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九尾x你】失控

Work Text:

【九尾x你】失控
白鸟:“能够让妖怪变回原形的药剂,限时特惠只要十万金币!”
蓝鸟:“快买。”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他的限时商店走来了。神秘商人,不,现在应该称之为貔貅的大妖怪,一如既往地领着他的两只鸟儿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能在经历了诸多变故之后,还像没事人一样开店的大概只有这奸商了,你心情微妙地想。虽然妖荒界和人类世界的平衡问题勉强得到了解决,一切算是尘埃落定了,但是曾经的敌对关系使你还不能完全放下芥蒂,所以你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貔……
还没等你感慨完,白鸟聒噪的声音强硬地打断了你的心理活动:“发什么呆!没钱就让开啦,不要挡路妨碍我做生意。给你三秒,买不买?”
蓝鸟:“三、二……”
“买!”你大喊一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夺过装在玻璃瓶里的红色液体就跑。管它什么过去和将来,和平时期就该及时行乐,这样的好东西现在不买更待何时。
在你跑远后,有些青涩的少年音才慢悠悠响起:“……竟然还会相信我,过了这么久还是个天真的家伙啊。”
白鸟:“反正肯定是给那位用吧,结果都一样,所以也不算骗她。”
蓝鸟:“售出概不负责。”
……
作为一个四舍五入就等于拯救了世界的美少女,你一直有一个未了的心愿,那就是——撸拥有九条尾巴的金色大狐狸!所以不息高价买下这样的东西,你的目的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兴奋地握住药剂回到家,充血的大脑在关上门后才算冷静下来。这时你突然有些犹豫和后悔,倒不是因为冲动购物付出的昂贵代价,而是……
“如果不是九尾自愿的就没有意义了吧。”你喃喃自语着。
你用手指捏住瓶颈晃了晃,半透明的液体荡出小小的波纹。盯着那中心的小漩涡出神了一会儿,你再一次确认自己的想法:“反正他已经是我的恋人了,就算不借助其他力量,总有一天我也能抱到毛茸茸的大狐狸。再说这样的三无产品也不能给九尾喝……”
“不能给我喝什么?”
“?!”
头顶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你一跳,手指一抖,玻璃瓶眼看着就要跌落,却被身后伸来的大手稳稳接住了。
你赶紧转身看向来人,声音有些发虚:“九、九尾,原来你在家啊哈哈……你从什么时候站在后面的?”
“从‘没有意义’开始。那么,你要给我喝的这是什么?”九尾饶有兴致地打量手中的瓶子。
这不就是完全被听到了吗!你内心吐血,为什么你刚想做点坏事就被抓了个现形。
你还想狡辩:“这、这个不是给你的啦。”说着你就想夺过东西毁尸灭迹。
九尾故意将瓶子举过头顶,让你怎么蹦都拿不到。他甚至装作有些不悦地皱眉道:“那你是想要给谁?想去抱哪只妖怪的原型?”
看来九尾不仅是听到了你的自言自语,还猜到了这药剂的作用。
你敏锐地察觉到这问题回答不好误会可就大发了。于是你干脆地认怂,一五一十的解释了药剂的来历和自己的小心思,并顺带赞美了九尾一百遍,充分表了忠心。
九尾听完你的忏悔,尾巴有些满意地翘起。然后他打开手中的瓶子嗅了嗅,挑挑眉,确定这只是普通的葡萄酒而已。
“哼,原来是这样的东西……”九尾完全体会到你以前常抱怨的“奸商”是什么行事风格了。看来貔貅那家伙是料定现在的你无论对谁提出想看原形的要求,都不会有妖怪拒绝。
不管是貔貅对你的了解也好,还是众妖对你的看重也好,九尾很清楚这些都是真的,所以……为了防止生乱,这瓶液体还是由他处理掉比较好。
“现在还是想要我喝掉吗?”九尾垂眸看你,眼中盈着笑意。
“诶?”你愣了愣,诚实回答,“我是希望你喝喝看……这样问是说明你愿意吗?”
