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烟花

Work Text:

他很紧张。

女孩把穿的圆滚滚的团子抱紧了一点,视线飘飘地从身边转向窗外,借着偏过头去的动作遮掩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

全然不知道少年透过车窗的玻璃已经捕捉到她满是欢喜的眼神。

让他有点局促,也满溢着期待。

怀里的团子揪着他衣袖上的装饰性纽扣兀自玩得愉快,不时还要探出身子去挨挨碰碰女孩怀里那只,两张近乎一模一样的肉嘟嘟的小脸都灿盈盈笑得很欢乐。

古灵精怪的样子也着实可爱。

刚走出高铁站的时候,他一手握着行李箱的拉杆,正等着女孩结束通话,这俩团子不知从哪冒出来猛地抱住他的腿,惊得他险些摔倒在地。

手足无措间女孩挂断电话走过来蹲下身将两个小娃娃都圈进臂弯,他就听得两个极相似的声音脆生生地叫小姑姑,然后又仰起脸望着他。其中一个一本正经地皱着小小的眉头想了一会,冲他唤了一声小姑父。

硬生生将他的脸逼得要滴血,耳根子都红透。

两个团子偎在她怀里,开始争辩那一声称呼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女孩嘻嘻哈哈地笑竟也由着她们闹,看他脸红得快要冒烟才一手牵一个让带路去找她们的父亲——她的哥哥。

少年摸了摸鼻尖,深深摄取进入肺部的带着寒意的空气费力压下了心跳错乱的节奏,这才跟在她身后,脚步踩下去都在提醒着自己千万千万要稳住。

“你们两个,不要闹了。”驾驶座上的男人开口制止了两个小团子的打闹,连带着也把他的思绪拉回来。

那是user的哥哥……

他抿了抿嘴唇,回想到女孩满面笑容扑上去拥抱的样子还是心里泛起些微的酸涩。

“SEI,你看。”

扑面而来的葱翠浓郁。车窗外接连不断的田野山丘,在深冬也生机勃发的绿意盎然,涂抹着少许霜白的叶片也完全没有凋落的意思。

“南方就是这点好呀,一年四季都有绿色的植物。”女孩用指尖敲敲车窗,示意他看远处隔着大片田野只有小路蜿蜒进去的山丘。半腰处空落出一个半环状的空间,在树木遮掩下露出漆红的大门、白围墙和蓝色瓦盖的屋顶。她靠近他这一侧的手勾着他的手指,在两个团子的注视下肆无忌惮地扣紧:“那就是我小时候长大的地方。”

“今晚除夕,大家都会回来吧……”她自言自语一样地嘟囔,垂头在怀里的团子脸上啄了一口,逗得小丫头歪歪扭扭又笑闹起来。

得了一个亲吻的炫耀一般向他怀里这个扬了扬自己的脸,于是这一个轻易气的脸颊圆鼓鼓的扭头看他:“小姑父我也要!”

少年一时没弄懂小孩子跳跃的逻辑思维,愣愣地顺着问:“要什么?”

奶团子拿手指戳自己的脸:“亲亲。”

“……”

女孩在他身边发出“嗤”的一声笑,不动声色将两人间的距离拉近了,掰着小丫头的下巴在她脸上也咬了一口,他分明看见她捏弄那张肉肉的小脸的动作:“不行,你小姑父能亲的女孩子只有我。”

“user……”在孩子们面前说话这么没遮拦真的可以吗?

女孩显然没理解他的顾虑,装模作样瞪起眼睛:“干嘛?你还想亲谁?”

他被她那样子戳中了心里一块柔软的地方,压下嘴唇在她的面颊上磨蹭一瞬:“只有你。”

“能不能别当着孩子的面这么腻乎。”不同于少年声音的清澈,女孩的哥哥嗓音沉稳而且带着少许地域口音,听起来一种开朗明快的味道:“年轻就是好啊,我恋爱那会都没你们这么腻歪。”

女孩已经习惯了无视自家哥哥的多嘴,偏偏头在身边人的嘴唇上舔舔,在两个小孩的注视下若无其事地靠在他肩上眯着眼睛笑起来。

“回去就开饭了吗?”她用手指圈画着怀中小孩软软的脸颊,惹得女娃娃伸出一双小小的手来扒拉脸上的痒意。

颜色已经褪去大半的漆红大门已经近在眼前,男人拨转方向盘,车轮碾过碎石路发出密密声响压上铺了水泥的斜坡:“都到齐了,就差你们。”越过大门后进入了如同四合院一般的院子里,房屋与围墙圈出了一块方正的平地,对称落着两个圆形花坛,各生者一株桂花树。

