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喜欢不就完事了?

Work Text:

LOFTERid:夢君与彩狐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不远处是一群人的鬼哭狼嚎,哄抢这话筒在那里唱地惊天地泣鬼神,难听的不下好几个档次,而这处则觥筹交错,玩起了喝酒划拳,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喂喂喂,安迷修,好不容易毕了业成了年,你不会还要管我们吧?你是我爹啊,我爹都没这么管我!”这是雷狮槽安迷修的原话。

 

而现在嘛,凯莉笑意盈盈地望着被灌得脸色发红的金,美丽的深海色眼睛弯成了挂在天空上的月牙,用涂了粉红色指甲油的手掩着自己的嘴巴说,“你想要大冒险吗?金。”

 

金喝得快吐了,一时没听清楚凯莉说的话,忍住胃里的天翻地覆,“嗯呐,额呐”地回复凯莉。

 

“那我要你对门外第一个人献上你的吻哟,不用嘴,只要亲上就行,我的条件可是轻松至极的呢。”

 

“嗯嗯,呃呃,好的,没问题凯莉。”他已经喝得找不着北了。

 

金喝酒可别断片呀,否则明天就少了一场好戏呢,嘻嘻。凯莉将手放下,她的左手旁就是她的包与零碎的东西,手机也开着屏幕没有关,弹出的一条消息把指甲照亮得闪耀又漂亮。

 

少年摇摇头,本想要使得自己清醒些,却聪明反被聪明误,更是晕头转向差点摔了一觉,这让艾比看着心惊肉跳,连忙说:“金,我要不帮你喝,你先回去坐吧!”

 

“不行!”金义正言辞地说,“女孩不能在这种地方喝酒,下次找个地方我和你痛饮也没事,你就别喝了,我可是千杯不倒,万杯不醉!”

 

“吧嗒。”门开的同时,金也差不多走到了门边。

 

少年不小心撞上了从外打开门的人,闯入了别人的怀里,可流淌过鼻翼的香味却是熟悉的味道,金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安迷修?”便挣扎着要出来,双腿在此时此刻非常不给力地发软,没有逃出来反倒陷了下去。

 

他“嗯”了一声,应了一下,不得已双手环过金的腰肢,说了一句,“抱歉。”

 

“安迷修!”金像一只找到家了的金毛,如果要具体形容,那么一定是尾巴摇得欢快的那只,水蓝的大眼睛亮得出奇。

 

“嗯,怎么——”安迷修还没说完,便被金踮起脚尖袭击了自己的双唇。

 

蜻蜓点水般的吻如同夜晚的流星一闪而过,停留在安迷修唇上恰似果冻样柔软的触感引得他发愣。

 

金的手还抓着安迷修的肩膀没松开,就转过头冲着那群呆若木鸡的家伙们囔囔:“我说到做到了,凯莉!还要继续吗?”

 

凯莉此时只想说:??金你是真的还是假的醉了

 

 

 

 

 

 

 

冷热流:凯莉,你们是在2020这个房间吗?我马上到了,记得帮忙开门

 

 

 

 

 

 

后续(?)

 

 

金好久好久就喜欢安迷修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第一次在学校的礼堂,安迷修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吧。

 

但好像又不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他们之间的接触实在是太多了,从踏入学校的那一步开始,就在不断地相遇。

 

在校门口,在班级内,在食堂里,在操场上,在好多好多的地方织了一个他的梦。

 

千杯不倒万杯不醉是真的。

 

喝得脸发红是真的。

 

亲上他之后,羞红的脸是真的。

 

他只想是说,安迷修啊,成年啦,我们不用早恋啦,所以来谈个恋爱吧。

 

他的胡言乱语中,被轻轻呢喃出的这句话被神听见了。

 

被安迷修听见了。

 

所以,安迷修笑着,如同清风徐来,说:

 

“好啊,不知,金是否允许我作为他的恋人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