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地球上线/宁白】与宁峥姐姐的一天约会

Work Text:

*cp:宁白,注意避雷!

*看不出是原著背景的原著背景,是百fo点梗

*又名《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依旧是我流丢人系列。

*宁白交往前提,其实是个很无聊的小日常。

*含性转和个人对宁峥的异能猜测。

*可能有ooc,致歉。

“宁宁~”

翘着尾音的两个字在充斥着清晨暖光的房间里旋转、跳跃,活泼至极,但缩在被窝里的人却只是将被子往内扯了扯,一声不吭。

白若遥并未因对方保持缄默的态度而气馁,他的食指按住被子的边缘,随后中指羽绒般轻飘地落在离食指不远的地方,两指自然交替,仿若是在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地行走。被中的人动了一下,似乎下意识地想要做出反应,但他最终还是维持住了原有的沉默。白若遥眯起眼睛,停顿几秒过后指尖倏尔法力,向软绵的被中陷去,却又好巧不巧地被一个突显的“钳子”阻挡了去路。对方手指的轮廓透过略厚的隐约传递出来,明显加重的力道流露出其几分郁闷的情绪。

“别动。”妥协的意味从被中溢出。他的声音虽然被他自己刻意压低过,但仍可分辨出是清冷的女声线。

几乎是在一瞬间,白若遥就明白了被中的人,也就是宁峥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宁宁~你是变成女孩子了吗?嘻嘻嘻~”洋溢着恶趣味的笑声在被外晃悠,弄得宁峥只想闷声不语。白若遥大概是日常地起了玩心,双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朝宁峥“叭叭叭”起来:“宁宁别害羞啊,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异能就是变成女孩子呀,宁宁~宁宁~我还没见过你变成女孩子的样子呢,出来给我看看嘛~”

宁峥觉得自己现在就像网上流传的那张图中被同伴对着耳朵吹唢呐的人,烦躁得要命。要不是自己昨天出门没看黄历,遇上几个来找他茬的仇家,无奈之下动用了异能逃跑,他现在哪会这么憋屈地躲在被子里不出来?

白若遥见宁峥再没了动静,满心的好奇驱使他开始孩子气地拉拽宁峥的被子。宁峥虽常是谨小慎微的冰冷模样,但是在和白若遥在一起之后,内心却越发棉花糖化,此刻也是拗不过白若遥,只得在心中叹息一声,利落地一掀被子,嘴唇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白若遥的额头,语气中满是无奈:“满意了吗?”

不错,我们的宁峥哥哥,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宁峥姐姐,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变成女生后的宁峥,除了脸部线条柔和了点,头发变长了些,似乎变化不是很大,也许是因为宁峥的长相本身就掺了几分秀气,所以在变成女孩子以后不仅毫无违和感,而且还让人心生“这姑娘长得真标致”之类的想法。“咦~宁宁变成了女孩子也挺好看的呀——”随着尾音的拖长,白若遥也凑到了宁峥的跟前。他脸上加深的笑容让宁峥心中警铃大作:“你要干什么?”

“话说今天宁宁好像也没什么事呢,”白若遥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自己嘴唇边晃悠,他眨巴着眼睛,尽其所能让自己思索的表情看上去单纯无害,“不如——宁宁,我们今天就去约会吧?”

宁峥:“……不去。”早不约晚不约偏要掐这个时候约会,害人之心昭然若揭好吗?

我话就放这了,今天谁都别想让我踏出家门一步!宁峥暗下狠话。

“宁宁~”白若遥像八爪鱼一样双臂环上宁峥的脖子,故意压低的声音在对方的耳畔打转,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走吧?”

宁峥:“……”

十分钟后,裹着黑色羽绒服的宁峥把房门锁上,边在心里感叹着“人生何处不真香”边将钥匙从钥匙孔中拔出来。他把围巾往脸上拉了拉,满脸都表达着“我不想见人”这几个字。他转头看向白若遥,语气寡淡得像一碗温水:“走吧。”

距离人类上线已经有一年左右了,不得不感叹人类确实坚韧,到目前为止在地球上线期间被破坏的设施已经重建得差不多了,通信、网络等也在一个月前恢复了正常。更令人惊喜的是,消失的物种也渐渐开始回归。前几天连夜下的几场雪后的清晨也开始伴有清脆的鸟鸣,阳光倾覆在枝丫的积雪上,映得一片澄明,如同久别重逢的友人。

