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 law of accidents and curses意外律与诅咒

Chapter Text

part 1

 

叶奈法手中捧着秘药,朝杰洛特深深看了一眼:“或许还有别的方法。我不该让你冒险。”
杰洛特朝她微笑:“这比我从前遇到的那些来说安全多了。我唯一担心的是怎样跟伙伴解释我们的孩子是怎样来的。”
叶奈法:“我希望她长得想你。”
“一个女孩儿?”杰洛特意外叶奈法连这个都可以决定。
叶奈法:“我有预感。”
她捧着酒杯,让杰洛特一饮而尽,当杰洛特喝下秘药之后,他感觉不怎么好,这让他情不自禁的抱住叶奈法,他们吻在一起,在灯火摇曳的法阵中间做爱。杰洛特逐渐感觉到了腹部的热流,他看着在他上方引导交媾节奏的叶奈法,扶着她汗湿的窈窕腰肢。手掌中,妙曼的身躯犹如灵蛇。丰满柔嫩的胸脯上乳尖挺立,杰洛特喜欢性爱,而叶奈法总能带给他最销魂的体验。叶奈法光润的下腹上,有一丛金色的符文开始蔓延,接着,他发现自己的腹部也出现了一样的魔法纹路,感受到了肚腹中怪异的跳动和灼热。
叶奈法柔软的手指暧昧抚摸过他肌肉结实的小腹,像是爱抚一般的在他的腹肌上描摹一个子宫的形状。她念诵着古老的禁咒。
杰洛特顿时感觉到一股无法克制的情潮,他难耐地狠命顶弄着身上女人那热烫柔软的所在,却找不到原来熟悉的满足感。叶奈法在尽力的挤压吮吸,迎合他,还搂住他的脖子轻声安抚:“对不起,杰洛特,请忍耐。我知道这不太好受,你需要忍耐好几个月。你的力量会被削弱,那不属于你的子宫会让你感觉虚弱,疼痛,但也带给你新奇的体验,我希望你能享受它。为了我。”
杰洛特逐渐感觉到了魔法在改造他的身体,只有他能承受这种改造,而叶奈法已经被摧毁过一次的身体无法承受子宫的再生,诅咒会阻止她,杰洛特只能为了爱人,将魔法造物接纳于自己的腹中,利用它孕育一个叶奈法的子嗣。
这是他自愿而为,只为了达成叶奈法的愿望,要孩子的想法曾经把叶奈法逼疯,而他却不能眼看着折磨发生在爱人身上,猎魔人的勇敢和坚韧让他自告奋勇的承受这场魔法实验。
而他也说服了叶奈法。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承担这考验,谁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护这个子宫,守护这个孩子呢?当然只有最信任和最爱之人。
现在,他们成功了。
杰洛特在叶奈法体内释放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股猛烈的魔法浪潮侵袭他快感的中心,接着,一股湿热的液体从他的两腿之间涌出来。
叶奈法从他小腹上跪起身,接着推了推他满是汗水的肌肉发达的大腿,示意他张开一些。
杰洛特分开了腿,让他的女巫检查自己的施法结果。
叶奈法的纤纤玉指拨开了缩起的囊袋,在杰洛法浓密的灰黑色草丛中翻找到了那条缝隙。仅仅只凸起一点儿的肉唇是鲜嫩贝壳的肉色,而稍微翻开一点儿之后,蜜汁就流了下来,看起来有些孱弱窄小,叶奈法把指尖小心的放进去一点,确定里面没有残缺。杰洛特皱起眉头忍耐,他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儿不舒服就拒绝叶奈法的爱抚——但是这感觉真的很奇怪,他料到会很有不适应的地方,或者更多的羞耻感,但事到如今,他对于自己多了一条甬道和一个【圣杯】的事情还是比较淡定。他只是无奈地看着叶奈法那仿佛还挺欣赏自己杰作的表情。这是身为施法者对实验成功的兴奋。
“哦,真是……令人惊叹。”叶奈法观察她的作品。情欲未退的脸颊绯红,眼神明亮。
“杰洛特,你应该自己看看,或许会因为这漂亮的阴户而硬起来的。”
杰洛特在射精之后的慵懒中垂下眼睛,打量自己的下身,自己那根性器仿佛没什么变化,这就还好,仿佛不会因为施法就阳痿的样子。
他也懒得去确认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枕着自己健硕的胳膊:“你喜欢就行。接下去呢?我们还要完成什么?”
叶奈法再次念诵咒语,她在一片失控的呻吟中施法完毕,接着她用手捧着,展示了新造出的阳具,那看起来挺秀气的,就像是叶奈法假如是个男人会长成的样子。
杰洛特这次的表情更古怪了,他不禁把眉头拧成结:“哦,这不好。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叶奈法朝他甜蜜微笑:“我的爱人,假如只是暂时的,你难道不想体验一下女人的感觉吗,你就完全不好奇我如何使用那小巧的器官在你的雄伟根茎上得到快乐的吗?”
“我其实没那么好奇……”杰洛特有点口渴,他拿过了酒杯里的麦酒,喝了一口,缓解自己的紧张。
“何况这是必要的仪式。这是为了孕育。”叶奈法亲了亲他浓密的胸毛。手指爱抚杰洛特新得到的器官,在肉缝上轻轻揉搓。
杰洛特顿时便僵住了身体。健硕的大腿肌肉紧紧绷着,却没有并起腿,他的女人还在爱抚他,他有必要接受这种挑逗。就像叶奈法说的。这是必要的仪式,为了怀孕,让叶奈法上他。
这个说法本身就挺刺激。杰洛特发现自己新得到的阴户和他那素来风流的雄茎一样的活跃,容易唤起,它绝对是很健康的,不因是个暂时的魔法产物而有所收敛。在叶奈法细致的挑逗下,很快就湿漉漉的淌出了蜜汁把他浓密的毛发都沾湿了。