“只要是你奉上的东西,我自然不会拒绝。”九尾说完就将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
九尾的行为已经无异于主动变原形了,这个发展远超你的预期,使你的心脏砰砰直跳。所以你即激动又担心地盯着九尾瞧,不想错过他变化的每一个细节。
不知是因为你直勾勾的眼神还是饮酒的效果,九尾只觉得有些发热,使他不可抑制的感到羞赧。他抬手覆上你的眼睛,轻声道:“别这样一直看我……”
在你的视线被遮挡之时,变化就已经产生了。你明显感觉到盖住眼睛的不再是手套的冰冷触感,而是被柔软狐毛包围的温暖肉掌。
属于犬科动物的巨大肉垫在你的眼睑上蹭了两下,便退了开去。移开的时候你捕捉到了九尾掌底的样子,与平常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不同,狐狸的短指节被茸毛完全覆盖到根本看不见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看到他的肉垫是粉红色的。
粉红色!是粉红色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内心的小人疯狂尖叫着,差点此生无憾直接去世。
在你沉醉于肉垫而忘记思考的时候,九尾已全然变成一条齐腰高的巨型狐狸了。他通体耀眼的金色毛发不含一丝杂质,只有尾尖与耳内的毛是一团团云朵般的绵白。身后九条胖胖的大尾巴如摇摆的丰硕麦穗,晃得人心尖发痒。
仿佛自带圣光的大狐狸优雅地在你面前踱步,慢悠悠地在你面前转了两圈,将兽形的每一处美貌不动声色地在你面前展现了一遍。做完这一切,九尾看似气定神闲,实则内心慌乱,他只能庆幸于现在的形态无法轻易表露神情,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表情。
见你还在呆楞楞地盯着,九尾尽量平静地开口问:“你只是想一直看着吗?”
听到从狐狸嘴里传出的熟悉音线,你这才猛然回神,惊喜地大叫一声:“哇啊!”然后就朝着九尾扑了过去。
“不要总是突然扑过来。”九尾被你的力道推得前肢都抬离了地,后肢后退两步才算稳住了身体。
“嗯嗯。”你嘴里应着,却只顾把头埋在他大大的双耳间疯狂蹭蹭蹭,脑子里除了吸狐狸外一点别的想法都挤不进去。
“你真是!”九尾想说教,却最终忍了下来。他修长的狐狸身体立得更高了些,把前爪搭在你的肩上微微下压,示意你坐下。
你顺势抱着九尾往下滑,以鸭子坐的姿势落在地板上,脸颊刚好贴住他前胸丰厚蓬松的长毛,更是开心得无以复加,埋进去就不想抬头。
“哈……”九尾盯着你的发旋长呼出一口气,“你就这么喜欢毛茸茸吗?”
“因为是九尾,所以才喜欢嘛。”
“哼。”九尾只用一个音表示接收到你的奉承了,不过他的九条尾巴倒是诚实地摆了摆。
埋够了胸,你的手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于是你仰起脸问:“我可以摸吗?”
“都抱上来了才想起要我的许可吗?”九尾只觉好气又好笑,“掌握好分寸的话,就允许你摸一下吧。”
你看不出九尾上挑的狐狸眼是不是在笑,但他俯下了身,姿态放松地趴在了你面前,完全就是任你施为的模样。这种时候你只要直接上手就好了,分寸什么的要靠实践才能掌握嘛。
你先抚上他的后颈,用保健按摩师般的娴熟手法揉捏。九尾对你的触碰适应良好,甚至有些舒适地半阖上眼睛,于是你心里比出OK的手势。然后你摸上了他的狐狸脑袋,OK;耳朵,OK;后腰,OK……直到每条尾巴都被你顺了一遍,九尾也没有制止。你大喜,这不就是随便摸都没问题吗!
你严肃思考了一下,难道是狐狸形态感官不同,导致平常排斥被乱摸的九尾直接转了性子,像一条真正的狐狸一样拜倒在你的金手指下……那么,是不是被尾巴盖住的两个毛球球也可以实验一下呢?
