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贝田】新任男友

Work Text:

让我们把进度条拉回一个月前。
地点:北京 非正式会谈节目组化妆间 时间:凌晨两点钟

一场节目刚刚录完,大家打着哈欠陆续回到化妆间,打算稍做休息再去换衣服补妆准备下一场。就这么会儿功夫,功必扬竟然倒在小沙发上睡着了。
华波波凑过去挠他痒痒,“嘿扬扬你这就不厚道了,这个位子本来是我先看中的!”
功必扬哼唧几声,“走开”,翻了个身抓紧抱枕,“我要睡——呼”
“噗”田原皓拿着稿子偷笑,对上华波波气急败坏的脸更开心了,“我跟你讲,在我们英国如果有人怎么都叫不醒,你可以试试——”
“试试什么?”华波波摊手等待,“你快说呀大哥,我真的想要个睡觉的地方我要——”
“你可以试试亲他一下。”
“田原皓!!上海不欢迎你!”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睡美人吗”小贝大笑着从角落里的睡袋中钻出来,成功看到了二脸懵哔。
华波波:“哎呀我的妈呀吓死我了大哥,这屋子我不能待了,我去找杨迪蹭个床。”
田原皓逗他,“你确定不亲你的睡美人了?小心我们俩谁心怀不轨。”
华波波:“送你!拿去!我不要睡觉打呼还磨牙的睡美人!”
啪——门关了。
“真可惜”田原皓感叹。
“可惜什么?”小贝不知不觉站到了田原皓面前,把他罩在阴影里。
田原皓放下稿子,习惯性还嘴:“你不是总冠军吗,动动脑子啊lucky boy”
小贝没有讲话,回应田原皓的是一个热辣的吻。
勉强算是暮春时节,室内温度不高,田原皓只穿一件衬衫,小贝的手从衬衫下摆伸进去抚摸他的皮肤,很滑。
脊椎感受到按压,田原皓从紧密相贴的唇间挤出舒爽的叹息,换来小贝更用力的勾缠。
真热呀。
要站不稳了。

小贝松开田原皓,看他耳尖泛红,呼吸不稳,“好啦,这下你也有一个吻了。”
田原皓翻了个白眼,“你们澳大利亚人——”
小贝接道,“都很nice”
田原皓:“........谁要说这个啊”
小贝:“也很聪明”
田原皓:“能麻烦你一件事吗?”
“什么?”
田原皓:“闭嘴,直到下一场开录。”
小贝:“okay,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嗯?”
“我想知道是否有这种可能性,那就是也许你需要一个男朋友而我正好合适?”
田原皓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总冠军,你的中文是和左右学的吗?”
小贝:“网络人气奖得主,你行你上。”
田原皓:“好的总冠军同学,你需要一个我这样的男朋友吗?”
小贝:“well,if you insist”

在线等,急,装睡磨牙结果牙痛怎么办?
慢着,不要忙着感叹happy ending,小贝还有话想说。
但是他决定唱一首歌开场,“把一个人的————恋爱不是简单的请客吃饭”
好的你听懂他的心声了吗?

