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赤潮 5

Work Text:

Chapter 5 出逃
阴郁的天色下,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北坐在窗前的老位置上,手里无意识地摆弄着陆石屹给他的蝴蝶刀,眉头紧锁。
距离上次陆石屹带自己去地下室已经过去一周了。
而这一周,也正是小北的发情期。
说来也奇怪,不是发情期的时候陆石屹天天捉着自己做爱,可真正到了发情期,陆石屹连他房门都没有进来过,见面的次数也都屈指可数。不过这样一来,却给小北留出了大量的时间去侦察宅子里的情形以及收集情报。他前几天从仆人那边得知,陆宅最近要举办一场盛大的晚宴,参与者都是国家上层和名门望族,着正是他出逃的好时机。
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着。
可唯一有一件事,让小北坐立不安,心乱如麻。
有天深夜,他睡得迷糊,朦朦胧胧觉得身上冷下身痒,意识不清下,含含糊糊喊出了“陆石屹”三个字,不是他惯用的咬牙切齿,而是情潮中的黏糊求欢。小北瞬间惊醒,猛得坐了起来,出了一身的冷汗。愣了半天之后,他恶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巴掌,清脆的耳光声在沉寂的夜里尤为响亮。
小北安慰自己,这都是因为发情期的身体总是特别容易脱离大脑的控制,屈服于本能,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自己对陆石屹有了什么情愫。不过是O对A生理上的需求罢了。
可说着说着,小北又觉得心虚,陆石屹虽然本人不出现,但是一天一支抑制剂栓剂总是定时给到小北。而每次小北为自己注入栓剂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小穴深处的难耐和瘙痒。那冰冷的管子都只会让那食髓知味的穴口一次又一次意识到,那不是火热的性器,那不是能让他快活的鸡巴。这潜意识中的渴求让他觉得羞耻和愤怒,他就算真成了个Omega,也不该是个屈服于本能,绕着Alpha娇滴滴求欢的Omega。
那些陆石屹养在宅子里的Omega, 一见到陆石屹就跟苍蝇一样缠了上去,脸上有多饥渴,身下就有多湿。他们都是从不用抑制剂的,每天扳着指头期待发情期到来,好能把陆石屹勾到自己房间里去。曹医生无意中提到过,虽然陆石屹的科技公司负责研发生产Omega抑制剂,但是这座大宅子里在小北到来之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Omega抑制剂的。
我和他们是不同的,我会用抑制剂,我不会屈服于本能。
小北倒回床铺中间,摸出了从不离身的蝴蝶刀,紧紧握住了。我能拿起过刀枪,我能和陆石屹打架,我和其他Omega都不一样。小北闭上眼,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重复这句话。
可是脑子里有个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可这把刀,不就是陆石屹给你的吗?”
小北骤然睁大双眼,如同被烫着了一般一把将刀扔了出去,“咚”的一声,响彻房间。
陆石屹。陆石屹。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小北狠狠咬住了牙,他从没听过一个Alpha会鼓励一个Omega去复仇,更没见过一个Alpha会说最难能可贵的是A的柔情万丈和O的万夫莫当。陆石屹是个疯子,可是疯得好像有点道理,疯得有点合小北心意。
眼见着自己要说起陆石屹好话,小北赶紧狠狠在自己脑门上拍了几下。一定是因为在这边呆太久了,要赶紧回到蚍蜉中去!小北暗自下定决心。
“两天后好像就是那个重要的晚宴了。”小北轻轻舒了口气,在心里规划着,“人多手杂,终于到了出逃的日子了。”

 