这个作恶的想法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了。你飞速睃一眼闭目养神的大狐狸,装作无意地撩起他的尾巴,悄悄把手指探了过去。还没等你接触到狐狸后臀的毛尖,就突然被一股力量往旁边带倒,不过眨眼的功夫,你发现自己已经仰躺在地板上了。
“咦?”你有些茫然地看着悬在上方的狐狸脸。
“都说了要有分寸,你刚才是想摸哪里?”属于狐狸的长吻裂到了根部,对着你露出锋利的兽齿和猩红的舌头来,似是带上了生气的威吓,看上去狰狞而危险。
你对此非但不觉恐惧,反而对眼前的巨齿充满兴趣,在九尾说话时便抬手捧住了他毛茸茸的脸颊,把狐狸嘴拉得更近了些。不仅如此,你甚至直接将手指伸进他张开的口腔里,触摸尖利的犬齿及其根部的粉色齿龈。而且你根本没打算回答九尾的问题,只是没心没肺地笑:“就算是狐狸的样子,九尾的牙齿还是整洁又漂亮诶。”
你的行为给九尾造成了不小的惊吓,一时让他不知如何反应,也不敢合上嘴巴,怕误伤了你。没有得到适时的制止只会让你得寸进尺,不过几秒你已经将他敏感的上颚和后排的臼齿探了个遍。
被摸得头皮发麻的九尾真的有些恼羞成怒了,他最后还是含住你的手指轻咬起来,叼着你的肉含糊警告:“给我安分一点,不准再摸了。”
咬合力极佳的利齿落在你的手指上,却只带来轻柔的摩擦,再加上湿漉漉的舌头在吐字间无意识的刮过指腹,痒得你笑出了声:“哈哈哈,好痒~”
你想要抽出手指,扭动着身体试图从九尾的身下逃出去,却似乎激起了九尾作为狐狸的动物本能。他的四肢收紧下压把你彻底困住,尾巴裹住你的双腿防止逃跑,然后舌头不受控住地用力舔了舔你的指节,像是在玩闹中制服捣蛋玩具的幼崽。下一秒,在九尾差点发出“嘤嘤”的愉快低叫前,他突然回神,然后愣在了原地。
我到底在做什么……九尾如是自问。他可是高高在上的青丘仙狐,总是以庄重威严的样貌示人,以前从不曾如此失态地疯闹,简直就像一只未开智的普通兽类,对着亲近的伴侣无所顾忌的撒娇。想到这里,九尾已经羞耻得炸了毛。
如果九尾是人形的话,现在你就会发现他的俊脸红得要滴出血来。不过面对毛茸茸的狐狸,你只是迟钝地卷在他怀里傻笑。
直到九尾松开了你的手指,他依旧维持着石化的混乱状态,你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他不自然的僵硬。你用双手环上他的后颈,有些担心地问:“九尾?你怎么了?”
九尾偏过脑袋不看你,别扭道:“……是不是在你眼里,我现在只是一只狐狸罢了?”
你有些惊讶,态度认真地回答:“绝对不是。在我眼里,九尾就是九尾。无论是人形还是现在这样,都是我最喜欢的样子,都是一样的帅气、温柔、耀眼……就是因为太喜欢九尾了,所以刚才我有点得意忘形,希望你不要生气。”
实际上不需要你回答,九尾也知道你看着他的眼神与人形时无异。一如从前你们共同走来的每一刻,无论经历了何种困难、无论周围的环境如何变化,唯一不变的是你望向他时不加掩饰的爱意。九尾亦是如此,当他是人形时,尚且无法抑制见到你便上扬的嘴角,而现在变成了兽形,满心的欢愉更是不受控制地涨满到溢出,所以就算没有了生动的表情,他的肢体也只想用最单纯的行动表达对你的欢喜。
你的回答让九尾感觉自己的心更是酸胀得不可思议,就像被泡在温水里,咕噜咕噜地冒出小泡,让他再无法阻止自己的情感涌现,只想凭本能回应你的喜爱。于是高贵的神狐垂下了骄傲的头颅,放任自己埋进你的颈窝亲昵蹭动,小声喟叹着:“我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一如既往的如此狡猾。”
“嗯?狡猾应该是对我的夸奖吧。”你欣然接受了九尾的评价,把他抱得更紧了点。
融化在你怀里的金色大狐狸愈加温顺,巨大的身躯覆盖在你身上却没带来一点压迫,只有柔软的温暖偎贴着你的肌肤。你感受到九尾惬意的情绪,便更是放肆地用手绕到他身后抚弄他的毛发,顺着瘦长的脊背线条一路梳下去,彻底把九尾摸成软乎乎一条。
当你的手指停在尾椎处画圈时,九尾不自觉地发出了低沉喉音,但他很快就温声劝阻道:“不可以再往下了,现在的我……并不能很好自控。”
九尾说得有些含蓄,使你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在害羞上涌的同时,你意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这种可能的发生。你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在他耳边小声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九尾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讶然抬头看向你的脸。
你被他红色的兽瞳盯得更羞了,涨红着一张脸,却尤嫌不够地补充道:“只要是九尾的话,失控的样子我也喜欢。”
这样直白的引诱要让九尾如何是好?他从未想过以这样的姿态与你共度敦伦之事,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却被你似忐忑又似期待的眼神挑拨起难言的兴奋。
九尾的咽喉像被羽毛撩过般发涩发痒,发出的声音失了平稳:“你真的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真的对九尾深爱到连他化身的野兽之欲也想接纳吗?
