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肉文练手放飞自我

Chapter Text

隔壁搬来了一个大叔。长得蛮对他胃口的,还有一把怎么看怎么斯文败类的性感小胡子。
一开始他是没有想要怎么样的。毕竟不知道人家是直是弯。不搞直男这点节操他还是有的。
直到在他们同城gay群里看见了那个大叔的视频。
真是不小心呀大叔。居然被人家连脸一块拍了。
就着小视频他当场就硬了撸了一发。
在床上压抑着呻吟只是喘息闷哼的男人真的是世界瑰宝。
眼角鼻头都透着粉,带出一点勾人的绯色。
舒爽难耐而眉头微蹙,一股子惹人疼爱欺负的脆弱模样。
压抑的闷哼中带上了哭腔应该是快到了吧。
伸手去抚慰自己的性器,却还是隐忍着不肯放声呻吟,真的是很讨厌呀。
真是的,我也想日着他羞辱性的骂他骚逼。
既然都是同道中人,那么有一些事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辗转拿到了大叔约炮的那个账号,他兴奋的不能自已。
我喜欢用强的。他说。
好容易把人哄的同意了在回家路上被他迷晕绑上艹一顿,他笑的开心。
大叔记得哦,我会摸摸你左耳上的耳环的哦。大叔这么可爱,不要被别人欺负了。

去哪里堵大叔呢?他这么害羞,话都不肯说,都是打字,小视频里艹狠了也只是闷哼,真的是很可爱呢。
所以说约炮还是要谨慎的呀。上了床你个0号说的话谁还在意,爽不就行了?

摸着大叔的耳珠把人用乙醚迷晕,抱着人回了家。他真的是忍不住了啊。
我可能是变态吧。我就是喜欢把人绑起来艹的他哭的叫爸爸。

剥光大叔,给他套上一层情趣黑丝袜(开裆丝袜),用情趣胶带把他的大腿和小腿紧紧绑在一起,双手也背到后面去紧紧绑上。
他很早就想这样做了。尤其是看见大叔出现在小视频里的时候。
碍事的眼罩让他看不清大叔的表情了啊。那么还是他带面具好了。
大叔一定也是很期待这一炮的。
他脱大叔裤子的时候发现了,那人透着湿意的内裤,和骚逼里夹着的按摩棒。
真是辛苦了,含了一天一定很磨人吧。
拍拍大叔的脸让他清醒,大叔看清情况后果然露出了像他意料之中的那样让人想要把他欺负的哭出来的诱人表情。
“乖,自己弄进去的东西自己把它拉出来。不然我不好操你。”他俯到大叔耳边。
“大叔也很想要我狠狠地操进来吧?早就洗干净屁股准备着了。”摸上平坦的都有些瘪的小腹,“今天都没有敢吃饭吧?肚子都饿扁了。”
大力地揉上那小腹,他甚至都可以勾勒出对方体内的巨大呢。
“拉吧,你不拉出来,我不好操你呀。”他收回了手,说的无奈。“加油哦大叔。”
话虽如此,但是他知道想要用这个躺在床上的姿势拉出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欺负一下大叔嘛。
大腿小腿被紧紧绑在一起,门户大开,刚好可以让他好好看一看小视频里没有好好拍摄特写的屁眼。
“大叔果然经验很丰富,前面和后面都是深色的呢。”他摸摸大叔软塌塌的鸡巴。“不过没关系,我的鸡巴大,一定可以喂饱大叔的。熟男什么的最方便了,不怕操坏。”
那个可爱的屁眼猛然收缩了几下,又分泌出不少透明的肠液,大叔还真是可爱。

慢慢的,慢慢的,大叔的屁眼张开了指甲盖大小,葡萄大小,露出一点水润的黑色,好样的,已经看到头了。
贴心的压住大叔的双腿,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蠕动着的小口,他的眸色渐深。把大叔想要扭腰摆臀变换姿势拉出的打算可能毫不客气的扼杀了呢。

