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恩智】撒嬌

Work Text:

“叮咚”

 

“黄雋智快去开门”黃媽媽把洗好的水果端上茶几。

 

黄雋智用脚趾頭猜猜都知道是宋偉恩又來了。昨天才來一趟今天又來,怎樣他是不用囘臺中嗎。無奈的黃雋智只好把還沒準備好要拿去宋家的禮物放下藏好。

 

跑去把鎖開開,門剛一打開宋偉恩就竄了進來。“叔叔阿姨黃寶,新年快樂,鼠年大吉~”宋偉恩酒窩深到能裝一顆櫻桃了吧。

 

“欸,偉恩也新年快樂,鼠年行大運!今天來了就住下吧。”黃媽媽笑著打趣說。“不然跑來跑去的累壞了小智可要心疼咯。”黃爸也插了句嘴。

 

“爸!媽!不要再説了啦!”黃雋智仿佛被踩到小尾巴,又羞又氣,只好瞪一眼宋偉恩然後幫他提東西進門。

 

“太好了,剛剛還在想要怎麽樣跟你們講才會同意讓我住下,我太想黃寶了,一晚上不見他都想的心癢癢。謝謝叔叔阿姨!”宋偉恩像隻大狗狗扒在黃雋智身上,弄得黃雋智很想咬他一口。

 

爲了防止他再亂講些什麽亂(真)七(心)八(實)糟(意)的話,黃雋智趕緊把他嘴捂上。“爸媽我先跟他聊點工作上的事哦等下再帶他下來喝茶。”然後把宋偉恩連拖帶拽的帶到了房間。

 

房間門剛剛關上,黃雋智就被宋偉恩直直的抱了起來。宋偉恩把他兩腿分開,拍了拍他的屁股示意他夾住自己的腰。黃雋智被宋偉恩折騰的已經沒有脾氣了,默默無言的盯著他彎成月牙的漂亮眼睛,凑近去蹭蹭他的鼻子,然後緊緊抱住他。宋偉恩被黃寶喂了一嘴糖,開心到尾巴都在搖來搖去,如果他真的有尾巴的話。

 

宋偉恩輕輕的在黃雋智的耳邊哈氣,用低沉又帶有磁性的聲音說,“我昨晚真的想你到睡不着,你這個小壞蛋,說睡就睡了。”説著懲罰性的咬了黃雋智小巧可愛的耳珠一口。咬完還覺得差點意思,又凑過去含住他的耳朵,溼軟的舌頭靈巧的撥弄,口腔的熱氣只是包裹住黃雋智的右耳,卻像擁有什麽獨特魔力,不一會就把溫度傳遍了全身,到了某個尖端上,讓黃雋智整個人都軟在了宋偉恩懷裏。

 

宋偉恩一隻手托著黃雋智的臀,一隻手攔住他的腰,像抱小孩一樣把他抱得緊緊的。所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腰前黃雋智某個部位的變化。他把黃雋智輕輕放到他房間的小沙發上,整個人壓了上去。

 

“欸,宋偉恩,我爸媽還在外面啦。”黃雋智推了一把宋偉恩,可是他哪有用什麽力氣呢,根本毫無威慴力,又在宋偉恩心裏撓了一爪子。宋偉恩抱著他扭了起來,“嗯~~~~就親一下嘛”撒嬌的宋偉恩簡直讓黃雋智毫無辦法。黃雋智笑了,捧住他搖來搖去的頭,扯了扯他耷拉的嘴角,傾身向前啵了一口。“好啊,就一下。”得意的小表情真的是氣的宋偉恩牙癢癢。

 

這時候黃媽媽突然敲響了黃雋智的房門,嚇得兩個人都是一抖,結果黃媽媽說:“黃雋智,你舅媽剛打電話叫我跟你爸去打牌,你不要欺負偉恩哦~”

 

“好啦,我哪欺負的了他啊他那麽大隻!”黃雋智不服氣的大喊。還沒有等他喊完,就聽見大門“啪”的關掉了。宋偉恩伸手把他看著門口有點呆的小臉掰過來,“寶貝,現在可以親親了嗎?”

