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春醉

Work Text:

这不对。
魏无羡迷迷糊糊地想,这不对,
是,他是帮蓝湛挡了几杯酒,可就算那酒再怎么烈,他也不至于头晕眼花成现在这个样子。
而且……
“唔……”魏无羡跌坐在墙边,期望能通过冰凉的墙面来降一降自己的体温。
好热……
怎么会这么热?明明已经是秋天了。
魏无羡费力地眨了眨眼。
他仿佛浮在云端,看什么都是重影。
眼前突然出现一片白色。
“嗯……?”魏无羡辨认出来人,张口,“蓝……湛?”
是蓝忘机。
蓝忘机见魏无羡提前离了宴席,心中不安随时间推移越发严重,于是向蓝曦臣告知了一声,出来寻人。
魏无羡房间里没有人影,寻了大半圈却看见这人贴着花园的墙坐在地上,面泛潮红,眼神迷离,身体微微发抖,蜷成一团。
“魏婴?”蓝忘机皱起眉,上前去看魏无羡的情况。
魏无羡听见他的声音,抬头看他,一双桃花眼泛着水汽,湿漉漉水灵灵的,眼尾嫣红勾人心魄,用绵软茫然的语调喊他的名字。
蓝忘机被他这副样子惊得愣了愣,手指微蜷。
“魏婴,是我。”
“嗯,我知道是你啊。”魏无羡笑着,抬手去拉蓝忘机,“蓝湛你拉我起来一下。”
他接了蓝忘机的力站起来,却又脚下一软险些扑倒在地。
蓝忘机反手托住他,颇有些惊慌失措地道:“魏婴?!你怎么了?”
“唔……”魏无羡有气无力地眨了眨眼。
是啊,我怎么了?
身体很热,这对他来说是相当难得的,修了鬼道之后身体被怨气浸染,带着阴寒之气,平日就算艳阳高照他也觉得冷,现在怎么会像是抱着个火炉一样?
难受。
魏无羡无意识往蓝忘机身上蹭了两下。
蓝湛身上凉凉的,好舒服……
“魏、魏婴?”蓝忘机的声音有些哑,“你醉了。”
“我没有。”魏无羡越来越难过,整个人都快贴在蓝忘机身上了,“我只是……难受……”
蓝忘机僵着身体,手放在魏无羡背上只觉得推也不是抱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哪里难受?”
“嗯……”魏无羡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的身体越来越软,咬着唇闷哼一声,“哈……”
蓝忘机彻底僵住了。
心上人在怀,贴着他发出这种声音……
这时,一道传音符晃晃悠悠飘过,一不留神被蓝忘机截了胡。
方才酒宴上给蓝忘机敬酒那人的声音传出来:“你快去找魏无羡啊,就算那药下错了人,不是蓝二公子,那魏无羡也不错啊,快快快,那春药药劲可大了,你……”
听了这话,蓝忘机哪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顿时心中一阵恼怒。
他将传音符的灵力掐断,收入乾坤袋,把在他身上快软成一滩水的魏无羡抱起来,回了房间。
蓝忘机把魏无羡放到榻上,转身去倒杯茶准备给魏无羡喝下去,壶里有水,蓝忘机倒出来自己抿一口试了试温度。
就这一口,蓝忘机的动作顿住了,半晌,他放着杯子回到床边
“哈……”魏无羡被蓝忘机放在榻上,坐着缩了缩身子。
传音符里的话他也听到了,春药……
春药这种东西对于修仙之人来说,只要人家想,就可以用灵力排出体外,可魏无羡不行啊,他心里暗暗叫苦,意识越来越迷蒙,一把抓住蓝忘机不放。
心知现在最靠谱的就是蓝忘机,魏无羡开口:“蓝湛……你帮帮我……”
下一秒他就被摁倒在了床上。
……
嗯嗯嗯???
等等,我是准备让你给我点灵力?!
感觉到蓝忘机上手开始解他衣带,魏无羡被惊回了几分力气,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
不料蓝忘机被他踢打了几下,竟是更加用力地把他压在身下,扯了抹额把他手给绑了。
嗯嗯嗯???
魏无羡睁大了眼。
你是假的吧蓝湛?!
“喂!蓝湛,你放开……啊!”
蓝忘机一口咬在他颈侧,魏无羡这才嗅到蓝忘机身上的酒气。
不会吧?难道蓝湛以为只有……才能帮我,于是还去喝了个酒壮胆吗?!
