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目无所见

Work Text:

输了。
当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时,高杨整个人脱力地跪在场上。不仅是由于90分钟不停的奔跑,还有塞进他后面那个地方不知何时会突然开始震动的小玩意儿。
又开始了。高杨的呻吟还未出口便化成一声呜咽,引得队友的关心。高杨摇头说没事就是太累了,队友才垂头丧气地离开赛场。有矿泉水瓶从座位上扔下,那是来自自家球迷的愤怒。他的眼前浮现出了sns下的评论,“赔钱货”、“亲儿子”、“上场不如断腿”......然后那个人从背后抱住了他。
“你没事吧?”王晰把他扶起来,“没事,别放在心上。”他轻声细语,手上却用了力道,直把高杨箍进自己怀里动弹不得,外人看去还以为是高杨靠在这位去年刚刚退役便走马上任的少帅身上。
一旁的助教也帮腔道:“你别给自己太大的心理压力,这个赛季走了很多人也来了很多人,把你作为进攻核心来完善整个阵容是我们教练组共同的决定,你有这个潜力,只不过现在团队磨合的还不够,默契没培养出来,这是我们的原因。”
“说得多好啊。”王晰笑眯眯地,手却如游蛇般灵活地探入高杨宽大的球衣下,轻掐着他腰间的软肉。别人不知道,但他们这样的关系已经维持了三年。那时候高杨的母亲还在,王晰还是他仰慕许久的天才足球运动员。高杨的母亲是女强人,在工作中认识了王晰,据说王晰对她一见钟情,在和她第一次聊天时便说想娶她。后来,他也确实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高杨的继父。王晰曾在结婚典礼上对他说:“你是高杨吧?我一直在关注你。”
那时高杨还是北海红鲤队一个普通的青训队员,速度不如别人那么快,身体也不那么强壮,似乎踢哪个位置都不舒服。王晰问他:“你自己想踢哪里?”
少年高杨大笑:“谁不想踢前锋啊。”
于是他被青训教练安排到了中场。教练说:“王晰,不对,现在是你爸了,人家就是踢中场的,你好好学学。”
王晰见高杨有点走神,便按下了裤兜里的遥控器。那东西这次开足了马力,使得高杨不住颤栗,却又不得不夹紧括约肌,生怕在五万名疯狂的球迷面前泄露了秘密。他头上出了许多汗,王晰接过助理教练递来的毛巾,一点点地给高杨擦。
王晰总是这样。用最温情的眼睛看着你,却也用最痛苦的方式惩罚你。
终于休息室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主教练和核心二人。高杨低头坐在离门最远的那边,头上蒙着毛巾,看不清脸。王晰便说:“离我那么远干嘛?你过来,咱爷俩好好唠唠。”
高杨摘下毛巾站在王晰面前,这才让人看见他的表情。他咬着下唇,满脸都是眼泪,说不清是因为跳蛋不间断的折磨,还是出于输掉比赛的羞愧。王晰很喜欢他这个样子。他第一次操高杨是在高杨母亲葬礼结束后,高杨哭着抱住他说:“我没有妈妈了。”
可你还有爸爸啊。王晰一边抚摸着他的背一边想着。很久之前他偶然路过青训场地时见过高杨比赛,又高又白的少年在训练场上奔跑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他看起来那么快乐,是真的热爱足球这项运动。从那时起他便被这个少年吸引,旁敲侧击地向青训教练打听关于男孩的所有消息。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西装,那也是高杨这辈子第一次穿西装——居然是在自己母亲的葬礼上。那时王晰想着他是真的见不得自己这个便宜儿子哭,可他哭起来真好看啊,那么敏感又脆弱,仿佛整个世界只剩自己可以依赖。
也确实只剩下自己了。他的手从后背一路向下,直伸进那处最隐秘的部位。高杨像是吓了一跳,整个人哆嗦了一下,却没有制止他。这给了他无形的鼓励,于是手指愈发大胆起来,在那处蜜穴不断抽插着,起初他还担心伤到男孩,直到后来速度越来越快,他甚至能听见在他怀里的高杨从喉咙中匿下的呻吟。
“没关系,没关系,”他引导着,“难受就哭出来。”
“难受就哭出来,别憋着。”在休息室,王晰又说出了同样的话,“有什么想说的,说出来。”
“王指导,”高杨终于忍不住哭腔,“我可以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吗?”