 

“嗯......唔”

 

宋偉恩撬開了黃雋智的唇瓣,找到了他的舌,糾纏在了一起。輾轉中宋偉恩抓住黃雋智有些微涼的手放到了自己衣服裏腹肌上,然後自己動手扯下了自己的褲子,他那滾燙的17沒有了褲子的壓制終於可以自由的挺立。由於它彈出來的動靜有些過於猛烈,讓黃雋智有些想笑。他捏了捏宋偉恩胸前堅挺的豆豆,然後又轉去掐住小宋的尖端。宋偉恩被掐的深吸一口氣跳,他稍微離開了一點,兩人交換著溫熱的呼吸,黃雋智是魚,宋偉恩則是他賴以生存的水。

 

黃雋智不輕不重的捏著宋偉恩的陰莖,强勢的推著宋偉恩起來,翻轉了一個體位。他凑上去輕輕啃咬著宋偉恩的喉結,舌尖掃過頸間大動脈和他漂亮的下顎綫。最後又回到宋偉恩飽滿厚實的嘴唇。粘膩又洶湧的愛意在兩唇之間來來回回。燥熱的空氣傳遍了整個房間,黃雋智一件接一件的扒開宋偉恩的褂子毛衣,再到襯衫。冬日的暖陽照射在宋偉恩身上,看起來太像畫中人。這個男人實在是太辣了。不管是他看向黃雋智時深情的眼神,還是他倒三角的身材,還是他藝術品一般的臉。不管是妝前還是素顔,都讓黃雋智着迷。

 

他的舌順著脖子一路往下,記憶突然飄回拍《那一天》的時候,在項家的沙發,宋在上,他在下。也是一樣纏綿的路綫,只是那時不確定是否相愛。

 

黃雋智吻到了宋偉恩的肚臍上,引得宋偉恩一陣顫慄,黃雋智沿著腹肌的輪廓輕輕撫摸,舌尖順著肚臍眼打轉。他實在太懂宋偉恩的敏感點了,舌尖每轉一圈,觸電一樣的感覺要傳滿宋偉恩的全身,舒服得手指脚趾都要蜷縮起來。他已經要硬的不行了,“寶貝,幫我,快。”

 

“可是男人不能快啊。”

 

宋偉恩的陰莖很漂亮,是粉色的,嫩滑的,上面的青筋暴起也不會顯得可怖,17cm的長度簡直完美,可是黃雋智就是不直接去摸他的陰莖。他的舌尖舔著宋偉恩陰莖的根部,又轉了一圈,轉到陰莖的下方張嘴包住了整個睾丸,臉在陰莖旁蹭來蹭去,呼出的熱氣噴到17cm的那根上,每一個毛孔仿佛都被黃雋智點燃。宋偉恩感覺快瘋了,又想把他撈起來直接幹又享受這樣挑逗的過程。黃雋智真的是...

 

他似乎終於玩累了,脫掉外衣和褲子,只剩一件單薄的T,整個人窩在宋偉恩懷裏,讓宋偉恩那根滾燙緊緊貼著他的臀縫。掰過宋偉恩的臉,像小朋友一樣找著自己的奶嘴,一口一口的嘬著。黃雋智是頑皮的小朋友,是宋偉恩的寶貝,連張牙舞爪的强勢都是可愛迷人的。他真想疼他入骨。

 

宋偉恩的手掰開他的臀縫,用尖端滲出的透明汁液塗抹黃雋智身後的小穴,抹上潤滑劑一點一點的深入,帶一點繭子的修長手指輕輕的刮著腸壁,惹得黃雋智忍不住小聲嗚咽。

 

“寶貝,你好辣,” 宋偉恩深吸一口氣,一把將他抱起,轉身放下進入一氣呵成。隨著整根陰莖沒入,兩個人都有一瞬的斷片,溫熱的腸壁緊緊的包裹著宋偉恩,好像被抓住了靈魂。

 

“啊...唔...好舒服”他們竟然同時說了這句話。

 

他們激烈的做愛,瘋狂的親吻,只有這樣,才能承接快要溢出來的深刻愛意。陽光似乎也覺得羞赧,偷偷的避開了兩人的身影。此起彼伏的喘息和聲聲的低喃,刻印在新春的時光裏,映照著黃雋智心裏那句,寫在要正正式式送給宋偉恩的禮物裏的那句,我想和你度過所有美好與熱烈的餘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