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眼]情不情

Chapter Text

为什么呢,那你为什么要臣服于他们呢。殷志源又开了一瓶烧酒。
金秦禹低着头,我什么也不好,唱歌不好,跳舞不好,不会写歌,没有特别吸引人的地方。只能为他们疏解欲望。
殷志源说,他们三个享用你,多我一个也没关系吧。是吗。
工作室的红色霓虹灯颇为暧昧,金秦禹酒喝的昏昏沉沉,凑上叼住了殷志源的嘴唇。
哥哥当然可以。
他勾住中年男人的颈。金秦禹笑的千娇百媚,哥哥是不是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
他偏头在殷志源耳边,轻轻落下了什么。
哥哥呀,我的那里会开花。

金秦禹不敢扪心自问他们四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畸形的关系。队友,炮友,还是情人?
他们写了一首又一首关于爱情的歌,在台上唱了一遍又一遍拿球哇嘿。
可谁又真正动过情?
在队里,他是三个弟弟的哥哥,而在殷志源这里,他是年长哥哥的弟弟。他可以自由的脱盔卸甲。对方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酒友与倾诉对象,中年男性的魅力也极其吸引人,殷志源拥有与二十来岁青年截然不同的性张力。
酒精,香烟,性。在凌晨两点发生的交合理所应当,金秦禹勾住男人的脖子,接受着肆虐的侵犯。
他晕乎乎的脑袋放弃了思考,一旁自己的手机突然响起,也许是宋旻浩,来问需不需要给他留门,也许是经纪人,问需不需要接他回家。
他不想理,也不在乎。转头按灭了恼人的铃声,忽的张开双臂:哥哥,抱抱我。

殷志源温柔体贴,在疏解了自己的欲望后还帮累的虚脱的金秦禹清理干净,换上干净的被单,再把被子给他掖掖好。金秦禹一下子就昏睡过去,殷志源也轻手轻脚的走到阳台去抽事后烟。
在和宋旻浩录节目的时候他不止一次看到这个弟弟的手机屏幕,那人好像也没想遮掩。锁屏是他喜欢的蓝玫瑰,而解锁桌面却是金秦禹的睡颜。那时他不认识金秦禹,由于对方太过于漂亮,他第一时间以为是宋旻浩的交往对象。好奇的他不免在背着摄像头的地方拉住宋旻浩八卦:女朋友?
宋旻浩灿烂一笑,不是呢,是和我同住的队友。他坦坦荡荡,还将手机解锁,给殷志源看:好看吧?确实很多人说秦禹哥像女孩子呢,他真的很可爱,也很漂亮。
殷志源也没想太多,只是点点头复合几句。
后来和他们成为同公司的同事以后,他第一次看到金秦禹,确实漂亮,美的动人心魄。殷志源水波不兴了好几年的心,有那么一丝丝的动情。
人都热爱美好的事物,对于美人谁都会多看几眼。殷志源如此自我安慰,金秦禹只是漂亮孩子里比较抓人眼球的那个。
后来和金秦禹变熟,也是宋旻浩介绍他们一起打游戏的,然后一起喝酒,再后来就滚到了床上。
发生肉体关系以后,两人之间的友谊肯定会变质,另一方面,殷志源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宋旻浩。
他的恋爱次数寥寥可数,失败的婚姻逐渐变成众人嘴里的笑料,但他确定以及肯定,宋旻浩是爱着金秦禹的。
殷志源熄灭了烟,嘲讽一笑,他一个旁观者怎么比当事人还要清楚。
他把宋旻浩当亲弟弟看,可是还搞了人家的暗恋对象。

金秦禹起床的时候,殷志源已经早就出门去录影了,并体贴的在床头柜留了张便签:和经纪人说了,你喝太多所以留在这里过夜,叫他不用担心,醒酒汤在微波炉里,加热了喝。ps:昨晚好像做的有点狠,你那里有点肿,记得抹药。
他才感受到腿间火辣辣的疼痛,是他熟悉的感觉。
作为抠门的公司的打工仔,出国公差公司接了酒店推广,sns也带了hashtag发了,还只给四人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大床三个哥哥睡,姜昇润被赶到一边的贵妃榻。他们四个人像第一次参加修学旅行,一起睡觉的高中生们一样兴奋打闹,后来也不知道是谁扯下金秦禹松垮的睡裤,用手指拨弄他温软的穴口。敏感的金秦禹泄出一声呻吟,三人的分身就像是听从将军哨声的士兵立刻起立。
三人一块是金秦禹的噩梦,但他却不觉得还十分享受。他一直想做上帝的乖孩子,但他的身体就是为罪而生的。
他大概是天赋异禀,身体敏感,水多,操弄的烂熟以后也毫不松弛,紧致如初,且性事后很少有不适的感觉,李昇勋常说他是为此而生的。

经纪人的电话再一次打进来,他接通,昨晚叫的太孟浪,嗓子都哑了。对方关切的问要不要来接他,他说好。
起床,才发现身上穿的是殷志源的衣物,他光着脚,忍耐住宿醉后的头疼,走到微波炉前叮热了汤。他喝完,味道居然不差,又洗好碗。
经纪人来的很快,他没想到姜昇润也在车上。“刚刚昇润有个杂志拍摄呢,顺路。”经纪人解释。
金秦禹上车,姜昇润没发现任何异常。回到地上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被暴露在明媚的阳光下,就像他和殷志源的私情,无情的被姜昇润掀开一样。
“这是什么?”他把金秦禹欲盖弥彰的领子拉开。
姜昇润太清楚这是什么了,他们三人有时候还会恶趣味比谁在哥哥身上留下的吻痕多。
“没什么。”金秦禹把他的手拍开。
占有欲极强的姜昇润,觉得能接受其他两个人拥有哥哥已经是极大极大的退让,现在金秦禹居然又被外人给占有了。
经纪人也感受到了空气间尴尬的停滞,从后视镜偷偷瞟一眼二人。金秦禹侧头看向窗外,姜昇润握紧了拳头。
“哥哥真的有那么欲求不满吗?”
下车后,待到经纪人将车开到视线外,姜昇润抓紧金秦禹的手腕,把他逼入墙角。
“哥哥有三个男人还不够吗,还要去外面找,”姜昇润用身高压制,恶狠狠的揉捏金秦禹的臀瓣,“还是说哥哥就是这样,谁都可以上。”
金秦禹捂住脸,无助的蹲下。
他不知道如何解释。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