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0127江添生贺24h|10:30】弱水三千

Work Text:

“逛够了世界,跌进了春风。”

 

warning:对墙/高领毛衣

 

 

  盛望觉得自己快化了。

  不过才一周不见而已,他自己都没想到,他想江添想成了这样。

  江添穿着走之前盛望帮两个人买的高领毛衣,针织的领口温和地簇拥着脖颈,贴身的款型设计清晰地勾勒描摹出腰腹和手臂的线条,盛望站在门口,仰着头和江添接吻,同样款式的白色毛衣被撩起一片衣角,隔着秋衣在腰窝处被按了一下。

  “唔……哥。”

  盛望勉强回过神,手掌抵住江添的胸口,拦住他进一步的行动,唇瓣暂时分开,给盛望留下一个喘息的缝隙,“等……等会。”

  身体的本能沿着中枢神经攀爬上大脑,盛望被亲得腿软,只能勉强靠江添捞着腰才不至于跪在地上。

  他才走了一周,盛望又瘦了。

  江添扣住盛望的腰,手指勾起毛衣探入他早已食髓知味的敏感地带,激起盛望一声抑制过后的喘息。

  江添顺着盛望的身体跟他一起跪坐下来,盛望整个人都懒在江添身上,时光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却让他完完全全记住了江添的习惯。

  比如他哥接吻喜欢先在嘴唇接触上停留很长一段时间;比如无论做过多少次,江添做扩张的动作永远都生疏得仿佛毫无经验;比如所有逃离的趋势和意向都会变本加厉地刺激江添的性欲。

  盛望的毛衣被褪下,静电的作用让他的头发紧贴住脸颊。江添干脆分开了盛望的大腿,让他整个人都坐在自己身上,掌心挤过润滑,在手指尖反复揉搓,才安抚般沿着脊柱向下,勾过尾椎,终于探向身后的臀缝。

  “轻点,哥。”

  回答他的是江添含住他的乳头,空下来的手掌不断按压揉搓腰窝,皮肤之间温度的传递让盛望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声音都有些发抖:“哥,别咬那里,求你了。”

  “不咬。”

  手指终于揉开紧涩的穴口,温顺的内壁顺利地接纳了第一节指节。

  等到后穴开始分泌湿滑的液体,江添才能够让三根手指来去自如。

  盛望随着手指的顶撞泄出低声的呻吟,体液和手指摩擦撞击的水声安静地在静夜里流淌,蜿蜒向他们之间所有已经过去的别离。

  被抵到墙上时盛望清醒了一下,胸口的皮肤摩擦过粗糙的墙壁,盛望仍旧维持着跪坐的姿势,冰凉的墙壁无法给人带来什么好感,他便下意识地往后靠,股缝却正好贴上江添的性器。

  这又是哪里学的体位。

  江添双手箍住盛望的腰,经过足够适应的后穴早已软化下来,黏腻的液体沿着臀缝渗出,盛望扬起脖颈,掐了把江添的大腿。

  江添的嘴唇贴着脊背,性器缓缓顶入穴口,又亲了亲盛望的肩膀,“疼就说。”

  进入的过程比预想中要顺利得多,一个星期并不能给这两具身体带来太多生疏感,盛望的后穴早已习惯江添的尺寸,又有润滑和仔细的扩张,很快就能完全没入。

  “慢点……啊!”盛望被扣住腰,这个体位让性器进入到一个意料之外的深度,囊袋紧贴住臀瓣,严丝合缝地契合,性爱中情欲的水声像涟漪般漾开在房间里。

  窗帘没有拉严实,外界的月光混入空调吹出的暖气里,就像跌进了春风里。

  性器猛烈的抽插让盛望有些慌乱,潜意识地想往前,好让体内的性器抽出一些,但是他往前一步便是墙面,无处可逃,避无可避。

  盛望眼角的生理性泪水被江添侧过脸一一吻干净,高热的内壁紧紧裹住性器的形状,到底一周都没有经历过这么猛烈的情事,盛望软着腿,发着抖想让自己坐起来一些,没想到猝不及防的顶撞让他彻底成了脱力的浮木,全身的重量都压下来,体内的性器顿时操得更深。

  “唔……!”

  快感和痛觉让盛望有一瞬间的头脑空白,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高潮了。

  小穴的缝隙被开拓到最大,江添觉察到盛望的情绪变化,便收了力气,退回入口处浅浅地操干,在盛望已经吻痕遍布的肩胛骨轻轻地舔吻。

  “望仔。”

  江添喊他。

  盛望头昏脑涨,无意识地回答道:“……嗯?”

  “没什么。”

  只是我们都已经走过太远的路,前半生兵荒马乱,各自匆匆,在分隔的漩涡中踽踽独行,原以为会在往后的人生中都畏惧别离,现在才发现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有了执手的勇气。

  晨雾青空,眉梢懵懂,海浪路过我,倒影却是春风。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