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冰河入梦》

Work Text:

原本小麦色的肌肤因为长期不见天日而苍白起来,还算精壮有力的身躯用因为终年不绝的束缚折磨而变得脆弱无力。当然,这不排除萧炎恶意的呵护保养他的身体以供自己更好玩弄亵渎的因素。尤其是起先紧实的瘦臀,在萧炎常年累月的狎玩之下,两团弹性颇佳的肉丘都被玩弄的松软动人,由原来健美的瘦臀变成了极富肉欲的粉嘟嘟颤悠悠白嫩嫩的蜜桃臀。轻轻一拍就能打出臀肉翻飞的美景,越发让萧炎爱不释手,捏着两团丰软白嫩的细腻臀肉,随心所欲的挤压玩弄成各种模样。
一看就让人食指大动的蜜桃臀深邃幽深的谷底中的小洞自然被好好调教了一番,已经成了极其诱人煽情的艳红色。幸于韩枫实力高强,早以不食五谷,免去了日日灌肠清洗的步骤,只是少不了被精水灌溉滋润,萧炎天赋异禀的肉棒经常将韩枫的小穴操的烂熟,一夜一夜的干的韩枫眼眸含泪,咬唇低吟,啜泣不止。一般来说,每次操干过后,韩枫不在床上休养个两三天,是合不拢他都要没有知觉的双腿的。
萧炎没有操弄韩枫肉穴的时候,都是要放各种各样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淫器调教滋养他肉穴的。长此以往,好端端的五尺男儿,已经变成了以色侍人的男宠一流,肉穴被调教的极妙不可言,噬骨销魂,时时刻刻都饥渴淫荡的想要被男人贯穿抽插。火热湿腻。
不幸中的万幸就是韩枫并没有被废了下面,当时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肉棒一直被萧炎用玻璃棒按摩棒串珠之类的东西堵着,想要随意泄出些什么那都是痴心妄想。他已经差不多一年没有出过精被迫用后穴高潮了。两颗睾丸沉甸甸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释放出来。
可惜了韩枫的乳粒。本来平平无奇,但是在日复一日的淫弄下已经被玩弄成女人乳头大小了,好好吮吸一番之后更是有葡萄大小。
总而言之一句话,韩枫的身体已经被萧炎彻彻底底的征服了。他彻头彻尾的成为了一个会因为欲望向男人摇屁股的荡夫。
许是为了玩起来有趣一点,萧炎并没有完全摧毁韩枫的自尊神志。

此刻,韩枫那张俊朗冷淡的脸上难掩媚意,一点看不出昔日星陨阁阁主的高高在上。
他半闭着眼,满脸潮红,薄唇轻启,像发春小猫一样发出勾人的低喘呻吟。
被精心照料保养的白玉般盈润无暇的修长指间是硕大狰狞的玉势,密密麻麻镶嵌着圆润饱满珍珠的玉势,敏感点都被这设计刁钻的玉势捕捉到,带来的是呼吸间磨过敏感点的惊人快感。更不用说萧炎还强迫他捏着玉势,在饱受了一番鞭打辱弄的臀间抽插自慰。
他的臀部被鞭打的红肿发痒,比原先高了有一指多,在他红肿的几乎与臀峰齐平的股间,玉势被一点点轻缓的插入拔出,动作十分清淡寡然无味,可场面却十足火辣,让萧炎心痒。
