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新年快乐

Work Text:

当蔡徐坤用钥匙打开门,踏进这个温馨的小家,他抬手看了看手表,刚好显示十二点整。
“新年快乐。”
他小声说道,但在这个漆黑一片的房间里,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还没回来吗……”他把厚厚的外套脱下来,一边找拖鞋一边嘀咕,另一个人应该早到了才是。
他的航班延误了一小会,加上先去工作室打点了一番,才让他这么晚回来,比他和那个人约定的时间要晚了好几个小时,本来约好了一起吃晚饭的,自己却迟到了这么久,他心里确实有一点愧疚。
他用手摸索着电灯开关,摁下去却毫无反应,难道是停电了?新年这个点停电,未免太背了吧,而且那个人到底去哪里了,这么晚还没回家……
他根据脑海中房间的大致形状向前走着,一边掏出手机来想给那个人打电话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突然,蔡徐坤感觉自己被一个人从后面抱住,对方有力的双手很轻松地钳住了自己挣扎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家里进贼了?”蔡徐坤心里开始慌张,但很快,事实证明这个想法是多余的。
对方的双手有力却很小心地把握着分寸,一点也没让蔡徐坤感到疼痛,稍高一点的身高,宽厚的肩膀,以及他再熟悉不过的那种香味,一点点奶香,又有点阳光的味道。
“陈立农你干嘛!放开我啦!”
“坤坤。”
陈立农用一只手紧抓蔡徐坤的手腕,另一只手绕到蔡徐坤大腿后,很轻松地给他来了一个公主抱。
“干嘛啦!快点放我下来!”
“陈立农!农农!”
陈立农好像聋了一样,完全忽视蔡徐坤的叫喊,径直走向卧室,把蔡徐坤往床上轻轻一扔。
蔡徐坤摔在床上,整个人有点往里陷,他的眼睛也逐渐适应了黑暗,在窗外渗透进房间的月光下,才有机会看清陈立农的样子。
陈立农穿了一身西装,不知道是黑色还是藏青色,打了一根比往常还要长一些的领带,细长的腿带着几分肌肉线条,在西装裤下隐隐若现。
“穿的这么正式干嘛,真是个傻瓜。不过我男朋友是真的好看。”蔡徐坤心里甜蜜蜜地想着。
“农农想干嘛啊。”他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不能再甜,好像可以掐出蜜。
陈立农翻身上床,跨坐在蔡徐坤身上,开始解领带。
“怎么不理我啊。”
陈立农好像还是没听见,他迅速把领带抽出来,用手捉住蔡徐坤的手腕,另一只手开始用领带在蔡徐坤的手腕上绕圈。
“坤坤让我等这么久,当然是要给点惩罚咯。”陈立农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是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来,“我等你等了很久哦,晚餐都做好了,也等不到你回来吃饭。”
陈立农低着头,蔡徐坤也看不透他是个什么表情,只能安抚着他:“航班延误了嘛,对不起嘛,原谅我嘛,我什么都可以做。”
“真的吗?”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陈立农已经把蔡徐坤的双手捆紧了,他把蔡徐坤的手往上抬,把领带的另一头系在床头的栏杆上。
蔡徐坤这时候才开始觉得后悔,但是什么都已经晚了。
“你要干嘛,你捆我的手干嘛。”
“干你。”
陈立农用手把碍事的刘海往后一撩,开始脱外套,发达的胸肌在白色衬衫下呼之欲出,喉结跟着咽口水的频率上下浮动着。
蔡徐坤感觉自己已经有些湿润了,性器也开始难耐地肿胀起来。
陈立农把外套甩到一边,开始亲吻蔡徐坤的嘴唇,两个人绵密的呼吸缠在一起,房间内的温度迅速上升,驱走了冬夜的寒意。
经过一个长长的吻后,许久不见的思念才算被传递完毕,陈立农抬起身子,开始把蔡徐坤的衣服往上掀,等到领子刚好卡在蔡徐坤眼睛的位置时,他就停止了。
“农农,脱下来啦,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是惩罚,罚你不能看我。”陈立农俯在蔡徐坤耳边轻轻说。
然后他就一口咬住了蔡徐坤的耳垂,用嘴吮吸着,他知道蔡徐坤什么地方最敏感。
蔡徐坤开始轻喘,他感觉后穴好像湿的更多了。
“哥哥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有多想哥哥。”
蔡徐坤感觉脖子上被陈立农吮吸着,他一路向下吻着,经过了雪白的胸口,经过了胸前挺立的两点,经过了敏感纤细的腰肢,到了裤子挡着的地方便停止了。
蔡徐坤只感觉一双大手拉下了自己裤子的拉链,下身很快凉了起来,后来只听见裤子摔在地上的声音。
“别这样看我……”蔡徐坤感觉很不安,自己已经差不多被剥成全裸,手还被捆在床头,他扭动着身体,只觉得自己像一块案板上的肉,陈立农像一个马上要对自己下手的大厨。
“不要脱内裤好不好。”蔡徐坤央求着,但是毫无作用,内裤还是很快被脱了下来。
他感觉一只手掐住了自己的臀肉,开始肆意揉捏着,而有个细长的东西探进了自己的后穴。
“哥哥已经这么湿了啊,我两根手指一下就进去了。”
蔡徐坤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但是他现在动弹不得。