蓝·喝酒壮胆·忘机顺着魏无羡的身体曲线一路啃咬,留下道道暧昧的红痕。
魏无羡本就被那药弄得身体十分敏感,这么一来更是半点力气都没有了,大脑糊成一团。
忽的,身下从未被人碰过的那处被塞进了什么东西,魏无羡觉出那是一根手指,下意识扭了扭身子,这举动却让那手指进入的更深。
“呜……”魏无羡眼中闪出泪花,从小到大他哪里被这样对待过,“蓝、蓝湛,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是男人啊,怎么能……啊……”
蓝忘机又放进一指,魏无羡身下的小口一张一合,被春药催动得毫无羞耻。
第三根手指放进来时,魏无羡只觉得涨得难受,蓝忘机的手指刮擦着他的内壁,又给他带来阵阵奇妙的快感。
“蓝湛,可、可以了……”魏无羡咬着唇道,他觉得三根手指就已经是极限了。
蓝忘机听见他的话,动作停住几秒,果然抽出了手指。
“啊……”魏无羡的唇中漏出一声甜腻的呻吟,叫他自己都燥得不行,正想着虽然春药药效没解,但想来蓝忘机也没办法,这样就行了,就发现有一物抵在了他穴口。
魏无羡:“……蓝湛?”
那物粗长炙热,抵在他穴口,魏无羡完全感觉得出来。
“等、蓝湛,你……不要……啊!”魏无羡发出一声痛呼,连吞下三根手指都困难的后穴此时被那硕大的性器强行破开,魏无羡绷紧了身体,头向后仰去,脖颈弯曲出一个优美的弧线。
似是察觉到他的不安,蓝忘机安抚似的吻上他的唇,下身却是毫不留情地挺入。
柔软脆弱的内脏被不属于自己的硬物强行插入,魏无羡的眼泪冲出眼眶,顺着绯红的面颊流下。
蓝忘机咬着他的嘴唇,下身一送到底。
“唔!”魏无羡闭起眼,被蓝忘机死死压制住的身体微微颤抖。
蓝忘机身下之物没入魏无羡身体中,没等他适应便狠狠撞击起来,魏无羡被他顶得几乎魂飞天外,修长的双腿下意识夹住蓝忘机的腰,却是让蓝忘机进入的更深。
“啊…!”魏无羡挣脱开蓝忘机的唇,泪眼迷蒙,身体随着蓝忘机的动作起转承合,口中涎水不受控制地流出来,更添几分色情的意味。
“不……不要了……蓝湛,求你…!唔嗯!轻点、轻……”魏无羡一句话被顶得支离破碎,身体随着蓝忘机的每一次动作传来酥麻的爽意,几乎让他无地自容。
蓝忘机埋首于他颈侧,在他接近苍白的肌肤上啃咬,魏无羡的一头乌发散开铺落在榻上,红色的发带垂落在一旁,衬得身上的青紫痕迹如雪中红梅月上牡丹,鲜艳至极也显眼至极。
“哈啊……不行,不行了……蓝湛,蓝二公子,忘机兄,啊…!”魏无羡不住地讨饶,什么称呼都往外乱喊,“蓝二哥哥,二哥哥,你放过我好不好……嗯……”
他声音绵软微哑,被弄得连句话都说不全,这种讨饶自是无用的,只能教蓝忘机更加变本加厉罢了。
“啊…!哈啊……”魏无羡眼中泪越掉越凶,大概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的哭过,堂堂夷陵老祖被操到哭,这说出去像话吗?
“饶了我……蓝湛……我真的不……啊……”魏无羡想逃,于是他扭了扭腰,不曾想一阵强烈的快感顺着脊柱爬满了全身,瞬间教他又没了力气。
蓝忘机却是被他激出了不知哪门子的劲,两只大手掐住他的腰几下猛冲,几乎要把魏无羡弄到崩溃。
就这么被按着做了大半个时辰,魏无羡已经被快感冲得找不着北了,蓝忘机倒是精神的很,恨不得把魏无羡钉死在床上似的。
突然,蓝忘机的那物进到最深,狠狠顶撞在某一点上,魏无羡仿佛周身过电,从未有过的快感直冲大脑,魏无羡脑中一片空白,释放了出来。
“哈……哈……啊…!”他是释放了,蓝忘机可还没有,蓝忘机找准了那个位置狂冲猛顶,魏无羡一口气还没喘上来便被逼的再次叫起来,“呜……蓝湛……不要了……真的要坏——啊……什么…!”
蓝忘机释放在他体内深处,烫得他一个激灵,又有种诡异的被填满的满足。
一场情事干的够呛,不知是不是蓝家人恐怖的作息终于有了存在感,蓝忘机把魏无羡死死锁在怀里,一扯被子,一熄蜡烛,抱着人睡了。
“唔……”被死死抱住的魏无羡迷迷糊糊地想,“得亏是蓝湛……不然这人可活不到明天早上……”
这么想着,他也睡了过去。
至于第二天早上含光君醒来时疯到去撞墙这件事……就不要提了吧。
……
隔天收到提亲的江澄:???什么玩意儿?蓝二居然偷了我家的猪?
弟弟被睡了的江厌离:!!!好你个蓝忘机居然强制…!太过分了!
“受害者”魏无羡:啊……腰好痛……嗯?什么?蓝湛还真喜欢我啊?
蓝·采花大盗·忘·趁人之危·忘机:我做了什么我居然我居然我居然……对了!先去把亲事定下来!
蓝启仁:什么!!!忘机他!!!这让我怎么有颜面对魏婴!!!!
蓝曦臣:………………………………我去准备聘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