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琛南旧事】都是班群惹的祸

Work Text:

周震南的爸爸妈妈出门旅游了,不带儿子的那种。

周震南起初悲痛欲绝地问为什么不带我,我不是你们的小可爱了吗???周妈妈回答的十分冷静——我才是你爸爸的小可爱,你算什么东西。

OK!Fine.

我收拾收拾滚还不行吗?

于是他乖乖滚去对门竹马哥哥姚琛家里住了。害,又不是第一次被抛弃了,谁还没经历过这么十几遭一样!你们不要我照样有人收留我!
内心开了弹幕的周震南表面波澜不惊,内心风起云涌。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他又要和姚琛住在同一屋檐下了!周震南内心土拨鼠尖叫。

姚琛和周震南两人是竹马竹马,从小一起腻歪到大,如果周震南是四处兴风作浪煽风点火那一挂的,姚琛就是老父亲勤勤恳恳跟在后面擦屁股那一挂的。一句话总结——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天生一对。

周震南的确有心将两人的竹马情谊来一个质的飞跃,升华到另一个精神层面,无奈另一个当事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周震南只能在心里狠狠吐槽某人的榆木脑袋,面上还是一口一个小琛哥哥,叫的人心都要软化了。

再次住进姚琛家的当天晚上,姚琛做医生的爸爸妈妈做好了饭交代了一声便赶回了医院,今天他们两人刚好都是夜班。走之前姚妈妈不放心的说,姚琛你照顾好南南啊!姚琛笑着说知道了,哪次不是我照顾他。

吃完饭姚琛拍拍周震南的头说小猪快去洗澡,我先去洗碗。周震南对小猪这一称号嗤之以鼻,翻了个白眼以后乖乖跑去洗澡。

洗完澡以后周震南穿着浴袍搂着手机快乐的扑倒在姚琛的床上,湿着头发等姚琛来给他吹,自己却打开手机和同学们聊起了天。

 

琛南cp官方后援会(51人)
南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cp今天在一起了吗?:
怎么了怎么了?!南总扑倒姚琛了吗?!

叫我班长谢谢:
千年铁树姚琛今天竟然开花了吗?

体委也爱磕cp:
什么?!我lllllllb了!一天没上网我的蒸煮
就在一起了吗?!

南总:
我不是我没有……
但是我住到他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cp请直接上床:

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

吃瓜前线第一人:
散了吧散了吧!南总每个月都要为自己住
进姚琛家里尖叫一次。

今天我的蒸煮也还没有在一起:
说真的,南总,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姚琛挑明?群
众等到花都谢了。

今天也为绝美爱情流泪:
臣附议!求求你们赶紧在一起吧我们等的好心
急!!!

南总:
咳咳!这种事情急不得……万一姚琛真的不喜欢
我呢……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琛南:
闭嘴吧你!姚琛要是不喜欢你我倒立吃屎!

读书使人快乐:
姐妹有魄力!

速度七十迈:
让一让让一让!车来了!
姚琛用领带捆住了周震南的手,阴冷的目光死死盯住周震南的眼睛:“不是喜欢我吗?连说出来的胆量都没有。”周震南紧紧闭着眼,但是微颤的睫毛显示了他的紧张。姚琛看着他嫩白的小脸和丰满的嘴唇,眼神逐渐变得深邃。他低下头咬住了周震南的嘴唇,慢慢的舔(bushi)弄,一只手扣住周震南的双手,另一只手慢慢向下摸索,解开了周震南的衣领。(拉灯!)
END

我的cp今天在一起了吗:
你在玩我?后续呢?

叫我班长谢谢:
每天开车真的不怕有天一早醒来班群涉黄被查封
吗???

吃瓜前线第一人:
怕了我们还会磕cp吗?!我们不怕!所以拉灯以
后的内容请放出来!!!

南总:
告辞!

周震南面红耳赤的关上手机,把脸埋在被子里。每天看着周震南不辞辛劳的从一楼爬到五楼去找姚琛,全班人早就将周震南对姚琛的那点心思看的心知肚明,姚琛怎么就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呢?

就在他继续纠结加面红耳赤的时候,他终于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目光。一回头,姚琛拿着吹风机表情复杂的站在床边。

“!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姚琛低头思索了一下,对他扬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在你满脸通红的把头埋在被子里的时候来的。

周震南松了一口气,却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姚琛没有再给他反应的机会,将他从床上拉起来吹头发。

等到周震南的头发重新变得蓬松柔软时,姚琛关上了手中的吹风机。他起身去放吹风机,回来时站在床边,盯着在床上打滚的周震南,一言不发。周震南好奇的凑过来问他怎么了,姚琛开口就是石破天惊——

“琛南cp官方后援会?”

“!!!”

“姚琛铁树开花?”

“!!!”

“车来了?”

“!!!!!!!!!!!!!!!!!”

姚琛蓦地笑弯了眼睛:“南南喜欢我啊!”周震南紧张又忐忑,结结巴巴的却依旧嘴硬道:“不……不关你的事!”姚琛依旧笑眼眯眯:“可是我也好喜欢南南该怎么办啊?”