车停稳,女孩用肩膀蹭蹭身边人的胳膊:“到家了。”

他紧张得手心微微潮湿,怀里的团子已经滑下去打开车门,蹦跳着落地就小麻雀样的嚷着“小姑姑带着小姑父回来了”引得男男女女都从屋内出来。那是他不熟悉的面孔,却也是他不得不面对的样貌。

如果不被接受的话……

“想什么呢!”女孩猛地抬手摁在他头上,眨眼间揉得那软滑发丝纷杂凌乱:“还不下车。”她捏捏他的手,笑容温婉:“有我在,没人欺负你的。”

他微微怔愣,被她的和表情完全不符的话语引得笑出声,反握了她的指尖牵到唇边轻碰:“怎么能让你护着我,位置颠倒了吧。”

“那你可小心点,这群家伙闹起来很吓人的。”

事实证明她说的很对。

除夕夜的团圆饭,巨大的圆桌围坐着男女老幼一大家子人,女孩坐在他右手边,再过去就是两个双胞胎。分明不是起眼的位置,他却被视线扎得背后生凉,再加上长辈们塞到手里的酒杯,毫无抵挡的余地。

浓烈的药酒,无论药性还是酒劲都相当有威力,女孩抿着嘴唇暗暗地笑,看他手足无措又不敢把酒杯端到唇边的模样乐滋滋地抬手挡住自家父亲探出来要碰杯的架势。“您自己喝高兴就好,他不会喝酒。”面对父亲意味深长的眼神淡然自若地给身边两个小孩各夹了一筷子小菜:“烟也免了,这是我男朋友,您可省点心。”

老人家一脸遗憾地自个干了杯里的酒——还想着能在女婿进门前能给个下马威呢……

气氛逐渐和睦起来,少年松了紧绷的神经,习惯性地开始给右手边的人夹菜,剔干净刺的鱼肉、她喜欢的鸡肉块挑去上面的皮、土豆块选一口能咬进嘴里的大小沥好油……女孩专心致志地照料着团子们,他便用筷子夹了喂进她嘴里。闷了一杯酒的老父亲默默看着,一颗飘荡荡的心算是安稳了一点。

“怕不怕?”双胞胎吃东西随便,各种菜尝过味道就下桌去玩闹,女孩才端了碗慢腾腾扒拉米饭。

他给她挑了一块沾满酱汁的鱼肉,仔仔细细剥离尖刺搁在她碗里:“怕啊,我一直都很怕。”那双眼睛里盛满笑意,溢出能让她溺毙的光来:“但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她觉得脸上微烫,对上满桌打趣的视线终于觉得羞了,利落吞咽了米饭退出房间,逮住在浓黑夜色里点烟花的两个团子捉弄。少年的视线追随了一会,想跟着起身过去,无奈架不住长辈们的热情还是乖巧陪着说话。

等到餐桌收拾好,他才见识到女孩口中所说的“闹起来很吓人”是什么意思。

偌大的院子里被各种各样的声音填满,长辈们各自聚集开始了饭后娱乐活动,孩童追逐着在他跟前蹿过去,带着视线落在那一簇燃放的烟花上。那张脸就在花火里忽明忽灭,衬得唇边笑意更加飘忽。两个团子一左一右拉着她的衣袖,为短暂的绚丽兴高采烈地欢呼。

不真实得像梦境一样的场景。

女孩蓦地将注意力从烟花上挪开,隔着小半个庭园扬起手臂,在夜色中画出耀眼的弧线。

“SEI。”

“小姑父!”

走过去的时候少年暗暗想着,夜晚真是太好了,她看不见他滚烫的耳尖。掌心握到的手指是冷的,他捂在双手间语气责备:“user可不是小孩子了,也不能这么带着她们在冷风里吹。”

她含着笑挠他的掌心,凑近了踮着脚尖亲吻他的面颊。突如其来的亲昵让他有点反应不及,那双手就从他手中抽走,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没有点燃的烟花。他眼瞧着她把一个小丫头抱起来又牵了另一个,不好的预感就在心里蔓延。

“我这就带她们去睡觉,小孩子也不能熬夜啊。”她用鼻尖蹭蹭侄女软乎乎的脸,笑容狡黠:“所以辛苦你今晚睡客房咯。”

“……user?”

