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地球上线/宁白】你是要遥遥还是要狐狸?

Work Text:

*cp:宁白,注意避雷!

*看不出是原著背景的原著背景,日常丢人系列。

*给糖盐的生贺,祝糖盐生日快乐!

*又名《今天遥遥逮到自己了吗?》

*有ooc,致歉,大型跑题现场。

天边果色的饮品慵懒地倾入夜幕深处,世界在童话的梦幻洗礼之后又重归于现实的风平浪静。街旁是灯火通明,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挨挨挤挤,繁华如初。

在商业街尽头的一家饮品店内,宁峥正靠在椅背上,偏头看向玻璃墙外,似是在遥望远处那片黯淡的废墟。饮品店中暖橘的光悄摸着将坐在宁峥对面的人的影像偷到了玻璃墙上:对方微磕着眼,漫不经心地捏着吸管,将杯中的柠檬红茶搅出橙红的涟漪,不规整的透明冰块在红茶中浮浮沉沉,不时擦碰着玻璃杯壁,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引得宁峥绷紧了脊背,有些心神不宁。

他在看那只狐狸。宁峥的余光瞄着映在夜景中影影绰绰的白若遥,恍惚着想。

趴在宁峥膝头的是一只皮毛洁白的小狐狸,它好像是察觉了什么,伸出自己的肉垫在玻璃上狡猾地敲出“叩叩”的声响。白若遥瞬间被这轻微的动静吸引,眯起眼将自己的目光铺往虚影重重的玻璃墙外,正巧将宁峥投来的目光截了个措手不及。

被发现了。宁峥心下惊诧,快速敛回了自己的目光,倘若方才无事发生。

“宁宁~”然而宁峥终究是躲不过自己对面这个人的嬉笑打趣:“你在偷看我吗?嘻嘻嘻~”

“没有。”宁峥表面仍是镇定自若,却在心中暗自喊险。

“那宁宁打算什么时候把狐狸还给我呀?”白若遥咧开嘴角,语气故作狎昵。他的十指交叉煽动,像是幼稚的孩子在用手玩着影子游戏般天真无邪,但他盯着狐狸看的眼神却不怀分毫好意。

“是它自己不愿意回你那里。”宁峥声音中流露出些许不耐烦,就差没在脸上写上“不管我事”四个明晃晃的大字了。

这只狐狸是在今天下午被宁峥碰上的,在那之后这只狐狸就莫名其妙地缠上了宁峥。地球上线前除人类以外的物种接二连三地消亡,即便是在人类上线以后也无法改变这黑塔三大铁律般的事实,而这只不知从何处来的狐狸自然让宁峥心生警惕。但无论宁峥费尽心思地做出何种努力,都无法甩掉这只狐狸。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最后宁峥只得沮丧地如此想道。

不过宁峥却从未料到他这种随遇而安的思想将他拉入了一个令人头疼的现实副本,这个副本的名字叫“论如何摆脱白若遥”。

“我回家了。”宁峥站起身,本在膝头趴着的小狐狸自觉的爬到了他的肩头。

宁峥的言外之意是: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然而宁峥还是误判了白若遥的行事风格。他前脚刚踏出店面,白若遥便接踵而至,跟了上来。

宁峥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看白若遥的眼神中充斥着无奈:“你别是要跟我一块回去吧?”

“是呀。”白若遥语调愉快,似是在说一个很平常、很普通的事情。他的脸上盛着一贯的恶趣味笑容:“我怕你对我的狐狸图谋不轨呀,宁宁~”

宁峥:“……”你怎么不说怕我对你抱有非分之想呢?

宁峥肩头的狐狸听罢,冲着白若遥叫了一声,竟显出了几分得意的味道。白若遥却倏然脸色一沉,扑到宁峥的背上,伸手去逮那只狐狸。这狐狸倒也机灵,自然而然地跳下宁峥的肩膀,改用爪子勾住宁峥的衣领来回晃悠,弄得宁峥不得不将狐狸捞下来抱在怀里。不知道是不是宁峥的错觉,他感觉怀里的狐狸好像对白若遥弯了弯眼,笑得很欠揍。

白若遥恶狠狠的回给狐狸一个警告的眼神,继而双臂环住宁峥的脖子,伏在其耳边,口吻近乎撒娇:“宁宁~宁宁~你把狐狸还给我嘛~”

宁峥手一抖,差点就把怀中的狐狸给丢了出去:“……你们俩就不能安分点,好好走路吗?”

白若遥难得一见地听进了宁峥的抱怨,同时略有不满地“嘁”了一声。

要不是那个见鬼的异能……下次再看见那个家伙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白若遥阴恻恻地想着,泛着银色光泽的蝴蝶刀在他的指尖上下翻飞,如同真的蝴蝶一般,在夜晚的景致中忽明忽暗。

是的,正如白若遥对宁峥说的那样,这只狐狸是属于他的,并且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事情起源于白若遥难得“不太幸运”的被一个人的异能误伤。说是误伤,其实身体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不过自己的一小部分意识被剥离了出来,化成了现在宁峥怀里的这只狐狸,跑掉了。等白若遥再找到它的时候,它已经赖在宁峥身上好一阵子了,怎么扒都扒不开。这就导致了白若遥在涉及到狐狸的事情上都要谨小慎微,毕竟那只狐狸的感官都是和他自己联系在一起的。

不过目前来看,还是有一件好事的,那就是此时拿捏住他把柄的人似乎并不自知。

“即使是这样,保险起见我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逗宁宁玩了呀。”白若遥心里恹恹地咕哝着,“好无聊啊~简直就是失去了人生的一大乐趣。”

我幸运遥就没受过这种委屈。白若遥仰头,心中怏怏不乐地向着满天繁星抱怨。

嘛,算啦,怪我太喜欢宁宁喽?

