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博君一肖】偷窥者

Work Text:

(一)
朋友同学都说,我长得还不错。
小时候被人夸可爱,长大了被人夸小美女,这些我都习惯了。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而且我父母很开明也很支持我,所以我毅然选择了进娱乐圈。
我当然没有抱着刚进娱乐圈,就能一炮而红的想法。但是现实生活的落差还是狠狠地给了我一锤。
再好看的人,无论男女,进了娱乐圈也就那样,毕竟娱乐圈又没几个不好看的人。
签约已经一年半了,还是只有名不见经传的杂志和没什么名声的广告商愿意来找我。什么戏啊电影啊,对我来说连n号女配角都摸不着。
哎,天妒红颜。
父母劝我,别在娱乐圈呆着了,不如出来干点别的。哪怕当个舞蹈老师,都总比我在公司分配的15平米不到的宿舍里天天抠脚好。
我说妈,再熬一年吧。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当我听到我那半个月才理我一次的经纪人跟我说,公司给了我一个创造101的名额,我高兴得把宿舍那破木床板都蹬断了——我要出名了!

咱们公司是个小破公司,就是那种你平时上网冲浪吃瓜,看见了都只会“啊?有这个娱乐公司吗?”的小公司。
也不知道从哪搭上的藤训视频,还拿到了创造101的名额。
跟我一样被公司选推上去的还有另外一名女生,跟我差不多年纪,可我跟她不是很熟。听说人不错,就是有点腼腆,无伤大雅。
出发前两天,咱俩的经纪人找我们开了个小会。其实就是告诉我们导师们有谁,我们要准备什么,要注意什么,诸如此类。
他叨叨了半个多小时,我仔细听了,但是很快又忘了。无所谓,反正左右不过是在镜头面前要注意点。
但是我还格外听到了一点,舞蹈导师是王一博。
王一博。
我对他的印象很深。
因为我也是从小学舞蹈的,唱歌比较一般,跳舞倒是比较拿得出手。经纪人也是建议我在节目里走舞蹈方向,会更出彩,容易吸引粉丝的目光,拉的票才更多。
王一博是我觉得国内偶像里跳舞排的上top3的男偶像之一,所以我对他名字印象挺深的。
听说是个高冷直男,靠太近怕被他粉丝手撕,虽然他是个糊比,但是我连糊比都不算,我是个虚幻人,所以我决定敬而远之。
但是临睡前,我还是打开了手机app,决定补一补王一博的跳舞集锦——投其所好才能赢得更多的镜头!

初次评级真的很难,我深刻地感受到了。
漂亮姐姐妹妹真的好多,我甚至都觉得,咱们国家的漂亮妹妹们都在这里了吧。
又努力又好看的女生,谁不喜欢呢。
——王一博会喜欢吗?
这个想法突然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
要了命了,我不会有点喜欢他吧?
我又使劲晃了晃脑子,隐约听到了海的声音。
嗯,没有这回事,是脑子进水了。
正这么安慰自己,那海的声音却持续不断,吵的我心烦。
我企图转头看别的地方分下心,却看到同寝那妹子在饮水机装水,海的声音就是从那出的。
原来不是我脑子进水,我是真的喜欢王一博。
我怎么就喜欢上了王一博呢?!

