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楚路】颠倒

Work Text:

01
这么多天来路明非有个秘密没告诉诺诺,其实刚刚和楚子航重逢那天他们两个打了一炮,所以他才在卧室里呆了那么久。
不过这个秘密眼看着要不保。
“楚子航!鹿芒!师兄!嘿你干什么!”深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被人压着舔让路明非寒毛都炸起来了,再一想身上的人心理还未成年,路明非恨不得一头撞死。
低声喊了几声都没人应,路明非也大概知道了楚子航现在又成脑子不清楚的状态了,他心里泛起酸涩的同时居然诡异的松了口气。
“师兄你别急。”路明非艰难地从楚子航的压制下翻了个身,熟练地搂着楚子航的脖子迎合他的亲吻。之前的逃亡路上路明非就发现了楚子航很吃这套。身下人的臣服与爱意让楚子航稍微平静了一点,他的头逐渐往下,咬住了路明非的衣领。
“别咬别咬,师兄咱们有钱也不是这种糟蹋法。”以混血种牙齿的锋利来说咬开一件衣服是轻而易举的事,路明非认命地主动解开衬衫,露出线条流畅的身体。
时至今日路明非的身体早已不是之前的一把骨头了,不过他还是很瘦,恰到好处的肌肉覆盖在身体上,摸上去带着连路明非自己都不知道的诱惑。黑暗里楚子航覆上这具年轻的身体,顺着脖颈一路舔吻下去。
“嗯……”湿热的唇舌舔过胸前的时候路明非忍不住轻哼了一声,看起来楚子航对这种反应非常满意,他用牙齿啃着那点粉红,希望能听到更多的声音。
“别!师兄!”路明非被这个动作刺激的弓起身来,本能地推拒着埋在胸口的脑袋。楚子航从喉咙里低吼了一声,不满地啃咬上了路明非的唇,早已勃起的下身胡乱地冲撞着路明非,催促着这个人像那天一样对他打开身体。
“好好好你等一会儿。”路明非认命地抓过包来翻找,当初离开房车之前他鬼迷心窍地拿了一瓶邵公子的收藏,没想到这么快就遭了报应。
粘稠的液体顺着指尖滑落,冰冷的温度很快被体温烫暖了,紧致的后庭渐渐松动,暧昧的水声传来。路明非看不见身下的狼藉,只能凭感觉一点一点打开自己的身体。熟悉的快感漫上身体,路明非咬着牙小声哼唧,委屈得简直想咬楚子航一口。
“师兄……”被狠狠地顶进去的时候路明非眼圈都红了,“对我温柔点,啊!”体内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让他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随即想起睡在隔壁的诺诺,赶紧咬住了手臂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楚子航明显被这种反应激怒了,他拉开路明非的手臂环在了自己脖子上,下身更加用力地顶弄起来。
混血种的体能和敏锐程度都远超常人——包括感受到的刺激也一样,快感来得太过迅猛,路明非很快就软了腰,两条腿有气无力地半挂在楚子航身上,嘴里发出细碎的呜咽,眼角的泪水收不住地往下淌。
“师兄你慢点……嗯啊……慢点……”太快了,他完全跟不上楚子航的速度,只能全身瘫软着感受楚子航一下一下深入骨髓的律动,还有不知何时凑上来舔去泪水的唇舌。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了。路明非在急速飙升的快感与心跳中居然迷迷糊糊地分心了。他想起他们的第一次也是开始得磕磕绊绊,两个处男对着资料和小电影研究半天才鼓足了勇气开始动作,路明非只要稍微哼一声楚子航就停下来询问他的感觉,做一次下来比出任务还累,路明非差点中途萎了。如今楚子航全凭本能地冲撞,倒是不用担心他误会了路明非的“欲拒还迎”——反正不管路明非说什么,他都会用全身力气顶进去。
“啊……不行……”前列腺被连续戳弄的感觉太过刺激,路明非很快就没心思胡思乱想了,灭顶的快感激得他想要大叫,不得不一口咬在楚子航肩头——不会又激起他的攻击性吧?身体开始绷紧痉挛的时候路明非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下,随后就放任自己沉浸在了高潮之中。
“唔……”缩紧的身体给楚子航增加了不少刺激,他顶得更凶了,高潮中的身体完全没有喘息的余地,路明非哆嗦着搂紧了楚子航的脖子,怀疑自己下一秒就会被顶碎在楚子航怀里,直到楚子航凶狠地咬上他的唇,将微凉的液体留在了路明非的深处。