你说:“是的。”
这一刻,九尾只觉得胸腔内的血液在烧灼,心脏鼓动的聒噪声响不断冲击着自己的耳膜,给大脑带来如失重般的强烈眩晕。神的尊严与道德的约束已经显得无足轻重,堕落为纯粹的妖也好、兽也罢,与你一同违背常伦,便只是想象都充满了禁忌的快乐。九尾发现他的思维里,甚至是称得上迫不及待地,渴望将自己的一切展现在你面前。
“你的邀请我收下了,所以……哪怕之后你如何抗拒,我也不允许你后悔了。”九尾的欲望已经抬头,他情难自已地用长吻触碰你的细颈,张开嘴厮磨此处娇嫩的肌肤。
“嗯,我绝对不会后悔的。”你对九尾温柔的触碰生不起半点害怕的心思,只觉得洒在皮肤上的热息和痒意全部渗透进了身体里,把你带得也发热起来。
九尾能清晰感知到你的脉搏在他的兽齿下乖顺地跳动着,就算微微用力压下去也没有遭到半点反抗,仿佛甘愿将甘美的热血献给干渴的凶兽,让他很想咬下去……九尾晃晃脑袋,止住了这个危险的冲动。
至少不能让你躺在冷硬的地板上,九尾忍耐着不断肿胀的欲望如此想。他支起身来,用鼻头碰碰你的脸颊,示意:“到床上去。”
随着九尾起身退开,从他下腹柔顺金毛间伸出的突兀巨物晃了晃,比人形时更加夸张的兽器粗长如臂,赤红发胀、筋脉浮突,即使你只是瞄到一眼,也被那可怖的凶器吓得心脏狂跳。你站起身来才发觉自己的双腿有些发颤,看来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身体也本能地畏惧着过大的雄性器官,以致于交媾还没开始,小腹便紧张地阵阵收紧。
你有些精神恍惚地坐到了床上。九尾紧随其后,轻巧优雅地跃上床来,如果不去看他腿间兴奋的物件,无论是谁都只会赞叹神狐的圣洁与美丽。
“自己褪下衣服罢。”九尾低哑而暗沉的声音将情欲之色展露无疑。
你咽了咽口水,强作镇定地一颗颗解开扣子,把自己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九尾面前。你泛红的脸颊、泛出细汗的肌肤、微颤的乳蕾与覆有细毛的耻丘都被那双血色的兽瞳收入眼底,还有你的气味、甚至是复杂的愿力情绪,也被一丝不漏地纳进他的身体,不断撩拨着他化兽后愈加敏锐的感官。
九尾动了,四肢再次覆了上来,把你压倒在柔软的床上。这次以赤裸的身体被狐毛包裹,是绝不一样的触感,便只是轻微的摩擦都能带来全身的痒。
九尾先是爱怜地蹭了蹭你的唇,然后狐颈下移,直接对上了你的下体。他小心地收起獠牙,伸出长舌舔弄了一下你的腿心。宽厚的舌面刷过私密处,只一下就把细缝、肉瓣以及隐藏的小核逗弄了个遍。
“呀——不、不要舔……”被滚烫粗糙的兽舌侍弄,除了带来令人腿软的快感外,更多的是迟来的羞耻,使你下意识想闭紧双腿。
“放松一点,不做好准备的话,你会受伤。”九尾咬咬你的腿侧,催促你向他绽放身体。
九尾说得对,既然你已经决定做下去,便要毫无保留。所以你也只能强压下异样的羞耻感,张开大腿,放任濡湿的舌头探进小小的密缝里。
九尾灵活的长舌不仅仅是挑逗表面的敏感点,在把阴蒂舔得挺立发抖以后,他便试探着进入了已微微湿润的粉色肉洞里。柔软的舌被蠕动的肉壁挤压着卷成了筒装,不断深入,试验舌尖能够爱抚的极限。越来越多的蜜水从你的身体内泌出,被九尾勾出体外,打湿了他下颌的金毛,就像是野兽流下的饥饿涎水。
“哈啊……啊……”被舌头这样温柔的玩弄,你差点就直接登上了高潮。
“你已经彻底湿透了呢。”九尾在你面前抽了抽黑色的三角鼻子,把淫液舔进他自己嘴里。你散发的馥郁气味与吐露的甜液都在告诉他,你已经准备好了。
瘦狐有力的后肢曲起,把发烫的性器压了下来。长棒打在你已经绽开的花瓣上,想要侵入花蕊的意图已经无法收敛,却在用力挺入的时候一次又一次滑开,只是蹭得你的花核如触电般刺激。
“这样不行……”你的声音打着颤,阻止了九尾探进的动作。
