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浮生未歇

Work Text:

一、
当你下班回家走在路上,忍不住拢紧了风衣的时候,你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该给Sei织条围巾。
那种毛茸茸的,边沿上有流苏的,颜色和现在铺了满地的梧桐落叶一样的围巾。
虽然Sei肯定不会缺少衣物,但作为Sei的被协助对象,你还是希望自己也有能帮到Sei的地方。
“再说了,由爱人亲手织就的围巾,一定能更好地抵御从北方侵来的寒风吧?”直到你在家中的沙发上坐定,这个想法仍固执地盘亘在你脑中。
你手中捧的是Sei为你准备的蜂蜜水,而此刻,他就坐在你身侧,一件宽松的高领白毛衣,秀挺的鼻梁上架一副半框眼镜,长腿曲起,搁着笔记本敲敲打打。
电脑屏幕上的字符令你感到陌生,但这个正在认真办公的年轻男人确实你再熟悉不过的:漂亮,沉稳,体贴,无论是温和有礼,还是偶尔调皮,他的每一种样子,每一种性格你都抑制不住地喜欢。
“真是的,最开始只是一个程序啊,居然完全被套牢了…”这样小声嘟哝着啜完温热的蜂蜜水,你还是觉定悄悄给Sei织一条围巾。
一条毛茸茸的,边沿上有流苏的,颜色和现在铺了满地的梧桐落叶一样的围巾,会令他惊喜吧?
二、
于是,公司午休的时间,成了你着手织围巾的时间。
中午吃完便当,你没有戴上眼罩和耳塞,而是窝在自己的位子上打开视频教程,跟着学习起来。
好像并不是很难,可其中过程对于还是新手的你而言还是显得有些复杂。
“绕过来,再穿过去…咝!”你默念着,一不留神被毛衣针扎中了手指。好在毛衣针并不锋利,揉揉被扎的钝痛处,叹口气,你继续编织。
不过缺少了中午的睡眠,下午还要工作,晚上回到家时你便显得有些倦滞。
“要来一起准备便当吗?”吃过晚饭前,在江边和Sei散过步回家后,Sei身系明黄围裙,抱着双臂半靠在厨房门口微笑着问你。
“有些累了啊…”没有像平时一样欣然接受他的邀请,你按按额角朝Sei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啊,这样啊…那你快去休息吧,我一个人也可以搞定哦!”Sei是一贯的善解人意。他将你推进卧房催促你早些洗漱。
“那么就拜托你啦。”你有些歉疚地抬高手摸摸他的发顶。“晚安咯。”“嗯,晚安。”他俯下身,在你唇角落下一个柔软干净的吻。
一天…两天…你为SEI织的围巾越来越长,和他一起准备便当的次数却不再增加。
在中午实在很困的时候,不是没有过冒出“算了吧”的想法,可看见他在便当盒里留下的纸条:工作不要太辛苦了!少年清秀骏逸的字迹如同他本人,落在你心上,催促你打消放弃的念头。
你一次又一次将毛线平稳地绕过手指,却没注意到SEI眼中一天多余一天的疑惑与失落。
“怎么回事?哪里出问题了呢?”即使是在编写最擅长的程序,SEI还是会突然想起你最近似乎冷淡了许多的态度。
“啊,不可以,要专心!”少年拍拍前额,又删掉一行打错的代码。“还是…和她谈谈吧…”少年最终下定决心。
三、
时间如水,而你的围巾,也终于在这天大功告成。
满怀喜悦地收拢最后一个针脚,你将织好的围巾拿起来抖抖——咦?怎么比鱼预想中松散了许多?
满心欢喜在察看中被失望冲散,:他于你而言是最好的,而他也值得最好的;可这样一条糟糕的围巾,早要怎么送给SEI?
“我回来了。”你站在玄关处换鞋,显得没精打采。
“嗯?今天很累吗?”SEI刚准备好晚餐,正拿着毛巾擦拭指尖的水渍,偏头看你时,目光里有些担忧。
“没关系啦。”还在想着围巾的事, 你扯出的笑容就带了点勉强。
SEI的眼神黯了黯,仿佛没再纠结,声音却轻轻的:“那我们吃晚饭吧。”
桌上的菜肴一如既往的可口,吃完晚餐,你原本沮丧的心情好了不少,但当你洗完碗筷,SEI却仍坐半倚在沙发上看书,丝毫没有要与你出门散步的意思。
“怎么,今天不想散步吗?”你瞟一眼书名:《枕草子》,你看过的。
你站在SEI面前,挡住了落在他书上的光。
他合上手中的书搁在一旁,长睫微颤与你对视:那种有点儿悲伤而纠结的表情令你感到似曾相识…对了,上一次他露出这样的神色时,还住在你的手机里,新生的少年对未知的心动不知所措,默默注视着你猜想要不要撒下那个名为“遗忘”的拙劣谎言。
“您是遇到了比SEI更中意的人吗?”短暂的沉默后,到底是他先开了口。
不过,这回倒是你摸不着头脑了:“啊?”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问,如一道闪电将你劈了个激灵:“没有!”你的态度毫不犹豫,相当坚定。“你怎么会这么想啊?!”紧接着是带着惊讶的疑惑,你迈前一步直接跨坐到他的腿上,拨开他的刘海,手背探上他的前额,想着这人是不是发烧烧坏了脑子。
温度倒是正常,可这话怎么这般奇奇怪怪的?