路明非仰面躺着,楚子航已经安静下来,伏在他身上睡着了。
据说每个男人在高潮之后都会思考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但其实路明非很少这样。大概是因为从前每次做爱之后他都是被楚子航抱在怀里的,第一次做完时他看着楚子航那张“邵式武侠电影”的脸嘿嘿嘿得停不下来,之后楚子航就学会了在他说出白烂话之前吻他,直到他们一起去洗澡或者沉沉睡去。
于是路明非第一次觉得,原来激情褪去的这一刻这么寂寞。
走廊上的灯光透过拉门照了进来,网吧隔间的隔音很差,路明非可以从隔壁的音乐声里听出他们玩的是什么游戏。“真菜,又输了。”他嘲讽了一句隔壁的玩家,等着下一轮游戏的音乐欢快地响起来。
那是他很熟悉的,曾经的人生。
02
第二天诺诺醒来之后听见隔壁的路明非大喊了一声“卧槽。”她冲进去一看,路明非和楚子航正大眼瞪小眼,气氛虽然诡异但也看不出什么异常来,楚子航还转头跟她打了招呼,“姐姐早上好。”
“乖。”诺诺点了点头,走过去照着路明非的头来了一下,“大清早的喊什么?”
“你你你……”路明非早上被那声“哥哥”吓得手脚抽筋,恨不得刨个坑把自己埋了。“你昨晚……睡得好吗?”
老天保佑千万别记得昨晚的事情……路明非不错眼睛地看着楚子航,打算根据他的回答来决定要不要送自己一颗子弹。
“还可以,”楚子航有点困惑地看了他一眼,“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累。”
废话你压着我干了那么久能不累吗?路明非松了一口气,“可能是榻榻米你睡不惯吧我去买物资师姐你看着他啊我走了!”
诺诺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身影,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
路明非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的这么快,他只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离开那间屋子可能会疯——这算什么事情,深夜里与你的情人热烈拥吻,醒来他是个忘了你的十五岁少年?上一次来到日本的时候他曾经吐槽说如果人生是一部小说,那从他们踏上日本开始这本书就换了作者,如今他又感觉到那个无良作者的恶意了。
“师兄你又想要了啊……”
“……”
“哥哥早上好。”
“早。”
……
那一夜的缠绵如同洪水开了闸,从此以后每个夜晚楚子航都会凑上来求欢,如同野兽反复标记它的领地。而到了早上他又变成了鹿芒,那个刚刚遭逢巨变的小鹿。
路明非如今是真的要疯了。每个火热的夜晚他都无比期待楚子航能跟他说句话而非只凭本能的蛮干,而每个清晨他都在楚子航张口的瞬间感觉到巨大的失落。
夜晚与他相拥的是爱人的躯壳,白日与他对话的是爱人的内里。
他们都是楚子航,可他们都不记得路明非。
03
即使学院在日本没有那么大的控制权,这个地方也不是好呆的。
又打退了一波追兵之后路明非从车顶翻下来,还没来得及喘上几口气就看到楚子航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怎么了?”
“我和你以前是恋人关系吗?”
“哦哦哦果然是这样废柴师弟我没有看错你!”手机里芬格尔欢快地喊起来,路明非差点当成调转枪口给自己来一下。
“为为为……为什么这么问?”路明非焦躁地挠了挠头。
“陈姐姐和这位手机里的先生跟我说我们关系很亲密,”十五岁的楚子航说话也这么波澜不惊,“另外,”他的耳根诡异地红了起来,“我发现我不记得每个晚上做了什么。”
“今天早上我起来发现背上有抓痕。”
“所以我猜我们晚上……”
“好了好了别说了!”路明非完全绝望了,现在的楚子航可是个孩子啊!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迷奸青少年的变态吧!他把自己的头抓的像鸟窝一样,还是不敢转头往旁边看一眼。
“对不起。”
“我错了我以后去隔壁睡你就当没有这件事……嗯?”路明非还在缩成一团认罪,突然听到了这句莫名其妙的道歉。“对不起什么?”