“我说过不允许你后悔了吧。”看到你的退缩,被拒绝的恼意竟使九尾控制不住地发出低吠。刚才他维持的沉稳都是轻易便能击碎的伪装,他知道自己越来越接近一只纯粹的狐狸了,不愿爱侣从身下逃走,只想用尖牙厉爪占有你发情的身体。
你连忙安抚地亲亲他:“我没有后悔,只是让我换一个姿势吧。”
你扭转身体,背对着九尾跪在了床上,肩膀与胸部压到最低,唯独将拱成蜜桃的臀部高高抬起,然后手指向后探去,打开自己接纳性器的入口。
“这样应该更容易进去……所以拜托你轻一点。”你将脸贴在床单上回头可怜巴巴地望向九尾,等待他插进来。
对着发情的巨兽翘起屁股,自己扳开了臀肉,主动将流水的小穴暴露给勃起的兽茎,这种行为称之为淫荡也毫不为过,仿佛你也变为真正的雌兽,期待与雄性进行最原始的苟合。你是否明白,用这样的姿态乞求怜惜,最终只能获得长棒的鞭挞罢了。
妖女,最会魅惑心神的妖女——九尾此时再找不到其他言辞来形容你。即使你不是故意为之,却不断诱惑着他步入疯狂,直到丧失全部理智。他的大脑已经主动放空,告诉他自己什么都不必想,只要骑上去挺动腰部就能获得极乐。
很快,你就感受九尾温暖的身体覆盖到背上来,不用眼睛去看反而更能体会到这具兽躯的巨大。九尾的前肢刚好跨过你的肩膀点在床上,你的后脑勺正对上当他的胸膛,要是你仔细去听,便能感知到藏在丰厚狐毛下的快速心跳。然后他的腹部压了下来,便连你的小腿都被九条蓬松的尾巴遮了个严实,只有紧绷发红的脚趾还裸露在空气中了。
当发烫的狐狸性器抵上你的穴口,粗硕的形状感触激得你的小穴缩了缩。这让九尾感觉自己像是被无牙的小口咬了一下,他深喘一口气,对看不到身后情色景象的你发出预告:“我要进去了。”
先是龟头尖细的顶端进入了,然后突然变大的部位开始强硬挤入。你在被破开的紧绷感中无声尖叫,但你仍然记得放松耻尾肌去接纳他。
你感觉进入体内的部分已经很长了,可是它还在旋转着侵入,超越了人形时能够达到的深度也没有停止。
还没到吗,还要继续往里面插吗?你想要将这样的问题说出口,张开口却只传出喘息。
即使你知道它不可能进入子宫,但那样巨大的东西不断深入、再深入,把所有试图阻拦的穴肉全部挤开,顶住了最深处的花心还在继续向里碾压。
“呼……唔啊……呼……”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传入你的腹部,仿佛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你只能更加用力的呼吸以求取空气。
“呼——你做得很好,把我全部都吞进去了。”九尾也没想到他能够被完全接纳,脆弱又坚韧的女穴将他尽根包裹住吸咬起来,这种不可言说的美妙使他舒服得太息。
“太、太好了,终于结束了。”不会再加深的压迫使你庆幸,但是你不知道这种错误的说法马上就会遭到狠狠地否定。
“不,是刚刚开始才对。”你一时的天真让九尾愉悦轻笑,只想马上用激烈的抽插回应你。
他轻抬腰部,肉棒便拉扯着你紧贴的媚肉往外退,只是这样就带给你无法忽视的快感。然后在你反应之前他又猛地顶入,撞碎了你所有可能松懈的侥幸。
“呀啊!”伴随着呻吟,你生理性的泪水也被撞得涌了出来。
“九尾……啊……九尾……九尾……”每一次花心被顶弄,你都会叫他的名字
仿佛你在交合的刺激中忘记了其他言语,只会记得呼唤九尾,而九尾也以近似低吼的声音回应你。
在强烈到可怕的快感中,你逐渐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只能无法自控地流泪,无法自控地痉挛,然后无法自控地达到高潮。就算你双腿无力支撑,想要软倒在床上,也被兽爪紧紧扣住了腰肢,无法逃离性器凶狠的冲撞,只能在九尾带来的失控浪潮中反复摇摆。
