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李玉生日24h/18:00】回家乡

Work Text:

李玉的生日往往都是在年前,公司上下最忙的时候,今年更是赶在了腊月二十九,隔天就得回家过年。李玉倒是乐得自在,小时候被送到外地,甚至不能年年回家,漂泊在外的日子很不好受。和简隋英刚认识的两个春节,也闹得鸡飞狗跳,连好好拜个年都成了一种奢望。
而今年,简隋英和他回家过年。
不知道是年底真的没啥生意了还是出于私心,简隋英提早给员工们放了假,财务和管理层留下来把剩余的处理完就算结了。李玉名义上还只是简隋英的秘书,简隋英让他放假,他也就不好参与进去,只得去超市扫货,给简隋英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简隋英失了真的声音隔着话筒传出来:“你不懂,多备两份,白新羽那小子肯定要来蹭饭。”
“啊?他就不能自己回家里吃吗?”李玉看着队伍后面的人山人海,心里直发憷。
北京的便利店是稀缺资源,逢年过节的大超市更是车水马龙,这种囤年货的时候要是想再拿东西或者把东西放回去,估计和打仗也没什么区别了。
“我大姨去年就把他早早扫出去了,结果俞风城要了假跑出来,他爹他妈压根儿不管他俩,过年连个外卖都没有,可不是就来咱家蹭吃蹭喝了吗?哦对,不许给俞风城买,听到没?”简隋英百无聊赖地等着最后几份文件送过来签字,悠悠闲闲地仰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和李玉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
“嗯……那我回去再拿点吧。隋英,饺子要香菇猪肉的还是茴香羊肉的?”
“超市的速冻饺子?行吧,过年呢上哪找开门的肉店,要羊肉的吧。”
“那自热火锅要吗,你上次说还不错。”
“行行行,别买方便面了,大过年的吃那玩意多怪啊。”
“好,都听你的。”
李玉轻笑两声,等简隋英没了别的要求了,就挂了电话。
不就是重排一次队吗,为了能让爱人吃上满意的一顿饭,又算得了什么呢?
另一边,简隋英也紧张地开始搓手。李玉的生日礼物早早地就备好了,家里本身就装修过,布局很温馨,索性也就只打算关大灯开开灯带,然后点香氛蜡烛渲染一下气氛,可是他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主要还是第二天就得去李玉家过年。简隋英现在过年索性就去李玉家里住,只有大年初一到老爷子那里报个到,今年是他三叔家办,老爷子除夕去,初一就得回,正好坐李玉的车一块儿回秦皇岛,然后爷孙俩开开心心在秦皇岛休息几天。这时间一长,就得带个行李箱装东西了,还有几件这几天还在用的没收进箱子里,索性箱子就瘫在客厅的空地上,一忙起来李玉和简隋英谁都顾不上它。
这样看起来,从小在四九城长大的简隋英,竟有了几分春运的仓促感,与和李玉一起回家过年的归属感。
简隋英觉得,他和李玉的婚姻,原先的激情真的被时间冲淡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温情,和在他生命里缺席了多年的亲情和家庭的温暖。
倒也不是说现在这样不好,可是似乎原来那样的关系更令他舍不得,更令他回味。
等简隋英心不在焉地签完字回了家,李玉还没回来。简隋英到卧室把香氛蜡烛一点,再往浴室里也塞了份香氛蜡烛,猛地想起来还没叫白新羽点份外卖自己吃。等简隋英一个电话拨过去的时候,李玉进门了。简隋英不顾白新羽那头莫名其妙的为什么连问就挂了电话,李玉也刚把买来的东西放在桌上,准备分门别类塞进冰箱里,简隋英已经过来扯他的外套的领口了。
“我说小寿星啊,你今天是想先吃长寿面呢,还是想先吃我呢?”
李玉先把人揽过来亲:“那能先吃你,再吃面,然后接着吃吗?”
