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人是为了爱与革命降生于世界的-

Work Text: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圣经.启示录》
  
>

LOFTER家乡的冬天总是寒冷的,像是萧瑟的金属丝赤条条的一道一道刮在行人的脸上,隆冬仿佛一直不会过去。冰冷的空气,清晨藏蓝色的天空,还有下午四点就开始涌上来的暗沉沉的暮色,都会让人凭空生出一种时光非常缓慢的错觉,这便是冬天的好处。在冬天,他总是很安静的一个人呆在他的房间里,不说话。床单是冷的,他的头发也是冷的。
战火已经席卷了柏林很久了,他想起来很多,他的家庭,他的父母和那个还没成年的可爱妹妹都丧生在这场战争中。他回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上帝才让他的家里只剩下他一人。毕竟,一个omega能做的,不算很多,他要赚钱,他要养活自己,而这并不是什么好差事。

他们相遇那天纯属意外。彼时LOFTER正站在一家老酒吧的门前看雪,他出神的想这些事情,酒吧里面的那位老鸨便走过来说,你挡着我们接客了,我可不想让客人们误会你是我们店里的。
lofter出神地看着那位omega,他长得有几分像自己的可爱妹妹,眼睛里有光,这是很好的,至少比他现在的状况要强很多。LOFTER说,要么你让我在这儿站一会儿吧,我可以给你一点钱。
那位老鸨白了他一眼,“收什么钱,神经病。”转身便走开了,任由他站在酒吧门前。

 

而就在今天上午,前线的消息传来,柏林又将承受一次英国的空袭。而这也是LOFTER现在站在这里的理由。
他等人,等AO3,那个中央集团的军人,那个保卫柏林的勇士。

 

向来,他们是在酒吧的后巷做爱的。
他回想着,第一次AO3标记他时的鲁莽与冲动,那时的他还是个小伙子,“活儿可真烂,”他想,雪落在他的呼吸里化成太阳。

他们的第一次仓促的很,AO3急切的将他的裤子褪到一半便吻上了他,而LOFTER则早就在他的信息素里腰肢发软。他们都是第一次,还不是很知道怎么做才温柔一些,AO3在他的嘴唇上留下牙印,红肿的、撕咬的痕迹,向下便是更为粗暴的玩弄。
“你……你轻点,先生。”LOFTER软着嗓子说,“……疼。”
AO3用手捋起他前额的碎发,在那上面轻轻一吻,“乖,我慢点。”

扩张做的并不好,进入也变得迟缓,LOFTER努力放松着自己,雪花落在他乳头上,激的他一个机灵。他的身体敏感的很,每一种抚摸都会让他颤抖,然后他开始想,自己究竟是多烂的一个人呢。
在雪地里做爱也不会让他干净多少的,相反,这只会让他更觉得自己有多脏。他听见声音叫他,来自世界之外的,触碰之外的,又仿佛是在他的身体里,鞭笞他的肉体,烧灼他的灵魂。
雪落地成泥,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