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窥》(上)

Chapter Text

  人真的是一种极其矛盾的动物,谁知道那衣冠楚楚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是怎么样的腐坏内心。

  定的闹钟响了,俊秀白皙,人模狗样颇有几分骗得女孩晕头转向资本的青年嘴角扯出一个不甚体面有些败坏这张俊脸给人观感,猥琐又淫邪的笑,拿了照相机,调着镜头拍对面楼单身独居的漂亮女白领。

  肤白貌美胸大腰细腿长屁股翘,完完全全的女神级人物,难怪外在条件不错的青年也是怂不拉几不敢上前,既猥琐又变态,隔着两扇窗,偷拍女神。

  看见女神离开了那窄窄一道玻璃窗,青年赶忙穿上外套,踩上皮鞋着急忙慌又故作淡定的跟在女神后头,望着那两条套着光腿神器又长又直大腿浑圆小腿纤细美的他恨不得舔舔的美腿,暗自拿着相机偷拍女神腿间风光。

  要是能拍到裙底就更好了,晚上青年虔诚又痴迷地亲吻着刚洗出的照片上的美腿,满足的同时犹在心底惋惜。

  一臆想起女神包臀裙下是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内裤紧绷在挺翘肥厚的肉臀上,青年的呼吸都不自觉粗重起来,渐渐摩挲到下面玩自己的鸟。

  高耸丰满的一手难以掌握,躲在衣裳内的一对椒乳,偶尔裹着浴巾路过玻璃窗时可能窥见那道明显的深邃的乳沟,青年眼睛发红,死死盯着照片上浑然不知毫不设防的美貌尤物,加快了手上套弄的动作,想着对方美好的酮体献祭出生命的精华。

  高潮来临之际,他闭上了眼,沉浸其中咀嚼着这妙不可言的滋味,屋里一些细微处的变化他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精力心神完全被对面美丽 女子的一举一动而牵动跳跃。

  随着偷窥的时日一日日增加,青年墙上贴满了女神的照片。

  熟练的外套皮鞋相机一条龙全包服务,青年跟在女神后面美美拍上了几张又小跑着绕到前方,想要拍几张侧颜。

  镜头里那个穿戴着黑帽衫的男人是怎么回事,一直往这边看?!

  暗暗啐了一口晦气,青年把镜头放大,美美的又拍了几张女神的侧颜,哼着小曲心满意足的回了家,怎么会注意到背后几乎低不可闻的脚步声?

  拿着相机撅着屁股偷拍美人出浴图,青年好像听到“咔哒”一声,下意识匐低了身子,心虚地躲在窗沿下,半晌才怯生生地探头看见女神仍然在擦着头,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提上来,心还没有放回肚子里,相机还没拿上来凑到眼前,一只大手就猝不及防猛然伸到了他的面前狠狠捂住他的口鼻攥住他的脖颈把他整个人都揽倒到后面,圈在陌生男人的怀抱里。

  他挣扎他呜咽,相机在反抗过程中理所当然的被丢弃落在地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有着过人美貌的出水芙蓉寻声望向了对面却只看见仍在晃动着的厚重窗帘——洗照片要暗室,无光,这里哪有那个条件,青年都是买的隔光性良好的厚重窗帘。

  看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出水芙蓉擦干了多余水珠就进入卧室开始吹头,这很符合正常人的思维逻辑,并无不妥之处。

  男人的力气很大,他几乎是把跪在地上的青年硬生生倒着拖到了床前,早就准备好的散发着浓厚男性气息的内裤在捂住青年口鼻的大手离开的瞬间借青年因为缺氧张嘴大口呼吸的契机就给深深捣进口腔,干涩的布料直逼脆弱的喉头,同性的气息顺着口鼻直往上冲,熏得青年几欲作呕。

  徒劳在空中挥舞的双臂还没有触到脸颊就让男人硬生生别到背后拿着皮带捆了个结结实实,又是痛苦又是恼怒,青年含着男人腥臊的还带着精斑的内裤呜呜悲鸣,眼角鼻头可怜的泛了红,就像是在饿狼利爪下瑟缩发抖的羔羊。

  摸出口枷不顾青年拼命的躲闪套在了他的头上,扣在了那小小一团内裤难以完全填满的口舌之间,男人终于暂且住了手,反锁房门还特地上了保险,总算能够好好品尝他心爱的小蛋糕了。

  双手被牢牢绑在后面,恐怖的猜想湿腻腻的自脊背处蔓延生长,青年只能膝行着离那可怕的男人恐怖的猜想原先,艰难地向着窗边前进,几步路的功夫愣是走的千难万险样缓慢,急得他眼眶积了水,要滴不滴要落不落直打转。

  好不容易到了窗边青年拿脑袋敲玻璃,试图制造些声响引人注意。

  好整以暇看着青年挺着圆润挺翘的屁股狼狈地在地上爬的男人几步来到青年身边,狠狠一巴掌抽在那不安分的抖动跳跃的骚屁股上,低低在青年耳边威胁:“你是希望我拉开帘子扒光你让你看着对面挨肏?”

