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磊昀/现昀】黎明前的妹非妹-02

Work Text:

无独有偶,李现和他一样,给助理提前放假。
张若昀跟着李现的车子往外走,明知道那不是回自家的路线,依旧一往无前。屁股下头湿漉漉的,大概精液溢出来打湿了裤子,他只想着最好别弄脏座椅,年后洗内饰要排队,而且浪费时间。
去的果然是李现家。满打满算起来,这会儿已经是初一。进电梯上楼,两个人都没说什么。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话可说。
气氛尴尬时,最好办的就是掏出手机。就一会儿工夫,该拜的已经拜过,剩下的都是过后亲自登门拜访的那种。年纪上来,拜年就成麻烦事儿,一时弄完,顿时神清气爽。
“怎么今天有心情带我来你家。”张若昀开玩笑,熟门熟路从玄关找出拖鞋换上。
李现还没丢掉那双米色兔耳朵蠢棉拖。
“没什么。”比他小的学弟声音稀松平常,听不出情绪。
张若昀打量一下室内,好像重新装修过,但是大体布置没变。
“年后什么时候开工啊。”他手背在后面,摸了摸裤子,万幸没有湿透,而且是黑裤子,湿透一点看不出来。
李现没回答,他把外套脱了挂好,凑近张若昀,右手摸到牛仔裤后腰,轻轻松松伸进去,食指在臀缝里勾一下,带出一指头精液。像是自己没用五姑娘玩过似的,李现把拇指和食指对捏一下,将拉出的细丝摆在张若昀面前。
张若昀一时不敢看他,又觉得没什么敢不敢的。
第一,他和李现不是没搞过。
第二,他和李现没有什么守身如玉的关系。
第三……没有第三。
李现回身去客厅抽一张纸擦干净手。“我先去洗个澡,然后把你弄干净。”
哦豁,生气了。
张若昀居然还有心思抖机灵,他在心里给自己捧个哏,又有点儿战栗。
年纪小的从来不好对付,尤其是李现这种没比他小太多的。更小一点——吴磊这种二十出头的年纪,端着大哥哥威严还能压制一把,让他乖乖听话。
但是李现不行。
这个学弟现在越发的从听学长话的乖狗狗变成恶犬,甚至有逐步往狂犬道路发展的趋势。
张若昀当然不会自恋地认为是他的原因。
他无知无觉,认定着自己在某些人感情生活里的无关紧要,却从来不知道,把一条乖狗狗逼成狂犬的,往往是他表露出来的针对自我的无关紧要。
张若昀想了想,今天既然跟着李现回来,断然没有中途跑走的道理,要是跑了,往后指不定得花多少功夫修复关系。
而且天冷,他还饿,不想出门。
李现家地暖开得足,一点儿都不冷,等着学弟出来的空档,张若昀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了,有些黏腻的内裤离开皮肤,他长舒一口气,本想擦净身体,又想到李现说的“然后把你弄干净”,就没动手。
一会儿李现出来,见他脱得干干净净,丝毫没有惊讶。先把张若昀脸上残妆擦净,这才开始“弄干净”。
这个学弟性格好,在张若昀看来,有时有些和软过头。
但是这人,决计不是表现出来的模样。
想到两人从前滚一块儿,张若昀头皮还是发麻,精确到秒的快感计算,完全不是一个好性格到软的人能做出来的。
要不怎么说人心里都藏着一个与外向性格截然不同的猛兽呢。
他乖顺地跪在沙发上,自己用手指分开肛口,引着小孩儿射进去的精液往外流。吴磊可能憋了挺久,射进去不少。精液混着肠液流到手腕上,又顺着手腕滴滴答答往下淌。被玩过一遭的穴口还没吃饱,被李现看着就要一张一合的勾人。
“吴磊把你拽进去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到了。”李现伸进去一根手指,隔着肠道按上前列腺,不轻不重的按摩。
