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Not Rivals

Work Text:

2022年,距我退役已有2年。

杭州确实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西湖波光潋滟,小楼别致引人注目,温婉的江南女子细细地说着吴侬软语,一切都是令人惬意的景象。

记得好几年前Sun就邀请我来杭州玩,但是苦于一直训练脱不开身,短暂的休息时间也只有比赛之余到周围转转。黄金海岸那边已经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可是岁岁年年都是相同的景色未免会让人疲劳。不是不想应邀过来走走,只是形式复杂,那几年的舆论压力几乎将我压垮,最难熬的那段日子里想过自杀。我不愿这个时候给他带来一点负面的能量,只是草草地在邮件中回复对他的鼓励。至于来不来这件事,实在是没法开口。

删删改改,几个字却斟酌了半小时,最后看着自己不能再客套的语气,仿佛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点了“send”。

“加油,为了你的国家,为了亚洲。”

杭州的志愿者很热情,每个重要景点都会有关于亚运会的宣传小册子,上面有详细的交通图,不愁找不到场馆,小册子上还很贴心地推荐了杭州美食以及环境优美的民宿。

游泳场馆很容易找,坐地铁两站路就到了。售票厅旁边贴出了每日的赛程安排,幸好只是半决赛,门票还不至于售罄。我买了一张价位普通的票,中间位置。来的时候没想告诉他,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他隐瞒,在我心里这绝不仅仅是为了避免多年之后见面而突然袭来的尴尬。只是,这是一种我难以描述的情绪。

400M自由泳的半决赛,Sun仍是金牌最有力的的争夺者,但是他身旁的几位中国小将同样不可小觑。他已经在东京奥运会上打破了记录,用实力证明自己仍处于巅峰期。

坐在电视机前的我,忍受着早起的困倦,看着那个大个子男孩,步履稳健,从容地走向第四泳道,黄金泳道。出发,转身,加速,结束。3:39.97!新的世界纪录!在自己的而立之年完成了最大的心愿。“Sun,祝贺你。”我对着披上国旗的男孩轻轻说道。他真的跟红色太配了。

“让我们欢迎男子400米自由泳的选手出场!”主持人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在家门口的比赛,也许这是他的最后一战。说来仁川那次,我也是主场作战,情况却大相径庭。没有金牌入账,铜牌于我,只是些许安慰罢了。想到这,不禁觉得苦涩。他依然是在聚光灯下最闪耀的存在,而我,早已从巅峰落下。每次理疗,治疗师对我的肩伤都做出不乐观的结论。我咬牙坚持,效果却不甚理想。有时候还会梦到伦敦的误判。如果没有那次误判……如果自己没有动……没有如果。

索性退役吧。到各处走走,感受训练外的世界,不用顾忌饮食问题,不用担心成绩。一下子少了这么多压力仿佛视角都变得开阔了。旅游之余,关注一下泳坛的新闻。最近有个小将的成绩很是亮眼,真好,自己也能放心了。几个月前在法国见到了雅尼克,他近来状态不错。两人聊着又回到了当年伦敦的200米自由泳。

“真没想到那个结果,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接着酒劲聊开后,法国人感叹道。尽管过去了两届奥运会,当年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神奇。”我不可置否。

“当时的新闻铺天盖地都是你俩,估计我是最没存在感的冠军了。”法国人打趣道。

“哪里,我们都羡慕的不得了。”是真的。我多么渴望400米的金牌,还有世界纪录。

“400m,还是有遗憾对吗?”他突然问我。

“怎么会没有呢。”我喝了一口酒。

“我很抱歉。”

“都已经过去了。再说,我也很抱歉,对于你发生的一切。”

“人总是得向前看。现在这个女生很好,不久我们就会结婚了。”

“恭喜!”我们轻轻碰杯。

“你呢?那小子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啊。”谁都知道那人眼底藏不住的爱慕和欣赏。

“现在还不行。我不能影响到他。”我叹了口气。中国和韩国都是传统的国家,对这一方面的包容度很小。我不能再给他添乱。

“那以后呢?你难道要一直隐瞒下去吗?”

“我不知道。”是真的。他退役之后,我俩的交集就更少。如果他不打算当教练的话,慢慢地,就会从公众视线消失。我没由来感到心慌。

“Park,一直以来,你把自己掩饰得太好,我知道你是不想让别人担心。但,请你从自己的角度来想,就这一次,听从自己的内心。”法国人两眼清明,带着一片坦诚和些许恳求。

“谢谢你,雅尼克。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终究还是被动的那个,“爱”这个字眼太沉重。我只能安抚性地对好友笑笑。

“你……”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拍了怕我的肩膀告别。

“La vie est belle.”睡前,雅尼克发了条短信。看着句尾的太阳表情,我忍不住微笑。法国的冬天挺冷,那人却永远带着如太阳般蓬勃的朝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