叶奈法对于性爱十分在行,她曾与男人享受过鱼水之欢,也曾经和女孩儿们度过愉快时光,但在床上最令她痴迷和尽兴的当然就是杰洛特,他是多么雄壮有力,狂野且凶蛮,但他又柔情似水,懂得给予。男人知道怎样在肉体上得到快乐,身体极为坦率。她的杰洛特现在拥有了一枚崭新的欢愉之钥。若白狼愿意为她生下子嗣,她应当将这秘密的快乐教授于他,兴许在身体恢复之后,他会想念这种滋味的。
叶奈法亲吻着杰洛特轮廓分明的嘴唇。
这个男人眉头深锁,不肯松开,但确实不曾躲避爱人的手指,他修长的腿分开,一条曲着,一条斜放,他感到她光滑温暖的手指在勾勒那花瓣的形状,借着不断往外渗出的滑腻蜜汁,将两根手指插到肉瓣中间,分开它们,杰洛特呼吸停滞。肌肉又绷紧了。
叶奈法吃吃笑了,望着白狼收缩的瞳孔,她用身体感觉到了男人的紧张:“有感觉了?似乎连那颗属于女人的瑰宝也复制了啊。”说罢,她用手指推了推那肉做的珍珠,杰洛特屏住呼吸,眯起那双狼一般的金色眼眸,花了几秒时间,才保持着他平时那低沉磁性的嗓音说道:“为了你我不介意疼或者虚弱。”
“杰洛特,处女的初次有多么疼痛,你不会不知道吧?”叶奈法玫瑰色的唇瓣轻啄富有男性魅力的丰满下颌,啃咬他的锁骨,喉结,摩挲厚实而毛茸茸的胸膛,将那暗色的乳珠含入口中,
叶奈法用她善于施展法术的灵巧手指,轻轻搅拧那两片惹人怜爱的嫩肉。不知是不是魔法在一个猎魔人的身上作用有限,属于他的那条缝隙实在小巧的和猎魔人硕大的男子性器呈现反比,肉瓣也很薄,总是滑开。叶奈法身躯往下滑,柔软的胸和细嫩的肌肤从男人健硕的身躯上流淌而过,激起欲望。叶奈法的手掌顺势分开那一直绷紧的大腿根,低头,伸出舌尖将这朵羞涩的花催开,魔法召唤而来的秘壶似乎预感到要尽的义务,蜜汁丰沛,随着那温柔的挑逗,慷慨流过叶奈法的指缝,充血的肉瓣胀大,她听到杰洛特在急促喘息,呼吸声压抑到有些发颤。
叶奈法尝试把舌尖伸进去,却被一双大手扯住重新回到了杰洛特的怀中,杰洛特带着粗糙剑茧的手指握住了她刚刚制造出用来授精的工具。
“叶奈法。直接进来,不要再玩弄那个……地方。”白狼低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警告。
叶奈法紫色的眼眸像是浸在水中:“遵命,猎魔人。”
她以一个依偎的姿势,覆盖在杰洛特身上,而杰洛特尽量分开腿,容纳这场仪式的最终部分。他肌肉强健又富有柔韧性的身体保证他能保持一个适合交媾的姿势,但他巨大的半硬阳具倒是给叶奈法造成了困扰。于是权衡之下,杰洛特只能自己扶住自己碍事的肉茎。而叶奈法还在他腰下垫了一个枕头。
难堪吗?或许有点,但杰洛特进过水怪的肠子里捕猎,顶着一头一脸的内容物走回村子也面不改色,他不至于为了性爱姿势挑剔。
叶奈法的阳具不算大,但对于毫无经验的秘花来说,依然是极具压迫感。
当温热的冠头部分被叶奈法握在手中,抵在那几乎弥合成禁闭状态的缝隙上滑动的时候,连叶奈法也感觉到了为难:“杰洛特,它太小了。我不能撬开它。你必须放松。”
“我希望你不要太在意这件事,毕竟怀孕和分娩应该比破处要痛苦很多,叶奈法,所以请你干脆一点。”白狼的耐心快要用完了,他甚至朝爱人亮出了他尖利的犬牙。