初次评选其实进行了两天,我是第一天的,评选结果是c班,第二天评选完还有导师发布任务。
不要问我为什么在c班,因为我们表演的那个节目,不知道导演组为什么安排我唱歌,气得我原地跑调。
我坐在前排c班的位置,不想看竞争对手们表演,只想等着导师发布任务。
坐着坐着就很无聊,我开始盯着王一博的后脑勺发呆走神。
他真的挺好看的,头又小——比旁边的人小一圈,肩又宽——比旁边的人宽几厘米,腰又——看不见,脸又——被挡住了。但是不用想都很好看啊,气质总不会骗人的。
他那清冷的气质真是绝了。我不合时宜地想起一个成语——鹤立鸡群。
我愿意做那只陪衬的鸡。
磨磨蹭蹭的表演评级终于完了,我呼了一口气,开始专心准备听导师发布的任务。
主题曲录制。
舞蹈导师示范。
王一博示范。
王一博示范!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得一脸灿烂,第一次衷心希望镜头不会扫到我,不然就会发现我笑得像头猪。
昨天介绍王一博出场的时候就有他的现场solo,白衬衫把一圈女生迷得七荤八素的。今天又可以看到王老师跳舞,我宣布这两天是我进节目以来最开心的两天。
音乐很洗脑,舞蹈很女团。
但是王一博跳的一点都不女生,而且用力很足,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么的。也看得出他在用力营业,舔嘴唇咬嘴唇傻笑应有尽有,跳得超可爱,完了之后还无奈摇头。
男孩子也跳的这么可爱!
我沉浸在王一博也太甜了吧的反差萌中,看着摄像师缓缓退后离开舞台,看着王一博低头咳了一下。
然后抬头,又恢复成了那副熟悉的面无表情。
从摄影师带着机器离开,到他恢复表情,整个过程大约也就两三秒。我瞬间就被冻了一下,虽然他没有看我这边。
——呃,王老师的营业素养好高。
同时我又忍不住暗自忧愁,什么样的女生才能搞得定王一博呢?

第一次上舞蹈课之前,我一直有点紧张,但又挺雀跃的。
因为王一博会来教所有班级。
他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我的心着实漏跳了一拍——他干净得像小孩子。
明明我该叫他哥哥,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感觉。
跟我想象中的他不一样,我原本以为他会是个很高冷的男生。但实际上,在教我们的时候,却出乎意外的很有耐心。
我有舞蹈功底,所以在这方面格外敏感。
王一博把动作拆得很细,手部腿部动作要注意的点,容易犯错的点,他基本上都会出声提醒,然后重复做三四遍。节奏不慢,但是没有办法,节目有限时,不可能兼顾所有人的进度。
我听说王一博自己学一个舞很快,所以这种节奏在他看来,应该还算慢的。
我跟他的节奏刚好,跟上两趟差不多就熟悉了。剩余的时间全都用来观察王一博。
比如他真正笑起来总有小括弧,但很少会这样笑;比如他眼睛其实不小,只是不爱用力睁眼;比如他手背有一道新的结痂了的伤口,不知道是疼呢还是什么,有事没事就抬手看两眼,也不晓得怎么弄的。等等等等。
但是毕竟是c班,总有人会跟不上,甚至还有些人急哭了。
跟不上节奏压力大,急得哭了也不算奇怪。只是可能王一博不擅长处理这些事。
显然王一博也是不知道怎么对付女孩子的眼泪。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安慰,反而继续念叨起来,“跳不好就只能继续练”、“哭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的”。
虽然他说的都是对的,但是,我只能说,王一博不愧是个钢铁直男呀!
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又集体跳了一遍,这次整齐了很多。
不是我自吹,经过我上课前近一个小时在后排默默观察,我的舞蹈实力绝对是这里最好的。
所以我绝对会被王一博注意到。
果不其然,最后一次分组跳,我被王一博点名了。
“你,你叫……”我的位置刚好在他站着的正前方,他低头看了下我的名字,“巩句荏,是吧,跳的不错。学过舞蹈吧?”
我看着王一博朝我笑了一下,神智都快随着他的笑容一起飞走,磕磕巴巴道,“学、学过,从小、小时候学到现在。”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目光在我的嘴唇上停留了两秒钟,又挪开了,然后“嗯”了一声。
下课结束录制之后,我同寝室的女生找我一起去食堂吃晚饭,我翘着嘴角答应了。
“……今天你被王老师表扬了,我好羡慕啊——”她在我耳边吧啦个不停,“我还看到他看了你几秒嘞!”
原来不是我的错觉。我瞬间开始飘飘然,走向食堂的脚步都像在跳pick me up。