“不行。”王晰很坚定地回答,“你体力太差了。这几场我一直让你带着这个跑,是在锻炼你的体力。”
“我不行了,”高杨不住摇头,“王指导,求您了。”
“没有足够的体力跑完全场,你让我怎么名正言顺地把你立为核心?”王晰叹了口气,“别耽误你休息,咱们还是和之前一样,先来总结全场吧。”
高杨脱掉裤子,转身趴在椅子上,屁股高高撅起,从后穴延伸出一条早已浸湿的白线。王晰拉住那条线将跳蛋取出,那小嘴还翕合着,依稀可见里面红通通的肠肉还泛着水,蜜液使得阴囊也湿津津的。
“先说今天的优点吧。”王晰拉了一把椅子,好整以暇地坐在旁边,手里拿着平时讲解战术时常用的教鞭。
“上半场我有在积极跑动,赛前针对对方防守队员制定的战术也有好好执行......考虑到和对方后卫硬碰硬会占绝对劣势,所有有几次尝试放弃盘带,从后场直接传到前场。”
“嗯。”王晰点头,“整个球队呢?”
皮肤因长期暴露在空气下而渐渐变得敏感,后穴也由于长时间没有得到填充而倍感空虚,高杨不耐地扭了扭屁股,却被教鞭猛地狠打一下。火辣辣的痛感在开满冷气的休息室内变得又麻又爽,高杨小声呜咽着,王晰说:“这么早就忍不住了?你可真是越来越骚了。”
“我没有......太疼了。”
“我看你挺爽的。”王晰拿教鞭扒拉着高杨微微翘起的阴茎,“这都能硬?”
“这场大家都表现得很好,”高杨一心只想赶快完成任务,没再与王晰过多解释,“就是少了点运气。”
“运气?”王晰冷哼“没有能力的人才会把失败归咎于运气。那缺点呢?先说自己。”
高杨想了想:“还是下半场,第70分钟开始,体力明显跟不上了,以至于有几次长传没有成功......”他话音未停,又是一鞭子落下。高杨的屁股又大又圆,脱下来时更是又白又嫩,这一鞭子下去便见臀浪起伏,两道红色的印子清晰可见,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
王晰说:“我跟你强调过多少次体力的重要性!无论你有多高的天赋和多强的大脑,竞技体育没有身体作为支撑都是纸上谈兵!”
“我知道,”高杨眼泪汪汪的,“我最近一直在练......”
又是一鞭子,“你练的根本就不够!我要求你的标准不是国内这些球员,而是欧洲那些顶尖球员。你的天赋和他们比丝毫不差,为什么在球场上的表现远不如人家?自律才是唯一的法宝!高杨,我希望你飞得越高越好,你明白吗?”
王晰轻轻抚摸着高杨的臀肉,手指伸入他的穴中。其实已经不需要做扩张,毕竟前90分钟那里一直夹着东西。很快那里就被扩张到能容纳下三根手指,王晰骨节分明的手在高杨浑圆白皙的臀间抽插着,没插几下,手指就转动方向加快速度。他的另一只手拿着教鞭抽打高杨的屁股,在指奸和抽打的双重刺激下高杨的阴茎居然硬的发疼。高杨舒服得向后仰去,嘴里小声呢喃着:“王指导,快点......求您了......”
“今天你犯的最后一个错误,”王晰将手指抽出,伸入高杨前面微张的嘴里搅弄。肠液混着津液在他嘴中装不住了,整个下巴都是黏湿的液体,“你该叫我什么?”
“爸爸,爸爸!”高杨终于爆发出今天的第一声哭泣,“爸爸,我错了!求您了,快给我吧!”
“我教你的东西,一点儿都没学会。”王晰拉下裤链,巨大挺立的鸡巴一跃而出。王晰本人极为瘦削,阴茎却又大又粗。高杨爬到他胯下,眼神迷恋地捧起那物件如获至宝,小舌舔弄着龟头和冠状沟,随即便开始吞吐起来。粗大的鸡巴在他的小嘴中顶出形状,他的喉头条件反射地开始痉挛,却还是不愿吐出。王晰将东西抽出来,用鸡巴狠狠拍打高杨的脸,高杨淫叫连连,泪水和粘液糊了满脸,不住哀求:“爸爸,我知道错了,我里面好痒,你快用大鸡巴惩罚我好不好?”
还没等王晰开始动作,高杨已经趴在地上,雪白的臀瓣高高翘起。王晰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欲望,将利刃全部没入高杨的私密之处。高杨尖叫了一声,随着王晰的动作频率渐渐转为浪叫。他本就被王晰肏熟了,小穴对这根鸡巴十分熟悉,肠肉整个包裹住粗长的大屌,不一会儿交合处就又流出水来。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养的是男孩还是女孩,”王晰叹息道,“怎么水这么多?”
