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生非/双罗】《养虎为患》一发完

Work Text:

 

 

深夜。

满脸通红还冒着汗的脸失去意识。

有洁癖的罗非上身有着难以入眼的红淤,两颗饱满的果肉被欺的肿胀,下身更是一片狼藉还有某物在他的隐私地里没有拔出。

罗浮生痴痴的看着身下的罗非。

眼神里都是野心和欲望。

他俯下身摸了摸这张和他相处五年依旧冷漠的五官,低头伸出自己舌头朝红樱唇瓣由下往上的舔了一口,看着自己唾液留下的反光有些兴奋。


“你现在跟我一样脏了。”

“我都能想到你醒来会有多讨厌我。”

“不过没关系,不接受我就把你关在这里。”

薄唇对着熟睡的脸喃喃自语,他没有拔出自己的东西就躺了下去趴在罗非的身上,好像这样这个身体就属于他了一样,消瘦却软绵的身躯他肖想了好久,疲惫的双眸缓缓闭上。

罗浮生今年15岁。

但是睡了自己35岁的养父罗非。

一闭上眼他总会想到五年前。

 

戏池宛

花烟情地,氳气环绕。

穿着一身英式西装革履的人高贵冷雅,神色自若看了圈就踩进这个地方,拿着手杖绅士风度气质脱俗,和这调情之地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哎呀~这不是罗神探?快来人快来人~小店难得迎来您这位大人物~快来选选我们家的人~”

鸨妈凑过就贴上高高在上的人,呛鼻的低级香水窜进罗非的肺里,惹得好看的人眉头一皱。

宛里的姑娘可都稀奇了。

这位百闻难得一见的罗探长可是万里挑一的上等人,从来不走这种滥情之地,就没听过也没见过他身边有过女人,更别提来这种地方玩了。

看来男人都总是有这么一天的。

“我不看姑娘,想看看小孩。”

礼貌得体的罗非面上没什么反应,可耳朵把这大厅的三言两语可听了个遍。

这…不爱女人爱小孩?

“好的好的~来~”


百艳阁。

那是罗浮生第一次见罗非。

10岁的他刚刚伺候完一个男客人,浑身都是他最讨厌的老男人味,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只能换了身干净衣服就又出来给人挑选。

稚嫩的脸庞却沉稳警惕的看着来的人。

深邃的欧式大眼看到客人愣住了。

10岁的小浮生那时候不会用形容词。

长大后他无数次想起那个画面就有三个疑惑。

怎么会有这么冷雅的人?

怎么会有这么绝美的人?

怎么会有这么高不可攀的人?

他被卖到这里有些日子,侍奉过数不清的老男人,在他眼里客人都是那副龌龊肮脏的模样。

臭的要死。

这个人却一点都不像那种人。

然后他就看着这个人伸出手指了到了自己。

“我要他。”

唯一相同的是这个人说了跟那些臭男人一样的话。

但不太一样的是这个人把他买走了。

 

小浮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

他站在罗非旁边等着钥匙开门,偷偷打量旁边人的侧脸,真的好看。

可既然不在戏池宛的话,没有人会打他…

是不是可以不伺候这个客人了?


“那个房间以后给你住。”

手杖被举起来指着里屋一间卧房,高冷的余光就看到旁边的小孩箭步冲刺跑进房间把门反锁。

小浮生跑的太快喘了喘气。

转身看到这个房间就傻了。

面前就是一张两米的大床,铺上了纯棉面料的被子被单,地上有一个箱子里面有一些男孩子会玩的玩具,还有一张书桌摆着一些童话故事的书。

孤儿又被迫卖身的孩子从没见过这么好的地方。

小浮生慢步上前就先摸了摸床,极为特别的双眸纠结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不舍得弄脏这么好面料的孩子缩回了小手,走到一边的角落里蹲下身把自己卷成个穿山甲就闭上眼睛休息。

小孩觉得自己身子不干净。

不想把床给睡脏了。

 

清晨。

小巧玲珑的鼻头嗅到了些食物的香气,纤长浓密的睫毛抖了抖就微微睁开,迷糊之中看到床边坐着个人小浮生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小孩立马坐直抓着被子遮挡住自己的身子,小脚和臀部都迅速往后挪,缩在床的角落里。

昨晚他明明反锁了的。

这个人能进来说明有钥匙?

