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画皮难作骨》

Chapter Text

男人剪裁得宜的西装裤勾勒出他挺翘饱满的臀部,在他俯身弯腰时更显出臀部的勾人弧线。

庄睿闭上眼屏气凝神,再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久不见天日下白皙的挺翘臀部,两团软丘之间是幽深神秘的臀缝,让人生出一探究竟的欲望。

他有着性感的小胡子,在那张俊美邪魅的脸上更平添几分魅力,像美洲豹一样懒散优雅而美丽凶险。

名流?气度?眼界?

很快就不是了。庄睿抿了口红酒,笑得矜持有礼。

跟在男人后面进了洗手间,庄睿拿着毛巾一把捂住男人的口鼻将他挟持进最近的隔间,男人竭力挣扎,吸入毛巾上微量的乙醚,动作渐渐弱了下来。

呵。解下许伟高档昂贵的皮带,庄睿勾唇冷冷一笑,把许伟两手背在身后牢牢地绑了起来,又用许伟自己名贵的丝质领带将他的双眼严严实实的捂了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庄睿解开许伟的西装裤,露出那让他肖像已久的挺翘臀部。

许伟迷迷糊糊醒来,觉得有什么人正在自己的菊口危险的打转,心下一惊。

想他纵横花丛多年,纵使不太感兴趣也尝试过肛交,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兄弟,有话好好说,别冲动。”许伟难得软下来,好声好气的说话,形状优美的薄唇终于不在吐出和嘴唇一样薄的冷嘲热讽了。

庄睿摸摸许伟的嘴角,看那张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脸难堪的染上慌乱害怕惊恐与屈辱,无声的笑了,极其开心。

许总这一身细皮嫩肉,可得让他好好琢磨琢磨怎么玩呀。

浅浅的刺入一个指节,许伟一下卡壳般白了脸,疯狂的扭着腰就要往后躲,崩溃的求饶,“别,求求你,放过我,里面脏。”

确实,庄睿把许伟的腰臀拖到自己胯下,掏出自己的长枪在对方细嫩幽深的臀缝间细细抵弄研磨了一阵,磨的长枪更加怒发坚硬,磨的许伟的臀缝粘腻一片,才离开了许伟一直不自主发颤抖动的身体。

这上面这张小嘴犯下的过错,没道理让下面这张小嘴买单呀。

紧紧擒住许伟的下巴,庄睿把自己的长枪抵在他俊美立体的脸颊上,缓缓摩挲。

意识到抵在自己脸上的是个什么玩意儿,许伟几欲作呕,他被人口的经验不少,可这么近距离的和别人老二亲密接触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下巴又被紧紧擒住,动弹不得,避无可避,许伟绝望的发现对方就是冲着操他的目的来的。

“兄弟,放过我,放过我,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许伟屈辱的都快哭了,对方的老二就在他脸上,青筋的跳动他都能清晰感知到,淫秽的让他溃不成军。