你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许交合了很长时间,也许只是多次高潮错乱了一瞬间的进程。你只感觉自己已经声音沙哑、大汗淋漓、虚弱力竭,而九尾还没有射过哪怕一次。
“啊啊,快一点……唔……”射出来吧。
“哈啊、我很乐意……满足你。”不等你在呻吟中艰难说出后半句话,九尾已经曲解了你的意愿。本来就又深又重的顶撞随着加快的耸动变得更为过分了,把你插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摇摇晃晃的欲海仿佛没有尽头,快乐又绝望,让你在流泪的同时却又在痴笑。在你真的觉得自己快要坏掉的时候,你听到九尾性感到极致的喘息:
“我也……要到了。”
你的身心都在欣喜这即将到来的极端解脱,竟挤出了最后一点力气摇起腰部去迎接九尾的释放。
在你的主动迎合下,九尾忍耐许久的射意快速爆发了。九尾的最后一丝理智让他在阴茎成结前退了出来,却还是把龟头卡在穴口处,将精液全部射进了你的体内。
“呀啊……好热。”,当第一股精液击打在内壁上,狐狸特有的高热温度烫得你挣扎了一下,却也只是微微动了动手指罢了。
“噫呀……装不下了呜……”堵住出口的大东西一直抖着射个不停,填满了窄小的腔道还不知足,迫使过多的种液灌进子宫里,使你产生了小腹也要被射到鼓起来的恐慌。但是你却酸软无力、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感受着一股又一股比人类体温更高的热液激射进不堪重负的小穴里。
射精结束,随着“啵”一声濡湿的轻响,粗大的龟头终于也从穴内拔了出来,放过了被蹂躏得艳红的穴口。被过度扩张到不能完全闭合的小孔艰难翕动着,慢慢吐出了浅白色的浊液,腥苦的气味随之扩散开。
得到满足发泄的凶器收了势,膨胀的球结逐渐缩小,最终软下来的长棒安静地收回了腹中。九尾充血的大脑这才慢慢冷静下来。满心的餍足使他不自觉地用尖下颌蹭你的发顶,毫不在乎把你汗湿的头发蹭得更加乱糟糟。
“九尾,呜……肚子里的精液太多了。”
听到你小声的呜咽,九尾这才恍然你的异常虚弱,他将身体完全抬起来,担心地看向你。
你的面颊上满是泪痕,捂着小腹缩卷在九尾身下颤抖,双腿合拢仿佛本能地害怕再一次被野蛮侵犯。
看到你如此惨状,找回了理智的九尾在心里大声质问自己:我都做了些什么!
就算你不知道,但九尾很清楚自己能随时变回人形,结束这场荒诞性事。但是无论是你哭泣的时候还是被操弄得虚脱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做,潜意识里只想把你弄得更乱七八糟一点,让你也彻底失控。
后怕以及对自己的愤怒冲击着九尾的神经,使他感觉大脑在嗡嗡作响。
九尾有些慌乱地变回了人形,颤抖着手把你抱进怀里,轻抚你的后背试图顺平你的呼吸。他手指拂过被兽爪刮过制造出的淤血瘢痕,更是激起百倍的愧疚和罪恶感。
“呼——九尾你已经变回去了吗?”在九尾怀里缓了好一会儿,你才恢复了一点行动力,软绵绵地回抱住他的腰。
“抱歉……我做得太过火了。”自觉犯下过错的九尾一时不知如何弥补才好,只能把你抱得更紧了一点,用妖力为你清理身体。
“九尾为什么要道歉呢?虽然有一点点疼,但总的来说很爽啦,我也喜欢九尾那样做……下一次再试试别的方式吧。”你揪住九尾其中一条尾巴尖有点羞涩地撒娇。
用刚才还被欺负得流泪的湿润双眼,对身为施虐者的九尾投以期待的目光,这要让他如何反省自己的罪行?便只是抑制住再次失控的恶念已经用尽全力了。
九尾用手挡住了自己烧烫的脸,近似咬牙切齿地念:“妖女……”
“这是我的新爱称吗?谢谢。但明明九尾才是妖怪啊。”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