地点:上海 小贝家中

好事多磨,距离上次节目录制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在机场分别后,他!贝乐泰!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到他忙得上天入地的男朋友了!甚至连视频聊天都不给他机会。天知道他有多想看见田原皓的脸。
“叮咚——”
“小贝,逛街吗”来自扬扬。
“好。”
精疲力竭逛了七八个小时,小贝瘫在椅子上翻看错过的消息。
“扬扬小贝小田田肉多多yoyo桑晚上你们要不要来我家喝酒?”
......下次听oo语音之前还是要注意小心外放。
功必扬果断回复去的,眼神扫过小贝,摸摸鼻子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也去吧?”
小贝用手捂脸呜咽一声,“你们拉丁美洲的人每天都吃什么才能精力这么充沛!”
功必扬翻了个白眼,“我不知道。”他手指上下滑动,假装无意,“你看除了YOYO有工作之外其他人都答应了!”
诶?其他人都答应了,那...
小贝掏出手机看群,果然田原皓简简单单回复了一个“好。”
好什么!我还要去别人家里才能看到自家男朋友吗!
而且!田原皓有时间回复群消息!为什么没时间联系他!
他开始嫉妒oo了。
又经过一番千里奔袭,小贝和功必扬才找到oo的住所。
“oo你家也太难找了吧”功必扬翻出标志性的白眼。
“哈哈哈哈是你们笨”东道主拿出酒杯塞给他,“喝酒”
“我才不笨呢,是你的描述地址不清楚”,功必扬还在较真,看到一旁田原皓在偷笑,“嘿你笑什么,你怎么找来的?”
田原皓没说话就被oo抢答,“我俩原来是室友你知道吧?”
功必扬挑眉,“你俩住这啊?”
oo靠在田原皓肩头笑成一滩液体,“是呀扬扬”
小贝瞥一眼身侧的田原皓,牙齿摩擦一下,挑起话头,“波波怎么还没来?”
功必扬搭茬,“华波波最近非常忙,要不你以为我为什么找你逛街。”
oo爆笑,“华波波那个品味,你该庆幸他忙吧。”
小贝抬手和oo击掌,oo又说“扬扬你可以和我的助理约一下时间,差不多三四个月之后我不忙的时候就有空陪你买衣服啦。”
“哎呦你不要说了,我翻白眼翻的眼睛疼。”
东扯西扯,终于到了小贝想听的环节。
“哎田田,你最近有时间吗,我妈妈说还想和你出去玩”
是oo。
小贝的不知道是新任还是ex的小男友回答道,“有。”
他,贝乐泰,真的非常生气了,他男朋友,有时间?
小贝适时接话,对着oo余光却瞄田原皓,“这个时候澳大利亚天气很棒,o总要去给我们国家贡献GDP吗?”
oo一副我什么都懂的样子,啜一口酒,“田原皓决定。”
功必扬实在看不下去这诡异的暗流涌动,“行了行了哪都别去跟我回南美去阿根廷吧”
...
酒过三巡,华波波很兴奋,拉着功必扬和oo手舞足蹈做“喜欢”,小贝借口醒酒,去oo的阳台透气,空气质量堪忧,小贝开始怀疑自己借口的可信度,晃着酒杯里的酒出神。
田原皓拿着同样的酒杯在他旁边坐下,“小贝在上海还适应吗?”
小贝嘴角有笑容的弧度,眼神却不大轻松,抛出问句“你猜呢”
田原皓想起自己这段时间的故意冷落有一瞬间的尴尬,随机换上标志性假笑,“我猜你还不错”
小贝喝掉杯中酒,一字一顿,“我明白了,只是——”他扬手,眼神要把田原皓盯出洞来“anyway,只是两个吻嘛”
田原皓去接他的酒杯,“你喝太急了。”
小贝双手托住下巴,比出一朵花,“闭嘴,英国人。”
事实证明,小贝确实喝得太急了,散场前东道主向清醒的人分配酒鬼,功必扬领到一只唱唱跳跳的粉红色系华波波,田原皓想小贝兴许不愿同自己一道,就问oo还有没有空房,本应神志不清的总冠军先生却开始唱歌了。
中英夹杂,一共没几句词,声音也不大,田原皓却生生听出莫大的委屈。
他唱,“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
“去我那吧”,田原皓说,“我家离他工作的地方也比较近。”
听起来是个还不错的理由,oo说好,又意味深长补了一句,“对小贝好点”
田原皓扶好小贝,“谢谢提醒,我的闺蜜。”
田原皓大概是要庆幸他有个善良的Uber司机的,毕竟小贝高他一头,喝醉后的汉语水平和智力水平又和三年级的小学生差不多,看起来十分像他智力缺陷的弟弟或者刚从(澳大利亚)乡下拐来的智障儿童。
司机没有报警,真是万幸。
“开花了,”小贝靠在田原皓肩上,窝成一个不是很舒服的姿势,却没有起身的打算,“你看见了吗”
田原皓也喝了不少,胃里热热的,懒得理他,敷衍地“嗯嗯”
小贝用手指戳他腰间,再次比出一朵花,“你看见了吗?”
田原皓拿他没办法,用手盖住小贝的眼睛,“乖,睡一会啊。”
小贝用毛茸茸的头蹭他侧颈,反握住他的手,倒在他膝盖上,没有再闹。
真像大型犬啊。
...
把一个醉酒带回家需要几步?
第一步打开电梯,oh no,电梯坏掉了。
田原皓看着停运检修的通知,很头痛。原来软成一滩的醉鬼朋友却晃晃悠悠自己爬起了楼梯,田原皓赶忙跑过去扶他,揽着他腰的时候顺带嘲讽了某冠军即将消失的腹肌,“总冠军你知道水桶腰什么意思吗”
醉鬼总冠军没有傻乎乎的笑,几层楼的声控灯骤然亮起,暖黄色的灯光向上延伸,田原皓捏他腰间,“嘘——”
小贝借力躲开,施巧劲儿把田原皓困在自己怀里,田原皓背靠着墙壁,手臂被小贝禁锢着,“你干嘛,放开”
小贝压向他,在他耳边,“嘘——”
酒气和小贝刻意压低的嗓音袭向田原皓,他咬咬嘴唇,不大能受得住。
谁都没有再讲话,楼梯间里静悄悄的,声控灯也暗了下来。
田原皓闭上眼,听见小贝的心跳。
是不是他的处理方式出问题了呢?果然太久没有恋爱会开始畏手畏脚,而这个人,和他在楼梯间里沉默相对的这个人,又太叫他动心。
他们都是理性的人,非正式的辩论担当,借着阴差阳错的吻透出一点点喜欢的端倪,田原皓觉得,不能再多了。
工作和恋爱必须分开,朋友和恋人他想要选维系时间更长久的,那毫无疑问只能是前者。
再次回到黑漆漆的楼梯间,田原皓轻轻咳嗽了一声,推开小贝,继续向上走,谁都没有继续讲话。
一进门小贝就抱着田原皓心爱的抱枕瘫倒在沙发上,田原皓看不过去,拉他的衣角叫他去洗澡,小贝却把他拽向自己,一来二去,田原皓就趴在了他胸前。
“田原皓”小贝盯着他,“我喝多了”
“这还用说吗?”
“你知道你可以对醉鬼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也可以让醉鬼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的吧?”
田原皓挣扎,“我只想让你赶快去洗澡,然后我就也可以躺在我的床上好好睡一觉。”
小贝绽开笑容,一口白牙明灿灿,“是吗?”
田原皓有点被戳穿的羞赧,强装镇定,“浑身酒气,太烦啦你快去洗澡。”
小贝更紧的抱住他,低声唱,“黑凤梨,那双眼——”
田原皓叹气,向上耸身去吻他耳垂,“你确定你喝醉了是吧?”
小贝点头。
田原皓轻声再问,“你确定你醉到明天起来什么都不会记得是吧?”
小贝的眼睛有点红,田原皓想,一定是因为oo的酒太差劲了。
从one night in beijing开始,那就用one night in shanghai结束吧,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心知肚明的放纵。
这件事情很怪,被小贝吻到快要窒息时,田原皓想。
从两个吻,到一夜情,似乎也是不错的进展,与他们不同寻常的相遇模式相比,倒也不足为奇。
只是,这样真的好吗?
“专心点”小贝的手扣住田原皓的腰,把他带向自己。
田原皓手脚扑腾着挣扎,“你太用力了,醉鬼总冠军。”
小贝翻身把他按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神色认真,“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至少别在费力用脑盘算着怎么逃开了吧”
田原皓咬着唇不做声,腹诽这家伙认真不笑的时候看上去真的有点凶,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小贝剥开他亚麻衬衫的第一粒扣子。
小贝低头啃咬他锁骨,声音含糊,“Alec,别推开我。”
还有轻轻的一句补充,“至少今晚。”
被叫到名字的人想了想,该礼尚往来的,也去解自己锁骨上毛茸茸脑袋的主人的衬衫纽扣,“闭嘴,很快天亮了。”