白若遥在这片温暖之中悄悄勾起宁峥的手指,动作略有几分犹豫,但很快又大大方方地把对方的手完全攥到自己掌心,宁峥下意识地望向他,恰好迎上他的难得不杂任何戏谑意味的笑容。

树枝上开始有不明显的嫩芽冒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游乐场的机械轰鸣声夹杂着欢声笑语向两人逼近。宁峥偷瞄了白若遥一眼,喉咙动了几下,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习惯性的保持了沉默。

“怎么了?”偷偷投放的视线被发现,招牌性的笑容又开始回到白若遥的脸上,他转过身,正对着宁峥倒退着走,一贯嬉笑道:“游乐场不是很好吗~嘻嘻嘻~”

是,挺适合你的。宁峥在心下默然回应。当然,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其实也觉得来游乐场是个不错的选择——嗯,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没什么恋爱经验的,毕竟他宁峥还是要面子的。

不过白若遥似乎致力于不给宁峥面子,什么刺激玩什么,过山车到大摆锤到鬼屋三位一体统统来一遍,每玩过一项还要细致地观察一下宁峥的表情变化。虽然对于白若遥的每一个大胆想法,宁峥都有一套完整的应对措施,但这么一系列下来还是弄得宁峥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吐糟着“跟白若遥来游乐场真是折寿”。

“唔,下一个玩什么好呢?”白若遥托着腮,漫不经心地望着远处俯冲下来的过山车,余光瞅见宁峥的表情僵硬了几秒,兴致瞬间又窜高了几分:“要不——”

“先休息会吧。”宁峥的指尖在热气腾腾的奶茶杯壁上摩挲着,大概是想借此温暖一下被冻红的手指,他用另一只手穿过长发揉了揉刚刚做过山车时扭到的脖子,心中也生几分忌惮。“玩了这么久不累吗?”

“还好吧,”白若遥将塑料吸管的前段咬平,字里行间里都透着遗憾,“但是宁宁要是累了的话,那就没办法了呀,谁叫我这么体贴呢~”

宁峥:“……”看看你刚刚玩的那些项目,你对体贴这个词怕不是有什么误会!!!

奶茶店的门在这时被推开,门边的晴天娃娃风铃随风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脆音,之后全奶茶店的人都听见了一声惊呼:“卧槽——”

“嘻嘻嘻~”白若遥抬起头,笑嘻嘻地眯起眼睛看着来人,声音要多愉快有多愉快,“这么巧呀,小朋友~还有——唐唐~”

傅闻声在惊呼过后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但已经晚了,他已经成功地吸引了某位神经病的注意力。

白若遥从位子上跳起来,跑到傅闻声和唐陌那儿找乐子,宁峥在白若遥“咦~唐唐~我怎么没看见傅少校和你一块呀?嘻嘻嘻~哎呀,不会是感情上出了什么问题吧?”诸如此类的聒噪背景音里稳如泰山地坐在位置上喝奶茶,一副“我已看透这事世”的模样。

但其实并没有。

他的大脑正在高速运转,考虑着用什么方法把白若遥拖回来会比较好。哦,不是,他没有吃醋,绝对没有。他只是觉得把白若遥放出去给别人添麻烦挺不好意思的。嗯,是这样的没错。

“你确定那个是宁峥的妹妹?”细碎地谈论声从宁峥背后不远处的座位传来,宁峥的思绪随着手中的动作停止一块被切断。

“嗬,你声音小点啊,”另一个人刻意将声音压低,但还是传到了宁峥的耳朵里,“绝对是的,宁峥的妹妹我见过的,而且你看长得都那么像。”

“待会等她到人少的地方的时候我们就动手,昨天晚上被宁峥钻了空子,今天决不能失手。”

宁峥慢悠悠地抿了一口奶茶,眉头微微蹙起。麻烦。宁峥有些烦躁地想道。现在又不是地球上线的时候那种无纪律无法治的社会,做事情也不知道过过脑子,昨天晚上给个面子,今天就开染坊了,当我是真的又怂又没脾气吗?

