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楚路】心火

Work Text:

“你们这套方案根本行不通,校长不会批的。”
“哎呦那学生会的方案就可以了吗?能不能不要只把重心放在吹你们主席上……”
“搞清楚!我们主席是要致词的人!”
“致词了不起吗我们会长还是优秀毕业生呢……”
安珀馆里灯火通明。巨大的投影上精美的幻灯片轮番播放,长条会议桌前肩负人类兴亡的混血种们正在拍桌子,为了……毕业典礼。
路明非无奈地叹了口气,无聊到吹刘海玩。果然不管多精英的学生也逃不过组织活动的坑,眼下这一幕除了经费多之外和他高中时候参加的社团会议并没有任何区别。
不,还是有区别。高中参加会议的时候对面可没坐着这么帅的小哥哥。
路明非对着正襟危坐的楚子航笑了笑,下一刻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想吻你。”
靠!一股热气窜上路明非的脸,如果这时候有哪个干部看他一眼一定会发现他们的主席从脖子到耳朵都红透了。路明非不自在地扯了扯领口,勉强压下拉着楚子航走人的冲动,把自己稳在椅子上。
“你的西装很好看。”
我知道我衣服好看啦毕竟学生会花大价钱买的……其实伊莎贝尔说我不穿外套更好一点……打住!路明非你丫打住!血液分成两个方向上下齐涌,他在椅子上蹭了几下,不耐烦地变了几个姿势。
“你勃起了。”
学生会主席的咖啡杯叮叮当当掉到地上。吵得热火朝天的学生们回过头来,眼尖的低年级发现了路主席红透的耳朵,终于意识到他们的主席在会议室里可能待得不是很舒适。
“主席?太热了吗?”
“对对对我有点热大家先歇会儿我去透个气。”路主席不带标点地说完一句话就拉开门走出去了,完全不在意把他那群沙雕下属扔给狮心会的敌对分子们。
——毕竟,敌对分子的魁首可是在他手里。
隔间门被重重关上的时候路明非已经脱下了他的西装外套挂在了挂衣钩上。雪白挺括的衬衫一路收进腰里,剪裁合体的裤子勾勒出精瘦的腰和弧度美好的臀部。楚子航盯着那截曲线,金色的眼瞳里多了些意味不明的光。
“慢点师兄,一会儿还要出去见人。”被搂在怀里的时候路明非还有心思关心他的衣服,裤子只褪下了一点点,堪堪露出那个小小的入口。楚子航扳过他的头用力亲吻,带着刀茧的手指毫不客气地捏上了路明非的屁股。这是他们又一次为任务小别后的碰面,两个人都很急。
“哈,师兄你说,要是外面那帮低年级知道我们在干这个……嗯!”被进入的时候路明非猛地仰起头,太多次被进入让他逐渐习惯了这项运动,此刻润滑不足的火辣痛感也让他兴奋。他甚至希望楚子航能再粗暴一点,用尖锐的快感和疼痛解他的渴。
反正……混血种的身体都特别强悍,不怕折腾。
狭小的隔间里装下两个男人还是局促了些,路明非顺着楚子航的动作跪上马桶,才扶稳了水箱就感觉身后有个滚烫的东西贴了上来。
“师兄你怎么不说话,刚才不是挺会玩的。”不满于楚子航的沉闷,路明非向后晃了晃腰,不意外地听到一声抽气。楚子航半弯下身搂住了路明非的腰,桀骜不驯的头发蹭在颈间,又刺又痒。
“……想你。”
啊,真是太犯规了。路明非放任自己沉醉在楚子航的怀抱里,快感疾风骤雨一般袭来。为了赶时间他们做的很急,楚子航进去之后便毫不留情地次次戳中红心,每一下动作都完全抽出来,再带着巨大的力道凶狠地捅进去。路明非被捅得身体晃动,重心不稳和过多的快感让他如扶住水箱的手用力到指尖发白,混血种的力道下白瓷甚至出现了一点点裂纹。迷蒙间他想起他们在逃亡路上的缠绵,也是像这样的,每一次都如同最后一次那样不顾一切的用力,好像怀抱稍微松一点那个人就没有了。
“师兄,师兄……”衬衫领口被扒开,楚子航的唇游走在他的肩膀上,那里有这具身体唯一的一个伤疤,狰狞的形状来自于施暴者凶狠的撕咬和它的主人失去理智地一次又一次抠挖它。
“我在,明非,我在。”楚子航咬上那块地方,又在牙齿即将触到皮肤时改为温柔的舔舐。
“不疼,”路明非感受到肩膀处的热度,微微笑起来,“你可以,再用力一点,嗯啊……”高潮的快感袭来,他放任自己呻吟出声,反正学院的房子隔音一流。
然而事实上情欲上头的时候即使是优秀的混血种也会犯错。
在听见属于第三人的心跳时楚子航和路明非都炸了,路明非还犹豫了一秒钟是边穿衣服边追还是直接提上裤子出去,楚子航已经飓风一样杀了出去。
晚了。
路明非穿上衬衫出去的时候外面的人正被楚子航掐着脖子按在大理石台面上,掉在地上的手机屏幕还开着,守夜人论坛显示上传成功。
——凉了。
路明非现在很想把自己扔进马桶冲下去,因为就在他愣神的当口外面突然爆发出巨大的惊呼声。
“完了师兄,我要被学生会除名了。”
楚子航空出一只手帮他理了理翻起的衣领,“别担心。”
“那那个主席我还在……”路明非低头看了这个兢兢业业的狗仔一眼,眼中的杀意立刻让他闭嘴了,可怜的学弟甚至觉得后颈有点凉。
“主席主席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就是一时手贱……”于是情况莫名其妙变成了学弟跪在地上抱着了路明非的小腿大哭,路主席无奈扶额,手机叮叮咚咚的提示音让他极度自闭,所有的学生都在兴奋刷帖,甚至连校长们也加入了这场狂欢——两个风流成性的老家伙居然在夸奖他们善于节省时间。
“既然如此,好吧。”路明非不耐烦地甩掉了脚上的低年级,扯着楚子航的领带走到了洗手间门前。“公开了也好,这样就没人来抢你了。”
楚子航微笑了一下,温柔地环住了他的腰,“现在是你更受欢迎。”
“喂,那个新闻部的,”路明非把地上的手机踢到低年级旁边,“准备好拍照吧。”
门被猛地拉开,闪光连成一片,楚子航搂着路明非的腰低头吻了上去,他们在极小的距离内对视。
令人炫目的金色里,唯有彼此的影子。
————————————————————————————
守夜人论坛——
狄克推多:
既然路明非这么会节省不如把学生会主席的专属经费停掉吧。
村雨:
狮心会可以承担。

兰斯洛特:……我觉得不行。
苏茜:你觉得会长在意你的想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