于是,术士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她用了很大的决心,用力捅入了缝隙中,出乎意料的,滑腻的蜜汁提供了极好的辅助,而杰洛特本人似乎真的深知自己必须接纳而做了努力,那根光滑的肉茎的冠头部分顺利的插了进去。
叶奈法来不及问问她的爱人是否感到疼痛,就感觉自己的腰被一双健硕的双腿夹住,而杰洛特的手掌也握住她柔软的翘臀,她不由自主的捅进了更深的地方。并腾出手攀上了杰洛特的肋下,他们纠缠在了一起,肉体相交,那用来受孕的器具插进了紧窄的甬道,由于尺寸比较细长,长驱直入捅到了很深的地方,似乎抵住了那蜜汁的源泉。叶奈法也忘了怎么呼吸,她对新得到的器官同样充满了陌生感,敏感的冠头被热烫的软肉包裹,浸泡在蜜汁中,简直令人有些眩晕,强烈的将要失禁的喷发感也顿时令她呻吟出声。
杰洛特的粗重呼吸吐在她的额头,她试着扭动腰肢,想要试着抽插,蜜液帮助她滑动,只不过那地方过于紧致,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抽出来。接着情不自禁的在杰洛特的搂抱下再次捅了进去。杰洛特在迎合她,她欣喜的发现,并立刻出于术士的敏锐而意识到那是为什么,
为了受孕而制造的魔法密器,或许因其初衷,冥冥中给予主人极大的快感来减少宿主的抗拒与排斥,杰洛特哪怕是初次,看样子都不甚痛苦,反而是因为快感过于强烈,以及身体过于饥渴才那般暴躁的。
那稚嫩的肉瓣根本是太过愉悦,才不愿意自己过多的爱抚,而他的甬道早已饥渴难耐,期待着阳具的插入,他的子宫正在等待受孕,渴求精液的浸润,白狼正在经历他从未体验过的快乐,他喜欢,渴求这个。或许在她舔他的时候,他的秘壶里头已经濒临高潮了,所以……他让她快点插进去。
他渴求阳具的插入。明白了这点,叶奈法便不肯立刻射精了,既然那么愉悦,那么为什么不再享受片刻呢,终究她会给他精液的,经过祝福的精液会装满他的子宫。很快他们的孩子就会着床孕育,或许在怀孕之后那小小的子宫和甬道依然会饥渴难耐,希望随时有什么插进去灌满它们,那她就必须陪着他,满足他,安抚他直到他们共同的愿望实现。
爱意充盈着叶奈法的心灵,她望着白狼那茫然的神色,知道这代表了男人被肉道中奇异的快感冲击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就像她自己第一次被带入高潮的时候一样的神情。
那种不知所措的痴迷,那眼眸中的含着的湿润,都让她再次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啊,杰洛特。你感觉到了吗?阳具在你体内抽插着,你的肉壁在发抖,不要放开……不要…这很好,好极了。”叶奈法抱紧了男人,不再担忧爱人的疼痛,而用力的抽插,秘壶的紧窄和蜜汁的滑腻相辅相成,近乎完美的提供着肉棒最爽快的包裹。叶奈法实在无法想象,她竟然有一天能用这种方式占有爱人。
但那确实是极度的销魂。令人沉迷。当她射出来的时候,她甚至已经不记得杰洛特刚才在嘶吼什么。她只是尽力的抵进最深,并捧着那轮廓分明的英俊脸孔,亲吻他面颊上横流的泪水:“唔,杰洛特,闭紧你的阴户,把我一滴不剩的含在里头。不要让它们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