不是开玩笑。少年怔怔注视着洗漱完毕换上毛茸茸睡衣的女孩躺在两个同样裹得毛茸茸的丫头中间,花了数分钟才消化今晚不能睡在她身侧的事实,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轻声说过晚安为她关好房门。

客房位于靠近院子的一侧,隔音效果不佳,宽大的窗户落进来清冷灯光,带着霜的颜色,卷着纷杂声响。

床褥是软和的,干净整洁,想来她是早早让准备了。

“早有打算的啊。”数不清多少次下意识往手边摸索捞空后,心下就越发确认那人一定预谋已久,只是他还不清楚她的意图所在。

或许是他黏她太紧,独占的欲念太强烈,有些难以承受。

该要留出适当的距离么……

喧嚣还在继续,心底却静如死水,想得太入神以至于忘了时间,甚至没有注意到背后房间的门发出一声微响滑了开。

女孩将自己的动作压死,无声息地从棉拖里退出脚尖,赤裸着踩上木质地板,小心关上门摸到床沿,也分不出床上面朝窗子的人究竟是睡了还是醒着,只看他没有反应,嘴角上扬猛地掀了被子钻进去。

她把他吓得不轻,尤其是被深夜低温冻冷的手贴上脖颈时的触感,惊得他翻身躲避,对上笑盈盈一张脸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干嘛啊脸色这么可怕,”她自觉裹紧了被子往他怀里缩缩,把带着冷意的脸埋在他领口露出的锁骨上取那一片温热:“我可是好不容易哄睡了两个小家伙溜过来陪你看烟花。”

她的手脚都是冷的,身上也是凉的心惊,少年费力从喉间挤出去叹息,把人抱紧了驱寒:“什么烟花不能睡之前看,你也不怕着了凉。”

她靠得他的心口太近,耳边心跳声如擂鼓坚定有力,仰起脸后视线越过他去看窗外的夜空,瞳孔里灼灼燃烧的都是欢喜:“这个房间的窗子看烟花最好了。”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手绕在他腰侧暖着:“除夕夜的烟花可是不一样的。”

“新年到来的时候燃放的烟花是最幸运的,说是第一个放的人家能得到最多的福气。”掌下的触感太好揉捏,她也就真的在那一片肌肉上摩挲起来,倒是把手指都给蹭暖了:“那我们一起看到最早的烟花一定也能得到更多幸福?”

所以才特意准备了这个房间?他回想起她房间窗外那一片山壁,捉了在腰线上作乱的手吻她的额间。“不担心她们半夜醒了找你?”毛绒睡衣意外的单薄,手臂箍住的肩背上突起的骨骼清晰可辨,散走低温冷气的身体交融着被褥里的温度烘起绵绵的荀暖,混着她独有的气息充盈着心肺。

“睡的可沉了,她们很乖的,睡觉也乖。”手被钳制了也挡不住她挨在他身上蹭豆腐,没一会就咬得轮廓分明的锁骨上斑斑点点的红。等她心满意足地躺着不动了,安静如小兽一样偎在他臂弯里等新年的第一声烟花绽放,他心里却焦躁得像是有一排小鹿挨个往上撞。

“最不乖的就是你。”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在上升,他把人揉在怀里细细吻她的额角眉间,用碎碎的甜蜜安抚喉间滚动的干渴:“我还不知道你居然学会了半夜爬床。”

“那还不是因为你在床上。”少年被她一句话轻易引出渴望,圈在她身上的手轻揉慢抚地往睡衣里走,瞳孔里燃起簇蔟火光。

他触及暖热的肌肤,指腹下是腻滑的,她似笑非笑望着他,仰起脸去咬他的嘴唇。被封住话音前他还是“友善”地提醒:“我会当做你在暗示我的。”

显然女孩并不当回事,嘴唇相触的瞬间舌尖就紧跟着送出去,绵密舐过坚硬的齿面和温软口腔,挑衅般地掠过他的舌面,没有意外地被捕捉了缠紧。缠绵但轻柔的深吻,缓慢夺走她的呼吸和意识,让手脚都开始发软。