我觉得我跟王一博的距离在拉近——我单方面觉得。
你想想嘛,他现在都记得我的名字了,上次上淘汰舞台前,还把我喊到一边,教了我几个动作要领,我有时候都能闻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ad钙奶味。这不是拉近距离是什么呢。
除此以外,我还发现他给我偷偷开小灶的时候,还特别喜欢瞟几眼我的嘴唇,怎么回事捏。
我忍不住笑出鱼尾纹。
托王老师的福,更重要的是在我的勤奋努力下,我也终于挤进了b班。
——然后发现,王一博真的挺受欢迎的。
我又发现了有女生跟我一样,偷偷暗恋他。
不过在我看来挺明显的,也许是因为对情敌的第六感吧!
但那又怎么样呢,王一博又不会给你们开小灶。
不自量力的女人们!
我全身心投入到紧张的舞台准备中,又一轮淘汰即将到来。我决不能在这里倒下,把王一博拱手让给其他女的。
休息之余,旁边的女生跟我聊天,她说下一期好像是有好几个嘉宾来跟我们合作舞台。
“是吗,”我拿起矿泉水瓶喝了一口凉水,嘻嘻两声,“那希望来个帅得惨绝人寰的帅哥吧。”

 

(二)
我真想撬开节目组的脑壳看看里面装着什么破烂玩意。
不然怎么会想到用“挑选物品”来决定自己选择的嘉宾的办法?!
这跟写30多张纸条然后每人手里塞一张,摊开纸条看看里面哪位嘉宾的名字,有什么区别吗?
不都是盲猜!
我除了知道王一博喜欢摩托和乐高以外,其他真是一无所知。
有些许挫败。
眼睁睁看着别人把最有可能性的头盔选走了,再轮到我的时候,我看了一圈,完全不知道王一博会喜欢什么,灰心丧气地随便拿了一个东西。
爱谁谁吧,反正抽不着王一博。
后面宣布的时候,我也没怎么仔细听是谁。还是同组的队友告诉我的,咱们这组的合作嘉宾是肖战。
其实我不知道肖战是谁,可能也不是很有名吧。但是在录制我也不敢问,这麦克风还别在我领子上呢。
等摘了麦出了教室,准备去吃饭的时候,我连忙拉着一队员,小声问道,“肖战是谁呀?”
那女生听我这样问,对着我挤了挤眼,我俩相视一笑,瞬间了然,然后她低声说,“我刚刚用手机查了,是埃克斯久少年团的一个,长得挺好看的。哎,反正不是很有名,估计也是来混知名度的吧。真没听过,希望别太花瓶。”
听她说完,我默默把兜里手机刚打开的搜索页面关了,心里默默地在肖战的名字后面加上四个字——疑似花瓶。

工作人员把我们组带到了一个训练室,说等会嘉宾会来,让我们先自己准备准备,热热身。
我们相继答应,然后各自开始对着镜子练习。
过了十五分钟,嘉宾还没到。我开始起了疑心。
又进来几个摄影师,说给我们拍几张节目要用的照片。然后开始跟我们聊天。
我觉得不对劲。开始仔细观察这些人。
一样觉得不对劲的不止我一个,同组另一个女生的眼睛比我好使。她“啊”了一声,紧盯着一名戴口罩的高瘦男生,“肖战学长?”
被喊“肖战学长”的那个男生,估计也没想到这么快就露馅了。他明显愣了一下,眨了眨眼,好看的眼睛又弯了下,边笑边解下口罩,“这么快就认出我了?”
我是第一次看见肖战的脸。
要了命了,这世上居然还有人的脸可以长得这么好看。
什么叫镜头宠儿?行走的大卫下凡的仙子人间雕像从海报里走出来的人,说的都是肖战了!
屏幕前的你们肯定觉得我在吹牛皮。喝喝,你们那都是没见过真人!
我不由自主地赞叹这盛世美颜,又忍不住埋怨造物主的偏心。
大概是我的目光太热烈了,肖战像是感觉到我的灼热视线一般,向我这边看了过来,然后露齿一笑。
——哈哈,巩句荏嗝屁啦。
从今天开始,我宣布肖战在我这里的颜值排名荣升为第二名——第一名还是要留给我亲爱的王老师。