“我不记得我们的关系,你很难过吧?”楚子航笨拙地拉住他的手,“其实我记得你。”
“那个雨天,我本来想带你一程的。”
“那你干嘛说不认识我啊?”路明非傻呆呆地任由楚子航握着他的手。
“其实我知道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喜欢陈雯雯。怕说了你伤心。”楚子航认认真真地解释,路明非却突然笑出声来。
“那我要是还喜欢她怎么办?”路明非本来只是逗逗他,没想到楚子航开始很认真的思考。
“那我应该会帮你追求她。”
那之后的一整天路明非心情都很好。
04
当天晚上路明非顶着诺诺微妙的眼神另开了一间房。没办法,在“午夜奸情”被当事人发现之后他就是脸皮比城墙还厚也不好意思再跟人家睡一个房间了,何况人家还是“未成年人”。
于是当晚路明非收获了拧断的门把手×2——楚子航自己房间的和他房间的。
“我说师兄你真的坏掉了啊!”路明非抓狂地看着扭曲变形的门把手,还没想好第二天怎么跟老板交待就被一股大力推到了墙边。
“嗯……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急色……啊!”嘴上吐槽得欢实,身体已经自发地开始迎合爱抚和亲吻了,路明非甚至觉得身后的地方开始空虚发痒,全身都不自觉地微微扭动起来。觉察到身体的饥渴之后他也不再扭捏,以同样的力气搂住楚子航亲吻起来。
其实师兄记不记得他又有什么关系呢?楚子航其实从来都没有变,不管是帮他追女孩的温柔还是深夜对他的占有。他的师兄只是迷路了,但那双眼睛还在深林里看着他,于是那些温柔便化为本能一直陪在他身边。
于是这个夜晚在激动之下他们全程都是站着完成的,恭喜他们开发了新姿势。
……
很久很久以后——在楚子航和路明非都已经进入了执行部,成为本部学生心里的神话那么久以后。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路明非仰头灌下一口啤酒,“我单知道爱恨会让人受到刺激,我不知道尴尬也会。”
“师弟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芬格尔被莫名其妙喊来陪酒,还要听这个废柴师弟说一些云山雾罩的话。
“芬狗!”路明非突然嗷呜一声握住了芬格尔的手,看起来是要潸然泪下了,“我求求你把论坛里的视频黑掉吧!别再让它出现在我师兄面前了!”
“为什么啊大家看得很欢乐啊。”
“你们是欢乐了!”路明非掏出沙漠之鹰顶在芬格尔脑门上,“师兄每见一次就恼羞成怒折腾我一次!”
想当初他们刚刚回到学院,前任狮心会长和学生会主席搞到一起去的新闻还没有降下热度,守夜人论坛就被一段视频轰炸了——恺撒为了报复这两个人谈个恋爱还要拐走自己未婚妻把那段视频放了上去。
“我小时候是叫楚子航,后来改名叫鹿芒了,一般人问我我都说我叫鹿芒,可是姐姐你反复地问我是不是楚子航,我以为我说我叫楚子航你会比较开心。”
乖乖萌萌的楚子航!整个学院都沸腾了,虽然他们迫于狮心会长的威严不敢当面调侃,但从此以后每次“村雨”上论坛下面都会有无数混杂着颜文字的意义不明的留言。
楚子航对此表示无视,回头就把视频里逗他喊哥哥的某人压着干了个透。
对此芬格尔表示:“我看你也蛮享受的嘛,不如就当做情趣咯。”
第二天S级专员与驻古巴前辈一言不合血溅食堂的新闻再一次上了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