們咯?」FORG1VEN愉悅的留下面面相覷的兩人走回休息室,準備領那只肯定又被Hylissang或獨角獸送回來的小龍崽。

回到基地以後,Pr0lly的房間裡,兩人面面相覷,脫衣服也不是不脫衣服也不是。

「做嗎?」這是認命了甚至有點想當當看左位的Jankos

「⋯⋯我不想操我自己,更不想繼續打野。」這是接受不了自己的身體被操的Pr0lly。

「可⋯⋯可是⋯⋯我⋯⋯」Jankos吞吞吐吐地。

「給你一個機會操我,你不要?」Pr0lly半威脅半誘哄的問,明顯被這件事誘惑到的Jankos抬起了頭。

事情就這樣順理成章地進行著,Pr0lly躺在床上半瞇著眼看著Jankos,Jankos深吸一口氣靠了過去(畢竟對自己的身體還是要鼓起勇氣的)

「唔……」Jankos有些茫然地看著Pr0lly,大概是對著自己的身體無從下手,Jankos低頭去吻Pr0lly,還不時偷偷抬眼看著Pr0lly的反應,慢慢的往下吻。

「技術真差。」Pr0lly睜開眼睛撇了撇嘴,Jankos倒是委屈了,

「別用我的臉做出這種表情!」然後被Pr0lly輕輕擰了一下腰;Jankos撇了撇嘴,努力想像著把床上的人當作Pr0lly的本體,像一隻大狗似的湊上去慢慢的又蹭又吻的,緩緩地往下動作。

「唔⋯⋯」身下的Pr0lly閉著眼,似乎很舒服,但是意識上又不肯承認的狠狠掐了一把偷看著的Jankos的腰,然後揪住Jankos肩膀把人拉過來給了一個又深又長的吻。

「要我教你幾次啊?」Pr0lly拖長了尾音,有些慵懶的問,Jankos被教育過這麼多次也大概知道了自己身體的敏感處在哪裡,報復似的吻上了Pr0lly腰側。

「⋯⋯嗯,這樣還差不多?看看你還有什麼本事,我都教過你這麼多次了。」Pr0lly回過神來依舊挑釁的看著還是有些不知所措的Jankos,Jankos從床頭櫃裡拿出潤滑劑,

「你……你要自己來還是我幫你?……嗷!」又被掐了一下的Jankos又露出宛如本體一樣無辜的眼神, 然後將潤滑劑倒在手上,手伸向Pr0lly的入口,不可免的對自己的身體做這樣的事還是有著不少的異樣感,所以Jankos的動作又變的磨磨蹭蹭的一點也沒有平常Pr0lly的乾脆俐落,

「別彆扭了,要是你沒讓我爽夠,變回來以後你就完蛋了。」Pr0lly看著拖泥帶水的Jankos不滿的又丟出了一句威脅。

Jankos的手沾了潤滑劑在入口打轉了幾圈,一隻手指緩緩進入,另一隻手在Pr0lly腰間胡亂的撫摸著,一邊小心的觀察著Pr0lly的反應,Pr0lly又閉起眼睛,呻吟不自覺地從嘴裡流露出,Jankos看著是很享受的樣子,鬆了一口氣又伸入一支手指,小心翼翼的擴張著。

「可以了,快點……我又不是你……」Pr0lly伸手掐了一下Jankos的臉,Jankos表達不滿的看著Pr0lly,將性器輕輕的抵在入口慢慢地進入,一邊吻住Pr0lly的唇,像Pr0lly平常做的那樣。

「學的還行嘛?」Pr0lly勾起一抹對於Jankos的臉來說妖的有點過了的笑容,引來了Jankos的抱怨。

「你也在崩壞我的樣子啊,我才不會笑成這樣呢!」Jankos小小聲的抗議到,選擇用床上的方法報復Pr0lly,於是低下頭,用嘴唇摩娑著Pr0lly腰間,一邊在Pr0lly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將性器抽了出去再用力的頂回去,

「唔……」沒想到Jankos在自己的身體裡比在原身時似乎還能掌握魅魔本能的Pr0lly毫無準備的被頂的呻吟出聲,比起在魅魔的身體裡時扭捏的反應,這會的Jankos膽子大多了,壓著Pr0lly的腰用力的抽插著。

這時候也已經不需要那些相互挑釁的言語,只不過Jankos看著一臉仍然顯得游刃有餘的Pr0lly,不滿的撇了撇嘴,好不容易盼到一次翻身的機會,當然也想看看Pr0lly不一樣的反應。

Jankos一邊動作著一邊從記憶裡試圖掏出點東西來,想了想空出一支手握住Pr0lly的性器,從用指尖輕撫著前端到稍加用力的套弄著整根,終於讓老神在在的Pr0lly崩不住了,又不想這樣示弱,拽住Jankos按在他腰上的手臂狠狠咬了一口。

「嘶—還可以咬人的啊?」Jankos抗議著,想了想怕恢復以後被報復,還是沒有做什麼更過分的舉動,只是抽回了自己的手臂,用唇覆上Pr0lly的唇,又是一個伸長的吻,加上比剛才更為激烈的套弄,不一會兒兩人的下腹就被射出的白濁液體沾染的一蹋糊塗。

「別……輕點。」剛高潮過的身體還太過敏感,Jankos持續的動作對於Pr0lly的刺激比起剛才更大了些,Jankos緊緊抱著Pr0lly又抽插了幾十下也射了出來。

Jankos也學著Pr0lly每次做的那樣,摟著他直到兩人的呼吸都緩過來為止,然後翻身下床拿了紙巾笨拙地為Pr0lly清理著身體,才清理到一半,一陣詭異的光芒包圍住兩人的身體,等到光芒散去,Jankos詫異地發現那個禿頭真的沒有騙人,真的交換了回來。

不過他的腦子也還沒想到怎麼報復搞了這齣惡作劇的父子,只是輕手輕腳的爬上床,摟著第一次當右位所以換回來之前就已經睡著了的Pr0lly,還僥倖地用手機偷偷拍了一張Pr0lly難得睡的人畜無害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