不行不行,她可没打算真的把自己送上门给他吃干抹净,都说了是来看烟花的。手掌伸出去抵挡的胸膛是滚烫的,他意识到她想推拒,翻身将人压在床铺里轻咬她的舌尖,微微的痛让她不服气地掐他的手臂。

一点笑意滑过眼底,他给她恢复呼吸的机会,湿濡的吻便落向颈侧,模仿她的动作咬出深深浅浅的印迹。

“别闹,明天要早起。”女孩的手握在他薄削的肩上,被暧昧的亲吻酥麻得无力抵抗。宽阔手掌已经扶在她腰侧上移,细长分明的指节满是他的体温融进皮肤里,绒羽扫过一样轻柔。她轻喘过接吻后的气息紊乱,又被他烙印似的动作破掉节奏,鼻腔里忍不住断续闷哼的声音:“好好等烟花啦。”

少年此时已经占据了主导位置,听到她的话眉心蹙起一下,嘴唇便移到她耳侧刻意压了声线低语:“不是还没开始么……这次可是user自己爬到我床上来的,暗示我的也是你,要好好负起责任来啊。”她的耳珠充血发烫,依在嘴唇上软软热热,可爱得紧。

灼热气息和蛊惑的声音一同进入感官,近在咫尺,全是招架不住的引诱。她偏了头躲避,发丝落下去反将耳廓原原本本暴露出来,黏腻上来的唇齿让她绷紧身体地发颤。

“真的要早起!”玩过头了,感觉到膝盖被分得大开,精瘦腰身紧密蹭入腿间,她暗暗在心里叫苦:“会被人听到的!”耳边还有隔着庭园传来的笑闹,她抬起手臂抵在两人之间,眼睛转向窗子。

哪怕关的严丝合缝也挡不住声响穿越。

手臂被轻而易举地反扣在床单上,昏暗光影下一双眼睛亮的令她头皮发麻。毫不费力制住她的挣扎,睡衣纽扣在指尖下颗颗散开,许是抱准了要吃她下腹的心思,他的动作反而不急不躁的。

布料滑脱显露出来的肌肤在微凉的空气中隐隐紧绷,他滚热的手指掌心覆上去,所经之处都是令人痴迷的暖,叫她忍不住弓起腰背来。女孩被自己身体诚实的反应羞耻到,抬起一条腿用膝盖推在他腰侧:“SEI!”

“真的不要?”她不知道她的触碰都是刺激,少年抿抿嘴唇垂头在她嘴角蹭着吻,征求同意的话语搭配的却是身下紧紧相贴占有十足的动作。

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让她浑身都软的手拢上胸口,她能感觉到他手指的力度和掌心的火热,压迫在脆弱敏感的乳尖惊起一阵轻颤。她蓦地有些恼,一口咬在他唇瓣上,同时抬起臀故意用腿间蹭他已经发硬的器物,大有报复之意。

然而他权当她是应允了,顺势夺了她的呼吸,手掌细细抚摸着漫游过胸腹,碰到绒软布料边缘没有停留地下拉。在纠缠的吻里沦陷的迷糊又彻底,她此时到乖顺得很,一点也没反抗反倒配合着让他褪下睡裤,手臂环抱着他的肩颈回应着热切到窒息的掠夺。

“冷不冷?”掌下绵软的触感让他的呼吸杂乱,女孩的嘴唇被他吮得有些红肿,涂一层莹莹水光,和她已经迷蒙的眼睛一样勾人。

她平静不下来,心跳彻底丢了节拍地鼓动,只觉得他的怀抱里温度颇高,让她的意识都要融化。拥住的肩背是瘦削的,却很结实,肌肉线条流畅又分明,暖的她想贴上去磨蹭,于是小腿勾上劲瘦腰身,将本就严密的距离拉近得不容间隙:“有点热。”

“user……”躺在身下的人根本没有学乖,纤细手指沿背脊下滑很快钻进衣摆里去,微微有些凉,有些痒,惹得贪念如野草丛生:“想早点睡的话还是不要捉弄我了。”她的腿心已经有了些许潮湿,远比她的话语要诚实。