具体要表演的歌曲和舞蹈,一周前就已经把demo发给我们了。实际上要跟嘉宾一起录的,是需要磨合和配合的具体细节而已。
商量了一会细节后,肖战跟我们一起配合练习了几次。
我发现肖战不是很会跳舞,但是唱歌很不错,声音也好听。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跳舞喜欢记编舞,单个动作总会怕卡壳。练习的时候,他偶尔还会有点动作不熟,有时还会忘记一两个动作。
然后肖战就特别不好意思,转身跟我们说抱歉抱歉。
人特别温柔,长得又好看,谁舍得怪他呢!别人大概连重话都不忍心跟他说的吧。
休息间隙,我们围成圈坐在一起,恢复体力还顺带聊聊天。麦克风没摘,大家当着镜头当然也不能聊什么八卦,只能八卦一下肖战。
肖战边说边笑,面对女生们层出不穷的问题,耐心又温柔,脸上寻不到半点烦躁的痕迹。但其实仔细琢磨琢磨他的回答,他都给咱绕过去了,关键点全回避了。
真聪明。
我在心里默不作声地给他点了个赞。
聊着聊着又聊到了跳舞上,一直游刃有余的肖战终于叹了口气。
“跳舞……跳舞好难呀,”肖战鼓了一下腮帮子,又嘟了一下嘴,“唉”了一声,“我也不擅长跳舞。”
我真的好喜欢他的脸,嘟的那下嘴嘟到我心上了。我忍不住说了一句,“没有呀,我觉得学长跳得很好!”
肖战闻言睁大双眼,扮浮夸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起来,哈哈道,“没有,拍戏剧组时间太赶了,我学得慢。不过还好组里有人会跳舞,然后就拜托他教一下我。”
在此起彼伏的“真好”“好羡慕”中,我看见肖战低头抿嘴笑了一下,带着点害羞和腼腆。

结束了下午的录制,大家正准备去食堂吃饭,有人问肖战学长要一起去吗,肖战笑着摇摇头拒绝了。我那会正蹲在地上低头系鞋带,刚听到她们推开门的声音,就听到了一阵“咦”、“哎”的疑惑语气词。
我朝门看去,发现站在门外的居然是王一博。
女孩们显然对王一博的到来也很吃惊,叽叽喳喳地开始围着王一博发问,“王老师怎么来了”、“王老师来拿什么东西吗”、“王老师要一起吃饭吗”。
我已经一两个星期没看见王一博了,现在的他还是印象中那副清清冷冷的样子。
王一博站在一群女生中间,低头简单地回应了几句,然后抬起头朝着我这边看。
我猝不及防对上王一博的视线,心怦怦直跳——什么意思?!
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就听到身后传出一道男声,“马上就好。”
我连忙转身一看,是肖战在收拾他刚练习出汗脱掉的外套。
看见我在看他,肖战收拾完朝门那边走,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对我笑了一下,“我先走啦,记得吃饭哦。下周见。”
我喃喃两声,好的,谢谢学长。

“肖战学长跟王老师认识吗?”我用筷子扒拉着餐盘里的饭,小声问我朋友,“他们还一起吃饭哦。”
我朋友显然消息比我灵通多了,听到我的问题后白了我一眼,然后又凑近一点告诉我,“他俩在拍戏啊,陈情令你没听说吗?”
“……,”我沉默了一下子,夹起一条菜放进嘴里,“我怎么知道……”
“前不久网上都吵翻天啦,你还不知道!”我朋友恨铁不成钢,把身子又挪出去继续吃饭,“现在就在拍啊,在同一个剧组。”
我闻言愣了一下,同一个剧组?
那肖战今天说的“剧组有人会跳舞”,岂不是就是……
我的心情有点微妙,筷子夹起块肉,继续埋头扒饭。