他明明在衣柜的角落蹲着睡怎么跑到床上了…

衣服还被换成了崭新的睡衣。

“我对你身子没兴趣,你大可不必如此躲藏。”

冷漠的话语里带着同样的疏离感。

小浮生听到这话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好看的人拿起一旁的早餐朝小浮生递过去,盘里是煎好的培根和荷包蛋,旁边还放着一杯牛奶。

“吃吧。”

孩子依旧躲在床角,抓着被子遮住脖子,只见罗非把餐盘放在床边,站了起来就离开房间。

圆溜溜的眼神瞄着人走了,小孩饿的迫不及待直接上手就抓着培根和荷包蛋往嘴里塞。

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高级又美味的东西。

在戏池宛的时候他都是吃馒头配榨菜。

就听着脚步声又进来了。

小孩狼吞虎咽的想把东西都吃了,来不及尝味道就往喉咙里塞,一紧张就被噎住了。

小脸被憋的涨红。

成年人的手拿起牛奶就朝孩子的嘴递过去,小嘴着急的咕嘟咕嘟喝下去才顺了口气。

小手油腻腻的被拉了过去放进脸盆里,罗非用毛巾轻轻的把食物的污渍洗了干净。

“你出去的时候就知道我手会脏了?”

小孩看着脸盆觉得有些神奇,这个大人刚刚走的时候他还躲在被窝角落,怎么知道他会去吃东西而且还用手抓?

“我还知道,你叫罗浮生。”

就看着小孩看着他的眼里惊的不可思议。

“我什么都知道的,你要不要跟我学?”

只见红樱色的嘴角有些自大的勾了起来,他把小孩的手给擦干净,就捏了捏小孩的脸蛋。

“要!”

响亮的嗓音在房间里回响。

“那你先要学会用叉子吃早饭。”

成人拿过一边的刀叉给小手握住。

这是罗浮生学会的第一件事。

他活了那么久才知道饭要怎么吃。

 

接下去的日子小孩知道养他的人叫罗非。

是整个L城里集名誉财力余一身的一位神探。

罗非每日都教他读书写字,他认识了很多字,也学会了算数,好看的人会夸他学习的快,说他很聪明。

一到晚上还可以听睡前故事,小浮生就抓着罗非的衣服渐渐入睡,他从来没过这样衣暖饭饱的生活,逐渐的越发依赖罗非。

从此以后,世间的人都知道罗非养了一个孩子,不管走到哪里,那孩子都跟着他。

走到哪带到哪。

寸步不离。


路边。

“谢谢罗神探太感谢您了。”

乞丐老妇拉着罗非的双手道谢,她只是睡了一觉钱盘就消失不见,罗非仅仅走过来看了一圈四周便帮她把钱找了回来。

小浮生在后面抓着成年人的裤腿张望,那位老妇的手有些脏乱,扒着罗非的白手显得不太合适。

“没事,把钱收好。”

轻微鞠躬的成年人礼貌的放开了老妇的手。

一到家罗非就往厕所走去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手,小浮生跟在身边看着罗非用肥皂把手搓了几个来回,每个细微的地方都不放过。

“你怕脏?”

小孩看着手上的泡沫越搓越多发问。

“嗯,有点洁癖。”

冲洗干净后他才稍微松了松眉头,擦了擦手。

从那之后,为了能牵着罗非的手,小浮生每天都很勤奋的洗手。

只要罗非愿意牵小浮生就很开心。

长大后罗浮生才知道这想牵手的欲望不正常。

 

小浮生坐在客厅全神贯注看着视频里的泰拳比赛,已经了很久没有转台了。

看着报纸的罗非朝小孩看了一眼说。

“你想学吗?”

小浮生听到这话便小跑到罗非身边,一个激动就抓上整齐的衬衣。

“我可以学吗!”

“可以。”

就看着罗非低眼看了看衣服被抓起有些褶皱,小浮生见了立马收手,紧张的眼神看着衣服变乱不知如何是好。

他刚太激动,罗非讨厌衣服脏乱或者有皱褶的。

“明天给你找个泰拳师傅。”

那双带着肥皂香的大手拍了拍小浮生抓过的衣服,起身就往卧房里去。

这个动作让站着的小浮生有些受伤的垂了垂眼角。

罗非…好像很不喜欢自己碰他。

 

接下去的日子小浮生依旧跟着罗非学习知识。

下午就去练泰拳。

晚上躺在罗非的臂弯里听童话故事睡觉。

“好香…”

迷迷糊糊的小孩嘀咕着含糊的话语有些犯困。

“嗯?”