身体被手指细细探索,刺激强烈得让她眼角泛泪,胸腔里的气体几乎是随着急促的呼吸兜兜转转,不用看她也知道他的指节在身体里没入的动作,她自己都不一定有他熟悉这具身体。

深处涌起的酥麻让她迷迷糊糊的,却还心心念念记挂着新年的第一道烟花,黏滑液体泥泞在腿根被他的手指翻腾出细碎又满是情欲的响动,充斥着对他的渴望和索求。

“SEI,可以了……”少年覆了一个轻柔的吻在她眼尾,手指从湿紧中抽离出去,取而代之抵上她腿心的是紧绷硬烫的欲望。她被他抱紧在怀里,竭力放软了腰肢来接纳他,还是被饱胀的填充感逼得呻吟不断。

他进入得缓慢而坚定,嘴唇贴在她的鬓角漏出满足的喟叹,反复厮磨着分散她往身下聚焦的注意力。完全被占据时过度的刺激让她没征兆地绞紧,也加剧了对他的折磨,本就处于上升阶段的冲动直接爆发,不等她适应腰腹已经发力抽送起来,将她反应不及的抗议都冲撞得粉碎。

女孩的呼吸都间接性断裂,指甲掐进他的肩背恨恨抓出痕迹,蜷在他臂弯里咬不住喉间迸发的快意,眼泪簇蔟跌下来。罪魁祸首心情却正是最愉悦的顶点,揉捏着她身上敏感部位的肌肤身下一次次重重剖开她的紧致深入进去,还要提醒她控制声音:“不是怕被听到吗?user这样真的没关系?”

“你混蛋!”她只能仓促用一句恨恨的骂堵他的坏心眼,一下子委屈得眼泪汹涌。分明是想好好看烟花的,她怎么就这么对他没有抵抗力。

他倒是宠她的紧,挨了一句骂也挡不住心底源源不断冒出来的甜浆,眼帘低垂将她喘息的唇间那点隐隐现现的柔软舌尖含住吸吮,放缓了腰间的力道和速度,依旧尽根出没在那片小小的潮热噬咬里,柔情款款缱绻缠绵得太厉害反而将她推进情欲的浪潮。

破碎的音节都被他吞吃,意识颠沛间惊觉他停下动作忍耐着她高潮的收紧绞索,她麻软得晕乎昏沉,等余韵快要结束时被猛力撞入内里的劲道让她控住地一下子哭咽起来。强行被撕裂的混沌意识带来了清醒,被拭去眼泪之后她看清了他泛着湿意的发丝和面颊,想要咬在他肩上的牙转又收回去。

“……难受?”他讨好般地舔吻她眼角的水光,瞳孔里混杂着风暴和宠溺,压抑着的喘息里满是干涩的沙哑。

当然难受,她小腹里还微微酸软着被迫承受他的纠缠,刺激又层层叠叠积聚起来,让她手足无措地想逃离。然而对上那双暗沉却也清澈的眼瞳,她认命地绷起身体来顺应他,回吻他发间烫的厉害的耳廓。

她的舌头软腻灵活,舔上耳廓对他而言是莫大的挑逗,少年不禁眯眯眼睛,手掌紧紧把握住贴在身上的柔软腰腹,在她的惊呼声里翻身将人抱在怀里,任凭她的重量落在身上。“到底是谁欺负谁啊……”他垂头抵上她的颈窝,在她用手指圈绕颈后湿软发丝的时候蓦地冲撞进去,她的指尖便将发尾拉得紧直,带起一阵微痛。

比以往还要深入,让她分在他身侧的双腿支撑不住丢了气力,又被他稳稳托住了腰,结果就是在刺激的冲击下连脚趾都蜷缩起来。

旖旎交缠之间窗外炸响尖锐的啸鸣,突兀到了极点,惊得她僵死般绷住,被她紧紧咬住的人闷哼一声,抬眼收获了满目绚丽花火。

缤纷光彩接连不断地绽放在一片墨色里,明暗交续间她潮红的面容被渲染出让心神都溃散的光影轮廓,肌肤上映照出来瑰丽的粉红。他暗暗咬牙,一手覆上她脑后,嘴唇重重封上去索要亲吻,身下愈发快速地出入,将那一处黏腻的潮泞磨碾成粘连的水痕。

