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除夕夜

Work Text:

除夕夜总是伴随着烟火爆竹和吵闹的晚会声音。莫关山在厨房准备年夜饭,老妈和某个不速之客在客厅看春晚,偶尔能听到老妈的笑声,贺狗鸡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莫关山听不清,这让他有点烦。
“贺天!别就知道吃,进来帮忙!”莫关山推开厨房的门,冲沙发上的贺天喊道。
老妈责怪得瞪了他一眼,“怎么说话呢?”
贺天笑着站起身,“没事,阿姨。”
餐桌上摆好了需要做的菜,有七八道,贺天走进厨房,顺手带上了门。
穿着黄色毛衣的男生系了条红色的围裙,从后面能看到他软软的头发,白里透红的耳朵。
贺天伸手从后面环住了莫关山,在他耳边轻声道,“我需要帮什么?”
莫关山一个机灵,险些切到手,“别碰老子,小心拿刀砍你。”
“哦呦,好凶,莫仔。”贺天说着竟然挺了挺腰,一条腿还插进了莫关山的腿间。
莫关山低骂了一声,扔下手里的土豆,转过身。
盯着贺天那双似乎比窗外烟花还明亮的眼睛,缓缓靠近,在他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像只小鸟。
烟火升空,在窗外绽开,贺天叹了口气,低头挨着莫关山的唇,“阿姨一般熬到几点?”
“不一定,困了就睡。”
贺天伸手摸了摸莫关山的后脑勺,自我安抚般的笑了一下,“不急。”
莫关山心道,急得不是我。
其实平日里老妈十二点左右才会回屋睡觉,今天除夕夜她却吃完年夜饭就开始嚷困,春晚还没看完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莫关山被贺天拽进房间的时候,还试探的挣扎了一下,“碗还没洗呢。”
贺天把他推进浴室,“洗。”
所以最后被洗的不是碗,是莫关山。
他被贺天放在了浴室的洗漱台上,上半身裸着,下半身的裤子在他小腿上挂着,贺天耐心的舔舐着他的乳头,湿湿的舌尖在那红嫩处打转,一只手握着莫关山,另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捏着莫关山的臀肉。
莫关山被舔得嗯嗯低吟,下边的东西诚实的立在腿间,贺天微微挺腰,就能撞到。
“抱紧我。”贺天的嗓音已经有些喑哑了,他解开拉链,把早就硬的发疼的东西掏出来,巨物弹出来后,恶劣的在莫关山的腿间弹了弹。
莫关山两只手环住贺天,屁股往前抬了抬,贺天看着他的小动作,嘶了一声,而后拿起润滑油粗鲁的挤了大量的液体在手上,他抬起莫关山的腿,露出小面的小洞,将润滑液大面积的抹在了小洞的周围。
“疼的话告诉我。”贺天将食指沾湿,缓缓插进小洞,莫关山粉红的脚趾都缩了起来,他微微扬头,低喘了一声。
“太紧了。”贺天轻轻抽cha着手指,眼睛只看着莫关山,欣赏着他动情的模样。
“嗯……啊啊”莫关山突然叫了一声,舒服的耳垂都红
的好像能滴血。
贺天知道找对了地方,更加肆无忌惮的进攻,把人搅得直叫。
扩张的差不多,贺天却抱着莫关山出了浴室,把人放在了床上。
“有点凉。”贺天紧接着就压了上去,两具滚烫的身体严密的贴合在一起,仿佛能摩擦出火花。
贺天抬起莫关山的腿,莫关山腿间的东西晃晃悠悠的跟着起来,贺天动情的低头吻了吻,舌尖打了个圈,像品尝甜点一般吸吮了几口。
“啊,别这么吸。”莫关山受不了的动了动腰,却被贺天拍了下屁股,“别动。”
贺天抬起腰,对着小洞缓缓插进去,只插了一半,莫关山就觉得自己被撑开了。
“慢点,好满。”
“cao。”贺天最受不了莫关山在床上不自知的说一些撩拨他的话,总是能刺激到贺天。
贺天在床上看似粗暴,莫关山却总能尝到几分温柔。
贺天盯着胯有力的cao干着身下的人,时不时会问一句,“好吃吗?”
莫关山被他cha得双目失焦,牙齿无意识的咬着下唇,破碎的呻吟压抑又淫乱。
贺天抱着他换了个姿势,贺天倚在床头,莫关山骑在他身上,纤细却充满韧性的腰熟练的扭动着,上下耸动,cha得尤为的深。
他像是渴了般低头咬住贺天的唇,粉红的舌尖伸进贺天嘴里,发出缠绵的接吻声。
Jin液顺着唇滑过下巴,贺天把莫关山的脸,锁骨,乳头,全弄湿了,莫关山的股缝沾满了贺天的jing液,乳白色的液体被当做润滑,方便贺天进入的更深。
莫关山的屁股上映着红色的手印,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被贺天拥有。
十二点的时候,外面不约而同的响起爆竹声,莫关山的呻吟,贺天的粗喘,交织在一起,暧昧的让人脸红。
“宝贝,新年快乐。”
贺天喘着粗声又说道,“我cao了你一年。”
莫关山的脸已经红的像熟透的番茄,他皱着眉头,低声说,“可以有很多年。”
贺天低骂了一声,狠狠地拍了莫关山的屁股一下,羞耻又色情,莫关山险些she出来,已经开始哭着求饶了。
“太深了,你不要这么顶。”
带着哭腔的叫声只会让贺天欲望更浓烈,就像他射在莫关山臀上的jing液,浓的像牛奶。
莫关山最后被干的昏睡过去了,醒来后浑身都疼的难以移动,漆黑的房间唯有贺天的身上似乎带着点光,他圈着莫关山,睡着时眉眼清冷,只有在面对莫关山时,这点清冷才会融化,足够温暖到莫关山。
“贺天。”莫关山轻轻的唤了一声,“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