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利易】白日宣淫 9

Work Text:

【带回去,赶紧的。】
董公公低声吩咐了手下,转身要走的时候,后脑勺抵上了一个硬物。

【董、连、海】
身后传来男人压得极低的嗓音,从喉咙里压出来的低吼像是狮子护崽时的警告,只三个字带来的巨大压迫力让他甚至有些腿软——他熟悉这个声音,是崇利明。

还没来得及想崇利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出手来管这等闲事,他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小命。半举起双手以示清白,缓缓地转过身,有些讨好地对崇利明说,贝勒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奴才今天是替太后……

【我他妈管你是替谁!】

董公公抬头看到崇利明的表情,不敢再多言。他眼底赤红一片,握着枪的手太过用力导致青筋暴起甚至有些微颤抖,就这么恶狠狠地盯着他,像是下一秒就要发狂,扣动扳机结束他的性命。

董公公好歹是太后的心腹,冲动行事对崇利明甚至对整个神机营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好事。这些崇利明自然比谁都清楚。他在脑子里飞速地权衡利弊,却几乎在一秒钟内就做了决定——即使要自损八百,他也要杀敌一千。太后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他是知道的,他甚至不敢去想如果自己再晚来一小会儿,等待阿易的会是什么。

【爷——】就在他动了动手指,准备开枪的时候,可颜辛像是看穿了他的计划,【阿易睡着了,你抱他回去吧。】

崇利明缓了缓,看向坐在一旁闭着眼依靠在可颜辛身上的少年,好在他看起来并无大碍,像只是睡着了而已。崇利明抹了把脸,这才长出一口气,身上的力气卸了大半,闭了闭眼,像是累极了。

【滚吧。】

他这样说着,声音极轻,却冷得让人心口发凉。枪还抵在董公公脑门上,一时间没人敢动。

【要滚快滚,别等爷后悔。】

董公公一行人这才连滚带爬地溜了。

 

崇利明是仙儿叫来的。昨天晚上崇利明在她这儿喝了个大醉,念叨了一晚上阿易长阿易短,今天又见阿易一个人到上林仙馆来,她便多了个心眼,把阿易叫上楼之前就托人去神机营通报了。
崇利明有万般感激,只憋出一句多谢。仙儿见平时巧舌如簧的贝勒爷竟是露出了几分笨拙,不禁嗤笑出声,只淡淡道,行了,快带他回去吧。

崇利明点点头,将怀中少年打横抱起便离开了。

 

车开到半路的时候,怀里的人就因为颠簸而醒了。
阿易半眯着眼,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挣扎了两下发现抱着自己的人是崇利明后又不动了,反倒有些惊喜的样子,眼睛亮晶晶的,像刚睡醒的奶猫。
【哥——】阿易用崇利明从没听过的软软的嗓音拖着调子叫他,前排开车的可颜辛吓得方向盘都要抓不稳了,还有空伸出右手挡住试图向后张望的司三,【你什么都没听到,别看,别听,别问。】

崇利明还没来得及问你怎么了,阿易就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颈边蹭了蹭,完全是一副小猫撒娇的样子,【哥——我不舒服——】

崇利明忙把人从怀里捞出来,问他是哪里不舒服。他却不答话,皱着眉头似是有些不满意男人的动作,拱了两下又钻进了男人怀里。崇利明僵住了,阿易还在他腿上有些难耐地扭动着身体,面色潮红,全身都热得发烫。他好像知道阿易是哪里不舒服了——董连海那个死太监,除了迷药,可能还给阿易下了媚药。

怀里的小朋友黏黏糊糊的缠着他叫了哥, 又不安分地扭来扭去好像怎么都找不着舒服的姿势,崇利明身下的邪火两三下就被他点燃了,点火的人偏偏还毫无自知,攀着他的肩膀又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还有些埋怨地冲他撒娇,【哥——你硌着我了——】

 

驾驶座上的可颜辛已经开不出直线了,横冲直撞地把车开到神机营门口,路上差点撞翻两个摊头。车刚停稳,崇利明就抱着人径直回自己屋里了。可颜辛怀疑现在他就算是开着崇利明最爱的老爷车一头撞上路边的石柱,他应该也会头也不回地先回屋办正事。

 

崇利明用脚甩上门,将阿易放在了自己床上,转身给他倒了杯水的空当,回来就见这人已经把身上的衣服扯得松松垮垮,露出一大片娇嫩的肌肤,还泛着诱人的红色。

崇利明知道他在不舒服些什么,也知道他现在最想要什么。阿易此时想要的自然也是他想要的,但他不想在这种趁人之危的时候做,他是真心喜欢阿易,也尊重阿易,在对方被下了媚药神智不清的时候下手,和强迫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他走过去半跪在床边,轻声问道,【阿易,你知道我是谁么?】

【崇利明——】还是跟刚才一样黏黏糊糊的声音,现在还带上了一丝哭腔。

少年的眼睛红红的,嘴唇也红红的,仰躺在自己的床上,发出了致命的邀请。

他凑过去吻他,先是简单的嘴唇相贴,紧接着含住了他的下唇,伸出舌头轻舔了两下,听到对方发出满足的轻哼声,这才又滑过贝齿往更深处试探。
他缠住了少年的舌头,细细地舔弄,退出来的时候带出一条细细的银丝,空气中全是暧昧的气氛。