庭园里渐渐人声鼎沸,在院落那一端守岁的长辈们聚在院里看象征福气的新年第一场烟花盛宴、被花火荧光照耀的房间里神经紧绷的女孩终于承受不住体内作乱的情欲漩涡和窗外纷杂吵闹,在唇舌的密密勾绕间脑海一片空白,唯有不绝于耳的烟花炸裂。少年在她高潮的瞬间就被死死锁住动作,意识经历了汹涌的眩晕感恢复过来,粗喘着箍牢她的腰身。

他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烟花已经占据了整片夜空,她无奈推推他的手臂,声音软的化水:“放开我啊,都错过第一道烟花了。”

他的眼睛埋在她胸口,听了她的话反而更收紧了一点手臂:“再抱一会。”

“别这个时候撒娇啊。”她的手指穿梭在他湿濡的发丝间,“没开暖气我有点冷……”激烈纠缠的时候不觉得,情欲退却后冷空气让她只想蜷进被窝了。

听到冷字他才松了力道,托起她的身体让自己滑退出来,也顾不上她腿间滴淌下来的粘稠,拉过被子裹严实躺回床褥间,手又极快地绕回她腰上。女孩只露出个头偎在他胸膛上看烟花拖着亮眼的长尾在夜空中碎裂成无数绚丽色彩,为了错失的第一道幸福哀哀叹息。

他取了外套披上,视线下垂见她遗憾又气闷的模样,下意识把人往怀里又搂了搂:“没看到最开始的烟花也会很幸福的。”

“还不是你的错。”她在被子里掐他的手臂,也不等烟花落幕翻身便睡:“没兴趣不想看了,你明天要记得叫我起床,我还得回两个小家伙那里去。”

赌气似的行为跟孩子一样,却也让他心底绵绵柔软,俯下嘴唇在她脸上落下轻盈的吻:“晚安。”窗外的烟花还在纷纷扬扬,庭园里已经渐渐清静,他握着她的指尖注视着夜空直到最后一抹光消逝在黑暗里。

烟花再美也是会泯灭的,少年紧了紧手指,眼底弥漫出满满的贪——我想要的可远不止这么点幸福。

女孩是被自家侄女轮流敲门的声音折腾醒的,身体清清爽爽显然已经清洗过,床单被褥也都更换好,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她却躺的舒适竟想赖会床。如果不是门外两个粘人精一口一个小姑姑叫的腻腻乎乎,她可能真的会赖床等到SEI来叫她。

她的衣物也已经放在床头,穿戴整齐打开门两只团子就一瞬不瞬看着她。

“小姑姑你骗人。”两个小丫头一人一句接的飞快:“明明说和我们睡的,我们起来又找不到你。”

“你就是喜欢小姑父不要我们了!”

“怎么会!”她急忙为自己辩驳:“我当然喜欢你们呀,我昨晚是睡你们中间的,忘了吗?”

两个团子比她想的要机灵,一句话就将她噎得无话可说:“那你后来为什么要跑去和小姑父睡?”

女孩最后将过错都推到了没有叫她起床的人身上,费尽口舌哄好了两个小孩,以微妙的心情洗漱完毕,牵了两团子气势汹汹去找人算账。

少年正在厨房里准备她那一份早餐,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便擦了手出去,正对上她那双着火的眼睛,再看她双手牵的双胞胎,抢在她前头开口:“早安,user。”他几步走近蹲下身,不着声色地将两只肉乎乎的小手从她掌心中分离出来,面上的笑容是和煦的:“我做了点心在厨房里,要不要吃?”

小孩儿对吃的没有抵抗力,欢呼一声便前后脚拥进厨房里去了,丢下她们“最喜欢”的小姑姑不管不顾。

“不是让你叫我起床吗?”她的手被他握了紧在掌心,酝酿的埋怨就层层打了折扣。

他捏捏她的手指,笑意弥漫到眼底:“想让你多睡一会。”顿了顿语气更加轻柔:“user睡着的样子……是我的特权啊。”

女孩烧了脸,哼唧着偏过头不看他,轻声骂了一句油嘴滑舌。片刻后她把视线转回来,眼神柔软:“SEI。”

“嗯?”

“新年快乐。”她同样扣紧手指,“昨晚没得到的幸福,你要补给我。”

少年含着笑在她眉心印一个吻:“加倍补给你。”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