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个脑洞

Work Text:

“他可是很想这么做的呀~”被太岁吞没神志的高影眯着眼睛踮起脚尖,压迫似的贴近面前僵硬站立的王爷。

“你......放肆!”平日里那个气定神闲的王爷如今面露愠色,却不料被高影钻了空子。唇齿相接的那一刹那,对方唇瓣的柔软令他为之一震,像极了入口即融的桂花糕,还带着些清爽的甘甜,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尝尝味道。

王爷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赶忙扣住高影的肩膀将他推开。谁知他竟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垂下头绞着手指。像只受伤的小兽一般,王爷软下了心肠,抬手摸了摸高影的头。

少年柔软的发丝触感不错,还飘着洗发液的清香。趁他的手滞留之际,高影抬起头笑了,钻进他的怀抱。

那双眸子,充满了戏谑,不是平时那个傻乎乎的高影。王爷这么想着,不料左耳一阵热气。他竟然在我耳边呵气!真是妖精。

“王爷,忍了三百多年了,不累吗?”说着张口咬住他的耳垂,伸手去解他的朝服,轻轻掐了一下那紧实的腰际。

被这么一撩拨,可苦了王爷欲火中烧,只得低声喘息。

见那个不苟言笑的王爷忍耐的如此艰辛,这可激起了高影的坏心眼儿,只是摸一下,就有反应了吗。“哈~王爷......”双手不听话的在对方冰冷的身上四处游窜。他这句话冲破了对方坚守的道德伦理,活脱脱像只狡猾至极的狐狸。

“你自己点的火。”浸了情欲的嗓音更加低沉,他捉住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将它们反扣在对方身后,狠狠地对着嫩红的双唇吻了下去。不知是谁先伸出了舌尖,致命的魅惑,试探的进攻,唇齿交缠,难舍难分。

空灵的铃音淌进沉睡之人的耳中。像是被对方的津液呛了一下,高影挣扎着推开面前的人,再睁眼,那双赤瞳已然恢复清明。

是,是高影!他醒来了......王爷心想着,怕是以后无脸见他了。

才搞清状况的高影羞红了脸,双眸中有池水闪动。

这一幕可吓坏了身前人,“别,别哭。”他第一次慌乱了,本以为高影要潸然泪下,却只见他微微肿起的朱唇轻启,声音缥缈还带点坚定:“关霆,继续吧。”

听到他唤自己的名字,心底一痛,却有密密的期待发了芽。

“你不后悔?”

“不后悔。”

王爷轻柔地褪下高影的衣衫,看着那双闪着泪光的桃花眼,忍不住心生怜惜,落在他眼角细密的吻,他的手指有魔力般,所至之处,炙热由表及里,情欲开了花。

路过他胸前两点红翡,不停拨弄,觉得不够甚至俯下身含在口中,直到那两点涨到之前的一倍大才松口。

被一腔湿热包裹,惹得高影连连颤栗。“哈啊...关,关霆。”高影扭动着腰身,不知是反抗还是索取。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用这句诗来形容此时的高影也不为过,他简直比女子,更娇嗔,更美丽。

那纤长手指不打算停下,一路向下,来到对方的下半身,轻轻解开裤腰带。那物什已经硬挺,抬起了头。

王爷轻轻笑了声,“我帮你。”贴近对方的耳畔,手上也不停歇,握住炙热的那物,缓缓撸动起来。

少年哪被如此对待过,口中逐渐胡言乱语起来:“放,过我...哈...快,点......”他只觉自己马上要攀登上一个高峰,已经顾不得颜面,接受着下面传来的快感,双手胡乱地摸着,却探到粗糙的伤疤,他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王爷身上,也有很多伤。他心里一紧,随着眼前人手中速度加快,他颤栗着泄在对方手上。

