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报还一报

Work Text:

【何尚】
三好学生华×小混混熙
  初秋的天气依然泛着暧昧的燥热。
  “何九华你个狗娘养的!”尚九熙被何九华胖揍了一顿扣着头反按在墙上的时候,他依然骂骂咧咧。何九华松了松校服衬衫的扣子,转手开始解尚九熙的花里胡哨的腰带,贴着尚九熙打了好几个耳钉的耳朵,“骂人的孩子不是乖孩子,一会操得你舒服了就不骂人了。”沙哑低沉的嗓音似针扎又似鼓槌,一下一下扎着、擂着着尚九熙的心脏。尚九熙的瞳孔陡然放大,“何九华你他娘放狗屁!恶不恶心!”何九华毫不收力一拳砸在尚九熙的小腹上,尚九熙顿时脸色惨白,疼得失了声,嘶嘶的吸着气。平日里向来以乖顺示人的何九华全然没有了那时的温和沉静,他加大了按着尚九熙带着锡纸烫毛躁脑壳的力度,拽掉了尚九熙缀满了铆钉的皮衣,隔着薄薄的白色T恤揉捏尚九熙的乳尖。尚九熙的脸贴在粗糙剌人的胡同墙壁上,磨得生疼,剌出几道血印子,尚九熙突然萌生出一种恐惧来,“何九华操你妈的!你有病啊你摸我干什么!撒开你个狗娘养的!”何九华撇着嘴角冷笑,收紧指尖的力量,尚九熙发出一声惨叫,顾不得再撑着墙壁,伸手去安抚自己受伤的乳尖,失去了支撑的身体再次迫使着尚九熙脸撞上墙壁。何九华发出轻蔑的笑声,“骚婊子,就这么迫不及待?挺主动啊,嗯?”何九华粗暴的扯着尚九熙的裤子退到膝盖,拉扯中修剪整齐的指甲在尚九熙的大腿内侧留下浅浅细细的红痕,腰带碰撞发出清脆清冷的声音,尚九熙手忙脚乱反手要去抓,却让何九华拧到了背后。何九华按在尚九熙头上的手猛地收紧,抓着尚九熙的头发强迫他扬起脖颈,“最好他妈乖一点,要不老子直接捅进去。”尚九熙仰着头吞咽困难,被禁锢的姿势让尚九熙的腰被迫塌陷,酸痛使他处在抽筋的边缘。“何九华你真他娘的衣冠禽兽!平时装得跟你妈个人似的!还什么狗屁主席狗屁会长!烂屁眼的!”何九华气笑了,“那一会看看是谁他妈烂屁眼。”
  何九华用膝盖强硬的分开尚九熙的双腿,“呦,腿挺细挺白啊,和个娘们儿似的。”“何九华你别碰我!”尚九熙眼圈都红了。“我还没操你呢,叫唤什么。”何九华隔着内裤按压着穴口,那个地方的温热的有些烫手,羞愤和不适一并涌上了尚九熙因为剧烈运动而砰砰直跳的心,“何九华你会后悔的,别他妈动我!”尚九熙的话毫无威慑力。何九华的指尖恶劣的用力旋进了肛口,“小嘴儿叭叭的,威胁我?”撕裂感和异物感让尚九熙忍不住夹紧双腿,膝盖虚虚的靠在一起,何九华不耐烦的用力拍打尚九熙的臀肉,在空旷的胡同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腿给我打开。”何九华命令着,向来呼风唤雨的尚九熙哪受过这种待遇,“我就不!拿出去你麻痹的!”何九华眼神暗了暗,一用力整根手指都陷了进去。“啊!”尚九熙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他真的害怕了,“何九华……何九华我错了,你别弄了……真的疼……”“现在知道服软了?和我对着干的时候你倒是忘了,哪次不是你惹是生非,别的我也就不计较了,你这次给我们社小姑娘弄到工地去差点让人给强奸直接给人搞到退学搞到自杀,你不是混蛋是什么?还好她没什么大碍,要是真他妈出事,谁他妈都别想好,是不是觉得我何九华好说话好欺负,搞我的人?”何九华用力把手指从那个开始湿热的巢穴里拔出来,内裤被带的往外走,还是有一部分陷在里面。尚九熙疼得叫了一声,膝盖并紧靠着墙,以一种十分狼狈的姿势雌伏在何九华的身下。何九华冷笑着看尚九熙的反应,“今天就让你体验体验她的感受。”