这件事情的确很怪,田原皓再想,这家伙明明长了一张一本正经的脸,为什么能在床上玩出这么多花样?
从那家伙的手从他锁骨滑下去的时候,气氛就不对了。
“F——”
“嘘”
先是形状好看的锁骨,有美妙的凹陷,也有凸出的骨节,被舌尖舔过会引来主人的轻颤,用嘴唇擦过也会收获甜蜜的呻吟。
再是两点可爱的软肉,无论是用拇指按压搓弄还是用食指拨弄手感都棒极了,小贝玩弄几分钟,想起什么似的在田原皓耳边轻笑,田原皓不满地用脚踹他小腿,小贝毫不在意,“说起来——”
田原皓以为他要问什么正经问题,集中精力盯着提问者。
“你有没有吃过莓果味的软糖?”
“嗯?”
小贝笑出一口明晃晃的白牙,亲身演示,“这种的。”
小贝含住其中一颗,唇舌温热潮湿,田原皓用手臂盖住眼睛,呼吸停滞,“Alistair,stop”
他慌了,小贝很高兴地意识到这一点,却没打算遵从他的命令。
他动用了牙齿,成功收获了一点点带着哭腔的哀求,田原皓说,“please”
“在中国要讲中文的,”总冠军掌控场面,“比如——”
小贝没有放过那两颗可怜的莓果,“多汁的”
他甚至用鼻尖顶了顶,“柔软的”
最后是舌尖的味蕾,“美味的”
田原皓出了一脑门汗,回怼“你是什么色情文学比赛的总冠军吗?”
小贝亵玩他可爱肚脐的时候回复道,“那么你又是怎么获得这种比赛的网络人气奖的呢?”