不轻不重的拍拍韩枫饱胀充盈的好像大肚子孕妇一样圆润的腹部,修长瘦削男人本该平坦紧实的小腹圆润的隆起,勾出一抹惊心动魄的弧线。
韩枫垂着头,难堪的低声啜泣着,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对着萧炎打开,修长白皙的大腿大大的分开,被打的像是烂熟通红水蜜桃一样的烂屁股间同样红肿的小口温驯的来回吞吐狰狞的玉势。
在往上就是被红色丝带紧紧勒住的,红得发紫的鸭蛋大小的两个卵蛋,和紫的发黑的被一指粗玉棒一艹到底的可怜性器。
“嗯~”韩枫爽不自主的哼出声,顶在骚心上了。仅存的一点自尊让他不要放声呻吟。
他的火热松软的甬道里是萧炎惩罚他出言不逊的一坛混了极狠辣阴损媚药的醇酒,把着玉势来回抽动的过程中会带出淫秽的水声,让他脸红心跳。
捻起韩枫细白胸膛上如女人乳头一般红肿的肉粒,搓揉拉掐,骚刮的那被玩的糜烂殷红的乳粒乳孔微张,萧炎勾唇一笑。
拿出个一寸多长,牙签粗细的小棒小心翼翼的抵着微张的乳孔慢慢戳了进去。
韩枫却是身体猛的一抽,如濒死的鱼一般挣扎了起来,细细软软的带着鼻音哭腔的啜泣求饶,“不要~住手~求求你了~”
唉,萧炎叹了口气,怎么这么不乖呢。随手拿了个粗大的做成阳具模样的口塞插在了韩枫这张不再吐出可爱的淫声浪语的嘴中,直抵喉管,让韩枫胀红了脸呼吸困难。
慢条斯理的将另一个乳头也插上乳棒,萧炎抓着韩枫的手,把它们带到插着乳棒的骚奶头边,命令道,“捏着棒子自己插自己的骚奶头。”
然后就一边狠狠挤压揉搓着韩枫鸭蛋大小的两个软蛋,一边拔出玉势带出一股被含热了的酒液,狠狠捅进了痛的抽搐的韩枫火热滚烫的湿软肉穴中搅起一阵阵让人脸红心跳的淫秽水声。
可怜的韩枫,高昂着头,涎液从他被撑的变形的嘴角流出,一片晶亮,挺着被玩弄的松软胸脯,极其淫荡放浪的捻着小棒操弄自己红葡萄一样大的骚奶头,鼻子里哼出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乐章。
放过可怜的卵蛋,萧炎摸到上头,就着自己顶弄韩枫肉穴的节奏一下下拉动玉棒,狠狠操干着韩枫的性器,一捅到底,一下一下猛烈的抽插甚至捣开了羞涩闭合的小口,来到了膀胱。
韩枫就像是被电击了似的,狠狠抽搐了两下,又无力而乖巧的躺在萧炎胯下,大张着腿迎合操干。
他坏掉了。韩枫软弱的留下了泪水,即使是被这么粗暴变态的玩弄,他却还是从尾椎升起了一丝丝隐秘的让人心神荡漾的快感。
临近喷发之际萧炎抽出自己的肉棒,一把拉下韩枫的头按在自己的胯间,对着韩枫迷乱恍惚的脸就射了他一脸一身。
哭了?擦擦韩枫眼角的泪痕,不是怎么玩都硬犟着不肯流一滴泪吗?这就要玩坏了?他还有好多手段没有使呀。
被操开烂熟的小口馋嘴般还在流口水,一指来宽的小缝潺潺的留着加了料混着肠液的酒水。
抚弄了两下韩枫被紧紧束缚着的快被憋坏废掉性器,萧炎若有所思,是不是该让韩枫这老小子泄出来了呢?