张若昀要疯了,李现对他身体的了解远超其他人,甚至可能超过他自己。只是一根手指,他隐约就没法控制自己了。
“怕打扰你,特意出去转了一圈。”那根手指猛然使力,张若昀眼前一片白光,小腹紧绷,前头却没喷出多少精液,反而是被插进去三根手指的肠肉推挤着,溅出一股又一股清亮肠液。
见喷出来的肠液里没有精液,李现很满意,把人抱进卧室。
环境熟悉,里头还是老样子,PS4甚至还没关,暂停在《只狼》的某一关。
张若昀认定他消气了,讨好地上去要亲吻。李现只是蹭了一下,又托着他的大腿,要他自己骑上去。
张若昀其实有点儿怵这位学弟,平常嘻嘻哈哈,床上李现有点独裁。
他乖乖跨骑在李现腰上,自己把胸肉送过去让人随便揉捏,手伸到下面扶着李现的阴茎,磨蹭一会儿,才慢慢沉腰,将完全硬起的滚烫巨物纳入体内。李现没说停,他就不敢停,一直到臀肉紧贴着结实的大腿,小腹都被顶起一个鼓包,他才细细喘着,两手撑在李现胸口。
“我今天——我……”张若昀结结巴巴要解释,可是没什么好解释的。
两人没有关系,而且很久没联系了,成年人需要炮友,北京不许燃放烟花爆竹,那就只能在床上放炮。
“嗯。”李现回了一个字。
不知道是“知道了”还是“你继续”。
张若昀下面也没话说,只好抬腰,自己在肉棒上操自己。带出来的肠液很快打湿李现的耻毛,李现等他自己骑了七八次,估摸着这位腹肌八合一的学长没了力气,才将手探过去。
却不是为了按着胯骨让他往下坐,或者往上托。
李现的手自然没有张若昀好看;张若的和张若均同时赞成为手买保险而不是为脸,一点儿也不夸张,但是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和好看与否没关系。
一根修长的食指在两人交合的地方轻轻揉了揉,然后指尖探入,硬是在被阴茎撑开到近乎饱和的穴口,又扯开一点。
张若昀害怕,也只是缩了一下,手指转为抓着李现的肩膀。
那根指头贴着阴茎刺入,第一个指节刚没入,张若昀咬着下唇啜泣一声,肠肉剧烈痉挛,从空隙里流出的清液像是不要钱一样。
“不要、不要了……”张若昀趴在他耳边低声哀求,“我下次不跟吴磊一起了……”他就着这个姿势,勉强够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好容易找到吴磊的微信,“我跟他说清楚……”
李现抽出手指,捉着他的手腕,让他把手机放下。
“没必要。”听上去,他总算消了点气,“我又拦不住你。”
也舍不得。
李现心里有点儿愤愤的,又知道自己没理由且没立场,只好退而求其次,在张若昀身上讨甜头。他们上次做爱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这一年多他眼见这人被动集邮一样多出不少圈内小迷弟,心里嘲笑着那些人,也嘲笑他自己。
当初不也这样儿?
要不是他吃了头一口,又跟张若昀闹在一起好一段时间,这会儿怕是连床上功夫都要被小弟弟们比过去。
张若昀用奶尖蹭蹭他的胳膊。吴磊性子起来没轻没重的,这会儿还有点肿。李现床上是独裁,但有分寸,只会把他玩得爽到虚脱,从来不会真正伤到他。
小孩儿还是欠了几分火候。有几次被压着口交,第二天嗓子疼得不敢说话。
“现哥——”张若昀见他不动,使出李现绝对没法拒绝的一招。
分明比自己小,还喜欢让人喊哥。
果然李现有点儿招架不住。
他在张若昀屁股上拍了一把,一会儿起一个鲜红印子。
张若昀心里偷笑,嘴上继续讨好:“今天射给我行不行?”
肯定不会说不行。
李现果然中招,而且露出一种自己明知道那儿有个坑还踩进去的懊恼。他抓着张若昀的胯骨,没敢使劲。这人皮太薄,肉太嫩,捏一下都能出青出紫,但是真操起来,也顾不得那么多,全靠意志力强撑。
“好舒服——嗯啊!”