正式录制的日子是在一周后。彩排一天,正式录制一天。
肖战早早就来到了训练室,赶时间跟我们再磨了一遍。可谓是十分认真负责了。
合了一遍之后,效果大家都挺满意的。肖战笑着大喊了一句,“彩排加油!”
我们纷纷应声,“加油——大家都加油!”
练习生们人多,所以要先去排练入场和退场。而嘉宾们可以先在训练室各自休息,也可以去现场看。
肖战笑着把我们送到门口,跟一个个女生拍手说加油。
肖战跟我拍了下掌,笑着给我打气,“拜拜!加油!”
我也跟着他一起笑,开心道,“谢谢学长,学长也加油,等会见!”

在入场候场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上台表演要用的道具没带,急得团团转。
事关重大,我只能跟队员们坦白。队长看了一眼台上的进度,又扫了一眼排在我们前面还有几个组,当机立断道:“你现在快跑回去找。”
我立马转身狂奔,恨不得退化到猿人时代,四肢并用一起跑。
谢天谢地,彩排现场跟训练室就在隔壁栋。因为大家都在彩排,往常来来往往的训练室的楼道里也没有人,为数不多的几盏声控灯都熄了。
我冲进训练室里在放道具的柜子里翻找起来,最终发现它埋在一堆布料里,我才想起来,之前结束训练的时候我走得太快,放在了最底下,然后就被后来人的东西给埋了。怪不得大家拿的时候也没有看到、更没有提醒我。
我拿着我的道具走出门,刚跑得太快了,气都喘不匀。现在跑不动了,只能走快点。
按下电梯按钮,我百无聊赖,只能盯着它的数字不断跳动,突然听到从平常掩着的消防通道里,传出了交谈的声音。
好奇心能不能害死猫不知道,但能憋死我。
想了一秒不到,我放轻脚步,缓缓向消防通道门走去。
消防通道的门很重,即使虚掩着也应该是紧贴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门居然还有条缝。我心想如果真要发生了火灾,这门都不知道顶不顶用。
我微微躬身,眯起眼睛,贴上了那条细缝。
从虚掩着的缝里,我看到了一些东西。

(三)
我看见王一博正搂着肖战的腰,两个人紧密无缝地贴在一起,两张嘴分开又贴合,溢出的涎液在楼梯的灯光下反射着湿润的光泽。
王一博的手很大,之前表演顺利之后,他跟我也拍过掌庆祝。我悄悄比量过,比我要大出一截。肖战的手我倒是没有留意,刚刚拍掌的时候,感觉比我的手大不了多少。
此时王一博单臂搂着肖战的腰,手放在肖战的腰间,把肖战的细腰完全箍出了形状。
另一只手放在肖战背后,顺着尾椎骨往下滑,然后拉开裤子的边缘往下探,整个手掌掩埋在运动裤下。似乎在揉捏,似乎在干些别的什么。
我才发现肖战的屁股原来这么翘。
肖战原本比王一博要高一点点,但是不知道是腿软还是什么,肖战被亲得后仰着身体,现在反倒是肖战略微仰着头。
王一博咬着肖战的嘴唇,微睁着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眼睛里的神色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凶得像一头雄狮子。
好像被咬疼了,肖战短促又小声地“啊”了一下,用软趴趴的语气求饶:“别、别咬,还要彩排……”
王一博闻言松开了嘴,又依依不舍地在肖战唇角下面一点的位置上印了一下,然后搂紧了人,“战哥的唇下痣真性感。”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肖战突然低低地呻吟起来,紧闭着双眼,把头埋进王一博的颈窝。我有点疑惑,随后又看见王一博那只没在肖战裤子下面的手在不断动作。
耳旁是提醒电梯到站一声清脆的“叮——”,我从震惊中恍然抽离,不敢再看,匆匆跑进电梯里。
心跳震如战鼓。