抽出带着白浊和尿液的玉棒,解开束缚已久的丝带,萧炎蒙住韩枫失神的双眼,拔下那巨大的口塞随手塞到了他的肉穴中。韩枫的嘴巴还是大张似乎没有意识到口塞的离开。
将韩枫再往下压,那可怜的性器几乎已经顶到他嘴里了,萧炎黑沉的眼里闪过恶质的光,“给我好好舔。”
下意识的舔上了嘴边的阳具,韩枫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干什么。下面被缚住多时,早已充血丧失知觉,除了萧炎要把他玩坏一样狠搓脆弱的卵蛋或是捣弄细嫩的尿道,外部真的早就失去知觉了。
被操的神志不清的韩枫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根阳具和以往的不同。
灵活的舔舐整个巨大饱满的龟头,小心翼翼的收起牙齿把它含在嘴里,尽可能的吞进更多的柱身,熟练的吮吸舔弄,韩枫就像是储存食物的小仓鼠一样两颊鼓鼓。
真是可爱。萧炎抓着那阳具一样口塞的末端,就着记忆中的骚心一下一下准确的顶弄操干,没一会儿那甬道就变得泥泞湿滑了。
韩枫的神思越发恍惚了,逐渐回笼的理智也烟消云散。只是使出浑身解数伺候服侍嘴里这根坚硬如铁的滚烫阳具。
萧炎一向不允许他口的时候用手,韩枫只能废力的伸长脖子往前够,温柔小心的舔弄吮吸那两颗沉甸甸鼓胀胀的卵蛋。
将那两颗卵蛋舔的湿漉漉亮晶晶的,韩枫又含住硕大的龟头,用舌尖在眼出戳弄,果然整个阳具一抖有了些许反应。韩枫心里一喜,再接再厉,更加卖力的舔弄吸吮起来。
阳具即将喷射之际,韩枫特意把它含的很深做了个深喉,剧烈抽搐的喉头挤压龟头,浓稠的腥臭的液体一下子就喷射出来。
韩枫大张着嘴,喉结上下滑动,大口大口的将那精液吞食了进去,一滴都不敢漏出来。
每次萧炎让他口的时候都要射在他嘴里让他一滴不漏的全部吞下,否则就会狠狠地惩罚凌虐他。口交的这一套程序已经像刻在他骨子里那样深刻了。
按照萧炎的调教,他射出后韩枫还要把它舔食干净,继续温柔的舔弄他的肉棒,让它昂扬怒发,他不说停止,韩枫就要一直给他口交。
目前情况确实如此。
韩枫咽下满口精液,将阳具仔仔细细上上下下舔了个干净,卖力伺候服侍着……
他本人麻木紫黑的阳具在他柔软温热的口舌下渐渐好转起来,一点点恢复了红润。
一次次的抚慰,一次次的喷出,强制禁欲的韩枫足足射了五次,韩枫也吞了五次精,小腹都被精液撑的饱胀隆起。
不是感觉不到前端的快乐,只是这与后穴的灭顶快感相比太过渺小,微不可见。
受了媚药的后穴本来就饥渴难耐,再加上萧炎已经好久没有把他操的这么舒服了,将他的身体调教到淫荡不堪后萧炎就再也没有让他爽过。韩枫彻底迷失在欲望深渊里了,只是下意识的按照本能伺候服侍着嘴里的阳具。
可是他已经泄的差不多了。
可是他还在卖力舔弄吮吸。
淡黄色的液体喷射而出,带着一股子尿骚味,气势汹汹的射在韩枫嘴里。
男人的脸上尽是茫然委屈无措,张着口承受了这通射击,淡黄色的尿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
萧炎眼里的恶质混合着恶作剧得逞一样的欣喜,这真是一出好戏。
后穴传来的快感还在一浪接着一浪的拍来,韩枫却还是止不住的颤抖,自从他屈服顺从之后,萧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侮辱意味极强的凌辱他了。
被调教的可怕记忆袭来,韩枫含着一口尿液如临深渊,不知所措。
“吞下去,”萧炎蛊惑般在韩枫耳边低吟,“然后给我好好舔干净,我今天就喂饱你这个骚屁股。”
“咕嘟”,韩枫的喉结滑动了两下,将尿液喝了下去。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他麻木的想,精神却仍死死陷于后穴赋予的快感漩涡中,轻车熟路的将阳具舔了个干净。
将韩枫掀过去,让他撅高屁股跪倒在床上,萧炎抽出那碍事的口塞,换上自己的肉棒,照着韩枫的骚心狠狠操干碾压。
“太~太快了~~”韩枫无知无觉的哭泣着,浑然不知自己在萧炎的蛊惑下做了什么淫乱的事,只是放肆呻吟尖叫。
他痒的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