简隋英笑着接受李玉热烈的吻,笑着说:“美得你,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小白眼儿狼。那我先在浴室等你了。”
“等我?”李玉把人往怀里一扣,目光也逐渐黏黏糊糊了。
“我就不信你忍得住等我洗完出来再进去洗。”
两人相视一笑。
李玉也没有让简隋英久等,就把必须放冰箱的放好了,就换了衣服拿了浴袍也钻进主卧的浴室里了。简隋英刚刚冲完头,身上的泡沫还没冲完,李玉便凑上去亲吻简隋英的后脖颈。
“干什么干什么,才冲干净。”
李玉把简隋英塞进浴缸里,自己站到花洒下,温热的水流被他健硕的身体挡住。浴室的灯光是暖黄色的,暧昧无边。薄荷味的劲凉对男性荷尔蒙造成了强劲的冲击,却又在香氛蜡烛的调和下终于协调。
李玉注视着自己被灯光投下的影子落到简隋英身上,双手扳住他的肩膀,怂恿道:“隋英,来个口活儿?”
简隋英的手掌覆上了他的性器,李玉已经被刺激的半硬。简隋英不光人长得英俊,手和脚也生得格外美,以至于李玉时不时会亲吻简隋英的指尖调情。简隋英坐到李玉身前,手掌开始抚摸李玉的小腹,调笑:“明儿还要和你爸你妈吃饭,我嗓子要哑了你就不怕被笑话吗?”
李玉一手抓着简隋英的手,交叠在一起慢慢撸动,另一只手拨开简隋英前额的碎发,让他把身下人的神情看清:“不怕,我哥还单身,你这样去应该他怕被催相亲。”
“那你就不怕被催抱娃了,你哥中秋就已经在转移话题了,他巴不得找个人转移三姑四姨的注意力呢。”
“那你给我生一个?”李玉不满地挺动起来,一副简隋英再只顾着聊天就要强上的样子。
“小混蛋……”简隋英低下头,含住了已经硬起来的前端,激的李玉手上一用劲,简隋英的肩膀立刻出了几道红印。李玉早不是什么纯情的男孩了,简隋英的舌头卖力地伺候着的时候就眯着眼享受,简隋英想歇口气的时候反而扣住他的后脑勺,自己用前端去摩擦简隋英湿热的口腔内壁和舌头,自己也难耐地挺动起来。偏生简隋英也不是什么老实的主,李玉身后是温热的水流,碎发本就在李玉的小腹前厮磨着,李玉还在把头发撩起来看还是放下保留那一份刺激感中间犹豫不决,简隋英倒好,空下来的手伸过去揉搓李玉的囊袋,李玉一下子爽到呻吟出了声。
“明天下午才回家,你是不是不想起来床,嗯?”
李玉微微松开手,简隋英便松开了退出来喘息着,紫红色的性器已经胀大到了狰狞的形状,甚至能看到凸起的血管,但是肉头却被嘬出了几分稚嫩的浅红色。简隋英又迎上去,灵巧的舌尖绕着李玉的马眼打转,等李玉又开始扣住他的后脑勺就含了进去。李玉只觉得下体进到了一个从未尝试过的深度,肉头卡进了一个狭窄而娇嫩的位置,一瞬间快感顺着尾椎骨传遍全身,等他反应过来时,简隋英吐出来开始咳嗽,另一只手快速地套弄着,李玉会意,将白色浊液射到了简隋英的侧脸上,有的甚至挂在了简隋英的睫毛上,在本就红了两颊的脸上更显得妖冶。
李玉赶忙抚下身,那花洒给简隋英冲干净,在他嘴角留下密密的啄吻。简隋英和李玉相互做过不少次口活了,但是深喉的次数少得可怜,像今天这样热情的伺候更是少见。李玉赶忙把自己清洗干净,不等简隋英反抗,拿浴巾把人一卷就送到了床上。
“不许啃脖子,明天要见人的。”简隋英一把抵住李玉的嘴唇,李玉眨着眼睛装无辜,却又在简隋英探向他的下体的时候恢复成饿狼的模样。
只是不许在脖子上种草莓罢了,那把嘴亲肿、咬破呢?李玉其实又一颗虎牙,尖尖的,让他本身稳重的外形带了几分伶俐,此刻却刺破了简隋英的下唇,血腥味不浓重,但是明显两个人都兴奋起来,吻着吻着就动了情。简隋英的性欲被吊在一个不上不下的程度,烦躁地扭动了腰,李玉却按住了他,怕指扩的时候把他弄伤,然后从后面把简隋英抱在怀里,亲吻着简隋英的耳朵和下颌,让他放松下来。简隋英的气息逐渐沉重,自己伸手抚慰自己的性器,还能有余力也摸一摸李玉,惹得李玉的呼吸也粗重起来。李玉只觉得额前的青筋是不是已经鼓了起来,以至于忍到有几分难受了。
当简隋英面对着李玉坐下的时候,尽管已经尽可能做了扩张,还是有如刀削斧凿般撕裂的疼痛。肉头终于挤进了股缝,剩下的就好久去了。李玉向后仰着,双手护着简隋英的腰,等简隋英慢慢把一整根吞吃进去以后,两人皆是满足地喟叹。
“小李子,我今天可是舍命陪君子了哈,你老实一点别乱动。”
李玉嘴上迎合着,手却不怎么老实,刚给简隋英的前额擦掉汗,就伸手去揉搓简隋英胸口的两颗。简隋英本来伸手在身后撑着自己,此刻急忙抽回来一只打掉李玉不安分的手指。
“就说你不老实,呵,就顾着你自己爽,不让我自助一下啊?”
