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北国之春

Work Text:

已经湿透了。

樱花忠臣被古斯塔夫按在宿舍的地板上,耳廓下颌喉结脖颈锁骨舔舔咬咬搞得黏黏糊糊。

突然分化的发情alpha真是太糟糕了。

尤其是对于忠臣这种发情期边缘的omega来说。

被古斯塔夫的信息素诱导着慢慢进入发情期,后穴已经开始软化,又滑又黏的体液一点点淌出来,空气中都是发情的味道。

“喂盟友——!听吾说——”忠臣抬手挡着古斯塔夫,但是好像不能停下眼前神智混乱的alpha。

古斯塔夫慢慢解开忠臣的校服,藏青色的外套衬的忠臣的身体白皙,他缠住忠臣,在后颈处微微鼓起的腺体上歪歪斜斜的用牙齿磨碾。

“唔……”

忠臣已经没力气了,他被咬的浑身发软,后穴湿漉漉的开合着,身体散发出高热,热的晕晕乎乎的。

“忠臣……我好难受……”古斯塔夫红着眼睛,抽抽搭搭的用手攀上了忠臣的腰肢,透过皮肉抚摸着肋骨,不深不浅的揉出一片红晕,一只手往上照顾忠臣有些充血的乳头,另一只手往下,在滑滑腻腻的大腿根间流连了一会,然后向着湿软温驯的穴口探去。

嫩红的软肉相当卖力的讨好侵入的手指,分泌了大量的汁水提供润滑,多的从古斯塔夫的手上滴落到地板上,显得亮晶晶的。

发情omega的全身上下都可以说是敏感点,樱华忠臣已经爽的乱七八糟了,前端也高高翘起,流出些清液,但一根手指并不能满足陷入发情的omega。他下意识的微微扭动着身体,去迎合古斯塔夫的侵犯。

快感逐渐升温,后穴里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了三根,发出咕啾咕啾的色情水声,樱华忠臣已经完全进入发情期,樱花的草木味和枯柏的清苦味融合在一起,在忠臣和略微过线的快感随波逐流时,古斯塔夫把手指抽了出来,艳红的穴肉恋恋不舍的勾留着。

“……想进去。”古斯塔夫一边闷闷的说,一边将硬的发痛的阴茎抵住了忠臣流着水的屁股,一鼓作气的深入。

“咿呀——!”

快感成倍式爆发增长,樱华忠臣几乎整个软倒在古斯塔夫身上,大腿根颤抖着,直接射了出来。白浊惨兮兮的挂在小腹上,有的沾在了乳晕旁,像是到了哺乳期。

“海德里希……哈啊……汝慢些——呜嗯——”

古斯塔夫不知有没有听见,或许是听见了也不在意,迟来的分化带来的发情期极大程度上的影响了他。在分化之前一直被当做beta接受了性教育,现在大抵只是凭借本能行事。

但谁叫alpha都是与生俱来的征服者,只是本能也十分了得。狰狞的性器不容置喙的在痉挛着的软肉中慢慢深入,大开大合的操弄使得每一次都比之前那次更深。

樱华忠臣被顶的说不出话来,连喘气声都是一顿一顿的,平日里孤高的总帅这时却是被过激的性事爽的染红了眼角,像是初绽的樱花,是北国之春,消融了冰雪,暖融出些许晶莹——他被操哭了,泪眼汪汪的被架在好友的身上挨操。

“呜噫……哈、嗯呜呜呜呜不要了,吾不要了,汝快出去啊——”

很可惜的是,樱花忠臣并不知道示弱会激发alpha的征服欲。体内的性器更加肿胀,终于在一次抽插之后撞到了omega的生殖腔。

“咿啊啊啊啊啊——!”随即而来的是过分强烈的快感,逼的樱华忠臣快要窒息了,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像是春雨涟涟。

伞状的前端一点点破开柔嫩的腔口,只是轻轻碰触也让整个甬道开始剧烈的痉挛,温热的体液一波波冲激着古斯塔夫的阴茎。

樱华忠臣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湿漉漉的艳色,小声抽噎着对着alpha打开了生殖腔,毕竟不是其他人,是古斯塔夫的话,好像也可以接受?

随着一次大力的抽插,成结的阴茎卡在了腔口,大量的精液冲刷着内壁,使得忠臣的小腹都微微鼓起,枯柏隽苦的气味和樱花的清甜完全交融在一起,标记已经成功了。樱华泪眼朦胧的瘫在古斯塔夫身上气喘吁吁。

古斯塔夫抱着已经属于他的樱华忠臣,红着眼角,抽抽搭搭的问:“……忠臣,我能亲吻你吗?”

于是樱华忠臣偏过头,用湿哒哒的双手捧住古斯塔夫的脸蛋,给了他一个嘴唇和嘴唇轻轻相触的温柔的吻,不带有一点的情欲气息,只有亲昵和依恋:“汝真是个、笨蛋啊,一点都没有变。”

“忠臣……对不起,我呜呜呜呜——”

“喂汝不要一边哭一边还埋在吾体内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