“你身上…没有老男人的…味道…”

小孩说着说着就睡了过去。

罗非低眼看了看熟睡的小个子,盖了盖被子。

他今年30岁了,也是老男人了。

跟那些在宛里碰过小浮生的人年纪一样。

这么小的孩子,却已经经历过那种烈狱。

罗非希望以后的日子他都过得开心。


但是好景不长。

这么过了两年。

还是出事了。


12岁的小浮生因为会泰拳在外面和人打架,脸上都是小伤口,小孩子们下手不知轻重,罗非把人带回来就拿出医药箱给小孩上药。

“下次不要这么冲动。”

贴完最后一个创口贴罗非就对小孩说道。

“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吗!”

“他们…”

“我知道。”

可能是叛逆期,小孩激动的站起来就想为自己辩解,被罗非一声打断。

“无非就是说你出身低贱又肮脏,之所以过上好日子是因为伺候我,每晚做那种事换来的对吧。”

“你本来还忍着,可听到对方说“罗探长那里好吃吗?”之类的话所以控制不住打人。”

沉稳冷静的男性推理着刚刚发生的事,小浮生从以前就觉得罗非厉害的不像一个人。

这次除了打人的原因猜错了以外,也几乎全中。


“那罗先生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

“也觉得我脏所以没有碰过我?”

刚刚发生的事让小浮生始终无法平静,趁着把话讲开就问了这个问题。

想知道为什么买了他却不用他解决生理问题。

就看着对面的罗非露出有些深意的笑说。

“你不是我的菜。”

“买你一直就不是用来做那些事的。”

罗非站了起来就拍了拍小孩的头,收拾起医药箱给放回柜子里。

没有发现那个小孩听到这话一下子脸都青了。

那时候小浮生讲不清楚心里那种痛感。

只记住了罗非…   看不上他罗浮生。


三年后。

罗浮生依旧跟在罗非身边寸步不离,只不过不再是以前的黄毛小子,个头已经和成人一般高,长相更为精致,他会帮忙罗非查案,也会出事的时候用泰拳保护罗非,又因为从小跟着这样一个上等人,他的性格变得圆滑又世故。

高情商又好人缘。

整条街坊走过去他都能一路打招呼。

见到人就探探话搜搜料。

和罗非的生活也一如既往。

只是…

他对罗非的情感越发变质。

罗浮生知道自己爱上了养父。

一个15岁的青年男孩爱上35岁的成年男人。

光是这20年的岁数差就可以赶上老少恋。

只不过别人都是老恋少,而他是少恋老。


最新的一个案子涉及贩卖人口。

罗非不让他帮手,自己着手调查。

这是他五年来第一次不跟着罗非。

好生无聊就去警局坐着找警长唠唠嗑,却看到…

“您这次要是愿意帮忙我宛里的姑娘随便您选~”

那个五年前的鸨妈两手相搓,讨好的弯腰给罗非送上好处,而生来高贵冷淡的人则勾着唇不予回复还是看着报纸,在一边的局长便插了句嘴。

“鸨妈这是不知道吧,我们罗探长可不喜那些烟花女子,洁癖严重的他呀…就喜欢处子。”

“而且啊…必须是小孩。”

看着报纸的人听着把头一抬就笑的更深。

“还是局长懂我,鸨妈,如果你能给我找个那处透粉还是处的小孩,这个忙我就帮你搞定。”


后面的对话罗浮生都没能入耳了。

整个人都觉得被雷给劈了。

他今天才知道罗非喜欢小孩…

因为有洁癖所以只碰处子这种事…

更意外的是养父还喜欢那处…透粉的。

生来绝美的桃花眼垂了垂看向自己的那处。

从小,他那个地方是紫红色的。

一点都不粉也不透。

“我对你的身子没兴趣,你大可不必躲藏。”

“你不是我的菜。”

脑内一下子回想起罗非说过的话。

自己不是处,也脏,那个地方也不粉。

所以罗非养了他五年都对他没有兴趣。

这个认知让罗浮生觉得世界要崩塌了。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妒忌的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

眼神狠了下去就扫了眼里面笑的正开的罗非。


鸨妈要是敢带人来的话。

他一定把那小孩给撕了。


彻底生气的人转身就走离开警局。

 