李玉摸上了简隋英的膝盖,常运动的人膝盖上都没什么肉,简隋英虽然健壮,实际上腿又细又长,哪怕男人骨节会相对粗大,膝盖也是小小的,李玉的掌心就能盖下。简隋英蹲坐在李玉身上,缓慢的起落,让快感尽可能的绵长。男人的腺体很浅,几乎是被体内的胀感带动着就能刺激,也不至于被顶弄到很快飘入云端。快感慢慢积累起来,简隋英只得坐了下去,连脚趾都舒服到蜷起,重心也就又由前转到了后。
李玉把简隋英又搂进怀里。两个人身高相差无几,可是李玉长期练拳,体格上比简隋英宽了不少,倒能把简隋英抱个满怀,可简隋英还在自己动着,并没有想要倒在李玉怀里的意思。
“隋英,换我来吧。”李玉催促道,却被简隋英的一个吻堵上了嘴,李玉想趁机抱紧,却又被简隋英挣开了。
李玉无奈道:“简哥……”
简隋英对着寿星无奈的眼神,还是败了,由得李玉去了。李玉也没打算累着简隋英,把他放着仰躺在床上,一边只把性器浅浅的抵进去,在腺体附近磨着,一边俯下身舔弄着简隋英的胸前,把一边的亲吻啃咬到发红发硬,又补偿似的用手也把另一边也照顾到。几重刺激下来,简隋英也忍不住呻吟起来,发泄堆积的快感和痛感。
李玉不满地申诉:“哪有只顾自己爽,我不是想让你更爽一点嘛。”
简隋英双腿圈上李玉劲瘦的腰,鼓励似的自己动了两下,李玉也开始用力征伐起来,右手抬起简隋英的大腿,试图让他分得更开,鼓鼓的囊袋撞击着简隋英的臀瓣,润滑液被冲击的水声和肉体的撞击声无一不让人脸红心跳,而李玉却一把拉开了简隋英挡住灯光的胳膊,玩味地看着简隋英痴迷地神情。等简隋英射出来的时候,疲软下去的性器颤颤巍巍地吐出浊液,被李玉又摸了几下,爽得简隋英直哼哼。
似是不满意似的,李玉把简隋英另一边的大腿也抬了起来,把两条腿都挂在肩上,双手箍住简隋英的腰,火热的胸膛抵住简隋英结实的大腿,把简隋英折叠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角度,只能承受着李玉肆意的进攻。简隋英本来想伸手去推的,但是李玉宽厚的手掌制止住了他,简隋英转念想想,不是自己想要找回激情才这么勾他的吗,索性就自己抱住大腿把自己拉开,给李玉一个毫无保留的进出。
男人的第二轮总是格外持久,等李玉射出来的时候,简隋英已经累到自己坐不起来,翻了个身喘着气,李玉搂着他又亲又咬,又不想被简隋英骂,只敢舔吻着简隋英突出的锁骨。等腻歪够了,李玉把自己身上冲了干净,就把简隋英抱回加好水的浴缸里,自己披上睡衣去做饭了。
长寿面并不复杂,清汤加酱油,米黄色的面撒上青绿的葱花,简隋英不喜欢吃青菜就没放,再把提早炖好的排骨加进去几块,又煎了两个鸡蛋,一人一个。
李玉在冰箱翻找起来,果然在最上层放了一个不太大的蛋糕。李玉对甜食没有太讨厌,但是简隋英却恨得不行,估摸着过会也只是点个蜡烛摆摆样子,吃两口就不吃了,但李玉还是觉得心里满满的。
简隋英也清理好出来了,大爷似的躺在沙发上,一心一意等饭吃,心说人都被吃一顿了使唤寿星做顿饭咋了。李玉洗了手从厨房出来,往玩着手机的简隋英身上盖了条毯子又转身要走,被简隋英拉了下来索吻。