小北穿着一身考究西装,仰头靠在墙边,拿着鞋跟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身后的墙,冷漠地拿着眼觑着整个熙攘华贵的大厅里挤挤攘攘的人群。徐助理一大早就拿了套西装过来让小北穿上,说是陆总让他等下也出去走动走动。
小北蓦地想起了那个夜晚,下意识就要拒绝,后来转念一想,要是想要今晚成功出逃,可不就是需要打扮地好一点才能溜出去吗?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穿上了。
等到晚上晚宴开场了,T国的领导阶层和高门显贵们纷纷登场,一个比一个奢华,一个比一个金碧辉煌。小北在心里嗤笑一声,单看这个场景,谁能想到他们现在身处乱世,街上到处是流民,而正义的反叛军们正在忍饥挨饿呢?
“原来你也被抛弃了啊。”
“你说什么?”小北闻言惊讶地侧过头去。眼前的少女面容姣好,清纯又带点媚意,身着粉色及地长裙,眼波流转间带点纯真,又如同钩子般撩人。如果小北不认识她,大概会盛赞她的美丽。只可惜,小北和她挺熟的,不,不算熟,只能算有点过节。
她是陆石屹养着的Omega之一,还是对自己敌意最大的那个。
少女扬起头,轻蔑地笑着,“你不知道吗?在这种场合能出来见人,那就是陆总不要你了的意思。哪个Alpha会想要把自己的Omega大大方方给别人把玩的?陆总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放在台面上,就是为了让达官显贵们来挑挑拣拣。看中了就把你送过去当礼物。既解决了自己不要的垃圾,又能做个顺水人情。有钱人们都这样干。”
少女向前一步,贴向小北面庞,满满的恶意从眼睛中喷薄而出,“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她转着头上下打量小北,发出毒蛇般的声音,“我总以为陆总对我的冷漠是从你来的那一天起,但是没想到,我们居然同时被抛弃!哈哈哈,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你的保鲜期都还没有我来的久!”她看到小北眼中的厌恶更加得意了起来,她轻轻替小北抚了抚肩头,一字一顿说道,“希望你啊,今天能找到一个好买家。”
“阿莱!”
两人同时抬头看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几步开外的陆石屹。男人双手插兜,两腿微微分开,很是有强势的气魄,他面色凝重,眼神躲藏在金丝边眼镜之后,“阿莱,你过来。”
少女吃了一惊,随后露出欣喜的表情,捧起裙子快步走到了陆石屹身边,柔若无骨般攀附住陆石屹的臂膀。男人皱了皱眉,但是没有推开她,匆匆转身,带着少女一同离去,期间,只是朝小北瞥了一眼。
小北咬了咬牙,伸出手去狠狠拍了拍刚刚少女触摸过的地方。妈的,我刘北山又不是什么货物,他妈的要个屁的买家!老子自己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真不知道这些Omega都是什么毛病!离了Alpha就他妈的活不下去了是不是?
那陆石屹也是可恨,特地让自己穿这身破衣服是为了搞什么?
小北盯着陆石屹的背影,越发咬牙切齿起来。妈的,这狗屁地方是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
小北快速环顾了一下周围,一个闪身溜出了大厅。

 

凭借之前收集到的信息,小北顺利溜进了徐医生的办公室,因为晚宴,今天所有的房间都是亮着灯的。小北轻松就拿到了不少好药。但最让他惊讶的是,本该位于二楼的Omega抑制剂,居然整整齐齐的放在了徐医生的办公桌抽屉里。他隐约觉得不安,事情顺利地有点不合逻辑,他正要仔细琢磨其中的关节,突然闻到了一股属于Alpha的味道。不是陆石屹,小北迅速做出判断,这是一股让人联想到阳光沙滩的味道,温暖热烈,但不冲鼻子。也不可能是保安,这里的守卫都是Beta。
那味道越来越近,小北别无他法,只能赶紧躲在了办公桌底下。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黑暗中越来越响,咚,咚,咚。
那阳光沙滩的味道越来越浓厚了。
吱呀。
门被推开了。
“出来吧~都闻到你味儿了~”黑暗中传来一个男人轻松的调侃。
语气中浓浓的调笑,还有厚重的口音,都让小北不得不感慨,真是符合这信息素的味道,一开口就让人欢乐。
男人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了办公桌前,用指节在桌面上敲了敲,“还躲着呐~累不累啊,出来唠唠呗~我不动你,真的!”
他的语调实在有趣,让本来紧张的小北也忍不住抿着嘴笑了笑,慢慢悠悠地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这是一个和陆石屹年龄相仿的男子,头顶的头发用头油朝后梳成了大背头,两侧的头发被剃掉了,这是个很新潮的发型,本来是该油腻的,可在他身上,就让人觉得刚刚好,上唇的两片小胡子让他不像其他Alpha那么强势可怕,反而让人亲近,就像隔壁住的大傻子。小北看了他一眼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而这男人在看见小北的第一眼也愣住了,直到听见小北的笑声才反应过来,“笑什么呢?见到Alpha不知道怕呀?”
小北不说话,就是笑。
这男人见小北不怕自己,反而慌乱起来,“哎,你这不按常理出牌啊!就算你不怕我的信息素,你做坏事被抓到怎么一点都不慌的!你这小孩没人教过你的啊!”
“我从小一个人长大。”小北努力压抑住嘴角的笑意。
男人显然没想到小北认真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哦,那你也挺不容易的…… 哎,不对!谁让你说这个了!你说说,你在这儿干嘛呢?”
“那你又在这儿干嘛呢?”小北撩起眼帘看向这男人的脸,不急不慌地反问道。
“我……我这不是上洗手间没找到嘛!第一次来陆总家嘛!”男人眨巴着眼,手舞足蹈地解释起来。
“这里离大厅最远,你怎么样也不可能迷路到这里的。”小北彻底放松了身体,露出游刃有余的微笑。
“哎!不对!刚刚是我先问你的!你得先回答我!”男人想了半天,吹胡子瞪眼睛地想起自己才是把人当场捉拿的一方。
小北笑意更深,偶然一瞥,他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脸上的笑容,居然和陆石屹如出一辙。小北心下一惊,赶紧收敛了笑。
正在这时,隐隐有脚步声朝这个方向过来了。
小北和这男人都是一惊,迅速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这男人举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小北不要出声。然后他悄声走到门边,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又深深闻了几口。小北也闻了闻,什么也闻不出来,他紧紧握住了背包里的药物和抑制剂,紧张得手心直冒汗。
再抬头看向这男人时,小北惊讶地看到他早已舒展开眉眼,露出一个轻松期盼的眼神,他冲小北朝下挥了挥手,示意小北躲回之前的地方,小北会意,立马趴回了办公桌下。