早干嘛去了?庄睿提着长枪就试图戳进那湿软的口腔中。

许伟如有所感,在庄睿捅进前闭了嘴。庄睿也不急不恼,硕大的顶部就那么抵着许伟的薄唇研磨。将那人淡红的薄唇磨的像是涂了胭脂一样嫣红、抹了唇膏一样透亮。

他应该张开口狠狠咬掉这个人的老二的,他应该张开口狠狠咬掉这个人的老二的。许伟这样想。可是自尾椎升起的凉意仿佛在预示着他怎么做的可怕后果。他不敢,他不敢。

名流?嗯?庄睿歪歪头,看着许伟明明气的浑身发抖,却还是一动不动,放任着他的动作,笑得无邪。

名流就是拥有的太多割舍不下,顾头顾尾畏手畏脚的一群小人。只要抓住了他们的死穴,最没有骨气的像狗一样谄媚的就是他们了。

就像现在,许伟被他绑起来肆意凌辱,也没有大声呼救。

面子,就是为了面子,这就是他的死穴。

明明只要暂时收起可笑的自尊大声呼救他就可以免受这番折辱不是吗?他又没有堵住他的嘴。

庄睿慈悲的看着许伟,仿佛看到了他的极致。

强极必辱。

许伟这一副矜傲的精英总裁模样,可是让他性致勃勃。

你自找的。

庄睿威胁性的踩上了许伟疲软萎缩的毫无精神的性器,顶顶他紧闭着的诱人薄唇,进不去。

不配合?庄睿脚上稍稍使了几分力,羞辱意味极强的用皮鞋鞋底,撩拨玩弄许伟赤裸的性器。

男人果然是感官动物。许伟悲哀的发现自己在皮鞋粗暴的碾压凌辱下颤颤巍巍的挺了起来。冰凉粗糙的鞋底带给他不一样的刺激。

怎么这么下贱。许伟双手紧握,指甲深深刺入了掌心。

敏感的龟头被鞋底踩在冰凉的大理石瓷砖上细致的研磨,被皮鞋踩在地上玩弄的现状,以及完全被人支控掌握的事实让他的身体变得格外敏感,很快就不争气的射了出来,浊白的液体在黑亮的皮鞋上流淌,分外淫靡。

庄睿又顶了顶许伟的薄唇,这次轻而易举的就捅了进去,许伟仿佛被抽走灵魂了一样,只是顺从的张着嘴接受在庄睿的抽弄。

每一下,庄睿都捅的极很极深,几乎都要刺穿许伟的喉咙,囊袋就那么啪啪啪的打在许伟脸上,让他发白的脸染上一片红云。

我果然还是太心软。庄睿看着失魂落魄沉浸在自己别人踩射屈辱中的许伟,到底还是心软了,并没有强迫许伟给他口,自顾自抽插顶弄的爽了,一股脑射在了许伟嘴里,射的他满嘴满了都是男人的精液。

嘴巴太臭了要好好洗洗呀。庄睿脸上是恶质的戏谑。

心软什么的是不存在的,温水煮青蛙,循序渐进而已。

反正他们来日方长。

白浊的液体顺着双眼被蒙住男人的嘴角流出来,蜿蜒成一条小流,滴落在衣冠楚楚的上半身,意外的色情。

对了,庄睿摸摸口袋,掏出一个小巧的跳蛋,塞进了许伟粉嫩的未经人事的菊穴中。

Surprise.

 

后续:那人什么时候走的许伟不知道,他就像是被玩坏的破布娃娃,随意的被丢弃在洗手间的隐蔽角落。光赤着下身,被绑的严严实实。

许伟神志稍微开始清醒一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开始暗恨自己的名牌皮带了,质量那么好,他完全挣脱不了。

怎么办?旧的阴云散去,新的阴云又笼罩在他的头顶。

就他这副样子,无论被谁发现,不但丢他自己的脸,还丟许氏的脸,搞不好还会身败名裂。

股间被塞进来的小玩意突然开始震动起来,让许伟软下腰身,带给了他新的刺激。

掐着点,庄睿再去看许伟时他已经被跳蛋玩弄的媚态横生,汁水四溢,泥泞不堪了。

“许总。”他装作吓了一跳的样子,赶快把蒙住许伟眼睛的领带解了下来。

迷迷糊糊听见庄睿的声音,许伟下意识的加紧了股间的跳蛋,努力端正神色,试图在情敌面前维护最后一丝体面。

像个正人君子一样,庄睿没有过多的关注许伟身上一塌糊涂的印记(——这都是他弄的,没什么好看的,想看他可以再弄),利索的帮许伟解开皮带释放出他的双手。

这让许伟心上涌起了一丝感激,但是很快这感激就被庄睿看见他如今不堪模样的羞恼冲散了。

股间的跳蛋还在嗡嗡嗡的疯狂跳动,许伟有心将它拿出来无奈庄睿眼巴巴的看着他,无声的催促着他一起走。许伟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提上了裤子,扣紧了皮带。