我在电梯中久久不能回神。直到电梯门落地,开了两秒钟,我才反应过来还要彩排。强迫自己赶忙收拾心情,向彩排舞台跑去。
幸好有惊无险地没有迟到,不然我就成了拖累全队的千古罪人。
但是我的心情却不如我的步伐一般能匆匆平复,下午的彩排我还是做错了一两个动作。
队友过来问我怎么了,又有人上来安慰我没关系,今晚回去还能练练,不要紧张之类的。我都勉强一笑,匆匆道谢。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那暗恋的小苗,在今天下午不仅被王一博瞬间一脚踩死,还被肖战在尸体上面浇了一壶开水,死得透透的。
肖战下了彩排之后,也担心地过来问我怎么了。
是熟悉的温柔,也是熟悉的嗓音。可我对上他的视线后,却不由自主地快速错开,看向舞台,跟他对视我怕自己露馅。
我心慌地敷衍着他的问题。肖战面露疑惑,没再说什么,只当我是太紧张了,又安慰两句,然后就把头转向了舞台。
肖战转开头后,我才敢侧目打量他。
我最先留意的是嘴唇——肿了点,王一博果然咬得不轻;眼尾有些许红,但在舞台灯光下不是特别明显。
然后我看到他瞟了王一博那方向一眼。

自打我偷看到他们两个……之后,我突然发现他们两个的氛围十分微妙。
比如彩排结束之后,王一博又来找肖战去吃饭,人还没开口,肖战就先说句“马上就好”;比如晚上回来训练室,肖战进来的时候,王一博就站在门口,明明他自己的训练室在走廊的另一个方向,看起来应该是吃完晚饭先送肖战到这边,然后自己再折回去。
我用手肘戳了戳站在我身旁的女孩子,小声问她:“你不觉得肖战学长跟王老师的关系太好了点吗?”
她不假思索,“对呀,好哥们嘛。”
我忧愁着一张脸,欲言又止。哥俩哪还依依不舍地三十米相送啊。
晚上加训结束,肖战还有其他嘉宾早已经提前半小时走了。因为今天下午彩排出错,我决定今晚再练久一点,明天正式舞台决不能出错。
平常负责锁门的女孩把训练室的钥匙给我,我接过来道谢,她说了句不客气转身离开,没走两步又想起什么似的,折回来跟我交代一句:“今晚开始和明天一天,这层楼的男厕所暂时被征用成女厕所哦,因为人太多啦不够用,男生的话,要上楼或者下楼。”
说完她又觉得自己好笑,“哎我跟你说这干嘛呢,这么晚了女厕所也没人了。拜拜,我走啦,记得锁门。”
我被她逗笑了,跟着一起哈哈,“知道啦,拜拜,晚安。”