钥匙塞入钥匙孔中转动,随之而来的是清亮的开门声。

“这就是你家吗?宁宁~”白若遥嬉皮笑脸地明知故问,超级自觉地坐到了宁峥家的沙发上,就像那只自觉爬到宁峥肩头的狐狸一样。他眨巴着眼睛:“走了这么远的路,宁宁不先给我倒杯水吗?嘻嘻嘻~”

宁峥面无表情地斜了白若遥一眼:“水壶在厨房,自己倒。”

白若遥歪了歪头,面部表情透出满满的无辜气息:“诶?主人给客人倒杯水不是应有的待客之道吗?”

宁峥:“……”你赢了,你有理。

宁峥走进厨房,他怀中的狐狸却又一次拽住了他的衣领,似乎并不想他进行下一步动作。

宁峥缄默片刻,然后轻声道:“别闹。”

狐狸漆黑的眸子盯着宁峥看了几秒,再次攀上宁峥的肩膀,小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蹭了一下他的脸颊,随即又跳回了他的怀里。

宁峥顿时怔住,手指不由自主地搓揉了几下狐狸灵动的耳朵,继而又试探着顺了顺狐狸柔软的尾巴。

这只狐狸真的很黏人啊……虽说是挺可爱的,像白若遥,但……

等等等等,像白若遥?宁峥突然收起了手中的动作,引得他怀里的狐狸有些不解地看向他。

白若遥……很可爱?

宁峥觉得今天自己很不对劲,从看见白若遥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从饮品店偷偷摸摸地让视线绕原路撒到白若遥身上,到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

我别是被那个神经病逼得也有些不正常了吧。

“宁宁~”白若遥从厨房门口探出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泪汪汪的双眼差点让宁峥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次元,“你对我可爱的狐狸做了什么?”

宁峥见他这惨样,一时间竟也有点于心不忍:“你……没事吧?”话音刚落,宁峥怀中的狐狸一下子挣脱了他的怀抱,蹦跳着跑到了白若遥的跟前。白若遥遂喜笑颜开,将狐狸捞到自己怀里,笑嘻嘻地揉着狐狸头顶的毛发:“你还知道回来呀?待在宁宁那里多快乐呀?嘻嘻嘻~”

宁峥:“……”白若遥你的眼泪还自配遥控器的吗?收放自如?

狐狸抬眼望了一眼宁峥,餍足地打了个哈欠,随后化为一缕白烟窜入白若遥的身体中。

“宁宁~”白若遥揉了揉自己被风油精熏红的眼睛,过分亲昵地喊着宁峥。

“狐狸还你了。”宁峥差不多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凑个七七八八了,所以他立刻下了逐客令,他直觉白若遥再逗留下去不会发生什么好事。“你可以走了。”

“别急呀,宁宁~嘻嘻嘻~”白若遥嬉笑着将手背到身后,步履轻快地走向宁峥,“说实话吧,宁宁,这只狐狸是我意识的一部分,所以它能感觉到的东西我也可以哦。”

这话像是晴天霹雳,愣是把宁峥劈在了原地。

“宁宁~你刚才是不是揉了狐狸的耳朵?还碰了狐狸的尾巴?我都感觉得到哦,”白若遥朝宁峥状似单纯地拍了拍手,如魔术师故意的错引,让过快的心跳隐匿在粲然笑容中:“而且你在饮品店也确实有偷看我,对不对呀?宁宁?”

宁峥还未开口,就已经被驳得哑口无言。

“宁宁~你要对我始乱终弃吗?”白若遥牵动嘴角的微笑,声音低哑而富有魔力,眼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犹如夜空之下的海水,层涛拥沫,几乎要将宁峥面无表情的伪装击个粉碎。“宁宁真的不考虑补偿我一下吗?嘻嘻嘻~”

宁峥将所有炽热而急促的呼吸纳为心的律动,他暗涌四起的眸子迎上白若遥盈满笑意的眸光。

他听见自己用看似平淡却夹杂着小心翼翼的声音轻轻道:

“补偿你一个男朋友,你看可以吗?”

END。

小剧场

白若遥:【笑嘻嘻】宁宁~你是要遥遥还是要狐狸呀?

宁峥:【想说我都不要】我……

【白若遥嬉笑着啾咪了宁峥一口】

宁峥:【非常冷静】要遥遥。

 

害,太ooc了,我没眼看了,我对不起糖盐。

然后能结识糖盐是我的荣幸,愿我们友谊长存(?)

大概就这样,我自闭去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