脸上和身上的精液被庄睿细心的用纸擦去,就算是再不喜欢庄睿,许伟也是红着脸真心实意的和庄睿道了谢。

这样不是很可爱吗?斯文俊秀的青年挂着礼貌得体的笑容,假惺惺的和许伟客套,余光却狠狠舔舐过那挺翘饱满的臀部。

这次是时间不够,地点也不好,下次他一定要好好的品尝玩弄一番。

Chapter Text

许伟居然找人想要杀了自己。庄睿很生气,俊秀温雅的脸上是大雨将至的黑云压城。

这几天许伟都是一个人住在郊区的别墅里,每天都会有钟点工过去打扫,清幽雅致,刚好方便他小许总在家里白日宣淫,开趴尝鲜,也方便了庄睿的计划。

不管玩得有多疯多开心,小许总也是坚持底线,坚决不留人过夜,生动形象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拔吊无情。

趁着夜色摸进别墅,庄睿看着眉头微蹙睡的不甚安稳的小许总,笑了。

依旧是蒙上对方的双眼,庄睿还想多这样玩玩小许总呢。

将人的胳膊折在身后用自己的领带牢牢绑在一起,确定了许伟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了,庄睿狠狠一拳捣在那人柔软的肚子上。

腹部剧烈的疼痛终于让许伟清醒,可怜的蜷缩成一团躬成了虾米。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黑布下许伟的瞳孔猛然一缩,屈辱的记忆一下子泄洪般铺天盖地涌来,将他卷入万劫不复!

捏着许伟这两天削瘦了不少的下颚,庄睿吻在了他的嘴角,“又见面了,小骚货。”他今天带了变声器,倒是可以好好用言语羞辱小许总一通了。

真的是他!这几天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噩梦成真,许伟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凄厉的叫出声,“你到底想要干嘛!?”

这种被人蒙住眼睛完全掌控,肆意玩弄,毫无反抗之力的境地他受够了。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庄睿可以清晰的看到布料下露出一半的青色眼圈,可以很轻易的推断出这两天许伟都没有休息好。

“我只是仰慕小许总,想要好好干一干您呀。”贴着细软的耳垂说着鬼都不信的露骨情话,庄睿兴奋的瞳仁竖起,像蛇一样。

“你做梦。”许伟被对方恶劣的调笑气得浑身发抖,仗着不会有人听见, 色厉内荏的威胁唾骂,“让我查出来你是谁,我一定要你好看。”

“几日不见,小许总脾气见涨呀。”庄睿卡着许伟脖子,硬生生的把他拖到浴室。

拉下宽松的睡裤,庄睿戏谑的吐出一语双关的色气骚话,“把下面好好洗一洗,我下面喂你吃。”

屁股一凉,许伟又气又怕的胡乱的扭动挣扎,双腿不听话的向后踢去,却被抓住脚踝拧的生疼,强制性的被拉平打开,展露出股间紧张的一缩一缩的粉色肉穴。

呵呵。没有一点怜惜,不带一丝情感,庄睿掐着许伟脖子让他跪趴在地上,一指粗的水管就捅了进来,插了两三公分就被肠道紧紧夹住动作不得。

“放松。”庄睿一巴掌拍上许伟白嫩饱满的翘臀,“我叫你放松呀。”

青年手掌带着一阵凉意,毫不留情的一下一下打在了许伟白嫩饱满的翘臀上,掀起一阵臀波,打得他拼命地扭着细腰摇着屁股想要躲避这恐怖的巴掌,嘴里还“变态”“混账”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的谩骂,磨的庄睿起了火,骂人都只会翻来覆去的这两句,你说这人是多欠操?