 

吱呀。
门又被推开了。
“Surprise!” 小北听见那男人高声喊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回应他的是一个清冷的声音,说话人应该年纪不大,但是语气中偏偏带着远超他这个年龄的沉稳干练。
“这不是你不理我,我闲着没事干到处乱逛嘛!顺便帮陆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又多余的东西,也好替陆总物色物色买家呀!”那男人露出讨好的笑,话也不好好说,滑不溜手的就要凑到青年跟前去,“倒是你啊~小阿易~怎么也跑到这儿来了?”
身着干练戎装,肩扛少帅徽章的阿易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男人,微微皱起了眉,朝后退了一步,他手上正端着自己的军帽,生怕被这男人打翻,特意把手朝边上靠了靠。谁知反而被他占了个大便宜,一下子就占据了这让出来的空间,直接贴到了阿易面前,顺势把他壁咚在了一旁的墙上。
“莫不是~”这男人盯着阿易刻意扭开的脸庞,只觉得他比那些娇生惯养的Omega更有意思,兴致越发高涨,“想我了呀~”
“放开我。”青年冷淡的声音命令道。
“那你先告诉我是不是想我了!”
“王大顶!能不能收收你那土匪性子!一天到晚没个正形!”阿易终于转过头来直视王大顶,眼神中隐隐带上了怒气。
王大顶却好像没看见一般。继续嬉皮笑脸,他本来一手按在阿易头侧,另一只手这时也不安分起来,就要摸到阿易身上去,嘴里还不急不慌地回答着,“这不是缺个媳妇管教么~哎,我说小阿易,你要是和我好了,你让我往西我绝不往南,你让我变成什么样我就什么样,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跟了我吧,好不好?”
阿易听了这王大顶不知第多少次的告白,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嘴角微微上扬。王大顶甚少在他脸上看到这样轻松得意的笑,一时间竟然看呆了,阿易缓缓将身子超前倾,王大顶瞬间心跳加速,紧张和期盼在他心里交织。他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他,他不会是要亲我了吧……”
青年的双唇单薄而唇色极浅。这双唇和王大顶所熟悉的那些Omega红润又饱满的双唇大相径庭,带着凌厉和刻薄,还常常抿成一条线,那是青年多年行伍拼搏留下的痕迹。这样的唇其实是很难激起一个Alpha的性欲。
但是,此刻,王大顶只觉得心跳如雷。
以前那些Omega在这双唇面前能算得了什么!
这是他的唇!这是小阿易的唇啊。
他紧紧盯着那近在咫尺的刻薄双唇,连呼吸都要忘记了。
那双唇越来越近,他能感受到彼此呼吸交融,阿易的鼻息和他本人的气质不同,热热的,扑面而来,比王大顶喝过的任何美酒都更馥郁芬芳。
可是那双唇没有落下来。
阿易在最后时刻偏开了脸,他靠在王大顶耳畔,轻声说道,“别逼我用膝盖顶你啊。”
王大顶一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还好,”他告诉自己,“还好他现在看不到我脸上的失望。”等阿易和他再次对视的时候,他早已妥帖收拾了自己的落寞,换上阿易习惯的嬉皮笑脸,“哎哟,少帅武艺高强,我可受不住你这一顶啊~”
他嘻嘻笑着松开了手,阿易瞪了他一眼,也伸出手去推开他,大步朝门口走去。因此,他看不到王大顶盯着自己背影的双眼中那千钧痛苦与失落。