  何九华拉着尚九熙的内裤退到了膝盖,拉拉链的声音在胡同里显得有些刺耳,何九华握着他那半硬的玩意儿一下一下蹭着尚九熙穴口,轻微的压迫给尚九熙带来了一种想排泄的羞耻感,何九华的性器在摩擦中完全勃起,抵着那有点儿水光开开合合的小口沉下腰,顶端就把那小口破开了,尚九熙惊呼出声,腰猛地痉挛了一下,“何九华……何九华好疼……你出去……”括约肌不受控制的收缩着,一面推拒一面邀请。何九华叹了口气,把顶端从那穴口里拔出来,纤长带着淡淡烟草气息的手指顺着尚九熙圆润的下巴滑进他半张着的小嘴儿里,抵着他的唇舌进到口腔里。外界的干涉让尚九熙开始条件反射的大量分泌口水,“唔……嗯……何九华……”含糊不清的发音让尚九熙的舌尖几次挤压上何九华的指腹。
  何九华抽出手指,就着唾液的润滑去弄那个张合着的小口,“呜呜……别碰……”尚九熙的嘴角还沾着自己的口水,顺着嘴角淌下来。何九华的手指旋入穴口,一点一点往里推进,尚九熙哀叫着往前躲,“疼……裂开了……”何九华一把揽回尚九熙的腰,剩下的半根手指也一并吞了下去,“啊呜……嗯嗯……”尚九熙吃痛,下意识按住何九华揽在他腰上的手臂。何九华的手指修长,指腹一钩,便按在了那个栗子大小的腺体上,“啊啊……何九华……”尚九熙感到膀胱酸胀,前段巍巍颤颤开始立起来了,何九华含住尚九熙的耳垂舔弄,尚九熙的耳朵很敏感,温热的暧昧弄得尚九熙迷茫起来,何九华趁机旋入了第二根手指,分泌的肠液不多,但是足够让肉道变得湿滑,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臊的尚九熙耳根都红了,“舒服吗?”何九华拍拍尚九熙的脸,快打慢起,声音暧昧黏连,尚九熙让那两根手指捅得魂儿都飞了,眼角通红湿润转脸去看何九华,“不说话呢,嗯?”何九华旋入了第三根手指,“唔……涨……”生理泪水顺着尚九熙轮廓柔和的脸颊滴到捏着他下巴的手上。
  何九华把手指从那个泥泞的肉穴拖出来,一鼓作气顶了进去,“啊啊!”尚九熙的小腹腰肢被他顶的痉挛,“呜呜……不行不行……好胀啊啊……好大……出去…啊唔……”尚九熙被难以忍受的酸麻弄得哭出了声,“你哭的真好看……”何九华没有理会尚九熙的哀求,压着他的胯骨更加用力地往身下按,尚九熙整个人都弹起来了,“啊啊……不要不要……何九华……啊嗯……何……九华……啊呃……别顶……要破了……嗯啊……”“你以为我是来让你舒服的?当我什么?人形按摩棒?”何九华用力揪着尚九熙的头发,却十分温柔去舔吻尚九熙带着泪痕的脸,在感官刺激中迷蒙的尚九熙忍不住去追逐为数不多的温存,他哆哆嗦嗦扭过头向何九华索吻,下垂的眼角红的引人怜惜,何九华躲开了,揉捏着尚九熙的乳尖,去摩擦内里敏感的乳缝,尚九熙索吻不成,扭回头委屈的哭了。“哭什么?嗯?”何九华重新开始亲吻尚九熙的脸颊,抓着尚九熙头发的手松了劲儿,轻轻的摸摸尚九熙毛躁的头,温情的像是相爱多年的恋人,可是他胯下的动作越来越凶猛。尚九熙打着哭嗝不去看他,酸麻涨逐渐被快感取代,他已经站不住了,体重几乎全压在墙和屁股里的那玩意儿上,何九华捏着尚九熙的下巴亲吻他,舌尖越舔越深,扫过尚九熙的上颚,覆过尚九熙的唇舌,何九华贪婪的汲取着尚九熙口腔里为数不多的空气,原来接吻真的会让人意乱情迷,尚九熙迷迷糊糊想想着,生涩的去回应何九华,全然忘了这场性爱是被强迫的,是在极容易被发现的室外进行的。