屁股被打的层层叠叠覆满了红色的掌印,负隅顽抗的肠道早已溃不成军,轻而易举的让水管撑开,灌肠正式开始。

又插了差不多五六公分,庄睿停了手,开了水,冰冷的水就那么缓缓的流进了火热滚烫的肠道,将其刺激的抽搐不止。

“早配合不就行了吗,非得让人狠狠打一遍你的骚屁股。”庄睿弹弹许伟挺立着流泪的性器,“小骚货。”

他打着打着许伟的谩骂就变了味,下端也渐渐昂扬起来了。

真是个宝贝。庄睿可以清晰看见收冷水刺激的肠道是怎么样张合收缩,一点一点吞食着水管的。

早在上次他逼着许伟跪下给自己口交,对方无奈却隐隐顺从,甚至在自己脚下出了精的时候,庄睿就可以断定小许总身上有隐秘的受虐倾向,如今被打屁股期间挺立坚硬起来的性器,更是让他落实了这种猜想。

许伟也恨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争气,这么大人了,光着屁股被人打屁股居然被打硬了,生理上臀波传来的酥麻痛感和心理上的自我嫌弃厌恶,让他整个人的身子都越发敏感。

其实这事阴差阳错的,不能怪他淫荡,主要是那水管好巧不巧的更好顶在了他的前列腺上,水流一直缓缓的不间断的冲刷他的前列腺,让他不由自主的塌了腰得了趣。

差不多灌进了800ml的水,庄睿拔下水管,命令许伟加紧屁股,抓着他满是掌印的红屁股就开始大力揉搓起来。

腹部是冷冷沉沉饱胀的坠痛感,臀部是火辣辣的痛感,许伟四肢无力的跪趴在冰凉的瓷砖上,难受的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如果让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他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

好不容易回复了一些体力,许伟还没有想好怎么脱身,就被人随意的用两指拉开肛门,被肠道捂的温热的水就推推搡搡的愉快的顺着被强制拉开的空洞涌了出来,流了一腿。

一股子屎臭味就那么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许伟神情错愕羞愧,脸上红白交加,连脚趾都因为极度的羞耻染上了可爱的粉红色。

“真臭呀。”庄睿故意凑到许伟耳边说,“还有宿便呢。”

闭上眼,许伟的身体不自觉地微颤着,“请你别说了,请你。”

他的脸上满是羞耻难堪,混合着一些无辜茫然的隐忍屈辱,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仔细一品还带着一丝崩溃的哭腔。

硬了。

接下来庄睿倒是没有这么折腾软成一团,瘫在地上像水一样柔顺的小许总了,只是中规中矩把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一丝不苟的洗了个干干净净。

自从被这个变态缠上,许伟觉得自己的自尊高傲,就像是玻璃一样被人轻易打碎,踩在地上恣意玩弄。

抱着湿漉漉还带着微凉水意的许伟来到落地窗前,把人赤裸的胸膛抵在光滑冰凉的玻璃上,庄睿打开一支润滑剂就往小许总湿软的肉穴里到了大半,剩下的尽数抹在自己蓄势已久的性器上。

模模糊糊的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许伟又疯狂地扭着腰摇着屁股,不让庄睿插入,几次三番从臀缝中滑出,正急着色的庄睿也不禁恼怒了起来,扣着许伟的腰,手伸到前面狠狠一掐那微勃的性器,红着眼呵斥,“别闹!”

许伟一下子软倒在庄睿怀里,疼得直哆嗦,还是嘶嘶的抽着冷气求饶,“别在这儿,求你别在这儿…床上,去床上。”

呵,庄睿把头埋进许伟湿漉漉的还往下滴水的发间,勾唇邪笑,“去床上干嘛?”