  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脑子叮叮叮的响,滚动的泪珠因着难堪羞辱害怕等诸多情绪软弱落下,大颗大颗的顺着白皙俊秀被撑得饱胀变形的脸庞落下,青年又是在努力发出什么人也听不懂的呜咽拼命摇头。

  男人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喜欢偷拍偷窥长的白皙俊秀还有个翘屁股的同好,不同的是他喜欢男人。抛开偷窥这件事不谈,青年还真是他喜欢的类型,他也一直偷偷跟踪关注着青年,有一次甚至忍不住偷偷潜入青年家在浴室卧室都装了什么针孔摄像头偷窥。

  青年那白皙修长体毛稀疏的笔直双腿,两瓣肥厚臀肉半含半露粉色一朵雏菊的圆润翘臀,俊秀白皙脸上自慰到达高潮后淫荡沉醉满足的神情,没有一样不是对他无声的邀请引诱他来肏他。

  他注意跟踪青年的时间基本上和青年偷窥对面那个蠢女人的时间一样长——被偷窥那么久都不知道可不是蠢女人?

  偷窥的时候那么聪明那么小心,被人跟踪却浑然无觉,才开始跟踪的时候男人多怕青年发现,如今看一提到那个蠢女人青年就这副给人踩到尾巴似的倒霉样子激烈反应,心头火起。

Chapter Text

  兜帽和口罩中他的面容神色看不真切,他只是灵巧的解开皮带任青年熨烫得平整挺拔的西装裤滑落,拉下青年灰色的纯棉四角内裤,将人摁在窗帘上,对着圆润挺翘的白嫩肉臀毫不怜惜,啪啪啪啪啪稀里哗啦痛痛快快地抽了一通,让白嫩的肉臀重重叠叠地浮现出一个个深浅不一的红色掌印。

  男人并未收力,青年白嫩挺翘的肥臀在他掌下脱了水的鱼一样湿滑,妖精似的千摇万荡扭出朵花,拼了命的舞动跳跃渴望躲避那一下下暴烈在臀肉上的刺人痛楚。

  太痛了太痛了,圆润饱满的漂亮臀形变得更加挺翘诱人,青年含着内裤啜泣不已,口舌间的津液慢慢将布料濡湿,干巴巴地趴在他舌根上混着男人特有的几天未洗发了酵的骚臭味,恶心吧唧的,若是双手自由,青年真的恨不得扣着嗓子眼干呕。

  欣赏了一番臀浪翻飞的美景,给掴成深粉色的肥臀格外的让人性致高涨,男人冷笑着揪着青年透在白玉般莹润的后颈和暖绒绒的绵羊似打卷外翻领口的外套间直愣愣挺立的一线深蓝,严丝合缝贴合在青年脖颈的细窄领口一下子卡在了他的咽喉,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以着一个奇异怪诞的姿势转过身来挺着胸脯昂着脑袋狼狈地膝行跪爬给男人粗暴地拽到洗手间。

  卡在腿根的衣裤布料阴差阳错更好地箍出了红艳翘臀的形状,使之愈发鲜嫩饱满,暴露在冬季湿冷的空气里,臀上火辣的疼痛与寒气的抚弄让青年一个颤栗,平端生出些荒诞的酥麻,粉色的穴口收缩张合,整个人的精神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集中。

  将人抵在马桶盖上趴好,就剩个红彤彤的屁股蛋对人发出无声的邀请,男人轻易地扭下花洒盖,挤点湿腻芬芳的沐浴露抚上瑟缩羞涩的紧闭穴口,不顾青年紧张抗拒绷紧了的身体,借助沐浴露的润滑强硬地叩开捅进那处无人拜访的处女地。

  清凉刺激的沐浴露侵入的瞬间就刺激到了敏感脆弱的肠肉,青年扭腰摆臀发出一阵悲鸣,肠道剧烈收缩动作竭力想要排出那点手指与黏液,吐出一小截通红水润的红肉,又勉力艰难地将其收拢咽回。