又练了半个小时,腿有点软,我主动停下了。我怕再练下去,明天就腿软得爬不起来了,起身决定上趟厕所就收拾收拾回宿舍。
我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汗,留了两张拿着就往厕所走。
男厕在楼道最尽头,女厕比男厕要靠前一点。换句话说,就是要去男厕所,就肯定会经过女厕所的门口。
我边走边用手掌扇风,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刚走到女厕门口,突然又听到了些许不寻常的动静。我探头仔细听了一下,是从男厕那边传来的。
我们组的训练室在拐弯角,离这里挺远。我往厕所一路走过来,经过的训练室都是黑的,没人,里面的灯都关上了。只有走廊顶上的白炽灯还在尽责地照明,走廊里十分安静。
所以衬得那动静在这静谧的环境里特别清晰。
如果是平常嘈杂的环境,是根本听不见的。
我心里有点惴惴不安,害怕是进了小偷或者盗贼。
我思考了两秒,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报警按钮在哪里后,拽起女厕门口的扫把,就往男厕那边悄悄走去。
我背靠着男厕门口的墙,一点一点把头探出去看。
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疑惑不解。
紧接着,一阵隐忍的呻吟声,低低地传了出来。
我愣住了。
握了握拳,我悄声抬步走进去,越往里走,那动静声越大。
沿着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和喘息声,我才发现声音是从最里面的厕所里传出来的。而那扇厕所门现在关得严严实实。
我悄悄走近,想听清楚里面的人是谁——师生之间的不正当关系在这里是严令禁止的,谁被发现了就会被马上退赛。
在暧昧的交织声中,我隐约听到了一个名字,但是听不清楚。
又过了一会,那一直在断断续续呻吟的人,似乎终于受不住了,忍不住埋怨起来,“一……博……一博,慢一点……啊……唔嗯……”
我脑子轰得一声,瞬间想起这个声音是谁——早在一个小时前就离开了训练室的肖战。
肖战又低喘了几声,短促的呻吟被一直被有节奏地打断,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原来是老师们的不正当关系。
我无声地张大了嘴,缓缓退到门口。把手里的扫帚放下,然后把门外收在一旁的“清洁中、请勿入内”的牌子架起来,放到男厕所门口。
看了一眼那紧闭着的门,我又神使鬼差地走了进去。悄悄拉开倒数第三个厕所门,没发出一点声音,然后把自己掩在了隔门后面。
我又匆忙扫了一眼脚下,确认这个隔门能把我整个人全部遮住。

自己安静下来之后,仿佛跟环境融为了一体,会听到之前被耳朵自动屏蔽了的声音。
胯骨拍打屁股的啪啪声,似乎因为支撑不住而扒着门板的声音,还有王一博低低的喘息声。
我耳边是肖战呜呜咽咽的声音,跟平常说话唱歌完全不是一个人。现在的肖战,声音软得像个女生。怪不得我一开始根本没听出来。
“啊……太深了……”
肖战发出了绵长又小声的呻吟,然后很快又变成了破碎喘息和呜咽声。我脑子里又开始浮现今天偷看到的那副场景,沿着嘴角而滑落的涎液,上下滑动的喉结,隐忍的表情,还有裤子下不断动作的手……所有的这一切,此时此刻在我脑海里拼凑出了一幅春宫图。
肉体交媾的声音不绝于耳,伴随着快速的啪啪声和逐渐粗促的喘息声,可想而知有多激烈。
又过了一会儿,动作声逐渐小了下来,我听到有声音在低低地说话,“……我可以……吗?”
另一个沙哑的声音迅速回答,“不行!王一博你……”
这个是肖战。我心里默默区分,刚刚那个声音是王一博。
王一博没有继续说话,也有可能是说了但我听不见。安静了两三秒后,肖战的呻吟又渐渐地漫开。
肉体拍打碰撞的声音又渐渐回笼,肖战的嗓子却像越哭越哑。
我开始有点担心明天的正式演出。
过不一会儿,我突然听到了“啪叽”一声,听起来像是橡皮筋拉开又弹缩回去的响声。然后肖战的声音开始惊慌起来,“等、等一下,一博……不要……”我听到手碰撞门的声音,又听到更大一下撞在门上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肖战一直哑着嗓子软绵绵地求饶,在两次撞门声之后突然就失了声,只剩下愈演愈烈的啪啪响声和王一博的低喘声。又过了半分钟的时间,才逐渐平息。
低低的交谈声又响了起来,我听不真切,“我……进去了。”
是肖战无力的嗓音,“我都说了不要弄在里面……是人吗你。”
王一博低沉地笑了起来。
又安静了会,肖战的声音稍微恢复了点力气,“你手背上……是我不小心划的那道吗?”
“是啊,”王一博回答得很快,带着点调笑的味道,“结痂那会儿总是痒。”
然后我听到了清脆的“吧唧”一声,可能是王一博亲了一下肖战。
他接着说,“就像你一样,弄得我心痒。”