  何九华一边亲着尚九熙,一边加快了身下律动的速度,尚九熙的呻吟被撞碎吞下,泪珠儿一连串一连串往下掉,何九华松开尚九熙,空气瞬间灌入带出意味不明的水声,“额啊……不要……嗯哈……不要顶了……要……啊啊……要……出……”尚九熙迷蒙的摇摇头,“小骚货……要还是不要啊?还会欲拒还迎呢?”何九华故意臊他,“呜呜……不是……啊哈……我不是……”尚九熙哭着绷着脚尖射了出来,他的肉穴抽搐着夹紧了何九华的性器,何九华被他绞得眉间紧皱,他的脸蹭在何九华的手臂内侧,口水泪水淌了何九华一手,“宝贝儿,是被操射的还是被说射的啊,嗯?你里面可真紧,水儿真多,咬着我不放呢,像个小娘们儿似的,真舒服……”“呜呜呜……别说……别说了……”尚九熙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我不敢了……”“宝贝儿别哭啊。”何九华虔诚地吻上尚九熙细嫩的后颈,胯骨又开始用力撞击尚九熙的臀肉,“啊啊啊啊!不要!何九华不要……不行……”刚刚高潮过的尚九熙肉穴还在痉挛,不应期还没过去,高频率的冲击让他吃不消,小穴里面又疼又烫又麻,一点也不舒服,何九华一边亲着尚九熙的耳廓安抚他,一边加快了身下的速度,次次冲着尚九熙那个要命的地方顶去,尚九熙哭的都变了调,“何九华……呜呜……何九华不对劲……好酸……啊嗯……”“怎么不对劲啊?”何九华漫不经心的问他,身下力道一点不减,“要……要尿……”尚九熙羞红了脸,把眼睛埋进臂弯里,不敢看何九华,“那就尿出来。”何九华饶有兴趣的盯着尚九熙红透的脖颈,“不……这怎么行……啊啊……”“有什么不行的。”何九华放松了掐着尚九熙红肿乳头的手去按他的小腹,“啊……别……别……嗯哈……求求你……不行……”尚九熙推拒着何九华的手臂,“宝贝乖……九熙乖……弄出来就不难受了,哥哥给你弄出来好不好?”何九华一下一下亲着尚九熙的耳垂,眉间,眼睛,脸颊,嘴唇,下巴。尚九熙让何九华哄的晕晕乎乎的,“嗯啊……好……”何九华从背后用小孩把尿的姿势把尚九熙抱了起来,“九熙乖,尿出来…”这个姿势吞的深,何九华一下一下直捣那块凹凸处,“啊啊啊啊!出来了……何九华……呜呜……”浅黄色的水柱从尚九熙的尿道口喷溅出来,肉穴再次绞紧,何九华用力送了几下腰射在尚九熙身体里,尚九熙被放下来,膝盖一软,就要往地下滑,何九华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他,“那我就不欠你了何九华。”尚九熙抹着眼泪红着鼻头想要推开何九华,“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尚九熙想想被强上,还被搞到失禁,他觉得再也没有脸出现在这个人面前了,“你不也挺爽吗?考不考虑当个长期炮友什么的?”何九华松开尚九熙,熟练的点上,向他脸上吐了口烟。“滚你妈的。”尚九熙打着哭嗝,套上裤子,“你里面还留着我东西呢。”何九华靠着墙调笑,看着尚九熙哆哆嗦嗦狼狈不堪的穿上衣服,腿脚不利索的落荒而逃,何九华低头捻了烟,盘算着下次怎么搞到尚九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