“哥哥下面肿的很厉害呢,也不是粉粉的,有点红色了。”
“哥哥又变白了,最近没有晒太阳吗。但是我留下我的吻痕了,这样哥哥就是我的了。”
“啊,又变湿了,难道哥哥就喜欢这样被绑着吗。”
陈立农不停地用平常不会说出口的语言描述蔡徐坤现在的样子,声音里带着胜利者的得意洋洋,还有迫不及待的,粗重的喘息。
蔡徐坤紧紧咬着下唇,心里想着这小屁孩哪里学来的东西,老不学好,下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突然,填满后穴的东西被抽了出来,蔡徐坤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然后另一个更粗的东西就捅了进来,他难以控制地抬起腰,然后又被那双手狠狠抓住,按了下去。
“唔嗯……你!”蔡徐坤死死咬着后槽牙,沙哑地低吼着,被绑住的手死死抓着铁栏杆,将痛楚全部表现在双手暴起的青筋上。
“能跑到哪里去呢。”
陈立农猛地向前一挺,整根没入在蔡徐坤身体里,他咬着牙,感受着蔡徐坤的穴道不停收缩着带来的快感,然后又稍微抽出一点,又很快地插了回去,他前后撞击着蔡徐坤的臀肉,后者的那个地方很快就开始泛红。
蔡徐坤由一开始的疼痛在猛烈的撞击下渐渐延伸出一种快感,他的呻吟被“啪啪啪”的撞击声冲散,变成一段一段的,融化在房间的高温下,他很想用手使劲打陈立农,让他别那么粗鲁,但是他的手现在被死死捆着,他连嘴上抗议都发不出声,光是呻吟就用尽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气。
陈立农的速度只增不减,他大口气喘着,脸颊和脖颈流下的汗水滴在蔡徐坤小腹上,给快要着火的腹部带来一丝清凉,他感觉自己后穴里的敏感点反复被陈立农粗大的性器碾压,他的思绪飘上了云端,已经越来越快要失去理智了。
“农……农农,我要不行了,我要射了。”
“不行哦,坤坤还不可以去,坤坤要和我一起。”
蔡徐坤精神恍惚,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他立马感觉到了自己的性器马上被握住了,顶端被手指紧紧地堵住,他在发泄的边缘,却不能让欲望喷发出来。
“农……求你了,让我出来。”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带一点哭腔。
“不可以哦,坤坤要和我一起去。”陈立农此时的声音已经完全没有了往常的温柔,反而被冷酷充斥着,像一台冷冰冰的机器,下达着非做不可的命令。
蔡徐坤感觉自己要坏掉了,从内而外的崩坏。
“哥哥,你的行程真的排得太满了一点吧,好几个月见不到人,”陈立农的语调更重了,腰上的动作也慢下来,但是却更加用力往前顶,好像要把蔡徐坤捅穿一样,“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还要迟到那么久。”后面半句话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陈立农也快到极限了。
“农农,农农,我爱你……”
陈立农知道蔡徐坤快不行了,他明白蔡徐坤的小习惯,于是他凑上去吻住蔡徐坤,后者则给予热情的回应,他感觉包裹自己性器的肠肉一阵痉挛,于是松开了堵在顶端的手指,蔡徐坤马上射了出来,白色的液体星星点点地洒在陈立农小腹上。
陈立农抽离出来,带出蔡徐坤分泌的肠液和自己射在蔡徐坤体内的精液,两种液体混合在一起往外不停地流着,穴口一张一合,看起来还极度渴望着更多。
“坤坤这里还在张着嘴呢,是要更多吗。”陈立农发出哧哧的笑声,蔡徐坤听了只能用腿假装踹他。
“还不快点给我解开!”蔡徐坤用脚抵在陈立农的大腿上催促道。
陈立农顺势捉住他的脚踝,把一只腿高高拎起,轻轻在脚踝内侧吻了一下。
蔡徐坤感觉脚踝内侧湿湿凉凉的,明白陈立农在干什么之后,心又跳得飞快,他见过会撩的男人,可是也没见过陈立农这么会的,他的脾气瞬间被压下去了,鼓鼓的河豚马上歇了气,化成一滩水溶在海洋里。
“好啦好啦。”
蔡徐坤听见一阵窸窣声,手腕上也松了,上衣被拉回原来的位置,他看见陈立农一脸笑吟吟地望着自己,想着刚才的经历,心里的不爽又升腾起来,他故作生气地伸开手噼里啪啦打在陈立农身上,陈立农吃痛也不说什么,任由身下的蔡徐坤发着脾气。
等蔡徐坤发泄完了,陈立农轻轻摩挲着他的脸,然后又是一个绵长的吻,陈立农躺在蔡徐坤旁边,小心地用手搂住他。
“坤坤,我真的很想你很想你。”
蔡徐坤赌气不说话,但是侧身转向陈立农,把脸深深埋进对方的怀里,像一只闹脾气的小猫。
“我也想你啦。”蔡徐坤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其实我有听见哦。”
“什么?”
“新年快乐啦,你说的那句新年快乐。”
蔡徐坤想到自己刚进门的那副样子,像个傻子一样自言自语,于是脸开始发烫,把头埋的更深了。
这时,窗外开始一阵一阵的发亮,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烟火爆炸的声音,漆黑的夜晚被灿烂的烟花点燃,新年的特殊气氛温柔地笼罩着台北,陈立农觉得这比他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台北的夜晚都要好看。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