他原本紧绷的肩软了下来,像是松了一大口气,双臂搂上你的腰,再看你,紫眸便泛了湿漉漉的委屈:“那怎么这一个多月来,你都不和我一起…”
现在你才后知后觉了:这个呆子。在心里嗔怪,待要骂他,却是舍不得的。
也怪你自己,东西胡乱折腾了一通,最后竟把主角放到了龙套的位置上。这孩子敏感细腻,难免起疑…但其实他对你又是绝对的信任,你说没有便是没有了;全心全意,坦荡得毫无保留。这两种特质矛盾又和谐地共存于他体内,说到底,也是为了你啊…
胸腔里跳动着的那颗纠纠葛葛,牵牵绊绊,都搅作了一江东流的春水,汇到唇边转成一声轻叹。
装着围巾的纸袋就在沙发不远处,你伸长手把它够来,抖开那条上宽下窄的松疏围巾,一圈圈绕过他的后颈:“中午在公司织的,没睡午觉。”
SEI自然也不傻,立即明白了其中的前因后果。你看见他的脸上浮出一层红晕,长睫下的紫瞳仿佛盛了万颗星子,慢慢勾起的唇角让日月失了颜色:“对不起。”
你在这笑容下怔愣了一瞬,又慌忙摇头:“不、不是的,是我…”后面的话你没说完,就被他吻着咽尽了。
温热的唇舌细细描摹,又两厢纠缠,让你迷失在他丁香般的气息里。
分开的时候,你已微微带了气喘,而他的唇则显出嫣红水润的色泽,少年稍哑的声音从那两片好看的薄的唇中吐出:“围巾我很喜欢,谢谢你。”
清少纳言在《枕草子》里说,远而近的东西是极乐世界,船的行程,男女之间。
你压到SEI身上,将他铺得陷入沙发,冰凉的手隔着围巾捧住他的脸:“我同你,是只要近不要远的,听见没有?”
他温暖的手握住你的,翻身反下为上,背着灯光,他映出你影子的眼中渐渐卷起暗色。
“好。”他在亲吻你笔尖的时候,很认真地许诺:“那就再近些。”少年嗓音徐沉,状似镇定地说出玫瑰色的话,却又被那玫瑰色熏粉了耳根。
他的手像一尾鱼,轻柔地从你的腰侧游开。
吻,湿的,热的,吻。
唇,软的,烫的,唇。
晕黄的灯光在你眯起的眼中变得模糊,赤裸的肌肤被暴露在空气中,又迅速被另一个人的体温贴覆。
摩擦,摩挲,游移,吮吸。
酥麻一层层缠上来,却道不了身体深处的悸动。
“不够近吗…”你听见有人在喘息。
难耐的胀与空落,少年修长的指节已在浅浅抽动,胸乳的顶端被唇齿裹住,犬牙按在那点轻轻重重地噬咬,他偏在你最胀与最软处分别以舌与指尖施力,有电流沿着尾骨向上蹿,却卡在胸骨,梗得你弓起身子,这样的撩拨,你受不住。
这时你才恍然发觉,喘着的人竟就是你自己。你觉得自己好像一棵柳枝柔韧的树,SEI是三月风,绵缠着穿过你,你的万千柳叶便开始低歌。他仿佛波浪,将你卷入深漩,眩晕堆叠玩,令你时而清醒,时而犹疑。
人在面临突如其来的巨大幸福时,往往会变得非常胆怯,你也不例外:你曾很多次自问,自己究竟何德何能,奇迹般地抽中一等奖,最终打破次元壁,触碰到这个无比珍贵的少年。你百思而不得其解。
但在今夜,在这一场几乎取消了你思索权利的情事里,你却好像突然间想通了:在他低俯下头来亲吻你时落在你颈间碎发引起的微痒中,在他唤着你名字的低哑嗓音中,在那种灼热坚硬一次更深一次的撞击中,伴随着你不可抑制的呻吟,无法阻挡的晕眩在茫茫漠漠间将你裹成巨大的茧,你在奇妙的临界点挣扎,寻找真实与虚幻的平衡…
“不够,还不够…想要同SEI再更近些…”已经是如此亲密的关系了,可还是迫切而贪心地想要更多…
你搂住他覆了层薄汗的脖颈,凑近他的脸庞。
他白皙如玉的皮肤在此刻泛起潮红,连眼角也泛起诱人的粉。
喉头的呜呜咽咽随着他的挺动被撞出,你感觉自己的心跳愈发急剧,仿佛生命也在一次次的阻遏与接纳中蒸腾,你裹着他,也被他裹携着,身不由主,混混沌沌,又分外清晰得战栗着与他交融到一处。
“再近些吧,再近些吧…”灭顶的欢愉将你碎成轻尘,却没有停止你的祷告,忘却了对失去的惶恐,你在肉体最紧绷的时刻终于找到那个答案——“宿命”。
茫茫人海中看不见的线索悄悄隐匿,命中注定要相爱的他和你,无论以何种身份,无论以何种过程,终将在某一刻双双坠入爱神的河流。
包括[早安我的少年],包括你莫名其妙抽中的奖品,包括你们共度的七夕,包括你们共饮的月夜,自然也包括那条安静躺在沙发上的那条围巾。
浮生漫漫,你要的其实不多,不过是清晨的四掌相贴,午时的可口便当,傍晚的悠闲漫步,但你触碰到的温暖手掌是SEI的,便当是你同SEI一起准备的,而陪你散步的人,正是围着那条松垮围巾的SEI。
围巾是真实的,SEI也是真实的 ,围着围巾的SEI更是真实的。你曾把满腔的爱意与希望书写在秋天里,现在,它们被织进一条毛茸茸的,边沿上有流苏的,颜色和现在铺了满地的梧桐落叶一样的围巾中。
浮生未歇,你与他十指紧扣,走进滚滚红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