“拉…不出来…啊……对不起………求你……帮帮……帮帮我………操进来………”大叔终于忍不住,眼圈发红的求饶了。
沙哑的性感的,向比自己小的年轻人求饶很羞耻?还带着一股子勾人的鼻音哭腔。
真是美味。
惋惜的一把拉出露了个头的按摩棒,他一下子就照着那个小口把自己的鸡巴狠狠捅了进去。
可能是舒爽过头,大叔难耐的扭着腰,咬着下唇。他敢打赌,如果不是他把大叔的手绑起来,他现在又会不自觉的揪紧床单了,色气又迷人。
大叔的骚逼果然是温热的湿软的,特别好插。
抽出来自己的鸡巴,又套弄了两下,让它变得更大,他“噗嗤”一声又捅了进去。
将大叔撑的满满当当,他也觉得好像有无数温热的小嘴吮吸着自己的鸡巴。
一下一下挺着腰狠狠捣了起来,肉眼可见的大叔的鸡巴也颤颤巍巍的硬挺了起来。
大叔隐忍着的闷哼也越来越多的带上哭腔和鼻音,扭腰摆臀滑的像是个妖精。
“想要自己摸?”他大发慈悲的摸上了大叔的鸡巴,大叔就挺着腰把鸡巴更多了送到他手里,无声的催促着要着更多。
呵呵。他笑了。要不是知道你喜欢自己摸,老子绑你的手干什么?
“想不想爸爸帮你摸摸鸡巴?”嘴角恶劣愉悦的笑容是完全的绽放暴露。
快速而猛烈的搓着大叔的马眼,“叫爸爸,爸爸就让你爽。”
大叔像是被欺负狠了,眼角都带了泪,,微微躬着腰,哭叫着迷乱的叫出声“爸爸…爸爸让我爽…”
“操,骚逼。”他忍不住骂出声。却不是真的说大叔有多骚,而是他叫的让他差点射出来。
果然他还是二十出头沉不住气的小伙子。
这样的大叔就是要好好吃的。
一手快速的套弄着大叔的鸡巴,一手压着大叔的腿打桩机一样快速操干,他快要到了。
大叔已经在他手里射了几次了,脱力似的躺在床上啜泣着求饶,眼看着是鸡儿梆硬射不出什么了。
“求…求你……饶、饶了我……射不…出来了……”大叔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还真有那么几分梨花带雨的韵味。
但是他一边努力操的更深,一边继续套着大叔湿漉漉的鸡巴快速的撸。
“啊—”突然大叔就仰着头叫出声,然后鸡巴就喷出大量液体,射了他一身。
这么多?他皱眉,肯定不是前列腺液,尿?
包裹着他鸡巴的肠道疯了一样狠狠抽搐着,硬生生把他绞的出了精。大叔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软在床上无意识的轻微抽搐。

 

哼哼哼。他的脸色黑的能当锅底,怒极反笑。一把捞起大叔就去了浴室。
调了调水温,举着花洒,微热的水流就一直轻柔但是坚定的冲刷着大叔的龟头。
冲的大叔崩溃的哭着大叫求饶,扣着他的腰让他避无可避。

 

年下攻不顾大叔受的哭叫,将他里里外外都洗了个干干净净。往大叔受有些松弛的合不上的屁眼里塞了一个组的聪明球,拍拍他的屁股让他好好夹紧腿含住了,又继续强行撸硬大叔受的鸡巴,满满当当的塞了个筷子粗细的尿道按摩棒进去。
“不要……不要了……爸爸……求求…你……放…放过…我……”大叔受那张好看的脸上涕泗横流,可怜兮兮向精力旺盛玩心重的年下攻求饶。
“别怕。”年下攻温柔的抚弄一直被忽略得不到慰藉的乳粒,“马上一定让你爽上天。”
抱着浑身无力的大叔受回了房,强迫他喝下三大杯水,年下攻摸摸大叔受撑的有些圆润弧度的腹部眯眯眼,“早上用口的方式叫醒我明白吗?”
大叔受现在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年下攻这么玩了。现在完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四肢都被紧紧绑住,淫荡又无助。
阴茎上酥麻的快感还没有过去。大叔受真的是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年下攻技巧还是可以的。
带着一肚子热水,整日粒米未进又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性爱的大叔受精疲力尽的睡着了。
黑夜中年下攻睁开了眼,默默撕扯下缠绕住大叔受双腿的胶带,按上微湿的黑丝,小心翼翼的给大叔受按摩双腿。
人老了要小心呵护。
他还是有那么点喜欢大叔受,想要和他保持长期炮友关系的。
早上大叔受被一股强烈的尿意憋醒,他面色苍白,清醒了的脑袋一下子就猜到了年下攻要怎么玩他。
上次他被人这么玩的时候差点虚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