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添望·乖猫咪和坏猫咪的处理方式·上

Work Text:

江添从实验室里回来的时候盛望还在浴室里,某只猫正在沙发上惬意地舔着爪子,直到他到了桌边看到那个十寸的蛋糕才忽的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两人自从在一起生活之后每天都跟过节似的,日子还是那个日子,但因为有了对方才使得日子不会成为平淡,随着时间变成身后的风景;也就只有两个人突然哪个提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们才会发觉有了彼此的生活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蛋糕的中间有两个糖塑的小人,巧克力酱歪歪扭扭地拼成了“江添生日快乐”几个字,一看便知道出自哪个人的手。
因为最近实验进入瓶颈许久没有放松的江教授,为这强行灌入心底的热棉花糖,浅浅地在嘴边挂了一个笑。
“哥?”浴室里水声早就停了,薄薄的水汽从里面涌出来,“你回来啦”
盛望小心翼翼地关上浴室门,赤着脚往客厅里探。
江添便向浴室的方向一看,一个“嗯”字就生生地堵在了喉咙里。
他的小男朋友套了一件他的白衬衫,领口的扣子半开,隐隐约约露出一块白皙的胸口,头发还湿着,戴了一对黑色的猫耳;盛望的身材本来就偏瘦小,相比之下略微宽大的衬衫垂下来恰好遮住了私密部位,一根“猫尾”又从中垂了下来
要命。江添如是想到。
盛望见他哥没什么反应,一下子不知道是尴尬的还是臊的,脸红了个遍。
“……怎么不穿鞋……”江添干咳一声,走到沙发边搂着盛望的腰坐下,从背后蹭着他的颈窝,“头发也不吹干……”
猫突然被叠坐的两人吓到了,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下来,蹿到了主卧里。
“嗯……”因为两人姿势的关系,猫尾带绒毛的部分磨蹭着盛望的大腿内侧,让他难受地直哼哼,“……生日礼物,喜欢吗?”
“……本来就要吃的,不能算。” 江添隔着衬衫单薄的布料挠挠盛望的腰,后者被挠得难受了,弓起了腰,后背抵上了一个坚实温暖的胸膛。
荷尔蒙在空中交错,暧昧让两个人的体温渐渐攀高,发情般的小猫摇动着尾巴讨着爱人的欢心,从爱人的怀里挣了出来,乖巧地在他面前跪下,急躁地伸手去解江添的拉链。
“……望仔。”
水珠从黑色的发尾滚落,落在略微有些发红的肌肤上。
“哥……”盛望用左手撑着地板,写满情欲的眼睛一看向江添,他便已经硬了
恋人在他面前如此魅惑,若他还能泰然自若,大概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望仔……”江添伸手摸了摸盛望的猫耳,人造的质感让他皱了皱眉,于是摆弄起了还没有干的黑发,头发又软又顺,和它的主人一样。
两人呼唤着对方,渴求着对方。顽皮的小猫手忙脚乱地从西装裤里掏出了主人的炽热的性器,用手在根部的囊袋上揉搓了几下,俯身用嘴含住了一半的柱身。
敏感的前端被一片温软包裹,江添便一下子觉得整个后腰都麻了,他忍住想把眼前的小猫按着狠操的想法,右手在盛望的后颈虚虚地按着。
性器无法被整个吞入,盛望上下动了几次之后便不得不将它吐出来。前端已经有些透明的液体溢出了,他欺身坐在江添的大腿上,用两只手挑弄着那物什。
“怎么还不射……”盛望不满地嘀咕道,手指生涩地拨弄着顶端的小孔,他看某些“教育片”里这样做是的确可以让人射出来的……
果然他哥不是一般人……?
江.不是一般人.添哭笑不得,某人自己身下都已经起火了,还一心想着他有没有射。
“……想喝牛奶?”
“……唔!”
他哥鲜少在做爱时这么明晃晃地说荤话,如今一句足以让他的羞耻心达到一个新高,握着某个地方的手不自觉地用了力
“嘶……”
江添掐住了他的腰,弓着身子咬了一口他的锁骨
“望仔……”
“我来做……”
“我来拆礼物……”
“……好不好?”
……
“嗯……”盛望略有些自暴自弃,抓起江添的手,红着脸舔舐他的掌心。
“乖小猫……”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