  红着眼男人的呼吸变得粗重紊乱,无情地用着两个指尖撑开紧闭青涩的穴口,拉出一道细小的肉缝,男人毫不犹豫地将水管捅进去,技巧性地推进研磨,紧压着水管把它固定在青年细嫩幽深的股间,拉了水阀放了水,压下青年所有的挣扎反抗,满意地见着原本平坦紧实的小腹逐渐凸起圆润鼓出一个美妙的弧度。

  粗糙坚硬的东西一点点深入顶得青年头皮发麻几欲跳起,这种被从内而外打开的滋味太过新奇惊悚,直肠的本职就是排出而非吞进,这有悖人性的行径与细小刺痛吓破的青年的胆,满脑子要被捅穿刺破顶入食道肏开喉口的可怕猜测并未成真,冰冷的水流灌入激得温热紧致的肠道不可抑制的痉挛抽搐,每一个细胞都在诉说着对冰水的厌恶与排斥。

  摇着屁股拼命地想要甩开这磨人的水管,青年的细腰给男人死死扣住,温热的皮肉贴在塑料盖上,腹中是刀刮一样潮汐般一阵一阵沉坠反复的刺痛饱胀,青年不知何时已经是泪流满面,软弱的泪水滴滴答答断了线似的滑落,腥臊的内库已经被完全浸湿软塌塌地趴在青年的舌根堵住他的喉口,似乎还有向下蔓延的趋势。

  眼见那弧度越来越可人,穴口渗出的水液越来越多,男人这才大发慈悲般的取下被青年津液染的发亮的橡胶口枷,那口枷是实心的差不多有个鹅蛋那么大,条件有限,一切从简,只能先用这圆溜溜的东西塞住水管一离体就收缩不住要喷发的穴口。

  意识到口枷被拿开后青年忙不迭地吐出那条给完全浸湿让人反胃,侮辱意味强烈,来历让他不忍猜测的内裤,灌入体内的凉水多到让他心惊,肚皮饱胀的都好像要炸裂,青年觉得那冷水似乎就像是冰冰凉凉的一道滑腻小蛇顺着盘旋曲折的肠道食道游走几欲要在他的喉口探头吐信,胃中一阵翻涌似乎确有些呕吐欲望。

  紧闭唇舌,恶心的感觉还没有压下去,男人就把青年拉到怀里,解开青年一个个扣住掩藏起诱人身躯的衬衣纽扣让人袒胸露乳,强迫青年夹紧屁股,粗糙但因为碰水冰凉的大手落在那撑得滚圆绷到极致的肚皮上温柔抚摸,指尖绕着小小浅浅分外可爱的肚脐打圈戳弄,在浑身僵硬脸色惨白的青年耳边叹息:“为什么要偷拍那个女生呢?你比她可美多了。”

  不顾青年颤抖着想要说什么的被咬的绯红的薄唇,男人捻着那小小两点樱花样粉嫩娇弱的乳珠,一点也不讲什么怜香惜玉之心,把那颗乳珠薄薄一层地捻在两指之前大力揉搓,碾到肿胀嫣红又拽着乳珠皮筋似的拉扯,循环往复乐此不疲,只将红豆似小巧的乳珠玩成艳红胀亮一粒珍珠挂在玉白胸脯上生生大了两圈。

  肚脐和胸膛传来些奇异的莫名让人心痒犹盼着重些狠些的触感,青年最是不懂既然乳珠痛苦肿胀,为何又生出些缱绻留恋,于火热中绽放出几丝甜蜜酥麻。

  “你跟踪我?”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秘密被陌生人随口揭露,青年忍着腹间抽搐、排泄似的苦痛,瞪圆了眼似被踩到尾巴的老猫。

  计算着时间,掀开马桶盖,把青年抱在怀里捧出个小儿把尿的丢人姿势,男人一拉臀峰间黑色的宽带,让这迷糊的蠢人排出那污秽的浊液,竟是完全不理不睬,我行我素。

  硬挺炽热的一根死死抵在青年腰眼上,吓得人一动不动,失禁似在另一个成年男子面前排泄丢尽了脸面,痛快又羞恼,难堪又满足,悲愤又逍遥。

  舒畅痛快地淅淅沥沥一泻如虹,腹中多余的物什快速流逝消失,好像灵魂都被荡涤过一遍似的快活轻松,青年好像尝到了些许吞吐间的乐趣,吐出些带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暧味浪荡的勾人气音。

  这没什么好丢人的,正如弗洛伊德认为的那样,排泄机能成为婴儿性快感的主要目标,婴儿从排泄活动中得到极大的快乐。在肛门期,粪块摩擦直肠肛门粘膜产生快感之外,快感更来自对粪便的排出与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