妈的

继锁骨、乳头喝可爱的肚脐后,总冠军的手破掉了猎物的最后一道防线。
田原皓的裤链只被拉开了一点点,但这并不影响总冠军先生把手伸进去及其色情地四处揉捏。
多肉的大腿根部,弹性十足的臀部,和已经打湿内裤的某禁忌部位。
真是......淫乱啊,田原皓被一点点撑开的时候脑海里全是非正式会谈节目会场辩论时小贝四处挥舞,多动症一样不曾停下的手。
真是......很灵活呢。
手的主人屈起一指,探寻让猎物情动的那处,也不忘言语调戏,“小白兔乖乖,把门开开”
田原皓翻着白眼,没来得及开口,闷哼一声。
“呀”狼外婆围绕那一点打转,“门怎么又紧了?”
田原皓:“小贝,如果你有什么隐疾,现在说还来得及,我不介意重复你刚刚的工作。”
小贝大笑,“我总觉得这不是正确的在床上讲话的方式。”
田原皓把腿搭上他的肩膀,“那总冠军要给我念一首诗吗?”
小贝偏头眨眼,“好。”
他抽出手指,探到前面触碰最早带来湿润的硬挺,“春水初生”,再伸进一片黑色森林,“春林初盛”,随即低头在猎物耳边吹气,“春风十里”
然后是完全没有犹豫的入侵,“不如睡你”
田原皓发出一声介乎痛苦与欢愉之间的呻吟。
小贝动了起来。
“夜还长着呢,Alec”
“这只是个开始。”

认真说起来,田原皓不是被门铃声吵醒的,而是被门铃声吵醒打算去开门的时候,被隐约的痛感和后悔叫醒的。
而等他打开门的时候,真的恨不得自己一觉睡到下世界。
门外是一手提着早餐,一手拖着行李箱,满脸诚恳微笑的小贝,“早上好”
田原皓瞄一眼早餐,还是让他进门了,“什么事?”
小贝摆好早餐,递牛奶给他,“没什么事”
田原皓:“......”
小贝继续,“我只是来给我的新任男朋友送早餐而已。”
田原皓呛到,“啊?!”
小贝在脸颊两侧比出一朵花,“love you ”
“你吃错什么药了!”
“大概是什么让我瞎了眼的爱情魔药吧”小贝摊手,“我以为英国人不是很随便会和人上床的?”
田原皓气结,“闭嘴!可恶的澳大利亚人!”
小贝再次比出一朵花,“就不”
田原皓:“......你干嘛和这个愚蠢的比花的手势过不去!”
小贝笑出明晃晃的白牙,“网络人气奖获得者你也太笨了”
“嗯?”
“爱会开花呀”总冠军说,“看到了吗?”
田原皓翻了个白眼,怎么就离不开这朵糟糕的食人花了。
等等......他突然想起来,“这行李箱怎么回事?”
“哦这个呀”总冠军站起来打开行李箱,“我突然觉得两个人一起住可以节约很多资源。”
他拿出一条毛巾,“比如——”
“一起洗澡可以节约用水的”

然而事实证明,这根本不可能。
两个人一起住甚至还会浪费橡胶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