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달달하네

Work Text:

   Effort放下耳機。

   舞台下的觀眾大聲呼喊著G2,喊Perkz,喊他聽不懂的話。總之不是給他加油的。

   又失誤了。他想,他怎麼失誤了,怎麼每次都失誤在絕對不能失誤的地方。

   營運中操作再怎麼漂亮,團戰只是失誤一回也可能葬送比賽。

   他想,他明明知道的,怎麼又失誤了呢。

   Faker推中時叫他們不要開戰,卻是他Effort沒注意被鉤中了,釘在原地動彈不得。他的人也像釘在電競椅上了,釘在這個千萬人注目的舞台上。

緊張得手心出汗,有些溼黏,一直干擾他的注意力。巴龍池怎麼空大了?明明看得一清二楚,還是Teddy給的視野。

 

   Teddy,Teddy。Effort偷偷瞥了一眼在旁邊的男人。

 

   Teddy。

 

   Teddy知道他空大,卻還是好努力地向前輸出了。凱莎其實不是最靈活的射手,還有著刺客一樣的技能組合,還卡在巴龍池裡的雷歐娜幫不了他--就算雷歐娜從來不是一隻保牌的英雄,他也該待在Teddy旁邊,替他暈眩所有想控制他的敵人。

   不夠,全都不夠。

   Teddy一直操作得精確,就是犽宿也玩得靈活,原本毫無優勢的犽宿帥氣地砍殺了Perkz的伊澤,贏一場會戰就肥得流油,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獲勝後的下一場馬上就被G2尊敬地ban掉了。他呢?

   他就是這樣回報隊友的,一個又一個失誤,擔任不了主Call讓Faker得一心二用,Clid和Khan還得罩住他的失誤去發育。

 

   「相浩。」Teddy忽然拍了下Effort的肩膀,Effort驚得晃了下。

   Teddy笑了,「你反應好大,幹嘛?」

   「不是……什麼?」Effort扶起滑下來的眼鏡。

   「喝水了嗎?」

   「……當然喝了啊?什麼啊?」

  「那吃糖吧,相浩?」

   Teddy拉起Effort的右手,扳開他有些顫抖的手掌。

   「什麼?」

   Effort的掌心是一顆牛奶糖。

   「我聽別人說,歐洲的牛奶比較好喝,所以牛奶糖應該也比較好吃吧?」Teddy安撫地眨眼,「要快點吃,不然會融化。」

   Effort點點頭,有點慌張地打開包裹牛奶糖的油紙。

   「……嗯。」

   「怎麼樣?」Teddy笑瞇瞇地看著他。

   Effort忽然間忘了呼吸。

 

   「……那個啊。」Effort想,甜過頭了,膩得他清醒,右手也不再顫抖了。

   「是吧?」Teddy看著Effort說:「甜甜的呢。」

 

   是啊。


   Effort望著Teddy的背影想:甜甜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