那晚是五年来罗非第一次彻夜未归。

罗浮生没了情绪阴沉着脸跟送丧一样坐在客厅沙发上等了一宿,直到早上才看着人从门外进来,浑身酒气无法站稳就往前一倒。

他一个向前就环住35岁的身躯,这身子骨瘦弱不堪,轻盈如柴,15岁的罗浮生可以随意把人给公主抱了起来就往里屋走。

“你昨晚去哪了”

问出来才听得出自己的口气这么酸。

罗非喝酒还是第一次看到。

整张脸都跟打了腮红一样,意识也不清晰。

站着的人伸手摸了摸热乎乎的脸,这是罗浮生第一次碰到这张脸,平日里看不出来也没见过罗非保养,都这个年纪皮肤手感却软软的。

罗浮生喉结动了动本能的吞咽了下。

感觉心脏被这个罗非挠了一样的痒。

“百…艳阁。”

含糊的回答让摸脸的手一停。

“去…睡了…小孩么?”

身下的人没有回答似乎因为酒精有些发热就开始扯着自己衣服,白衬领掀开罗浮生就看到上面有些淡红色的浅印。

他瞳孔震了震就看着印记。

以前小时候接客,他们也都会抹点粉色来提升气色,偶尔会沾到那些老男人的领子上。

接下去的事就不受控了。

他一个翻身就把罗非压在身下,疯了似的就把遮挡的衣服全部脱掉,他要看看这身体里有没有外面那些野东西的红印,如果有他真的想把罗非丢到酒精桶里杀菌消毒。

可衣服全部卸下后桃花眼就愣住了。

他见过好多这种年纪的男性luo体。

没有一具身体能好看成这样。

两颗粉樱色果粒被玉白的肌肤衬托的极为抢眼,还有一圈细窄浅樱圈环绕护卫,这个景象让他上手摸了又摸,不受控的就脱下了身下最后一道防线。

没有精神的樱物安静的躺着。

桃花眼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好看的樱器,一只手就捧了起来,这个地方好像从来没有被释放过般长得清秀可口,罗浮生感觉口干舌燥还热得要死,他几乎是本能的需要这个樱物解放一些液体给他解解嗓子里的干涩。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含住了不该碰的地方。

那个时候他在心里耻笑了一下。

他一个15岁的未成年…

竟然猥xie了一个35岁的男性。

“你…在…干嘛”

突然的冰凉及下身的不适让喝醉的人回了回神,就看到附在腿间的脑袋整个身体都僵了。

酒也清醒了几分。

 

接下去的桥段同戏池宛里的大多无异。

只不过反抗的是那个35岁的男性。

而强行的是会泰拳的15岁未成年人。


桃花眼停止回忆,缓慢的将自己的物体拔了出来,紫红紫红的完全不粉,估计明早起来罗非会很嫌弃他,但是无所谓,反正这身体他已经碰过了,以后也不会让任何人碰。

躺到一边就抱着罗非合上眼开始休息。

呼吸逐渐顺畅。


清晨

被抱着的人才睁开双眼,浑身酸痛。

“你醒了?”

罗浮生一个起身就压着还没完全清醒的人对着嘴就亲了下去。

昨晚只凿开了下面的嘴。

上面的嘴没能进去罗非就没意识了。

害他只能舔舔唇瓣。

身下的唇没有动作也没有反抗,只是冷眼看着罗浮生索取的双眸,等结束了双唇也肿了。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

罗浮生把头埋进身下的脖子里。

死抱着人不撒手。


“你讨厌我也没关系,反正…你打不过我,我不要你走,你就走不了的。”

固执的口气里都是对罗非的迷恋。

“我说过我要走吗”

听到这话那个脑袋一个抬头就看着罗非十分不解。

“我身上…可有老男人的臭味?”

“没有!你身上特别香”

“我都…喜欢你五年了…”

35岁的身体多年来都有一股樱花味。

总让罗浮生分神又想沾上点这股味道。


“可我们差20岁,我甚至没有谈过恋爱,也对你没有情感,光是昨晚都是我第一次。”

“……你35岁了昨晚第一次?”

罗浮生看着身下的五官依旧冷漠,他明明听到罗非说喜欢处子啊。

“那你昨晚去百艳阁干什么?”