被大力操弄到跪坐都不稳当的时候,张若昀终于肆无忌惮叫出声。他张着嘴唇,舌尖吐出一点,唾液打湿肉润嘴唇,浑然被干到迷离无意识。李现知道他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点,从奶头到耳朵,全都被好好照顾。床上的独裁者统治着他的身体,一点都不需要自己担心。
这大概也是张若昀愿意与李现保持长期性伴侣关系的原因。
在和他做爱的时候,完全可以抛弃自我意志,任由对方搓揉。正常的性交方式,或者其他体位,甚至是道具,全都尝试过。
他对李现存有很高的信任。
“呜——射进来了……”张若昀仰头,喉结上吴磊留下的吻痕开始变成紫红色,“好舒服……被射到里面……好舒服——呀啊啊啊啊!不、不要再——啊啊……”
高潮时绞紧的肠肉被强硬破开,李现像是为了那片小小的吻痕故意折腾他,刻意在最敏感的时候大力鞭挞。张若昀完全没法控制自己,被操到只能发出无意义的音节,兴许还说了什么丢脸的话,祈求李现可怜可怜他,别太用力,只是脑子一片糊涂,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他稍微清醒一点,发现外头天已经蒙蒙亮,自己还抱着李现,小腹发疼,持续不断的快感流遍全身,连抬起指头都费力气。
“你……你怎么——别弄了……我不行了……”
李现揉了揉他的小腹,他惊悚地发现被按压时有一种饱涨感。
“别——!”张若昀绷紧身体,夹得李现头上青筋直跳,“别按了……我——我好累啊……”
这话不是说谎,等清醒了才在层层快感之下感受疲乏,他的穴口已经被磨到麻木,根本没法承受更多。
“我还没玩够呢。”李现声音有点委屈,他在张若昀胸口吮吸一下,抬眼看时,活像是一条乖狗狗。
但这条乖狗狗,可能是条疯狗狗。
张若昀怕了,他好容易才从李现怀里挣脱出来,“我真的不行了……”为着证明一样,他坐在那儿分开脚,两手指头捏着臀肉往两边分,让李现看被折腾了一晚上惨不忍睹的肛口。穴口精液和肠液被打成细沫,穴肉可怜巴巴的外翻,已经被操到合不拢了。
见李现像是又要按着自己做一遍,张若昀往后退了退。
“里面已经被射满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他的指尖小心翼翼碰上肛口,扯开一点让李现看里面满满的精液。
“我用嘴巴好不好?”他试探问道,“手或者脚也可以……上次你不是说想试试乳交吗?”
上次是一年零四个月之前。
张若昀居然还记得。
李现心里生出一点愧疚。
“那你明天夹着我的东西出去。”他说,“不用久,半天就好了。”
张若昀被他操怕了,哪里肯说不,立刻点头。又被他抓着脚踝拖回去,将两足并在一起亵玩。
期间好像手机响了几下,张若昀没精力去看。
他太累了,又累又舒服;李现做爱的时候再独裁,也不会忘记他的感受,疯狂的性爱之后,如潮水般轻轻洗刷的酥麻快感让他悬在半睡半醒的边缘,即使手和脚还有大腿都被涂满精液,甚至脸上也有,都已经无所谓了。
反正早就习惯了。
他抱紧比自己小一点的男人蹭了蹭。
“困了吗?”
“嗯……”
“睡一会儿吧。”
张若昀点点头。
李现关上灯,把张若昀的手机反扣,还没熄灭的屏幕在黑暗中投出一圈微光。
[若昀,明天上午去拜访你方便吗?]
[若昀哥,你睡了吗?我明天十点半去怎么样?]
[我给你带了礼物,顺便借你家厨房,给你做午饭啊。]
李现瞥了一眼,将人抱住,裹上被子,也睡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