“我是女孩,啊......好舒服......我是爸爸的乖女儿,爸爸想怎么肏我都可以!”
王晰听着高杨发骚,忍不住又想把他弄哭,于是胯下更用力抽插,大力摆动胯骨,猛地用力一顶,竟将整根巨物全部没入儿子的蜜穴里,一时间阴囊撞击的声音响遍整个空间。他的鸡巴用力凿击着,残忍地碾开肉壁,深深地插入又缓缓地拔出,每一发插入都精准地捅到敏感点,又酥又麻又爽。而抽出时又恨不得将咬着他不放的骚肉全部带出,逼口被带出来的水浸得亮晶晶的。高杨丰满的大屁股在掴打下像蜜桃一样,随着动作一颤一颤的,逼水顺着交合处淌了一地。
王晰将高杨的身体翻过来,将他雪白的大腿弯成M形状,而王晰攥紧他那与其他足球运动员相比更要细瘦的腰,每一下进入都用力后拉,让撞击更加大力,撞得高杨丰臀啪啪乱响,整个人像一滩水般上下乱颠。
“啊......不要了......爸爸太大了......啊就是那里......嗯啊......不要停......”高杨整个人被肏得胡言乱语,彻底沉湎于欲望中,成为只属于父亲的下贱母狗。
“杨杨真奇怪,”王晰发狠地用力猛顶,“到底是不要了还是不要停?”
高杨只觉得整个身子都要被父亲的大屌捅穿,张着嘴一边浪叫着一边拼命地摇头。不一会儿他早已硬起的阴茎开始颤巍巍吐露白浊,竟然是直接被肏射了。
“还说练了?你这体力是真不行。”王晰一个挺身加速抽插,他接住高杨的精液,把手送进高杨嘴里:“自己尝尝,好吃吗?”高杨已经被肏得整个人失去羞耻,爸爸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他将自己的精液舔得干干净净咽下肚,一脸乖巧要求夸奖:“没有爸爸的好吃,我还是想吃爸爸的。”
王晰听了这话更是奋力起来,每一下都整根插入直至顶端,毫不惜力地大力冲撞,打桩机般的高频抽送毫无花哨,噗叽噗叽的狂凿那糜烂骚处。高杨才刚刚高潮,前胸上都是黏液,哭叫着被王晰干的乱晃,雪白的大腿也颤抖地夹住爸爸的腰,脚趾随着一次次进入剧烈蜷缩,嘴里直说着“不行了,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了。”
在几次猛烈冲撞后,突然高杨感觉到一股精液直直打在他的肠壁上,他被烫得又哭又叫,终于在王晰射精结束后才整个人彻底滑落在爸爸怀里。他被肏得爽了,一边呜咽着颤抖,一边又抱紧王晰。王晰顺着他笔直突出的脊骨不住上下轻抚道:“好了好了,这场比赛已经结束了,咱们回家。”
王晰用高杨的内裤堵住他还在流精的后穴,把精液全部锁在他体内,亲吻了一会儿他由于被精液填满而突起的小腹,然后像玩洋娃娃一样一件一件给他穿好衣服。载着高杨从地下停车场驶出时,体育场外面激动的球迷也基本散得差不多了。高杨倒在后排已经睡着了,王晰打开电脑里《训练计划》的文档,重新开始修改起来。
明天让他休息一天,从后天开始,他要求高杨必须早上六点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训练中心做体力训练。上午的日常训练他需要比别人多跑五千米,现在的营养师也要换掉,必须要给他制定一个更严苛、更利于增肌的食谱。没收他所有的可乐和糖果,不允许和其他任何人一起出去吃饭店里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他相信日复一日严格执行这个计划,下个赛季结束后高杨一定能成为全面的、无任何短板的足球明星。
到时候他会送高杨去欧洲,去最顶尖的俱乐部,去享受所有的鲜花和掌声。他注视着后座高杨睡眠中恬静单纯的脸庞,自言自语着:
“你是我最欣赏的后辈,是我全部希望的寄托。你是我最优秀的作品,我一定会将你训练为能与国际上比肩的运动员。你还是我最懂事最乖巧的儿子,也是我最美最骚的婊子,你所有的眼泪和精液只能属于我,你只能在我的身下摆动你那又骚又浪的屁股,你在性爱高潮时只能叫出我的名字。我不能没有你,我的眼中早已看不见任何人,你的人生中也必须只能有我。”
我亲爱的儿子,毫无保留的信任我吧,为了你自己的未来,也为了我的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