“干我。干我。”许伟恨不得整个人都缩进身后那个人的怀里,这里的夜视摄像头,会把他分毫不差的拍下来的。

“小骚货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自己发骚了想要让老公的大肉棒操进来?”庄睿捻着许伟的乳粒搓揉。

老、老公?许伟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什么恶趣味?第一次认识到自己以前在床第之间逼着人家说这些小情趣的话是有多讨厌,沉默不语。

不说话了?庄睿挑眉,探进许伟的肉穴,将肠道内的润滑油搅成一阵淫秽不堪的水声,摩挲着那一点骚心狠狠戳弄刮抠,让许伟彻底软成了一汪春水,软软的挂在自己怀里。

骚心被连续不断的狠狠戳弄抠刮,没有几息许伟就哭叫着泄了出来,浊白的液体顺着玻璃蜿蜒下滑。

穴中的手指被换成龟头,庄睿硕大的龟头紧紧抵在一张一合柔媚收缩的菊口上,一点一点的撑开敏感湿软的肠道。

身体被粗大灼热的硬物一点点撑开填满,被拍摄,被录像,被威胁,被唾弃。许伟终于吐出了让庄睿浑身舒畅的可爱话语:

“老公,去床上狠狠操开小骚货的骚穴吧。”

他无师自通,说得那叫一个千娇百媚,活色生香。

“晚了。”庄睿咬咬他汗湿的肩头,挺了挺腰,大力抽插顶弄起来。

许伟像是诡谲的大海上跟着波涛起伏的小舟。

“老公~求你~~去床上~~老公~~”只在一个人面前丢脸不算丢脸,在公众面前丢脸才叫真的丢脸。许伟啜泣着在快感的波涛中翻来覆去哭喊着“老公”“求你”“床上”这几个字眼,让庄睿通身舒畅之余,大发慈悲,把许伟的头按在他自己射出的液体旁边,让他跪趴下来,“把你泄出来的东西舔干净我们就去床上。”

法外开恩般解开了许伟头上的领带,让他细致的将自己泄出的每一丝都舔净咽下。

许伟可以透过镜面反射,轻易的看见自己跪在地上边舔食精液边被人狠狠操干的淫荡样子。

“老公~舔…舔干净了。”他垂着眸不去看玻璃里荒唐的自己,声音里是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谄媚讨好。

“好的。”庄睿扣住许伟的窄胯带动他转了个方向,“自己爬到床上去。”说着,不耐的顶顶许伟红肿的屁股。

双手被紧紧地绑在背后,许伟只能拖动着酸软无力的双腿膝行。屁股被庄睿牢牢把握在手中承受着一下又一下由表及里的鞭挞,每一次动作都带动体内的巨物带来无上的享受与灭顶的快感,许伟几乎是爬两步高潮一次爬两步高潮一次。才开始是射精,射无可射之后就是前列腺液,到最后他爬到床边时,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后穴高潮,潮吹似喷出的液体让他股间粘腻濡湿一大片,看上去亮晶晶的,额外诱人。

许伟满色潮红,双眸带泪,神智不清的婉转呻吟,只知道“老公”“老公”的乱叫求饶。双腿被大大的分开,被紫红的巨物不断贯穿操弄的菊口嫣红淫糜,前端的性器软绵绵的哒拉下。俨然一副被人操熟操服的倒霉样子。

凑到许伟面前,让他睁大眼好好看看他是谁,庄睿逼问许伟,“我是谁?”

他其实是看到的,在落地窗前。

许伟的眼对着庄睿好一会,才慢慢变得有神明亮,“庄睿……”

他饱含情欲的嗓音低沉沙哑,又偏偏带着股不自觉的勾人甜腻,让庄睿的心好好颤了颤。

“老公……”像是不确定似的,怯生生的,许伟又软软的补上了这两个字。

可见他真的是被操迷糊了,头脑发昏。

等会儿,庄睿…庄睿?

许伟一个激灵,终于彻底回过神来。

“继续叫啊,刚才老公老公不是叫的挺开心的吗?”庄睿发觉许伟清醒了,压下心头的悸动,露出愉悦的笑容,十分干脆利落的,收起了堵住精眼的灵气,拔出大吊,淅淅沥沥射了许伟满头满脸,甚至连胸腹处都沾上了不少。

愉悦的将许伟脸上的精液均匀涂开,庄睿把自己的手在许伟的薄唇上蹭了蹭,笑弯了眉眼,

“surp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