(四)
等他们两个收拾好出去了,我又在里面呆了五分钟才匆忙收拾东西回寝。
回宿舍后尽最快速度洗澡刷牙洗脸,宿舍熄灯后我躺在床上,慢慢回想今天发生的事,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原本以为我会失眠,结果躺下没多久,我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醒来,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从化妆到发型到衣服,没时间让我胡思乱想,表演顺利才是最大的愿望。
我闭着眼睛回忆动作,任由化妆师在我脸上涂涂抹抹,扫扫划划。
今天的化妆师是个性格活泼的,说白了就是不说话憋得难受。我懒得理他,他说五句我回一句,他也可以坚持不懈地继续叭叭下去。
他一边给我遮瑕,一边夸我,“哇你都没什么痣哎,脸好干净啊。”
我敷衍地嗯了两声,脑子里还在过走位。
过没多久他又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小小地“哇哦”了一下,“你这里有颗痣哦。嘴唇下面这里。”我感觉到自己的脸被他用化妆刷轻轻地点了一下。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化了妆后的脸白皙透净,还没有被遮瑕遮掉的痣就明晃晃地挂在我的嘴唇左下方。
大概是被我毫无遮掩的怔忪神情惊讶到了,化妆师“哎呀”一声,以为我很介意长了痣,略带点安慰,“没事啦,又不明显,遮瑕一上就看不见了。”
我抿了抿嘴,不再说话。

演出比想象中的要成功,完美的配合赢得了导师们的一致好评,票数也蹭蹭地上涨,连带着我的排名都涨了几位。
但是我回去之后就打电话跟公司商量,商量完了,我就回宿舍开始收拾东西。
同寝室的妹子回来的时候看见了,吃惊地抓住我,“你怎么啦?!”
我想了一下,反正大家迟早都要知道的,不如自己说,我笑了笑:“我要回去啦,后面的比赛就不继续了。你们加油出道哦!”
室友张了张嘴,看了下我的床铺和桌面,全都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知道我决定好了,也不再多劝,改问别的,“那你回去干嘛呢?”
我哈哈一笑,“不知道,回去念书呗。我才多大啊。”
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从坐电梯,一直到往训练基地的门口走,觉得自己想了好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脑子一团浆糊。
拎了太多东西,我不得不走到一半停下来休息,抬头看见王一博从基地门口那边往回走。
选手退赛,导师肯定第一时间收到通知。王一博朝我点点头,我朝他笑了一下。
他看着我拎的东西,问我经纪人呢,我说就在门口,我先过去等他。
王一博好看的眉头皱了皱,什么都没说,走过来帮我拎起两包东西,就转身往外走。
我有点感动,连忙拉上东西去追他,想说点什么不要冷场,“王老师怎么从那边回来呀?”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朝我笑了一下,“送人。”
——送谁?
我刚想追问。
突然想起,抬头看见王一博脸上挂着的笑容,又觉得没必要。
我点点头,噢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经纪人的车刚好到了,正停在门口那。抬头看到我,就迈步朝我走过来。
我转头让王一博把东西放地上就行,他点点头,乖乖把东西放下了。我跟他说,“谢谢王老师。”
他说不用,让我继续加油。我说好的。
经纪人帮我把东西都拿上车了,剩下我手中拖着的行李箱,我马上也要上车了。
我回头又看了王一博一眼,我说,“拜拜王老师。”
王一博站在原地点点头,朝我回了句拜拜。
我头也不回地拖着行李箱走了。
车开了,我回头看,王一博早就不在原地了。
我打开微博,编辑了一句“拜拜”,点击发送。然后退出登录。
拜拜了,创造101。
拜拜了,我的单相思。

——————————————
有机会写个脖子哥或者蘸比的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