周震南:“???!!!”

没等周震南摆脱呆滞的状态,姚琛就将双手穿过周震南的腋下将他抱起来,面对着自己。周震南总算找回一丝神志:“你看到我手机了?!”
姚琛并不否认:“对啊,我在你打开手机的时候就站在你后面了。”

周震南:……

“所以,”姚琛话锋一转,“南南要不要和我一起补上拉灯以后的故事?”怀里的小猪微不可见的动了动头,姚琛就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了。

他低下头,精准捕捉到怀中人的唇瓣,耐心的吮吸,周震南感到呼吸困难,牙关微微张开,姚琛灵巧的舌头便长驱直入,勾动着周震南的舌头与其共舞。

与此同时,姚琛的双手并不安分,他一只手解着周震南的浴袍,另一只手从浴袍底端长驱直入,一路摸索着周震南细滑的大腿,挺巧的屁股和柔软的腰窝,最后停在了胸前的茱萸上。

浴袍被姚琛成功褪下,露出了周震南奶白的肌肤,姚琛眸色幽深,低下头狠狠咬住了周震南的脖子,然后一路向下游走,含住了那两点茱萸,细细舔弄起来。姚琛不安分的双手一只轻抚周震南的后背,另一只大力揉捏着他小巧的臀瓣。

身体上下都被玩弄的感觉太过难耐,已经面色潮红的周震南的嘴角抑制不住的溢出了一丝呻吟,随即又感到羞耻,紧紧闭上了嘴,只肯闷声哼唧几下。

姚琛也不逼他,继续耐心的在他身上煽风点火,周震南难耐地在床上扭来扭去,活脱脱一个勾人的小妖精。姚琛见状,在周震南的翘臀上狠狠打了一巴掌,周震南一个激灵,原本微微挺立的前端此刻已然完全挺直。

姚琛见状,抚上他的前端,上下揉搓,过了一会又牵着周震南的手,哄他拉开了自己的裤链,放出自己的肿大,将两人的放在一起,拉着周震南的手一起撸动。

没过多长时间周震南就射出来了,白色的浊液挂在两人小腹上,散发着淫靡的气息。周震南见状,羞的无地自容,将脸埋进姚琛怀里不肯抬头,姚琛顺势就着这个姿势,抹了一把小腹上的白浊,便向周震南的后穴探去。

周震南的小穴又热又紧,死死地咬着姚琛的手指,姚琛的一根手指在里面动弹不得,只能温言软语地劝周震南放松,另一只手又卡着周震南的脖子使他仰起头和自己接吻。

被死死卡住的手指感受到了小穴的软化,试探性的动起来,周震南感受着身后传来的异样,不适地扭动起来,姚琛看着怀中努力挣扎的小猪,无奈地说,南南别再动了,再动我就要受不了直接进去了。周震南吓得僵在了姚琛怀里。

等到终于伸进三指时,周震南早就化成了一滩水,在姚琛怀里哼哼唧唧的。姚琛看看周震南的模样,知道差不多了,将手指换成了自己的硕大,抵在穴口。

周震南感受着身下的滚烫,害怕的说,太大了,进不去的。姚琛的声音依旧温柔又坚定,可以的,南南相信我。说着,便破开了周震南的穴口。周震南疼的小脸发白,哭着求姚琛不要了,姚琛被卡的不上不下的也很难受,但是只能细声细语的安慰周震南说一会就好一会就好。

穴口被姚琛不断的揉捏,逐渐重新变得松软,痛感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说不上来的空虚感,周震南一脸难耐的咬住姚琛的肩膀,下身扭了扭,示意他动一下。姚琛不再犹豫,缓慢又坚定地将自己推送到底,然后开始缓缓律动。

姚琛对周震南,从来都是最温柔的,连带着这场情事也温柔至极,周震南被姚琛温柔地顶弄着,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却不知道姚琛忍的有多辛苦才克制住自己不要动作太大,以免伤到周震南。

快感在脑海里一波又一波的堆积,周震南快要迎来下一个高潮,他不自觉的收缩后穴,换来了姚琛倒吸一口凉气:“周震南你是不是想挨打!”说着,姚琛不再压抑自己,反而恶意地向上狠狠的顶弄了一下,谁知道周震南反应激烈,浑身颤抖。姚琛便知道自己找到了周震南的敏感点。

他专注的顶弄那一点,惹得周震南尖叫连连,就在周震南将要射出来时,姚琛伸手堵住了周震南的顶端。这下周震南真的崩溃了,他哭着求姚琛放开他,姚琛轻柔的吻去周震南脸上的泪痕,加速了身下的冲刺,在周震南体内释放的时候,他松开了堵住周震南的手。

“和哥哥一起不好吗?”姚琛咬着周震南的耳朵。周震南满眼泪花,委委屈屈地冲他翻了个白眼,就再也抵不住疲惫,缓缓闭上了眼睛,留下姚琛一人收拾残局。

第二天,腰酸背痛的周震南趴在被窝里悲痛欲绝,要不是那个糟心的班群,他会像现在这样全身上下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吗!

退群!现在就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