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楚路乡村爱情故事

Chapter Text

小路虽然不招婶子待见,但今个也就最后一天了,临走了反倒生出诡异的嫁女儿的不舍感。小路就地跪下给叔婶各磕了一个头,就拎着空荡荡的包裹跟着小楚走了。契兄弟不是啥光彩事,没有摆饭请人,只在小楚家里的门上贴了个喜字,叫大家都知道这两人在一起过日子了。
到了晚上,一件十分要命的事摆在眼前,他俩该困觉了。已经结为夫妻的困觉当然充满着不可描述的激烈运动,运动是有益身心的运动,问题关键是谁先主动。小路其实有点怕小楚,毕竟小楚因为眼睛问题离群索居,脸上没啥表情,看起来有点吓人。
小路有点哆嗦,但为了恰饭,脸红扑扑地对楚子航说,“楚哥,咱是不是该休息了?”说着曲起左腿,对着男人的胯下顶了顶,挑逗的意味十足。
楚子航被他撩的呼吸一滞,顾不上克制,含着路明非的嘴唇就吮了上去,熟练的掠夺他的气息,吞咽他的津液,将他吻的不断溢出呻吟,直到彼此都不太喘得过气来为止。
  两个人变换角度接了不知道多少个吻,下身全都已经硬了起来,顶出一个高高的帐篷,促在一起浅浅摩擦一下,又生出强烈的快感来。路明非眼角都泛着一点湿意,他嘴唇红的要命,还被吮的有些肿,就显得更是诱人。等气息稍稍平复了一些,楚子航低声问他,“可以吗?”路明非用力地抱住了他。
楚子航的手掌也在他的腰臀处反复流连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手突然挤进路明非臀缝处,在后面那口隐蔽的穴口处浅浅摩擦了一下。他扯了个枕头垫在路明非的腰下,将他的双腿分开,目光触及到他那条艳红的肉缝时,停顿了几秒钟,才伸出手往路明非的后穴上摸去。路明非的这朵小花还是呈肉粉色的,闭合的无比紧致,皱褶细密,周围有几根细细的绒毛,算是生得十分漂亮。
  楚子航挑了些香油往穴口上缓缓揉捏挤压,动作轻柔,几分钟后才将小半截指头塞了进去。
  路明非闭了闭眼,还是有些不适应,但身体下意识的想紧绷的时候,他又努力让自己放松一些,为此他伸出手主动的抚慰着自己前面的阴茎,想让身体燥热起来。
  一根手指头总算顺利的顶入了进去,楚子航的动作不粗暴,堪称温柔,指腹正缓慢的往肉壁上揉捏摩擦着,又送入了更多的油脂。他看到路明非皱起来的眉头,半硬不软的阴茎,突然俯下身,伸出舌头往路明非的龟头上舔了一口。
  这一口让路明非惊的几乎弹跳起来,猝然睁大眼睛,看清楚他的动作后,略怔了怔,“楚哥,你别……”口交带来的快感打断了路明非的拒绝,他转而将十指插入了楚子航浓密的头发里。楚子航的动作算不上太灵活,显然并没有多少给人口交的经验,或者压根儿就没有,但男人这里天生的敏感,被舌头这样舔,又被湿热的口腔包裹着,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就没有不硬的道理。楚子航一边给他口交一边为他扩张,那口肉穴渐渐被撑开,挤了三根手指进去。
  路明非在快感和酸胀感中来回横跳,肉棒却硬的厉害,但也射不出来。身体渐渐被愉悦的快感占据,连后穴里摩擦的手指都觉得没那么难以忍受了,等对方的指腹摩擦过某一点的时候,剧烈的快感让路明非尖叫一声,前面的肉棒颤巍巍的流出一股清液,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射出来。楚子航眼疾手快的掐住他的阴茎根部,同时撤离了舌头和入侵后穴的指根,让路明非暂时不能解脱。
  射精的感觉被阻止,路明非喘息不已,眼睛也蒙上了一层湿意。楚子航凑过来,额头上居然也沁出了汗水,他低声道:“等会再射,会更舒服一点。”
楚子航伸手握住路明非的手腕,将他从被子中刨出来,并把他摆成跪趴的姿势。临插入前,他又往阴茎上抹了一些香油,才往那微微张口的粉色洞口里顶。那原本紧紧闭合的肉穴在充分的扩张后,穴口有一点点肿,让人光是看着就兴奋不已。楚子航掐住路明非的腰身,让他的屁股翘得更高了一点,用阴茎抵住穴口,再缓缓往里面推挤。
  男人的这处并不是适合承欢的地方,第一次被入侵多少会有些痛感和酸胀感,何况楚子航本来就天赋异禀,阴茎粗长。他的阴茎才插入一半,路明非就难受的前面都萎了,他忍耐着没躲,四肢却僵硬无比,身上也分泌出一层薄薄的汗液来。楚子航显然也不好受,路明非的后穴太紧,箍的阴茎有些发疼,他贴了过来,一边用手撸动路明非的阴茎,一边低声道:“路路,放松一些。”
  “我放松了,是你的、你的太大了……”路明非咬住了嘴唇,脸色潮红,下意识的想扯过被子将头埋进去。楚子航却贴上来,精准的吻住他的嘴唇,抚慰着他的唇舌,另一只手往他敏感的地方揉捏摩擦着,片刻之后,路明非终于放松了一些,那根阴茎又入侵了一寸。
  楚子航在路明非身上落下更多的吻痕,粗长的肉刃缓缓的抽了出来,再缓缓的推进,沿着肉壁四处摩擦着,像是在寻找什么。路明非翘着屁股,敞露出身体任他进入,手指失控的抓着床单,那根东西实在太长了,完全顶进去的时候,路明非有一种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被它触及的错觉。他身上流下更多的汗水,神智昏聩间,快感渐渐占了上风,被反复摩擦的地方居然像是适应了,在被顶到某一点的时候,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喉咙里也发出一声失控的吟哦。

  楚子航听到他的叫声,也像是松了口气,往他的肩膀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低声道:“是这里吗?”
路明非喘息道:“应该是……”楚子航找准路明非的G点,粗长的阴茎缓缓摩擦而过,从硕大的茎头开始,到青筋虬结的茎身,每磨一寸,路明非的身体就软下一分,不消片刻,未被抚摸的阴茎已经是完全硬了起来,马眼里都开始溢出清液,就连肠肉都柔顺的包裹住了入侵物,再没半分不适。察觉到他身体的软化,楚子航速度加快了一些,连续的顶弄让路明非浑身发颤,喉咙里的呻吟声根本控制不住的往外泄,几分钟之后就有些受不住,双腿往前爬了爬,“别、先等一下……”
  楚子航追了上去,宽大的手掌紧紧的握住他的腰身,将被吐出来的半截阴茎坚定的操回原来的位置,将那口肉穴再次填满撑大。他咬了下路明非白嫩的耳垂,低语道:“不行。”
路明非觉得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肛交带给他的快感缠绵无比,G点被连续顶弄下,他确实没有坚持太久,随着一声淫叫,前面的肉棒在未经过任何碰触的时候就射了出来,乳白液体全部射在新铺的床单上。他射了,楚子航却还没有放过他,掐住他的臀部,腰身不停的往他的肉穴里顶弄,将窄小的肛口操到有些松垮的地步,这才射了出来。
  路明非觉得自己要累瘫了,被楚子航一放手,整个人就往床上倒,倒成侧躺的姿势,身体却还在颤抖。他浑身都冒出了汗,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楚子航让路明非躺在被窝里,自己去善后。路明非却也知道要等着他,然而困意来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