【阿易】

【嗯?】少年懒洋洋地应了,从鼻腔里发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像在撒娇。

【我想要你】

【嗯。】

【你还知道我是谁么?】似是不放心一样又确认了一遍。

【崇利明。】

听到肯定回答的男人像是战士听到了开战的号角声,翻身上了床,把阿易的腰带散了,衣服也脱下来一把扔到地上。

他俯下身去继续吻他,从嘴唇吻过脖子,又吻过少年精致的锁骨,胸前的两抹粉色早已挺立,他一只手轻轻地碾过,另一边则含在嘴里逗弄。未经情事的少年哪里受得了这些,难耐地扭动着身子,嘴里也哼出了声,那一点从嘴里漏出的低吟是给崇利明最好的鼓励,他一路往下,在少年干净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淫靡的水痕,一直来到了他身下的挺立。

薄薄的一层亵裤早已被阳具的小孔里冒出的透明液体给打湿,崇利明掰开了少年的双腿,在他大腿内侧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吻,又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这才专心照顾起这小帐篷来。

他先是凑过去深吸了一口气,鼻腔里全都是属于他的小朋友的味道。阿易有些羞了,两手试图遮挡些什么,双腿也不自觉的想要并拢。
崇利明一面制住他乱动的手,一面整个人都挤进他两腿之间,俯下身去舔了舔已经被打湿的一小块布料,不出所料听到了头顶传来一声舒服的喟叹。

这个小家伙,只有在床上才难得的坦诚。

 

被褪下身上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阿易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身子。

他对这种事毫无经验,上回梦到崇利明还是他第一次品尝禁果的滋味,自是比平常人还要敏感上许多。崇利明不敢直接上手,怕弄疼了他,便张嘴将整根含了进去,小心地用嘴唇将厉齿包住,尝试着动了动舌头。

少年被这突入其来的陌生快感刺激得弓起了腰,这动作却是将他那根又往男人口中送了一截,直顶到了喉咙口上。小小易整个被湿润又嫩滑的口腔包裹着,舌头在周围毫无章法地打圈,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漂浮在柔软的云上。

阿易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崇利明抬眼看向他,只见他平时清俊的脸上现在因情欲而爬满了潮红,眼角也红红的,不知是因为偷偷哭过,还是爽过头了。

不多时,便听到头顶传来一声略带沙哑的呻吟,他的小朋友终于泄在了他口中。

 

刚发泄过的少年此刻有些放空,缓了好一会儿眼神才重新清澈起来。

崇利明拿过床头的水杯,细细地漱了漱口,这才含了一口,俯下身去渡进阿易的嘴里。
阿易只觉得好热,对这清凉的水源予取予求,手指攥住崇利明的衣服不让他退开,伸出小舌在对方嘴里乱搅,想要搜刮出最后一点湿润。

男人折腾了一晚上,也是忍了一晚上,他不想在这不明不白的时候真的要了阿易。但任凭他做了多少心理建设,也挡不住心上人这般热情的勾引。

【小祖宗,你可别再招我了,爷快忍不住了。】

阿易像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缓缓地眨了眨眼,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嘴唇。

【阿易也想帮你——】

少年这么说着,便要伸手脱他的衣服。
崇利明有些拿不准他要做什么,他就已经蹭到了身下,伸出小舌试探般舔了舔眼前那根巨物。

——是小狼崽学习的本能

从车上起就硬着的阳具被主人强行晾在一旁许久却也不见消退,这时被柔软的舌头一触碰,尖端便渗出一丝淫水来。少年似乎是觉得有趣,一手扶着巨根,又舔了舔上端那亮晶晶的液体。崇利明闷哼出声来,被敏锐地捕捉到,更是卖力地吮吸起来,像是在品尝他最喜爱的糖果。

崇利明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在少年口中抽送的冲动,尚存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样一定会让他不太舒服,便逼着自己从他口中退了出来。

阿易抬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眼圈又红了一分,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刚被巨物摩擦折腾过一番的嘴唇有些红肿,嘴角还挂着他退出去时带出来的银丝,他跪坐在崇利明两腿之间,就这样红着眼盯着崇利明看,整个人都散发出又冷又欲的味道。

【可以了宝贝儿,你做得很好了,过来。】

崇利明强忍着要把人推倒在身下然后狠狠贯穿他的可怕心思,招手唤他到怀里来。

阿易有些不情愿地凑过去,躺在他臂弯里,崇利明这才发现因为药效的缘故,少年底下的那物又颤颤巍巍地抬头了,此时正抵在自己大腿上,存在感极强。
这药性不让它发出去是不行的。

崇利明一把将人搂紧,另一只手往下探去,将两人的性器贴到了一起,一同撸动起来。

这动作对刚发泄过的阿易来说稍微有些粗鲁了,他咬着唇在一旁发出轻轻的吃痛的声音,尾音打着圈儿,一时分不清是痛还是爽。

崇利明稍微放缓了动作,将自己渗出的越来越多的液体涂抹到两人的柱体上,凑上去吻怀里的人,他吻得又急又乱,像是情动极了失去了理智。

 

【阿易——】

【易——】

【我爱你——】

 

两人终是一同泄了出来,弄得满身都是。
崇利明见他累极了,必是不愿再去清洗,便打了热水过来给他细细地擦了一遍。床上的少年已经睡着了,看起来安静又美好,只剩脸颊上还未消散的潮红昭示着刚才这场情事。

崇利明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又伸手帮他理了理额前的碎发,这才钻进被窝里搂着人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