瞅着高影面色潮红,情动的样子,王爷只觉身下似火,哑着嗓子说:“还没完呢。”平日里的威严全然不剩,把高影放倒在地上。

两个身躯交缠在猩红的八卦阵中,刻着高影生卒年月格外显眼。

王爷架起高影的腿放在肩头,却发现身下人早已哭的梨花带雨,见他目光搁浅在自己身上的伤疤,便已明了:“没事,已经不疼了......”正说着被高影勾住脖颈,他主动吻了他,只不过高影的吻技是真的挺差的,笨拙地用舌头舔舐他的齿缝。

“从今往后,有我陪着你。”不知何时,王爷的辫子被解开,散了一片青丝迷了眼睛。

一双绿眸中泛起波澜,“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他独守太岁三百余年,背负着“千古罪人”的罪名,背负着通天之人的使命,他早已喘不过气,更不曾奢望过什么,一颗心像枯木一般死去。高影的这句话正中他的伤痛,周围的一切蓦然有了颜色。这句话,将两人拉入更深的欲望。

“好。”他笑了,真情实感地笑了。

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好看。

两人姿势的原因,高影的后庭被一览无余,王爷探入一指,缓缓抽送。穴内嫩肉头一遭被惊扰,连连包围住那根手指。

感觉到体内异物侵袭,高影一时紧张起来,舒服是舒服,一想到关霆手法娴熟,不知和多少小姑娘做过,或是,生前就好男风?便赌气将口边的呻吟咽了下去。

“不出声?小心我用它堵你的嘴。”身体不会骗人,手指一根根增加,原本干涩的甬道泛起点点水光,高影整个身子都染上点红色,额角不断冒汗。

高影闻言往下一探,王爷硕大的性器另他倒抽一口冷气。这,这也太大了吧,现在说后悔还来得及吗......他有些害怕地弓了弓腰,想要离那硕大远一些。

火候差不多了,前戏已经够足了,可以吃了。王爷这么想着,收回横冲直撞的手指,换了真家伙抵在穴口。

高影当然知道那炙热是什么,赶忙收手捂住了眼睛。

看着他这副可爱模样,王爷一个温柔挺进,不料未开苞的花径实在拥挤,只是没入半根便卡在中间。

性器前段被柔软湿热包裹着,后面却没被照顾到,一冷一热直叫人心痒。

“放松......”王爷腾出一只手去揉高影的头发。

“高影,此后你我看尽春花...夏萤...秋叶...霜雪......”

听着王爷低吟情话,还念着自己的名字,黑暗中仿佛抓住一点光。他调整自己的呼吸,努力接纳体内的巨物。

感觉到身下人的身体逐渐柔软,开始发出难耐的哼哼,他一个咬牙整根没入。

缓缓抽送,“......哈......好难,难受......”一声声甜美的喘息无疑添了把火,差点把我们的王爷叫泄了。

刚刚泄过的少年此时又挺立起来,顶端的小口吐着淫水。王爷见状伸手去握那根小精致。

性器被人王爷冷白的手握着,后庭又被王爷的那物填的满满当当,偏偏坏心的王爷一直戳他的敏感点,两处刺激顶撞的高影像只巨浪中的帆船,只得紧紧抓住王爷的肩膀。

不管他的以前,反正他现在只我一人。

“啊~关,关霆...我想......”知道他想射,王爷加快了身体上的动作,“再等等......”看着那不断溢出甜美声音的小嘴,王爷俯下身将那嘴唇含入口中。高影此时已是意乱情迷,听话地回吻他。

肉体碰撞的声音,两人交合处的水声,无一不刺激着高影的神经。终于明白,为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了......

在王爷松开手的一瞬间,他憋到肿胀的性器抖了抖,射了对方一手白浊,王爷也将火热泄在他体内。

情欲未退的高影红这个小脸,往王爷的臂弯里蹭了蹭,开始胡乱背起诗来:“在天愿作比翼鸟......”

王爷抚上他的脸,墨绿的眸子装了沉沉温柔,低声接道:“在地愿为连理枝。”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硕人》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苏轼《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白居易《长恨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