“你不是喜欢处…”

 

“我是去查人口失踪案。”

“你在那里出身,我不想你看到回想起过去就没有让你跟着。”

这下轮到罗浮生懵了。

“我…我以为…”

吞吞吐吐的人突然不知所措起来,他昨晚误会了就被嫉妒冲昏了脑再加上看到喜欢的人身体…

“年轻旺盛。”

成熟的人淡淡说了句就爬了起来,一下又被面前的人狠狠抱住。

“但我喜欢你是真的…如果你没有喜欢的对象…可不可以跟我试试…”


“我刚刚说了我对你没有情感”


“我心甘情愿…不管你心里有没有我,喜不喜欢,都让我陪着你…你不要离开我…求你。”

恳求的用词里都是低声下气的声线,听的罗非皱了皱眉头。

罗浮生根本不在乎罗非喜不喜欢他。

他是不能接受罗非身边有别人。

“你才15岁,你知不知道做这种事亏了。”

“被老牛吃了嫩草,等你以后长大了就知道…”

还没说完话罗非就被再次推到。

“我就是愿意给你占便宜,我就是想被你吃嫩草,我就是要和你发生xing关系。”

讲到这里罗非感觉到年轻气盛的孩子因为激动那个地方又有了反应。

“你明明也喜欢的,就算没有情感昨晚你身体也有了反应,你的身子是喜欢那档子事的,我不在乎你喜不喜欢我,我甚至愿意当一个只伺候你身子的人,你不用有任何负担,好好的享受就可以。”

罗非觉得他遇到了人生一大难题。

如果拒绝了,他打不过罗浮生,未来这种xing关系会强行发生,那他真的于情于理都是人渣。

如果接受了,他一个老年人,跟这么一个小孩在一起,太过违背伦理。

然而接下去的事轮不到他思考,小孩又摸上了不该摸的地方,似乎在故意勾起身体的欲望来证明罗非的身体喜欢罗浮生。

“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了。”

“但是我不懂得体贴人…我…”

薄唇低头就快速亲了口话多的红唇。

“我都懂,我来体贴你,我来哄你,我来照顾你…和你的身体。”

因为罗非的接受而笑开的罗浮生露出了非常可爱的小虎牙。

不管接受还是没接受。

罗非最后都没能下床。


罗浮生没有告诉过罗非。

三年前打架的原因。

罗非在原因上猜错了。

惹他生气的不是那句“罗探长那里好吃吗?”

而是…

“罗探长看上去相貌堂堂,可不还是叼着你那污秽之地吃的开心吗?”

一般找小孩的客人都是反的,大多都是喜欢小孩那地方。

他受不了任何人玷污罗非。

于是就出手打人了。

 

事后

罗非躺在那小孩的怀里觉得没回过神。

那个小孩不知不觉的臂弯有了肌肉,身型更加壮硕,还和他差不多高了。

可这个孩子他没有养好,他从来没有发现罗浮生对他的情感,昨晚的事还历历在目。

“你就那么喜欢处子小孩?”

“他们的口技能有我好?”

喝多了的罗非就看着面前罗浮生不受控的表情,不停的顶弄着自己的身体,慌神之间他就会联想到五年前那个小孩。

 

“阿姨,我有钱钱的,都给你。”

“哎呀小生你自己都这样了快收起来。”

“我还可以再赚钱的,但是弟弟快要饿死了…”

10岁的小孩用自己身子换来的汗钱全部给了路边的乞丐妈妈,怀里的婴儿都没有奶喝了。

看乞丐不接,孩子把钱丢了就跑。

这孩子自己就是个没奶喝的小猫,却还要把所有值钱的东西给别人,罗非看着这个孩子心里有了点异样的感觉。

罗非就跟着这个孩子走了一段路。

就看着小个子跑进了戏池宛。

于是他第一次踏入了这个地方。

把这个孩子买了。


一晃眼,这孩子都这么大了。

才知道那只小奶猫原来是只大老虎。

他原来以为他喜欢这个孩子是自己心理有问题。

可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竟然也爱上了他。

但是他不会告诉罗浮生他也喜欢了五年。

如果以后孩子更大了喜欢别人也好分手。

想到这里罗非向前了一些钻进结实的怀里。

至少现阶段。

还请老天爷睁只眼闭只眼。

不要责怪这段违背伦理的爱情。

 


完。


我感觉我的文不是黑就是疯狂踩底线。
但我也是很喜欢小甜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