王大顶望着青年的背影呆呆出神。青年的脊背永远挺立笔直,可那背啊,终究是太单薄了些。这么单薄的身子是怎么抗住了那万担重任?是怎么在那千军万马中一骑杀出,一路拼杀到了少帅的位置?
而自己,又要怎么样才能让这块冷硬铁板在自己怀里妥帖躺好,让自己为他拂去伤痛呢?
“还不跟上。”阿易走出几步,意识到王大顶没有跟在身后,于是开口催促,却并没有转过头来看他。
王大顶骤然惊醒,“来了来了!小阿易~等会儿陪我一起跳支舞呗~”
他小跑几步靠在阿易身旁,伸出手亲昵搂住阿易的肩膀,“看你这木了吧唧的样子,一定不会跳舞吧?没事,我教你啊~”
小北听着两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直至消失,才小心翼翼地从办公桌下钻了出来。他盯着门,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唇。这王大顶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这男人离开之前,特地在门框上有节奏地敲了几下,暗示小北可以放心出来,还体贴的带上了门。只不过…….他敲门的那个节奏真的有点意思。
小北边回想着刚刚阿易和王大顶的对话,边环顾房间,找找看还没有有什么能一并带回蚍蜉的。突然,他看到衣架上一件衣服的口袋里好像放了什么重物,这件衣服他见过,是陆石屹的,不过,这衣服怎么会在这儿?
小北走过去摸了摸口袋,拿出手的时候卡其色的M45A1静静躺在他手心。小北打开弹匣,是满的。
之前萦绕在他心头的不安如雾气弥散开来,他的心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他猛然回头,端着枪,快速环视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是错觉吗?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每一步都完完整整落在了陆石屹眼里?
空寂的房间里只有小北急促的呼吸声。
他漫无目的地看了半天,最终无功而返。
小北深吸一口气,将背包挎在肩上,沿着之前规划好的路线快速逃离这让人心惊胆战的大宅。最后翻过院子外墙的时候,小北跨在墙头回望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大宅子,晚宴还在继续,达官显贵们还在歌舞升平。
他终于离开这里了。他应该高兴的,但是那喜悦没有想象中那么汹涌澎湃,他的心底泛出一股苦涩,是失落吗?还是不舍?是后怕吗?还是憎恨?
人的感情总是太过复杂,如何能用一两个词去概括?
小北最终吐出三个字,“陆石屹”,随后翻身而下,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陆石屹正在和T国最高领导人李天保的秘书推杯换盏,徐助理只好站在一旁安静等待着。好在陆石屹不一会儿就结束了对话,用眼神示意徐助理赶紧过来汇报。
“陆总,他已经顺利拿到了药物和抑制剂,枪他也找到了,8分钟前离开的。”徐助理贴在陆石屹耳边轻声道。
“嗯。”陆石屹低低应了一声,挥手让他下去。
可徐助理却没有动身,陆石屹挑了挑眉。徐助理于是俯得更近,悄身说道,“少帅和王大顶也离席过。”
陆石屹闻言笑了起来,“那老流氓还缠着少帅呢?”
他瞥了一眼徐助理,同样轻声嘱咐道,“此人心机深沉,仔细盯好。”
徐助理微微点头,恭敬离去。
陆石屹拿着酒杯朝着最近的窗户慢慢踱了过去,凝视着漆黑的夜幕,他遥遥举杯,在心底致词,“刘北山,再会了。”然后他将那杯中酒一饮而尽,转身回到交际场中去了。