不过现在看来麻烦是躲不掉了,况且一直躲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瞬移的冷却起码要三个月。宁峥站起身,推门走出了奶茶店,暂时把白若遥丢在了奶茶店里。接着刚刚谈话的两个人也走了出去,紧随其后。

“刚坐你对面的那个大姐姐都走了,你还有闲情雅致在这里纠缠我们啊?”傅闻声眼尖看见宁峥推门走了出去,不知从何而来气焰燃烧了起来,“活该单身。”

白若遥扭头发现宁峥刚刚坐的位子上已经没了人影,有些惊讶地“咦”了一声,但随后又不紧不慢地送了傅闻声一句话:“谢谢提醒呀,小朋友,还有,我不是单身哦~”

…………

“人呢?刚刚见她跑到了这里,没错啊。”其中一个人在死胡同里停住了脚步。

“确实啊——等下”另一个人突然脸色大变,伸手拦在同伴胸前,一个小石子倏然弹到他的胳膊上。“什么嘛,虚惊一——”他的同伴刚喘上一口气,一把泛着红光的小刀就精准地插入了他的后心,紧接着那个人的全身开始溃烂,他迅速将手别到身后去抓那把小刀,想要把那把小刀拔出来,但是很快他的身体就被完全腐蚀,再也没有挣扎的余地,整个人就这么随着红色小刀一块霞蒸雾散了。

“反派死于话多。”坐在墙头的女人居高临下地降下充满寒霜的声音,在她的指尖仍然掐着一把泛着红光的小刀,看猎物般的眼神在剩下的那个人身上游走,似乎是在寻找时机一击必杀。

剩下的那个人转过身的同时身体膨胀了几倍,瞬间暴起:“臭女人,我和你拼了!!”

可惜他没有注意到,一颗火焰色的弹珠“咕噜咕噜”地滚到了他的跟前,紧接着几米高的火焰升窜而起,宁峥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墙头跳下来,然后迎上了白若遥那张常年嬉笑的娃娃脸。

“哎呀,吓死我了呢,”白若遥嘴上这么说着,咧开的嘴角明示着自己完全没有被吓到的事实,“我还以为宁宁是吃醋了,所以一气之下就自己先走了呢~”

宁峥:“……我没有吃醋。”

白若遥笑嘻嘻地凑到他的面前:“真的没有?”

“没有。”

“真的真的没有?”

“真没有。”

“啊,宁宁好绝情呀~”

“所以你是故意的?”

“你猜,嘻嘻嘻~”

夕阳绚烂的色彩渐渐降下了帷幕,风声与鸟鸣齐齐奏响,迎接着幻紫的夜空。

“宁宁?”白若遥戳了戳被子,声音快活地像重生的鸟鸣,“别一回来就躲被子里呀~哎呀,我只和他们说了句你没有妹妹嘛,又没有明讲啦。”

我信你个鬼!宁峥在内心呐喊着,我不要面子的吗?!

突然,被子里的人停止了躲避白若遥的“戳被子大法”,白若遥顿觉情况不对,赶紧收回了手,准备跳下床开溜。但到底白若遥还是没比过宁峥的速度,一把被人拽到了对方身下。

白若遥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面容清秀的男人,脸色微变一秒,但很快还是保持住了自己的招牌笑容:“啧,宁宁,你变回来了啊?”

“嗯。”清冷的男声渐渐逼近白若遥。“白若遥,我觉得你应该听过一句话。”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END.

老福特抽风,留备份。

然后接下来是我根据原文对宁峥异能的设定,写的很扯,看着玩就好。

异能:【妹纸即正义】

【拥有者:宁峥(回归者)划掉(正式玩家)】

【类型:基因型】

【等级:6级】

【功能:变成女生的时候速度和身体柔韧度增加30%,随等级增加速度和柔韧度增加的程度也会加大,3级以后可以将女性身份作为分身分离,可具有攻击性;6级时可以发动瞬移,瞬移时无视一切因果律,但可移动范围不超过方圆内600平方米,技能冷却时间为三个星期。】

【限制:分身时自身速度和柔韧度降低25%,瞬移时消耗生命力,且一天内维持女生形象,同时,一个星期内不可动用分身和瞬移。】

【备注:万般皆下品,妹纸即正义!女孩子也是不好惹的哦。

宁峥不知道,也或许永远不会知道,在他出生的时候的那一刻,也背负上了自己亲妹妹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