简隋英向来主动,但这么黏黏糊糊还是少见的,李玉就一边回应着简隋英,一边拿手掌摸着简隋英的后脑和后脖颈,从居高临下的角度来看就是满满的占有。
“今天这么黏人啊。”简隋英对着已经拿额头蹭他肩膀的李玉说,手上却是从后背揽住了李玉,让他趴的舒服点。
“简哥,我的生日礼物呢?”李玉的眼睛闪闪发亮。
简隋英故意嗔怪道:“我人都送给你了你还惦记着生日礼物,李老二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不需要我身体了?”
“爱爱爱,要把你带回家给每个亲戚再见一遍那么爱。所以你把礼物放哪儿了?”
简隋英见话题绕不过去,便打发李玉先走:“那你先把饭端上桌,我去给你拿。”
李玉和一只巨熊似的,在简隋英身上又摸了好几下才肯走,简隋英转身上了楼,嘴里还骂骂咧咧说李玉急色不知轻重,搞得他现在上楼腿都是软的。
等简隋英折返,李玉连椅子都给他拉好了,一脸期待地盯着简隋英手里的盒子。
简隋英把盒子往李玉手里一塞,就落了座:“你衣柜都被我挑的衣服塞满了,就不送衣服了,球鞋你也有的是,所以这次的你应该想不到。”
李玉想拆礼物,但碍于简隋英想卖关子,还是打算先吃饭再拆,又被简隋英数落:“那你现在又不拆了,刚才催我上去拿干什么?”
李玉直接把椅子搬到简隋英旁边,左手搂着简隋英右手吃面。简隋英心里说这么大小伙子怎么越过越回去,黏人得很,实际上又喜欢得紧,等李玉吃完长寿面,就倚靠在他身上要喂着吃。等一顿目的根本不在果腹的饭吃完后,李玉拿出了蛋糕,简隋英给李玉关了灯点上蜡烛,想了想又把点了很久的香氛蜡烛给吹了。两个五音不全的大老爷们也没有为难彼此的意思,没唱生日歌就让李玉许愿了。李玉把蜡烛一吹,还没吃上蛋糕,就要去拆简隋英送的礼物。简隋英从背后搂住李玉,盯着李玉清秀的侧脸,观察着他的表情。
李玉摸着像是一本书,心里笑着说简隋英绝没有可能写日记的,却又急切地撕开了包装,那份急切落在简隋英眼里,又可爱又好笑。那是一本包装格外精美的册子,里面不过十几页,每一页都很厚实,是他们和好后一起拍的照片,有出去玩的,有竞标成功的,有某天宅在家闲着无聊拍的……
“隋英……我很喜欢。”李玉把相册往一旁的茶几上放好,回身一把抱住简隋英,开心地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简隋英双臂环上李玉的脖子,以吻封缄。
简隋英就看着那个刚才床上玩很大都不脸红的李玉的耳朵慢慢红透,心说这小朋友怎么这么可爱,就摸着李玉的下巴问:“那你刚才许了什么愿?还是说其实有什么特别想要的礼物没和我说?”
“那不能告诉你,说了就不灵了。”李玉笑得格外甜,又补充说:“反正是个很好的愿望。”
愿,平安喜乐,有家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